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637章 别走啊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37章 别走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赤焰燎空,高悬中天的烈阳,都被冲天烈焰所掩盖,黯然无光。 天地一片刺目的赤红,那颜色凄厉如血,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火焰岛虽称之为岛,可方圆足有数千万平方公里,足有三亿左右的居民。尤其是火焰岛的核心火焰城,就有一亿多居民。

    作为火国的国都,火焰城异常繁华,坊市日夜不歇,长街上从早到晚都是人流如潮,川流不息。

    但在这个中午,长街上的行人寥寥,脸上还都带着一股惊惶不安,一个个就像是偷东西的小贼一般。大多数的店铺都大门紧闭。整座火焰城,都显得特别萧条冷清。

    突来的焚天烧山熊熊烈火,让无数人都很震惊。可不知从哪传出来的消息,说是皇族驾驭镇国神器,把天下第一的高正阳困在里面。

    从皇帝到国师,死在高正阳手中的火国强者难以计数。火国上下,都异常的敌视痛恨高正阳。听到高正阳在里面,无数人奔走相告。甚至有许多人燃放烟花爆竹,热闹欢庆的气氛如同过年。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虽然那连天接地的火焰声势依旧浩大,火焰城的民众却越来越不安。这么久都没解决高正阳,要是高正阳脱困而出怎么是办?

    换做***强者,民众到也不会太担心。可高正阳凶名在外,一向以霸道残酷著称。谁也不知道这位盛怒之下,到底会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来!

    有钱有能力的人,这几天早就离开了火焰城。大多数人没钱也不想离开自己的家,就都老老实实蹲在家里,大门都不出。几乎所有人都在祈祷,希望能早点灭掉高正阳,还火国一个太平。

    亿万民众的祈祷,在这个时候却是最微不足道的力量。对于局势没有任何影响。真正能影响局势的大人物,却没有一个愿意露头。

    赤焰军中,朱景宏身披重甲,腰配宝剑,负手站在中军大帐前,遥望着紫燕山上方的滔滔烈焰,神色凝重。

    和***火国人不一样,他现在就希望高正阳撑住了。高正阳要是死了,火国皇族们第二个就会拿他开刀。谁让他去赴了高正阳的宴会,这就是死罪。

    而且,火国皇族对他已经不满很久了。谁也不希望一支强大军队掌控在外人手里。尤其是皇族势弱,对军权更是敏感。只是没人敢打破脆弱的平衡,就这样一直勉强维持着。

    火国皇族既然敢对高正阳动手了,也不差他朱景宏一个。赤焰军也不是他的私军,真要领着***,军心立即就会散掉。

    朱景宏对此心知肚明,所以他把家人都安置在大营中。生则同生,死则共死。

    徐友通匆匆走过来,在朱景宏耳边低语道:“主上,没找到燕飞虹。”

    “继续找。不管如何,都要尽力护住她。”

    朱景宏深深看了眼徐友通,深沉的道:“友通,我们现在没退路了。”

    徐友通一凛,急忙低头沉声道:“我明白,我再带人去找。”

    “月国等各国的高手们还在看热闹么?”朱景宏问道。

    “嗯,六国的高手都没动。看来他们是打定注意要坐山观虎斗了。”

    徐友通摇头道:“高正阳做事太霸道,不留任何余地。六国也没人喜欢这么强势又喜欢多管闲事的强者。他们到是巴不得高正阳死。”

    “也不能这么说,月轻雪可不会坐视不理。”

    朱景宏说着叹气:“可惜,她根基太浅,仓促登基,自顾不暇,对这面几乎没有影响力。”

    “高正阳和山国的关系好像也还不错。”

    徐友通道:“不如我和山、月两国的人说一声,让他们帮忙找一下燕飞虹。”

    “也好。”朱景宏点点头,觉得这主意很妙。

    燕飞虹其实并不重要,但高正阳既然愿意回护她,那她就变得重要了。而能不能找到燕飞虹也没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表现出一种姿态。高正阳要是脱困了,他也有个交代。

    徐友通对此也是心领神会,急忙带着人出去了。

    各国使者都住在国宾馆,这里又被称作外苑。因为这里地方的划给了六国,火国人也不能随意进出。

    徐友通在外苑门口就被拦住了,没有进出***就是不能进入。若是在平时,徐友通也不会和几个小兵争什么。但在这个紧急关头,他哪会管什么禁令。

    他当下脸一沉:“我有要事在身,耽误了大事,你担得起么!”

