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借人御剑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二十八章 借人御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高正阳!

    火天真从没见过高正阳,但他在水镜里不知反复看过多少次,正面、侧面、背影,能够辨识高正阳的一切特征他都很熟悉。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是高正阳。

    然后,火天真就懵了,脑子一片空白,心仿佛都停止了跳动。他也曾推想过各种和高正阳见面的场景。前一段时间,他甚至一直在期盼着见到高正阳。

    但在这个地方,在这个时候,如此意外的见面,也让火天真所有的准备失去了作用,心里只剩下强烈的恐惧和震惊。他呆立的凝固姿态,。似乎瞬间化身成了一座塑像。

    高正阳目光在火天真身上扫过,就落在了一侧安坐不动的肇斑身上。“你看起来很面熟啊?”

    肇斑可比火天真镇定多了,他甚至还能在脸上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站起来拱手施礼道:“阁下,我是虎飞禅的孪生弟弟虎飞魔。”

    高正阳眼中露出几分玩味:“虎飞禅的弟弟……”他用鼻子轻轻吸了口气,“不对,你有种我很熟悉的味道。”

    肇斑脸上露出疑惑之色,似乎听不懂高正阳在说什么。心却猛的提了起来。高正阳的敏锐感觉让他很不安!难道他真的看出问题了?

    三魂合一的炼魂神兵术是魔族皇室秘传,神妙之极。虎飞道三兄弟的三魂合一,炼成的白虎战体更是炼体术中绝顶法门。

    这几年的时间,肇斑把三魂炼化,也把白虎战体推升到了九阶巅峰。如此内外双修,实力却是比以前还要强了许多。

    肇斑自忖就是再次面对高正阳,不说必胜,至少有一搏之力。但真正面对高正阳的时候,他心里只剩下惴惴不安,再没多少斗志。

    他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可是高正阳气势太盛,他是真的心虚。但高正阳就这,想走也晚了。不乱如何,肇斑也只能硬挺下去。

    好在高正阳没有继续盘问,他目光一转又落在朱景宏身上,笑道:“这个地方不错,朱将军有心了。”

    朱景宏也早就站起来了,等到高正阳和他说话,他才不卑不亢的拱手道:“景宏见过高宗主。”

    “坐,不用客气。”

    高正阳伸手示意朱景宏和徐友通坐下,他走到火天真的桌案前也坐了下去。

    火天真这会也回过神了,他有想尴尬的强笑一声,恭敬的对高正阳深深鞠躬拱手道:“在下火天真,拜见高宗主。”

    高正阳没说话,火天真被晾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换做别人,他肯定立即翻脸走人。可在高正阳面前,他不论如何也不敢放肆。无奈之下,只能硬挤出笑容。

    朱景宏看的都异常尴尬,急忙转开目光。刚才火天真还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现在却卑贱猥琐,如同趴在地上癞皮狗。

    徐友通刚才被火天真大骂,看他出丑当然是暗自痛快。但终究不敢惹火天真,也假装看不到的样子。

    就在火天真身旁的燕飞虹,也只是淡淡扫了火天真一眼。对方这副样子颇为恶心,她也没兴趣多看。

    但高正阳一句话都不用说,就让火天真像狗一样服服帖帖,这种强大的威势真是远远超乎了燕飞虹的想象。

    她知道高正阳,也知道他所向无敌被人称作天下第一。可直到今天,她才真正明白高正阳这三个字的分量有多重。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年纪比她还要小两岁,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她真的很好奇。

    黑色僧衣,赤足芒鞋。盘坐在那的高正阳神色平和,也没有什么咄咄逼人的气势锋芒。可不住怎么的,燕飞虹只是看了两眼就有些心虚,急忙收回目光。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像高正阳这般的强者,绝不会无故发火,更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也不可能像火天真那样拿弱小发泄出气。但她就是不敢再多看。

    “你叫燕飞虹?”

    高正阳却注意到了燕飞虹,饶有兴趣的问道:“你和十三爷是什么关系?”

