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六百二十七章 跋扈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二十七章 跋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妙香阁里,灯光通明,一个个的***在大厅中间轻盈起舞。她们身披的各色轻纱,薄透露肉,重要地方却若隐若现。曼妙轻灵的舞姿,把女子柔美、***的身体完全展示出来。

    不远处还有一群同样打扮的女乐师,琴、瑟、笛、鼓、琵琶等众多乐器合奏,演奏的乐曲悠扬欢快。歌舞相和,一派温柔旖旎。

    坐在主位的火天真却一脸阴沉,目光森冷如刃。主人这副神态,也让宴会的气氛冰冷,全无一丝欢愉的意味。

    下面跳舞的***也逐渐感觉到不对,脸上虽然还竭力露出笑容,心里却都是战战兢兢,生怕出错。

    一个***被火天真瞄了一眼,心里吓的发紧,脚下的动作就乱了,明显比别人慢了一拍。

    火天真伸手在桌子上轻轻敲了下,旁边的侍者会意,急忙对乐师们比划手势,示意她们立即停下来。

    乐曲一停,***也都跟着停下来。犯错***更害怕了,她满脸惊容,精致的小脸吓的煞白,艳红的嘴角直哆嗦。

    “你叫什么名字?”火天真淡然问道。

    “启禀王爷,小女叫、桃花。”***急忙跪地叩首,颤巍巍的回道。

    “嗯,名字不错,人也比桃花好看……”

    听到火天真的夸赞,桃花心里松了口气,脸色紧张的舒缓了许多。她微微抬头,努力露出一个灿烂笑容。

    火天真屈指一弹,一道锋锐指力如刃般切断了桃花的脖子。被指力激飞的是人头上,凝固在脸上的灿烂笑容显得诡异之极。

    鲜血如泉喷涌出来,把雪白地毯染红一***。周围***的身上,都迸溅的***鲜血。

    突然的变故,也把所有***都吓呆了。

    火天真满意的看着众人惊惧的表情,再次屈指一弹,指力化作赤色弧形利刃,横扫过每个***脖颈。

    数十个***人头一起飞起,无头的尸体到了一地,狂喷的鲜血把地毯彻底染红。场面血腥残酷。

    所有的乐师都吓懵了,站在火天真身后的侍者也懵了。都知道火天真生性残忍,可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他露出这副面目。都吓坏了!

    坐在下首的肇斑从容的喝了一杯酒,才道:“王爷好煞风景。”

    火天真杀了数十个***,心里郁气消散了几分,哈哈一笑:“能搏我一笑,这是她们的荣幸。”

    万春阁众人都急忙跪下,很多人都不受控制的瑟瑟发抖。火天真冷酷无情的话,更让众人惧怕。他们生怕火天真一个不高兴,把他们都杀了。

    哪怕火天真是王爷,也没人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他一笑。

    火天真并不是喜欢血腥,他是喜欢那种掌握生死的无上权力,喜欢那种无所顾忌的残暴,也喜欢众人敬畏惊惧的卑微样子。

    “上菜吧……”火天真吩咐了一句。

    侍者连忙应了一声,快步出了大厅。他一出门就安排人去上菜,一面秘密把这里的情况上报。

    万春阁是风月之地,***了达官贵人、富豪权臣。经常会有各种冲突。但像火天真这般无缘无故杀了数十***发泄的,却是从来没有过。

    侍者心里也怕的要死,生怕火天真一个不高兴在这里大开杀戒。但他负责管理妙香阁,他要是怕死跑开,回头也必死无疑。现在只能咬牙硬挺着。

    万春阁大掌柜接到密报,也有些惊讶。火天真做的有点过分了,想撒气也不该跑到这来杀人。但人都杀了,她也没别的办法。

    不但如此,她还要亲自过去赔礼道歉才行。

    等大掌柜来到妙香阁的时候,火天真和肇斑已经在推杯换盏。饭菜的香气,烈酒的酒香,香炉里的龙犀香,和满屋子的血腥气混杂成了复杂而独特的气息。

    大掌柜目光扫过地上一片无头女尸,眼中露出几分怜悯。这些女孩子都是千里挑一的***,经过十多年的训练,不论是姿容还是仪态、舞技,都是顶尖的。又都是青春年少,就这样被火天真杀死,尸横大厅,更显得残忍。

