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六百三十二章 拜师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三十二章 拜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高正阳……”

    肇斑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他心神一下沉到了谷底,身体变得无比僵硬。整个人似乎瞬间变成了一座雕像,凝固在了那里。

    呆了一下,肇斑才缓缓转过身,一脸苦笑的对高正阳道:“阁下,我又没做什么,何必咄咄逼人呢?”

    他自忖身体和神魂都有了巨大改变,只要高正阳认不出他的真面目,这时候装装委屈,高正阳也未必会杀他。

    别人都有种错觉,高正阳很嗜杀。但肇斑觉得高正阳只是手段冷酷不怕杀人而已。这和一些嗜血嗜杀的疯子是两回事。而且,高正阳还是可以讲道理的。

    “我就喜欢咄咄逼人,你能怎么样?”高正阳笑的很得意,也很嚣张。那副不讲理的样子,真是气的人牙痒痒。

    肇斑可不敢和高正阳生气,他赔笑道:“阁下,我和火天真并不太熟。几天前的宴会,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你是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了?”

    高正阳脸一沉道:“那留着你干什么,死去吧。”

    肇斑心里又是一紧,急忙道:“阁下想知道什么,只要我知道的保准如实回答。”

    高正阳脸色稍缓,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道:“我其实很好奇,你是在哪整的容?堂堂魔宗宗主,摇身变成了虎族,这个本事我可是很羡慕。”

    肇斑听到这里就完全明白了,高正阳一直在逗他玩呢!他收起脸上的卑微笑容,神色淡然的道:“果然还是瞒不过你!”

    “呵呵,本来想陪你多玩一会的,那皇宫那还需要去处理一下,时间有点赶,这就送你上路吧。”

    高正阳也不想再和肇斑废话,一拳直接轰过去。

    肇斑一声厉吼,不顾身体上的伤势,再次催发了天魔解体秘法。燃烧的精血和神魂,让他力量再次暴增。

    深藏在神宫中三道武魂,在他的背后浮现出来。这是虎飞禅三兄弟的神魂,被他用魔族秘法炼成三道武魂。每个武魂都有九阶之力,三道武魂合力,释放出的力量气息无比狂暴。

    肇斑手捏一个奇异法印,右手四指弯曲,唯有中指直挺如针,向着高正阳轻轻刺过去。

    诛神刺,这一刺重意不重力,直指对方神魂要害。据说是当年用来杀神的绝学。

    肇斑激发了天魔解体秘法,汇聚三道武魂之力催发的诛神刺,自忖就是圣阶也能击杀。这也是他自知在高正阳手下绝无任何侥幸,这才一上来就拼命。

    诛神刺并不凶猛,却有股如针的锐气,更有着直指神魂的凶厉阴毒,其凌厉之处似乎能诛神灭佛,自有一股凶绝无匹的气象。

    “嗯?有点意思……”

    高正阳本待一拳轰杀肇斑,看到诛神刺的威势反而改变了主意。修为到了他这一步,世间各种秘法对他来说都一目了然。诛神刺的凶厉绝伦,却是他从没见过的。

    高正阳变拳为指,同样伸出中指精准无比的迎上诛神刺。他这一记指尖取无极剑意,以无极而御万法。虽然只是一根剑指,剑意却浩瀚无尽。

    诛神刺凶绝无匹的杀意,就像刺到了空处。任凭杀意如何凌厉锋锐,可落在虚空上就无从发挥,只觉空荡荡说不出的难受。

    肇斑意志坚定无比,把诛神刺诸般变化完全催发出来,却像一个人对着虚空打拳,不论如何施展,都得不到任何回应。

    他心里一阵绝望,施展天魔解体秘法,燃烧了三道武魂,却依然对高正阳没有任何威胁。他和高正阳的巨大差距,让拼命失去了任何意义。

    等到肇斑诛神刺一百零八种变化尽数用尽一道无匹剑意逆势而来,直接斩在肇斑神宫上。宏大剑意由内而外,从神魂到身体,把肇斑完全斩裂。

    肇斑眼中神光一黯,慢慢收回诛神刺。他对高正阳叹气道:“原来你已经成就圣阶,元气神魂浑然如一,无内外之别。诛神刺对你完全没有任何威胁。”

    “诛神刺是一门很厉害的秘法,可惜,你力量太低了,发挥不成应有的威力。”

    高正阳实话实说,不是诛神刺不行,是肇斑和他差的太远。要是紫心莲施展诛神刺,他就要小心一些了。

    肇斑人都要死了,到也不在意高正阳的小小讥讽。他道:“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却想不到什么好话。只希望在地狱中能再见你。”

    高正阳淡然道:“魔族那些魔神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地狱。在这世上,人心才是地狱!”

