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六百二十六章 请君赏月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二十六章 请君赏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焰岛,赤焰军大营。

    朱景宏坐在书案后,慢条斯理的批阅着文件。作为一品柱国大将军,八十万赤焰军总统帅,朱景宏五官英俊气度高雅,常年穿着玉色道衣。哪怕是坐在大营中也是一派潇洒。宛如在啸傲山林的高人雅士。

    火国朝堂中,朱景宏也以温和内敛著称。他也是少数几个手握重兵的异姓大将军。

    赤焰军负责拱卫火国国都,地位虽然不如御林军高,却比御林军更重要。朱景宏也正是因为性格温和,什么关系都能处理的妥妥当当,这才能得到火天烈的信任,成为赤焰军总统帅。

    火天烈在月神都被高正阳当众击杀,火国就陷入了极其危险的境地。***六国强者纷纷赶赴国都火焰岛,通过各种方式榨取利益。

    这几年的时间,强盛的火国已经成了风暴中的孤舟,似乎随时都可能被凶猛浪潮吞没。上到亲王,下到黎民百姓,所有人都是心中惊惧,不知明天会变成什么样子。

    关键时刻,一贯温和的朱景宏却表现的异常沉稳,稳稳的控制住了国都的秩序。他的出色表现,也让上上下下都刮目相看。他的重要性也与日俱增。

    六国的使者都在试图游说他另投阵营,火国的几个皇子也都全力拉拢他,想要得到他的支持。

    朱景宏表现的却异常老练圆滑,在多方势力中从容游走,谁也不会得罪,却也不会倾向任何一方。这种近乎超然的中立性,也在各方势力中间保持了脆弱的平衡。

    六国也好,各位皇子、大臣也好,没人希望国都秩序崩溃。中立又能干的朱景宏,也成为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人物。

    朱景宏也习惯了这种日子,他对此还算满意。虽然局势日益恶化,但起码他能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赤焰军,保护好国都亿万黎民百姓。

    他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也没有力挽狂澜的斗志。在风雨飘摇的日子里,他尽量的保护着这艘小船不翻,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主上,我泡好了六灵茶,要不要尝一尝……”

    旁边茶桌上泡茶的谋士徐友通,微笑着邀请道。徐友通是朱景宏的私人谋士,也是他的好友,在称呼上自然也有别于***人。

    朱景宏看了眼剩下的文件,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点了点头道:“好啊,就尝尝这个六灵茶。”

    他起身走到茶桌旁坐下,一杯六灵茶喝下去,只觉茶香清幽,可那香气却浸透脏腑,洗涤心神。不由赞了一声:“好茶。”

    “这是安王让人送过来的。”

    徐友通抚须一笑道:“他还请您晚上去万春阁赴宴。”

    朱景宏不由叹气,屈指弹了弹其薄如纸的青瓷茶杯,悠悠道:“这天下果然没有白来的便宜,就算是茶水都别想白喝一杯。”

    他人长的文雅,可偏偏手掌肉呼呼手指粗短,握杯轻弹的样子虽然雅致,配上肉呼呼手指却雅致尽去,到显得有那么两分好笑。

    徐友通不动声色的把目光从那短粗手指上移开,微笑道:“火天真虽然有点跋扈,但在剩下这些人中,却也算是人才了。运气好的话,以后还可能当皇帝。”

    “皇帝,呵……”

    朱景宏冷笑一声,道:“六国不会允许有人登基称帝的。何况,就算六国允许,高正阳也不会答应。他当时可是说了,要尽诛火国皇族。”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浓浓讥嘲:“我要是火天真,现在就有多远跑多远。找个谁也不认识他的地方老老实实待着。否则,高正阳一到……”

    朱景宏满脸同情的摇头,“那可就不好说了。”

    徐友通微微摇头道:“主上,高正阳这人做事肆无忌惮,说话也一贯嚣张。他那个年纪说了点狠话,也不必当真。我觉得他到不至于如此……”

    “唉,你不能这样简单的看高正阳,这位做事也许任性,可心思却深沉的很!”