    大掌柜心里虽怒,也不敢表现出来。脸上反倒要露出谦卑之色,上去就万福致礼:“王爷,我们做的有什么不好的,您只管说就好了。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别气坏的身子。”

    “春娘就是会说话,哈哈哈……”

    火天真大笑着招呼道:“来来来,本王请你喝酒。”

    大掌柜春娘急忙道:“是我的错,我自罚三杯。”

    侍者急忙上前帮着倒了酒,秋娘豪气的连喝三杯,才满脸歉意的道:“今天没让王爷尽兴,都是妾身的错。还请王爷大***量,不要见怪。”

    石火元浆是火国最烈的酒,九阶强者多饮了都会醉。春娘不过是七阶修为,三杯喝下去脸立即就红了。

    她五官虽说不上绝美,却有种骨子里透出的妩媚浪荡。身体就像熟透的蜜桃,甜蜜的汁液仿佛不用碰都要洒出来一样。微醺之际,更显得迷人。

    就算是肇斑,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春娘。

    火天真更是看的双眼发亮,他拉过春娘的手,笑道:“春娘今晚在这作陪,本王就原谅你,如何?”

    “能陪王爷是妾身的荣幸,只是现在正是人多的时候,妾身还要去处理一下。”

    春娘心里烦死火天真,可也不敢得罪,只能推脱道:“妾身先过去看看,很快就过来陪王爷。”

    火天真神色一冷,放开了春娘的手淡然道:“那你就先去忙吧。”

    顿了下道:“朱景宏的客人来了,记得来禀报本王。还有,把飞虹叫来……”

    春娘无奈的看了眼下面血腥尸体,低声道:“朱大将军的客人要是来了,我一定亲自过来禀报。不过,飞虹胆子小,她来了只怕会扫了您的兴……”

    “胆子小才要锻炼,叫她立即过来……”

    火天真脾气上来了,哪会给春娘面子。燕飞虹虽然名满帝都,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个女妓。他管不了朱景宏,还压不住一个万春阁,那才是笑话!

    春娘无奈,急忙低头鞠躬后离开。今天晚上的火天真很反常也很危险,她可不敢把燕飞虹送过去。万一出了事情,火天真或许没事,她可担不住这个责任。

    等春娘赶到飞燕楼时,燕飞虹才梳洗完毕,正准备出发。她也不是那种绝美的女子,穿着一袭月白长裙,长发挽成飞仙髻,清清淡淡的也没有多少出奇之处。但她气质独特,淡然月光下,有种不可亲近的淡雅,却又有着如水一般的温柔。

    看到春娘脸上有几分慌色,燕飞虹有些奇怪的道:“怎么了春娘?”

    “火天真突然发狂,杀了我们数十个人。又点名一定要你过去。”

    春娘摇头道:“早知此人残暴,今天才算见了真面目。”

    “我要不去,他只怕更会发狂。我还是去陪陪好了。”

    燕飞虹似乎对火天真的狂暴并不惧怕,淡然说道。

    春娘摇头:“我已经通知了江爷,他很快就会过来。今天晚上可不能由得火天真乱来。你不要过去,朱景宏也指名找你,你去他那。火天真虽横,也压不住朱景宏。而且,这位做事很厚道,不会让你吃亏的……”

    也不容燕飞虹拒绝,春娘亲自带着她到了青鹤居。

    徐友通也和春娘很熟,见她领着燕飞虹过来,起身笑着招呼:“春娘,可有许久没见了,哈哈……”

    他又对燕飞虹拱手道:“飞虹小姐也是许久没见。”

    燕飞虹万福施礼,春娘则满脸笑容的道:“徐先生许久不来,妾身可是一直想着你。”

    几个人在门外寒暄了几句,进门后春娘和燕飞虹都恭敬的给朱景宏问好。

    朱景宏其实没兴趣和风月女子打交道,但春娘和燕飞虹也都非同一般,他表面上到也保持了足够的客气。

    春娘陪着喝了几杯酒后,叮嘱燕飞虹陪好贵客,就匆匆离开了。

    徐友通眼睛很尖,看出春娘神色有些不对,好奇的问道:“是不是出事了,春娘的神色可有些不对啊?”