    肇斑有些落寞的道:“突然觉得这一切好生无趣啊……”

    话没说完,肇斑的身体就砰然炸裂粉碎,化作***血肉齑粉四方喷洒。

    高正阳展开血神旗,把肇斑的神魂和生气都收起来。在他而言,肇斑就是敌人。他可从来不会同情敌人。

    “你这次最好是彻底死绝了,别在折腾……”

    高正阳总觉得肇斑神魂还是不完整,但残余的那股气息似乎隔得异常遥远,甚至不在人界。他可没那个时间去追查。

    哪怕再冒出来千百个肇斑,他也能轻易灭掉。这么点小事还不值得他费力气。

    收拾了肇斑,高正阳催发血神旗,迈步进入虚空。再出现的时候,人就到了皇宫深处的养刀池旁。

    养刀池堆积的千百元石早已经焚烧殆尽,只有地底不灭的毒火在散发着幽蓝光焰。整座密闭大殿里,都被渡上了一层诡异的蓝光。看起来如同鬼蜮。

    火天辛握着朱雀刀,老眼茫然无神,面容枯槁犹若干尸一般。看到高正阳从虚空中走出来,火天辛才抬头看了眼高正阳。

    “呵呵,你是来抢朱雀刀的吧!”

    火天辛干笑着,枯槁如枯木老脸上还露出一丝讥诮的表情。他道:“可惜,朱雀刀烙印着皇族血脉,只有我们火家人才能用。想拿朱雀刀,你赶紧投胎转世,到我们火家当个孙子还有机会!哈哈哈……”

    说着,火天辛还倒转刀柄,把朱雀刀递到高正阳面前,挑衅的道:“现在给你,你敢要么!”

    “看在你这么诚心送上来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拿着吧。”

    高正阳伸手握住刀柄,轻易提起了朱雀刀。

    朱雀刀刃长四尺一寸,宽三寸有余,刃薄脊厚,刀首有着明显弯曲弧线。刀刃的整体曲线很漂亮,也带着一股浓烈煞气。

    赤红如火的刀刃中,微微一动就有无穷火行元气呼应。握着朱雀刀,那种充盈又炽烈的力量,让高正阳不由心生杀气,很想找人来砍两刀。

    高正阳在那体味着朱雀刀的威力,火天辛却像见鬼了一般,老眼瞪得溜圆,死死盯着高正阳握刀的手,枯槁的老脸上都是惊骇。

    朱雀刀是火国镇国神器,里面深深烙印着火国皇族的血脉烙印。只有血脉最纯净的皇族,才能和朱雀刀建立共鸣。

    但要拿起朱雀刀,还需要复杂的仪式,才能让朱雀刀接受新的主人。一般来说,只有火国皇帝,才是朱雀刀的真正主人。***皇族不过能勉强借用朱雀刀的威能。

    火天辛就因为不是刀主,勉强拿起朱雀刀后是时时刻刻都受到纯阳真火反噬。几天下来,连阳神都被生生耗干了。

    正常情况下,任何外人接触到朱雀刀,都会受到朱雀刀最猛烈的反击和抵抗。高正阳就算能对抗朱雀诛魔大阵,也难以抵抗来自朱雀刀的强大反击。

    可高正阳握着朱雀刀的样子,却比他还要轻松。这个残酷的现实,让火天辛完全无法接受。

    “还不错……”高正阳由衷的称赞道。

    火天辛突然发疯了一般猛扑过来:“这是火家的神器,快还给我。”

    高正阳刀锋一挺,刺入火天辛的心口。炽烈霸道的纯阳真火之力,也让老头立即化作了一团烈焰。

    “我诅咒你、诅咒你,生生世世永不停止……”

    化作烈焰的火天辛,不甘心的发出最后的恶毒诅咒。他整个人很快就化作飞扬烈焰,一缕青烟都没能留下。

    但他的诅咒声,却还在巨大宫殿中回荡不绝。

    高正阳无所谓的撇撇嘴:“嘴炮要是有用,我们还练武干什么?再说,不是你要送我的,有必要这么激动么!”