    朱景宏叹口气,徐友通虽是谋士,却不太擅长看人,行军打仗、军法战略这才是他强项。

    他解释道:“你不懂强者的想法。对高正阳来说,他讨厌火国皇族,所以,火国皇族就该死。”

    “皇族何止数十万,掌握着朝廷内外,高正阳就是有这个能力,可杀光了所有皇族,火国也完了!”

    徐友通一想到这个严重后果,再也沉不住气了,老脸上都是惊骇之色。手里茶杯的茶汤都洒了大半。

    “我觉得他可不会在意火国的死活。”

    朱景宏深沉的道:“以他的身份,说到就要做到。他要是言而无信,别人又怎么会信任他。”

    徐友通犹豫了下道:“他消失了三年,也许是……”

    虽然是在赤焰军的中军大帐中,徐友通也有所顾忌,不敢说高正阳出了意外这种话。只能隐晦的表达看法。

    “他这样的强者,***个几十年也很正常。”

    朱景宏道:“总之,火天真也好,***皇族也好,都不要去接近。”

    徐友通默默点头。他原本希望和火天真建立关系,也是看好火天真的前途。但听朱景宏一说,他哪敢再往火天真身边凑。

    气氛有些沉重,朱景宏喝了几杯茶,再没有聊天的兴致。回到书案前正想继续批阅文件,却突然发现书案上摆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一行大字:万春阁备下薄酒,请君共赏新月。

    朱景宏大骇,他刚才批阅文件时绝对没有这张纸。对此他记得异常清楚。喝茶的地方距离这里不过十步,别说是有人走过来放张纸,就是一只蚊子从这飞过去他都能知道。

    能坐稳赤焰军统帅位置,不止是他智慧过人,更因为他是九阶巅峰高手。整个火国上下,武功比他高的人屈指可数。

    如果去掉护国神器,纯粹比武功修为,朱景宏自忖不会比火国任何一位强者逊色。自从火天烈、火天发等人先后被杀,朱景宏更敢说他现在就是火国第一高手。

    但这张纸是怎么回事!

    朱景宏脑子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才勉强恢复冷静,把白纸拿起来仔细端详。

    简单的一行字,字迹狂放恣肆,又决绝凌厉。就像是大将挥舞长***大刀,有股直透纸背的豪勇刚烈之气。

    朱景宏很喜欢书法,造诣颇高。他看的出来,写字这人书法很普通,字迹也不是已知的任何一种笔体。但这股张扬霸道的气势,却比他见过的所有书法大家都要强盛。

    白纸上一行墨字,连个署名都没有,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强硬。

    朱景宏何等聪明,心思一动,就猜到了留字的人是谁了。他心里不禁猛的一沉,就像突然间失足掉进了无底深渊,惊恐中又有着难以挣扎的绝望。

    “主上,怎么了?”

    收拾茶具的徐友通注意到了朱景宏的反常,急忙走过来关心的询问。

    朱景宏脸色煞白,目光绝望,肩膀还在微微颤抖,那样子就像是被鬼吓到的小孩子。这也把徐友通吓了一跳,他顺着朱景宏目光看过去,也看到了那张白纸。

    “啊!来、”

    震惊无比的徐友通不由失声叫了起来,他本能的想张嘴呼叫卫兵,可还没喊出来,已经被朱景宏按住了肩膀。

    朱景宏真元何等雄厚,元气一透,立即把徐友通要喊出的声音按了回去。

    “不用叫人。”

    朱景宏苦笑道:“叫了也没用。”

    徐友通满脸不解:“这到底是谁干的?”

    “能无声无息的进入这里,大模大样的留下请柬,我们却一无所知。你猜会是谁呢?”

    朱景宏这会到冷静下来,不疾不徐的反问道。

    徐友通能当谋士,自然也是绝顶聪明人。心思一动,就想到了:“高、”

    一个字说出来,后面的名字却怎么也不敢再说了。刚才闲聊还不会在意,可想到高正阳刚刚就在大帐中留下字条,徐友通心里就真怕了。

    徐友通尴尬的沉默了一会,忍不住问道:“怎么办?”