    徐友通一挥手:“进,拦路者杀无赦。”

    跟着徐友通一起来五百精锐甲士,迅列阵前进。

    外苑大门放哨的只有十几个卫兵,哪敢当做杀气冲天的战阵。仓惶后退,各个脸色如土。有几个修为弱的卫兵,被战阵杀气一冲,当即软在地上,想跑都没力气。

    徐友通没理会几个卫兵,带着人直接到了月国使者住的金桂殿。这里种着特殊桂树,开出的桂花是金色的,异常瑰丽。也是外苑中最精美漂亮的住所。

    月国有高正阳力挺,这几年隐然已经是七国的盟主。自然占据了这座金桂殿。

    “这不是徐先生,怎么杀气腾腾的?”

    还没等徐友通进入金桂殿的大门,月天信从里面走出来,他脸上带着优雅笑容,博袍玉带,一派潇洒翩翩的样子。

    月天信争夺皇位失利,自觉也斗不过月轻雪,索性跑到火焰岛担任特使。这两年到也是过的很潇洒开心。他交游广阔,到是和徐友通一起喝过几次酒。虽说不上多熟悉,却能轻易叫出对方的名字。

    “见过王爷。”月天信到底是皇子,月轻雪登基后,封了他做信王。虽然事情有些紧急,徐友通也没失了礼数。

    不等月天信问,徐友通又径直说道:“在下此来,是为了朱将军传讯。”

    月天信也有些好奇,他和朱景宏没有交情,这个特殊时候,朱景宏找他干什么?想求助么?他到是知道,高正阳就是约了朱景宏见面,才在紫燕山遇伏。

    按理说朱景宏应该是和火国皇族一伙的,但看徐友通这个样子,似乎情况又有些不对。

    “有一位燕飞虹姑娘失踪了,想请王爷帮忙。”

    听了徐友通的话,月天信更有些迷惑,朱景宏是疯了么,什么燕飞虹和他有什么关系。怎么会找他帮忙。他心思一转,马上猜到燕飞虹应该是和高正阳有关系,所以,朱景宏才跑过来让他帮忙。

    月天信心里暗骂:“这和老子有什么关系!朱景宏可恨啊!”

    徐友通可不管月天信有些难看的脸色,继续道:“燕飞虹是高宗主的朋友,所以,此事一定要请王爷出手才行。”

    月天信恨不能堵上徐友通的嘴,这种机密事情怎么能在大门口大声说出来。而且,他厌恶高正阳,到恨不得他死了。更不会管什么燕飞虹!

    “此事还请王爷多费心。”

    徐友通抱拳施礼:“在下先行告辞。”

    月天信目送徐友通离开,脸色阴晴不定,他还是有些弄不懂。他问道:“陈师,朱景宏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月天信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一位羽衣星冠的道人,他腰配青铜符剑,手持白玉柄的拂尘,面若满月,颇有几分仙风道骨。此人正是龙虎山大天师陈鹤玄。

    当初他鼓动云九天去神武擂台击杀高正阳,结果,云九天一败再败。最后6九渊不得不露面,把太极阴阳剑印送给高正阳,才把云九天换回来。

    这事情本来是怪不得陈鹤玄,但众人都觉得他很晦气,处处排挤他。云九天也不想看到陈鹤玄,就把他打到了月国。

    道门在月国势力庞大,但因为月轻雪登基称帝,道门的势力大挫。道门也不想往月轻雪身边凑,陈鹤玄觉得月天信性格沉稳,胸有城府,也算个人物。就主动投靠了他。

    陈鹤玄堂堂大天师,九阶强者。就算是投靠皇帝也会得到礼遇。何况是不太得志的月天信。很自然的,他得到月天信的信任和倚重,尊为师长,几乎所有事情月天信都要和他商量。

    陈鹤玄跟着月天信在火焰岛也待了一段时间,对这里的情况极其了解。他一摆拂尘道:“大概就是跑过来表个态,主要是给高正阳看的。”

    “高正阳死活还难说,朱景宏有些太着急了!”