    他在燕子坞见过燕十三,还曾论剑切磋,颇为投契,也算是老朋友。燕十三年龄比他大太多了,高正阳也就客气叫一声十三爷。

    今时今日,自然没人再有资格让高正阳称一声“爷”。但燕十三的故交,高正阳自然不会改变称呼。

    燕飞虹有些意外,她也隐约知道高正阳和燕十三相识,但以高正阳现在的身份地位,肯这样问候却太难得了。

    她平静了下有些激动的情绪,沉静的道:“我跟随老祖学过几天剑法。”

    “哦,呵呵,十三爷最近可好……”

    高正阳有些感叹的道:“燕子坞一别,已经有几年没见了。”

    “老祖一起安好,劳烦高宗主挂念。”燕飞虹恭谨的应道。

    高正阳和老祖是朋友,她就算是晚辈了。说话的时候也多了几分对长辈的尊敬。

    高正阳觉得这小姑娘很有趣,虽然燕飞虹年纪可能比他大两岁,但在他眼里就是小姑娘。他又问道:“你认识七娘么?”

    “在七娘手下学过琴、舞。”燕飞虹答道。

    “哈哈哈……”

    高正阳很高兴,七娘也熟人啊。说起来他在燕子坞的经历颇为有趣。当时还有个小姑娘江月伊死活要缠着他,却被他扔给了燕十三。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江月伊还在那里么?”

    “小伊啊,她一直跟在老祖身边。很得老祖宠爱。就是不喜欢练剑,剑法一直不好……”

    燕飞虹对江月伊印象极深,她跟着老祖学剑的那段时间,江月伊天天缠着她一起玩。是个异常活泼可爱的女孩。没想到高正阳居然连江月伊都认识。

    听到故人安好,高正阳也颇有些感慨。他还想起了柳青歌。这个用他练绝情天书的女人,跟着鲁西平在南海,也不知近来怎么样了?

    时光流转,所经历的那些都成了往事。现在想来,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高正阳甚至很想叹气,他觉得自己好像老了许多。色天十八天,诸天万界,每一个空间都不一样。每一个世界都有它独特的风采。天地如此多姿,人却又如渺小。所以,人常常会感叹,人生事十有八、九不如意。

    高正阳神思流转中,突然心中生出一丝警兆,不由微微一惊。他本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这会却满腹感慨,来的有些突然啊。

    “诸天万界轮转,唯有我心永恒。”一念至此,高正阳心神一定。脸上也再次露出微笑。

    他环顾一周,目光最后落在了肇斑身上,心里生出直觉:“他是肇斑!”

    事实上,如果不是有***特殊力量阻碍,高正阳第一眼就能认出肇斑的身份。心圣之法岂是假的。

    一个人能改变外貌神态,也能改变武功路数,改变武魂,甚至神魂也能调整。但一个人心是不会变的。高正阳以心眼观人,怎么可能认错。

    “这里还有***圣阶强者,这才能遮蔽神识、心眼。”

    高正阳这会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知道敌人早在火焰岛布置了许多埋伏,一直在等他迈入圈套。他只是自恃三圣之力,不论何等圈套都能撕个稀碎。

    没想到一个疏忽,差点就在万春阁这个小小的阴沟里翻船。当然,以他现在的层次,不论如何翻船,别人的奈何不了他。

    高正阳端起青铜酒杯,三足青铜的酒杯是仿铜鼎样式,古色古香韵味悠长。里面如血是火国最出名的烈酒石火原浆,据说九阶都会喝醉。

    晃动的血色酒浆就如滚烫的岩浆一般,酒气炽烈逼人。寻常人被酒气一熏,人肯定就醉了。

    高正阳扔了酒杯,拿起旁边的酒壶痛饮了一大口。只觉一股火焰流进了身体,就像有千百把刀子在体内乱割,有种说不出的痛快。

    “好酒!”

    高正阳由衷赞了一句,他敢肯定,手里这壶酒比普通石火原浆浓烈十倍。但这酒里却没有毒。

    敌人不敢下毒,这世上可没有真正无色无味的猛烈毒药。而且,任何毒药都瞒不过圣阶的感应。

    但这一壶浓烈石火原浆下去,圣阶只怕也要微醺了。

    高正阳到来了兴趣,他提起旁边的酒坛喝了两口,果然也是一个味道。敌人还真下本钱。只是这一坛子酒,价值就难以估量了。

    既然是敌人送来的好东西,不喝才是浪费。

    高正阳酒兴大发,咕咚咕咚的连喝了三坛。只觉体内就像火山喷发一般,酒浆化作千万火焰在身体内乱窜。神宫内甚至都冒出了一团团烈焰。

    燃烧的烈焰,把身体内所有污秽杂乱的元气、杂质全部熔化成精纯本源。就是高正阳的圣体,都觉得浑身一轻,说不出的松快。

    换做普通圣阶,这回早就被精纯灵妙的酒浆烧醉了。当然,圣阶只要脑子没毛病,就不可能当着众多外人喝个酩酊大醉。

    “呃……”