    “安王发了脾气,杀了数十位***。”

    燕飞虹只是简单的陈述,眉宇间那一抹深沉的悲凉却能直透人心,让朱景宏也颇有些感同心受。

    “安王做事真是鲁莽……”

    朱景宏摇摇头,有些无奈的叹气。他心里也清楚,火天真一定是冲着他在发邪火。可杀死几十个***,又能显出什么本事来!又能吓住谁?

    话是这么说,朱景宏也不想出头管这件事。他固然不用给火天真面子,却也没资格去管火天真。

    万春阁是江国和燕子坞合开的,江东流又联系了火国几位皇族权臣,分给他们干股。所以这家的背后实力异常雄厚。但火天真也只是杀了一些***,谁也不可能为了这事真和他过不去。

    说来说去,只能怪那些***倒霉了。

    朱景宏有些同情死去的人,但也只限于同情。作为大军统帅,他骨子可是异常的冷静。到了他这一步,做事情只问利弊,不问对错善恶。

    今晚还要见高正阳,这才是事关身家性命的大事。一个处理不好,不止是他倒霉,他全家老小包括帝都上下,只怕没什么人能幸免。

    心事重重的朱景宏,更没心情去理会这些小事。

    燕飞虹看到朱景宏淡然的样子,也有些失望。她道:“不知大将军想听什么曲子?”

    “春江花月吧。”朱景宏对乐曲没什么研究,但平常到也听的多了。春江花月的曲调悠扬平和,到是挺适合现在听的。

    燕飞虹也不再说话,在琴案上调了下琴弦,弹奏起春江花月。

    琴声悠悠,如江水滔滔,若山花绽放,若月满江山。

    朱景宏不懂琴艺,却能听出琴声中的意境。

    天空上新月刚刚升起,远方熔日湖也渡上一层清淡月光。星远月新,风轻湖静。天地一片空悠,让人心神空明,似乎融化在天地中。

    “哈哈哈,景宏好雅兴,也不叫本王一声,独享美景佳人,这可不好!”

    庭院中突然传来一阵洪亮大笑,也打破了悠悠琴声,打破了天地和谐静妙之美。

    朱景宏不由皱眉,火天真还真是有些过分了。他避而不见,已经把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

    但人已经到了,哪怕心里如何不满,表面上也不能太过失礼。朱景宏起身迎出门外,笑着道:“王爷,您这是骂我啊。今天实在是有事,才推了您的邀约。”

    火天真哈哈笑道:“没事,反正我都来了,大家一起也热闹。”

    他又给朱景宏介绍:“这位是肇大师,是本王的好友。”

    朱景宏仔细打量了眼肇斑,虽然看不透对方深浅,却能感觉到肇斑体内隐藏的强大力量。他也有些惊讶,这人好强!比起火天真来明显强了一筹。

    火天真身边还带着两个侍卫,都是气息阴沉面无表情。一看就是高手。

    朱景宏暗自叹气,火天真带着一群高手气势汹汹而来,还真是嚣张。只希望他一会不要后悔就好了。

    看到朱景宏还在犹豫,火天真更不满了,他大步走过去揽着朱景宏的手臂道:“大家都是多少年的交情,坐在一起多热闹,客人绝不会见怪的。”

    他说着就硬拉着朱景宏进了房间,又大声吩咐道:“去,再准备两张桌子。本王订好的酒菜都上来。”

    朱景宏苦笑:“王爷,我也是客人。却不好做主啊。”

    火天真大包大揽的道:“没事,本王不在意。那主人更不会在意。”

    想了下他忍不住问道:“对了,却不知主人是谁?”