    月天信啧啧称叹:“他对高正阳到是有信心!”

    “朱景宏和高正阳见面,不是火国皇族安排的。既然见面了,大家就会觉得他们两个有勾结。朱景宏这次可是掉到了大坑里!”

    陈鹤玄有些好笑的道:“朱景宏等了三天才表态,其实已经有些晚了。不过,高正阳这人做事到也很大气,也不会计较这些。”

    “陈师,你觉得高正阳真的能脱身?”

    月天信有些难以置信的道:“这可是镇国神器,当年杀神诛魔,无所不能。高正阳再厉害,也顶多是个圣阶!”

    “高正阳不能以寻常道理去计算。何况,镇国神器再厉害,也要受天地元气法则制约。现在天地能只能容纳圣阶力量。再强的力量也会被限定。何况,神器也要看什么人来用。火国强者都快被高正阳杀光了,哪里能找到人驾驭神器!”

    陈鹤玄看着远方巨大火柱,摇头道:“外强中干,驾驭神器的人撑不了多久了!”

    月天信不甘的叹气:“难道这次又让高正阳逃过一劫?”

    “本来就没多少希望,只是火国皇族临死前一搏!”

    陈鹤玄正色道:“这次奈何不了高正阳,他的气势会更盛。你就不要想着和他作对了,还是老老实实做你的信王吧。”

    “陈师,高正阳嚣张跋扈,手段酷烈,是天下大害。难道6天师他们就放任不管了?”

    月天信实在是无法理解,高正阳差点就杀了云九天,他又是佛门宗主,和道门势同水火。道门有两个圣阶强者,却忍气吞声,这胆子也太小了吧?

    陈鹤玄好笑的摇头:“***轮回,天地巨变,我等自顾不暇,哪有闲心去找别人拼命。高正阳再如何跋扈,也终究是人族。而且他的立场坚定,可比你们这些皇族强多了……”

    月天信被说的脸有些热。六国皇族享受了万年的特权,早就被荣华富贵把根子都腐蚀烂掉了。虽然强者层出不穷,精神意志层面却差了许多。个别的突出强者,也无法违背整个阶层的利益。

    每国的皇族,暗地里都不知藏着多少阴暗龌龊。勾结魔族,在皇族看来不过是权谋而已。只要能保证皇族权势,即使是人族都死光了又有什么关系。

    月天信是皇族的一份子,自然知道这些肮脏的勾当。他本来也不觉得有什么,可当面被陈鹤玄指出来,脸上就挂不住了。他辩解道:“我们也是未雨绸缪,苟且偷生才有再次崛起的机会。身死族灭,就再没有任何机会了。”

    “呵呵……”

    陈鹤玄温和的笑容,让月天信更是心虚。后面辩解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陈鹤玄仰头看着远方的滔滔火海,意味悠长的道:“人族就是这样,有的人贪生怕死,有的人刚烈勇猛。那就让贪生怕死的人去求生,刚烈勇猛的人去战斗。只希望,贪生怕死的人不要拖刚烈勇猛人的后腿……”

    月天信脸上露出愧色,慢慢低下了头。

    陈鹤玄也没去看月天信,他感叹道:“高正阳是我道门大敌,但他刚烈勇猛敢作敢当,我很佩服。人族有这样的绝世豪雄,也是幸事!”