    “能怎么办,他都发出邀请了。我能拒绝么?”

    朱景宏忍不住再次深深叹气。只要他不想死,这个邀请就不能拒绝。

    高正阳可不是六国使者,也不是火国的皇子、亲王。他这人虽说不上喜怒无常,可脾气绝对不是很好。要是活腻了,到是可以试着拒绝。

    徐友通也跟着苦笑,的确如此。高正阳的邀请,谁敢拒绝。

    高正阳用诸多九阶强者的尸骨堆积起来的赫赫凶名,真有让人闻名丧胆的威风。圣阶云九天惨败后,他更是成为了天下第一人。

    对于这个脾气有些古怪手段却异常狠辣的强者,六国强者无人不惧。哪怕是六国皇帝,接到这张纸后,也肯定会乖乖的赴约。

    徐友通到是也讲义气:“主上,晚上我陪你过去。”

    朱景宏看徐友通满腔热诚,到也很感动。他安慰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他这人利索痛快的很,要杀人就不会还写请柬了。”

    “我还是陪着你。我一个小人物,他想必也不会和我为难。”

    徐友通到很坚决。朱景宏以国士待他,他自当以国士报之。生死危机的关头,他就算做不了什么,也不会抛下朱景宏。

    “也好,你也可以认识一下这位大人物。”

    朱景宏这会到想开了,强笑道:“以后说出去,也很有面子。哈哈……”

    “哈哈……”

    徐友通也陪着大笑。只是两人笑容满是苦涩,绝无一丝欢快。

    万春阁位于火焰岛最中心的熔日湖旁,占地数百亩,其中亭台楼阁难以计数。里面种满了各种梅花、桃花、菊花等花卉草木。里面还有许多天然温泉,依照温泉的不同风格,建造了各种宫殿。

    其中一些宫殿,更是异常豪奢浮华。

    万春阁永远都不缺少美景,美食,美酒,***。这也让万春阁成为了火国最著名的风月之地。

    火国皇帝火天烈生前就很喜欢万春阁,经常化名来此玩乐。这也是朝廷上下都知道的公开秘密。

    朱景宏虽然不太喜欢这种调调,但他身居高位,也免不了来往应酬,经常出入万春阁。对于这里到是颇为的熟悉。

    赤焰军大营位于火焰岛西面,距离万春阁足有几百里远。请柬上又说的很简略,说什么共赏新月。

    朱景宏怕来晚了,天还没黑就带着徐友通到了万春阁。他虽是轻车简从,但门口的迎宾岂能不认识他。

    “柱国大将军,您来了,安王订好了惜玉池,我带您过去……”

    迎宾很麻溜的迎上来,安王早就打好了招呼,他很自然的就以为朱景宏是来赴宴的。

    “我有别的事,和安王无关。”朱景宏摆手,“你就别忙了。”

    迎宾很尴尬,他急忙鞠躬道歉:“不好意思,小人多嘴了。但您这是要去哪呢?”

    朱景宏也有些为难,他又不知道高正阳在哪,更不能和迎宾问什么。

    徐友通很机敏的在旁边插话道:“你们这哪适合赏月?”

    “赏月?”

    迎宾有点奇怪,万春阁是玩乐的地方,来这赏月的可不多见。不过,到也有些文人骚客喜欢这个调调。

    他想了下道:“那就去青鹤居,那里地势最高,视野开阔。上可以赏月,下可以观湖……”

    迎宾说着有些为难的道:“大将军,青鹤居却是被人订走了。”

    “谁订的?”徐友通问道。

    迎宾道:“靖王家的三世子……”

    朱景宏淡然道:“不管谁订的,你去说一声,今天我先用了。”

    迎宾呆了下,也不敢在多说什么。急忙躬身领路,带着朱景宏等人进了大门,安排好马车后,这才急匆匆的跑去和掌柜报告了这件事。

    掌柜也有点惊讶,朱景宏一向低调,今天行事怎么会这样强硬。但一个王爷的世子,也的确没办法和朱景宏相比。朱景宏抢了也就抢了,就算是靖王也不会多说一句。

    到是安王邀约在前,朱景宏推了也就算了,自己还跑过了开了房间,这就有点古怪了!