    朱景宏摇头:“抱歉,不能说。”

    “呵呵,你还和本王保密。”火天真大笑:“那本王更不能走了,到要看看这位神秘主人是谁。”

    等侍者摆好桌案后,火天真大模大样坐下,反客为主的举起酒杯道:“景宏,来,本王敬你。”

    朱景宏哭笑不得,也只能举起酒杯干了。

    朱景宏那郁闷的样子,却让火天真心情大好。他又对燕飞虹大笑道:“飞虹,你这就不好了。本王点了你,却跑来这里。罚酒罚酒……”

    燕飞虹眼眸一垂,客气又疏远的道:“我身体出了些问题,不能喝酒。还请王爷见谅。”

    火天真赤红浓眉一扬,笑道:“飞虹,你这可就不给本王面子了。”

    他脸上笑着,眼神却冷厉森然。一个女妓,也敢和他摆架子。不知死活!

    “抱歉,实在无法饮酒。”燕飞虹低头致歉,语气淡然却很坚决。

    “呵呵,都说燕子坞是天下第一温柔地,怎么出来的女人却有些不懂事。”

    火天真摇头道:“这是燕十三教你的么?”

    燕十三是天下三大剑客之一,坐镇燕子坞百余年。也是燕族最重要的强者。

    火天真早知道燕飞虹是燕族,这会故意不客气的提起燕十三,到想看看燕飞虹能有什么反应。

    “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喝不了酒,又和我家老祖有什么关系。”

    燕飞虹不想得罪火天真,却不能容忍他侮辱燕十三。

    “告诉你,燕十三在这里也不敢拒绝本王。”

    火天真其实不在意燕飞虹,但他就是要借机找事,让朱景宏下不来台。当然,他也就是吹吹***,燕十三要是在这,他也不敢太放肆。

    朱景宏无奈的道:“王爷,又何必为了这点小事生气。您可是一向喜欢惜香怜玉的。”

    旁边的徐友通急忙道:“飞虹小姐不能饮酒,在下帮她喝这三杯可好?”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么!”火天真冷眼一瞥徐友通,满脸不屑的骂道。

    徐友通脸气的通红,但他的确和火天真身份差的太远,也没资格反骂。再生气也只能忍着。

    朱景宏紧紧抿着嘴,一脸严肃的道:“王爷,您醉了,还是先回去休息……”

    “本王没醉,今晚必须尽兴而归……哈哈哈……”

    火天真当众打了朱景宏的脸,心情异常舒畅,笑的也很狂放。

    肇斑在旁边看着,脸上也露出几分笑容。火天真故作张扬,有些太浮夸了。朱景宏到是很隐忍,一直不疾不徐。哪怕朋友受辱,也没什么情绪。这份心思到是足够深沉。

    不过,朱景宏这样的性格,怎么会拒绝了火天真又故意跑来万春阁,这件事情还真是有趣。

    火天真却不理会满脸不愉的朱景宏,提着酒壶走到燕飞虹身前,淡然道:“今天你要是把这个酒壶一起喝下去,本王就原谅你。否则……”

    “否则怎么样?”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从院子中传进来,打断了火天真。

    火天真头也不回的大笑道:“否则,本王今天就要尝尝烤燕的滋味了!”

    燕飞虹脸色不由一变,明眸中眼神也冷厉起来。她跟随燕十三练过剑,游历八方也是为了磨炼剑意。剑客能屈不能辱,火天真如此霸道,让她也忍受不了。

    感受到燕飞虹身上凝聚起的剑意,火天真更得意了,他眼眸中赤光一盛:“就凭你,也敢在本王面前卖弄?不知死活!今天本王就尝尝烤燕的味道……”

    火天真一个眼神,就用元气锁死了燕飞虹的剑意。他慢慢转过身,正想继续炫耀,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黑衣男子。

    男子光头无发,身材笔挺修长,五官如斧凿刀刻,眉宇间荡漾着霸道和张扬,正是高正阳。

    火天真一下就呆了。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