    烈酒燃烧不尽的不纯元气杂质,翻涌上来化作酒咯喷了出去。

    高正阳对燕飞虹道:“你既然学的剑、舞,何不展示一番。”

    燕飞虹有些不解,高正阳在那突然自己狂喝起来,总让她觉得有点怪异。她有些歉意的道:“今天有几位和我学舞的女孩子死了,我心里哀痛,无法起舞。还请高宗主见谅。”

    谁也没想到,燕飞虹会拒绝高正阳的要求。两人刚才明明在叙旧,相谈甚欢。不论是从哪方面讲,燕飞虹都不该拒绝。

    要知道,高正阳这位天下第一,一向以任性霸道著称。这样直接拒绝,也许高正阳给燕十三面子不会说什么,但这情分就消耗尽了。简直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火天真的脸却刷的就变了,他刚杀了数十个***,燕飞虹的话明显就是在说他。他又不敢出声,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燕飞虹,希望她不要说出来。

    燕飞虹完全无视了火天真的眼神,继续道:“就是这位安王,不知什么缘故,把跳舞的数十位女子一起斩杀了。”

    这话一出,不止是火天真脸色如土,朱景宏的脸色也有些难看。燕飞虹真是太天真了,当众说这些是想指着高正阳主持公道。但这种直接把高正阳架起来的方式,可是很得罪人的。

    纵观高正阳所做的一切,就知道这人意志坚定无比,做事霸道狠绝,绝不会受外人影响。你可以说他是绝世豪雄,也可以称作枭雄,但他绝不是侠客。

    一场宴会,却弄出这么多曲折。朱景宏也觉得很无奈。也不知高正阳会不会觉得他很无能!

    但现在这个情况,他不论有什么想法都插不上嘴。只能默默的旁观。

    “是这样啊……”

    高正阳淡淡看着火天真道:“火天发老谋深算,火天烈勇猛刚烈,都称得上的英杰。你杀一群女人,这算是什么本事?”

    火天真杀人只为发泄,哪会想到会在这遇到高正阳。既然事情败露,他索性梗着脖子道:“本王想杀就杀,又何必向别人交代。”

    “呵呵,这话到有两分豪气。”

    高正阳想了下道:“今天本来是聚会的日子,没兴趣理你。可你如此生厌,害的是我看不成剑舞,那就只能去死了。”

    火天真虽明知不是对手,却不肯束手待毙。他反手一抓,就想抓住燕飞虹做人质。就算高正阳不受威胁,他也可以拖着燕飞虹一起死。

    他距离燕飞虹不过数尺,反手一探,赤红如火的五指就像是一座从天而降的火山,把燕飞虹四面八方都全部锁死。

    只要元气一吐,燕飞虹立即变成一堆烂肉渣。

    燕飞虹明眸中都是惊色,她只是七阶的修为,和火天真差的太远了。被纯阳真火的元气一压,体内飞燕武魂就像落入了火炉,只觉内外如焚,哪还飞的起来。

    眼看燕飞虹就要被抓住,高正阳却安坐不动,甚至身上没有元气波荡。这也让旁观的肇斑有些意外。

    以高正阳的武功,想要救下燕飞虹还是没问题的。但这会还不动手,就难以阻止火天真了。

    要说燕飞虹的确无关紧要,以高正阳的冷酷,不救她到也正常。可以高正阳的性格,却不能容忍火天真在他面前瑟。从这个层面来说,他肯定要出手。

    肇斑在高正阳手下吃了大亏,只能用虎飞魔的身体重生。有过一次惨痛的经验教训,他躲在暗处一直在琢磨高正阳。

    肇斑自幼生活在底层,一路拼杀成了魔师,人生阅历何等丰厚,对人性也异常的了解。私下里搜集高正阳各种消息,反复研究,自问已经对高正阳异常了解,甚至比他的那些女朋友、情人还要了解。