    高正阳有三圣之力,一身神器,哪会在意区区一点诅咒。这种言咒归根结底还是以力量为根基。火天辛的怨气再重,也只是败犬的哀嚎。听着凄厉,但也仅此而已。

    不过这柄朱雀刀,的确还是有些问题。

    朱雀刀应该是十一阶的神器,是真正神级强者使用的神器。等阶太高了,远远超乎高正阳的力量极限。

    别看他现在轻松握着朱雀刀,也能正常催发朱雀刀的威能。那是因为他通过血神旗炼化了朱雀子刀,掌握了纯阳真火之力。而且,在神魂气息上更为契合朱雀刀。

    但是,朱雀刀核心深处火国皇族血脉烙印却是无法改变的。等到天地法则进一步改变,朱雀刀威能提升,他就再也没办法控制朱雀刀了。

    当然,也许那时候他也成就神级,还是能压制住朱雀刀。可是,朱雀刀是有主的。陵光神君可不说笑的。

    高正阳不想去揣测神君那个级别强者的想法,也不想用去冒这个风险。他又不缺神器,何必拿着这东西在身边招摇。朱雀刀是很好,但远不及龙皇戟用的顺手。

    不过,客观的横向对比一下,龙皇戟的坚硬沉重和破法之力,确实远不及朱雀刀厉害。在圣阶层面上,龙皇戟还是够用的。按照敖贞的说法,找到最后一根定雷针,龙皇戟杀神也没多大压力。

    但最后一根定雷针不在东神州,而是在遥远的西佛州。高正阳原本还不急着去拿,但和朱雀刀比较了一下,他发现龙皇戟的提升刻不容缓。

    不能说横扫东神州就自满,还有西佛州、北冰洲、南灵州,谁知道***三大州还有多少高手。现在自称人界第一还有点自大啊!

    可惜,西佛州没有定位法阵或是神器。否则,直接撕破虚空,亿万里也只是等闲。没有空间定位,就只能慢慢飞过去。这就不知要多久了。

    高正阳考虑着解决了火国的事情,他就出发去西佛州。顺便还可以解决一下和西方佛门总坛的恩怨。距离有点太远了,只能找天马小红商量一下。

    想到文青小红,高正阳也有点头痛。他进入圣阶后,已经很少需要小红代步了。这几年的时间也都没联系,这家伙肯定会耍小脾气。

    “去西佛州最好是骑着白马,那才有个取经的样子……”

    高正阳胡思乱想了一会,才收敛心神,提着朱雀刀出了大殿。

    大殿周围空无一人,远处到是有不少宫女、太监等在偷***视。但没人敢出面说话。

    高正阳不想当皇帝,也没空去管理政事。他徐徐升空而起,简单的看了一下皇宫的格局。

    万年传承的火国皇宫,历代不断扩建修缮,皇宫占地数千亩,宫殿数十万间。建筑以朱红色和金色为主,整体风格堂皇正大。

    从上空看下去,皇宫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烈焰,呈现不规则的圆形,四方都有向外探出的延伸。按照高正阳对皇宫的理解,这样不对称的风格还是很少见的。不过,的确很有特色,设计的也很漂亮。