    月天信头更低了,陈鹤玄对高正阳的推崇甚至是敬仰,让他很意外,也让他有些羡慕。能让敌人也敬佩,高正阳也真够***的。

    月天信突然心中一动,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卖个好给高正阳,派人去找找那个燕飞虹……”

    陈鹤玄笑而不语,朱景宏这样做是表态,月天信这样做就没什么意义了。高正阳可不会因此领情。

    ***几国的使者似乎也都突然明白过来,纷纷派出人手寻找燕飞虹。虽然高正阳不可能在意,但他们也帮不上别的忙,只能在这方面表现出自己的热情。

    一时之间,燕飞虹竟然成了重要人物。

    躲在一片树林中的肇斑,也收到了这个消息。他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六国皇族的脑子,都不知扔到哪去了。这种不咸不淡的帮忙,有个屁用!他要是高正阳,一出来就灭掉这群尾两端的玩意,省的下次再被他们出卖。

    肇斑犹豫了下,他不想再等了。万年传承的火国皇族,底蕴应该很深厚。可直到现在,也就一个朱雀诛魔大阵。真是无能!他都没兴趣再看下去了!

    不知藏在什么地方的土灵玄,连头也不敢露。这个圣阶强者胆子小的和老鼠一样,真不知他怎么成就圣阶的!

    至于紫幽影,肇斑觉得她应该是凶多吉少。布置了数年的埋伏,最后就变成这个狗屁样子。他也觉得无语。趁着高正阳还没脱困,他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可就这么离开,肇斑又总是不甘心。火国皇族不能就这么认输了吧!好歹也在弄点动静出来看看!

    肇斑正想着,突然心生感应,凝神看过去。

    远方的天空传来了一声鸟鸣。那鸣叫似乎从九天之上传来,又似乎从人的心底深处冒出来的一般,飘渺难测,神妙之极。

    覆盖天空的熊熊烈焰,不知怎么***在了一起,转眼间化作一只巨大的火色飞鸟。

    “朱雀真身!”

    肇斑惊呼起来,但他立即冷静下来:“这不是朱雀真身,只是一丝神识投影。还是万年前留下的远古投影……”

    巨大的朱雀展开数千丈长的双翼,再次仰出一声清鸣。这次的鸣叫清越激扬。那股焚天煮海的赫赫威势,完全的释放出来。

    肇斑距离虽远,也觉得神魂一热,不知不觉中就被渡上了一层纯阳真火。他急忙施展秘法,连吐了几大口血,才把神魂沾染上的纯阳真火吐出来。

    他暗叫倒霉,要不是用神识锁定朱雀,也不会被朱雀的神威所伤。

    不过,朱雀能有这般威势,高正阳这次真的要倒霉了!

    就见那只巨大朱雀,振动双翼猛然扑落。巨大鸟喙猛的啄向法阵中的高正阳。

    虽然隔着朱雀诛魔大阵,肇斑却能感受到朱雀这一击的浩然神威。不论从哪方面说,这一击的威力都达到了此界的巅峰。

    更可怕是朱雀投影的出现,让朱雀诛魔大阵的威力瞬间提升了数十倍。这种恐怖的爆,展现出了朱雀的无上神通。

    肇斑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喜色,火国皇族总算是拿出了点家当。他就不信,高正阳还能挡住这一击。

    一声龙吟,突兀的传入肇斑神魂中,不知怎么,他心中油然生出强烈的警兆。

    可那龙吟声却如皇者君临九天,龙吟声不断拔高,瞬间那宏大龙吟声已经充塞八方,布满天地。

    刹那间,拔高到极限的龙吟声似乎一下消失了。天地一片反常的安静。肇斑再听不到任何一丝声音。

    他心中一阵惊恐:“大音无声!”

    这个时候,无尽火焰火焰化作的神禽朱雀猛然一顿后,无声崩溃成亿万火光。

    “啊……”肇斑张大了嘴巴,朱雀投影就这么完了!

    他急忙掉头就走,可脚步还没卖出去,就听一个声音悠悠道:“你这就要走啊?”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