    可眼前的情况,却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料。这让肇斑有些不安。

    斩杀高正阳的计划很周密,环环相扣。但这个计划是按照高正阳的性格来设计的。高正阳的反常表现,却很可能让他们一切计划付诸东流。

    “可事已至此,想要收手也有些晚了。”

    肇斑也是无奈,当计划开始实施后,他也无力控制。现在,他还不能离开。

    正坐卧不安之际,肇斑就看到燕双飞突然从古琴下抽出了一柄长剑。冷冽剑光闪耀,就像飞燕一般的轻盈灵动,从火天真五指间穿过,直刺入火天真的心口。

    九阶的护体罡气,就这样轻易被剑锋刺穿。不等火天真反应,冷冽剑光再次分化贯入了火天真的眉心。

    火天真满脸愕然,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一个七阶剑客杀了!

    铮的一声,明若秋水的剑锋归入古琴下的剑鞘。

    火天真仰天就倒,双眸中灵光尽散,气息断绝。只是大大睁开的双眸中,都是不解和震惊。

    堂堂九阶强者,火国的安王,就这么被燕飞虹两剑刺死,当然死不瞑目。

    肇斑愕然,朱景宏愕然,徐友通愕然。众多侍者侍女也都呆若木鸡。

    要是高正阳出手杀死火天真,那再正常不过。可出手的燕飞虹,就让众人的眼睛都快瞪瞎了。

    别说***人,就是杀人的燕飞虹也满脸震惊。刚才虽然是她出的手,可一切恍若梦幻。只觉武魂中剑意勃发,也不知怎么的就把飞燕三抄水的剑招施展出来。

    现在回味起来,这一式飞燕三抄水剑招有尽,可剑意无尽。其中的奥妙,若有所悟又有些不懂。

    恍恍惚惚中,燕飞虹也不禁痴了。

    肇斑看到燕飞虹的样子,突然明白了,这不是燕飞虹扮***吃虎,而是高正阳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借着燕飞虹的手御剑杀了火天真。

    想通了这一点,肇斑却更心虚了。他刚才看的特别清楚,高正阳盘坐在那一动没动,也没有神识、元气波动。就这样借着燕飞虹杀了火天真,这等手段,简直是神鬼难测!

    坐在主位的朱景宏也一脸恍然,他虽然不如肇斑有眼光,但他想杀火天真都不可能这么利索,燕飞虹更没这个本事。那事情就简单了,一定是高正阳干的。

    朱景宏不了解圣阶层次的力量,只以为这是圣阶的神通。心中虽然震惊,却反倒不会多想。

    高正阳微笑道:“飞虹提剑诛敌,真是英姿飒爽。佩服佩服……”

    众人还都没回过神来,也没人给高正阳捧场。他也不在意,继续道:“杀了敌人,心血激荡,现在应该有心情舞剑了吧?”

    燕飞虹有些不明所以,但亲手斩杀了火天真,的确让她气血激荡,难以平复。高正阳又再次相邀,却是怎么也不好拒绝。

    犹豫了下,她柔声道:“既然高宗主喜欢,那我就献丑了。”

    燕飞虹再次抽出秋水长剑,轻步来到大厅中间。

    本来燕飞虹身边带着四个乐师,可地上的火天真尸体还摆在那,几个乐师吓的手脚发软,没当场失禁已经不错了。哪还有力量弹奏。

    高正阳目光一转,对几个乐师道:“你们也别干坐着,配合一下。”

    高正阳的声音似乎有着不容拒绝的力量,几个乐师明明的吓不行,可这会却个个精神饱满,精力充足。也没人再去看地上的尸体了。

    琵琶、大鼓、笙等乐器逐一响起,演奏起《铁骑令》。这是一首军乐改编的乐曲,最是激昂铿锵,如千军万马在战斗,金铁交鸣,杀声阵阵。

    激昂的乐曲中,燕飞虹持剑而舞,她的舞姿刚劲有力,剑光冷冽闪耀。原本柔美优雅的身形,此刻把剑客的英武完全展现出来。又带着几分女子天生的柔美,别有一番动人心魄的魅力。

    肇斑看着看着,也不知怎么的就为剑舞所吸引。突然剑光闪耀,直透他的眉心。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