    最重要的是,整座皇宫组成了巨大的法阵,气度森严,不可小觑。

    要不是火天辛油尽灯枯,无力控制朱雀刀,高正阳也不可能轻易锁定位置,从虚空中遁入皇宫。

    可惜,再如何强大的法阵,没有了核心中枢朱雀刀,也无法发挥威力。***的皇族要么早就远遁逃走,要么就在藏在家里瑟瑟发抖。哪有人敢出来运转法阵。

    此刻,高正阳高高站在皇宫上方,俯视整座皇宫。却没人敢出头。他也不禁摇头,都说火国皇族好战,各个天生骁勇。面对真正的强者,也不过如此。

    “拜见高宗主。”一身赤红重甲的朱景宏从远方飞过来,距离高正阳数丈远的地方停下,恭敬的施礼拜见。

    高正阳笑了笑,这个朱景宏还算聪明,也算有些胆气,知道主动找上来。

    “这座皇宫如何?”高正阳突然问道。

    朱景宏环顾四周,心里也不禁异常感慨。他还从没有站在这个位置俯览过整座皇宫。他想了下小心的道:“这是火国的权力中心,对于火国有着重要意义。”

    “这把刀如何?”高正阳拿着朱雀刀一横,又笑着问道。

    朱景宏隐隐猜到了高正阳的想法,心一下就紧张起来,只觉嗓子发干,额头冒汗。但这个关键时刻,不论如何都不能露怯。哪怕是装,也要装的让高正阳满意。

    他努力冷静了下,正色道:“此刀是火国镇国神器,意义更是重大。”

    高正阳又问道:“这皇宫和刀都给你,你敢要么?”

    万里江山,无尽权势,高正阳这就要给他了?

    饶是朱景宏再深沉,这会也无法冷静了。他心乱如麻,脸上神色更是变幻不定。额头上大汗淋漓,明明想要却又不敢开口。

    一时之间,竟然的显得异常狼狈。

    就在高正阳要失去耐心之际,朱景宏猛然下定主意,沉声道:“我愿意誓死跟随高宗主,唯您马首是瞻,绝不敢有任何二心。若违此言,天诛地灭。”

    高正阳一笑,这个朱景宏还真是聪明人。胆魄就差了那么一点。不敢真的就接过去。其实,他可不是再试探什么。

    就算是火国全盛之际,他不高兴也能灭掉。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但是,火国终究是有数百亿人口,地大物博,资源丰富。这样巨大的国家,必须有秩序,必须有人去管理。

    高正阳自然不可能去处理繁杂政务,他也无意做什么太上皇。但把火国交给朱景宏,显然更能贯彻他的意图。

    “你也是聪明人,火国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

    高正阳伸手一招,朱景宏身体一震,一股热血不受控制的从身体中飞射出去,正落在朱雀刀的刀锋上。

    高正阳在刀身上抹了一下,把朱景宏的血强行贯入朱雀刀中。简单的在朱雀刀上留下了朱景宏的印记。

    朱景宏其实也有火国皇族的血脉,只是血脉驳杂,本来没资格驾驭朱雀刀。高正阳强行留下的这个印记,却能让他在短期内操控朱雀刀,再配合相应的法阵,就可以让朱景宏成为刀主。

    “你拿着此刀,诛尽火国皇族,就能断绝后患。”

    高正阳淡然道:“至于如何治国,就不用我告诉你了吧。”

    朱景宏有些惶然,但他眼神转即坚定起来。想要掌握火国,皇族就不能留。而且,他也没有任何退路。要么身死族灭,要么登基称帝。

    “高宗主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朱景宏高声说道。他想了下又低声道:“高宗主武功绝世,在下无比敬仰。想要拜宗主为师,还请宗主收留。”

    朱景宏知道,他根基还是太浅。眼下必须抱紧了高正阳大腿。他年纪是比高正阳大二百多岁,这会却必须要拉下脸拜师。有这么个***,底气也能足许多。还能拉近双方的关系。真要有事,高正阳这个当***的,也不好意思袖手旁观吧?

    高正阳有些好笑,这个朱景宏心思还真活啊。考虑了一下道:“那就做个记名***好了。”

    “***在上,请收***一拜。”

    朱景宏当即跪下,行了三叩九拜的大礼。

    虚空上拜师这一幕,也被各方强者看个清清楚楚。所有人都明白了,从今以后,火国要改姓朱了。

    六国的皇族都沉默了,高正阳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们,不听话的结局很惨烈。

    (未完待续。)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