    能做万春阁的掌柜,他当然是八面玲珑,对各方势力都颇为熟悉。他也来了兴趣,低声嘱咐道:“让人注意一下,朱大将军请的是谁。”

    迎宾为难的道:“安王那怎么说?”

    “安王脾气很坏,咱们惹不起。他要是过来了,你就和他说一下朱大将军在此宴客。”

    “是……”

    迎宾得到了指示,索性直接跑到青鹤居,忙前忙后指挥起来。

    青鹤居位于紫燕山的山顶,木质的房子四面通透,只用轻纱作为间隔。整体风格清幽静雅。

    盘坐在干净的木板上喝酒时,可以远观到下面熔日湖的美景。

    从这里看下去,熔日湖就像是一面赤色镜子,静谧而深沉。

    此时恰好是夕阳西坠,落日余晖撒在湖面上,赤红中又有斑斓金色,异常瑰丽,恍若梦幻。

    院子里有一池温泉,水汽氤氲,愈发让青鹤居多了几分仙气。

    朱景宏坐好后,对这里景色也颇为满意。他来万春阁多次,却还是第一次到青鹤居。

    眼见美景如画,压抑了是整天的心情也不由一畅。

    迎宾颇有眼色,看出朱景宏很满意,趁机凑过来道:“大将军,今天是要喝什么酒、点什么菜?”

    “最烈的酒,最贵的菜,最漂亮的美人!”

    朱景宏也放开了,既然要请客,肯定要最好的。

    但酒菜这种东西,按照个人口味不同,也没有绝对高下之分。他既然不知道高正阳的口味,就只能这么点了。

    迎宾也有些意外,今天朱景宏处处反常啊。往日里他可的滴酒不沾,对***也没兴趣。

    徐友通在旁边又补充道:“庸脂俗粉就不要弄过来了。一定要最好的!”

    “飞虹小姐早就有约了……”

    迎宾苦着脸,万春阁现在最出名的当然是燕飞虹,可以说是名动七国。她身份也极其高贵,见客人也只是陪着喝两杯酒,闲谈几句。最多再弹一曲。

    饶是如此,她的预约也早早排到了三个月以后。

    朱景宏突然提这个要求,就太让他为难了。

    “你只管去准备,有什么事我担着。”

    朱景宏平时没脾气,但不代表着他真的没脾气。能带领八十万大军,令行禁止,岂会是一般的人物。

    迎宾被朱景宏的威势所慑,一句话不敢再说,溜溜的跑下去和掌柜汇报。

    “这位朱大将军今天还来了豪情,古怪……”

    掌柜想了下道:“他都这么说了,你就请飞虹过去。准备最好的侍女,让许大厨子也带人过去准备,我到想看看,今天来的是哪位贵客!”

    朱景宏身份何等重要,他如此郑重其事,掌柜也认真起来了。

    万春阁,可不是简单的吃喝玩乐的地方。私下里还有各种生意,譬如掮客,譬如探听消息等等。

    就在万春阁做着各种准备的时候,安王火天真也到了。跟他一起的还有魔师肇斑。

    肇斑这会完全是虎飞禅的样子,只是把额头上王字纹路去掉,整个人气质又显得极为阴沉,看起来就完全像另外一个人了。

    火天真道:“万春阁还是有些意思,朱景宏不来,我们就自己玩了……”

    这段时间和肇斑混在一起,火天真已经把肇斑试做了自己人,说话极其亲热。

    这个时候,一旁的迎宾过来低声道:“王爷,朱大将军在青鹤居!”

    “嗯?!”火天真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