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快刀治国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三十三章 快刀治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十年七月七日,赤焰军统帅柱国大将军朱景宏发布诛绝火国皇族的檄文,向全天下宣告火国皇族七大罪状。

    一、勾结魔族。

    二、独断专行

    三、横征暴敛。

    四、穷兵黩武。

    五、滥杀无辜。

    六、荒淫***。

    七、挥霍无度。

    火国皇族七大罪状一出,意味着统治火国万年的火氏皇族被推翻。火国上下人心浮动,天下为之震惊。

    ***十年七月十日,朱景宏登基称帝,改国号为明。随后颁布圣旨,封高正阳为至圣帝师。

    翻天覆地的巨变,也让火国许多手握大权的强者蠢蠢欲动。各地的火国皇族也纷纷发表檄文,称朱景宏为国之逆贼,要兴兵讨伐。

    火国皇族掌权万年,根基何等深厚。火天烈被杀后,火国势力大衰。六国联合欺压火国,火国皇族无力抵抗,只能隐忍。

    可朱景宏区区一个领兵粗人,也敢占据龙兴圣地,自封为帝。这已经超乎了所有皇族的容忍极限。一时之间,各地纷纷举起义旗。火国局势一下动荡起来。

    朱景宏的皇令,甚至无法传出火焰岛。就算是火焰岛内,火国皇族的潜势力依旧庞大。虽然没人敢明面站出来反对朱景宏,暗地里却各种阻挠。

    火国皇族万年统治,已经深入人心,不是任何人能在短时间内改变的。朱景宏虽然在登基前早有预料,但现实依旧比他想象更棘手。

    几天下来,朱景宏也是心力憔悴,却始终打不开局面。真正值得信任的只有手下的将领。可这些人打仗还可以,却没人擅长处理内政。就算是徐友通,主持政务的水平也远远不够。

    所谓的治大国如烹鲜,那是指有着运转良好的管理体系,皇帝脱离了繁杂政务,才能悠哉的如烹鲜。朱景宏现在却是忙的头都要炸了,却始终理不顺各种关系。

    从治国的层面来,朱景宏无疑还是个新手。时间又太过仓促,还缺少足够人才辅佐,朝政就成了一团乱麻。

    朱景宏知道,这样情况在持续下去,他这个皇帝就会成为万古以来最大的笑话。

    无奈之下,朱景宏只能找到高正阳求助。

    高正阳这段时间都住在紫金峰,山上种着成片的紫金色灵竹,竹林深处,还有一口清泉。有几间竹屋,所有陈设都是竹制品。环境清幽,风景绝佳。

    紫金峰是皇帝度假避暑的地方,方圆数百里都是禁地。高正阳每天在泉水旁边钓钓鱼,品品茶,日子过的异常舒心。

    朱雀诛魔大阵,帮助他净化了血神旗,也把太极阴阳剑印、朱雀子刀完全炼化。血神旗的威能缩减了三成,却更加凝炼纯净。

    高正阳每天以心神温养血神旗,只觉和血神旗气息相通,催发起来愈发得心应手。平静悠闲的生活,也让心情变得宁静平和。

    在心圣法门上,更多了几分了领悟。不过,没有相应的秘法,只以心佛印应敌,总是差了一层。

    十方心佛印是九阶秘法,心圣是圣阶之力。这就像猛将用一根木棍,根本无法把自己力量施展出来。

    龙皇不灭体也有类似的烦恼,龙皇戟相对来太轻了,威能上也差了许多。当然,高正阳就是赤手空拳也能虐大部分的圣阶。

    但和弱者比较没有意义。高正阳很自觉把敌人定位在了神级层面。他待在人界还好,有法则保护,神级来了也不用怕。可在太极天里面,谁知道藏着什么样的敌人!

    人界的法则会逐渐崩溃,躲在人界是安全,却无法获得相应资源。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如果没去天元星,高正阳就不可能炼成龙皇不灭体。更不可能炼成心圣。

    诸天万界无比广阔,容纳的力量层次越高,其产出也就越丰富。简单来,人界虽然地位至关重要,是诸天万界的中心。但人界的力量层次最低,各种资源也最弱。

    想要获得优势,就必须离开人界。就算不去太极天,也必然是***的空间。所以,不论高正阳如何心,都免不了要面对神级的力量。

    高正阳决定再等一两个月,火国局势稍微稳定了一些,他就动身去西佛州。那里不但有定雷针,还有西方佛门总坛。

    十方心佛印就是西方总坛传过来的绝学,那里也许有十阶以上的十方心佛印。还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解决东西佛门的恩怨。

    朱景宏的拜访,则在高正阳的意料之中。他知道朱景宏不想太依靠他。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朱景宏虽然有能力,气魄上却总是少了那么一。

    火国的局势乱成一团,他却始终下不了决心。朱景宏也没有别的靠山,更不敢勾结道门。所以,他只有一条路。

    朱景宏头戴金冠,穿着黄金赤龙袍。虽然眉宇间带着几分疲倦,气势却大不一样了。

    朱景宏却不敢在高正阳面前摆皇帝架子,远远就拱手问好:“***见过高师。”

    高正阳拿起钓竿,随手放在一旁,对朱景宏道:“你想好了么?”

    朱景宏沉默了一下,断然道:“高师,***想好了。”

    “***本就是颠覆一切,温和怀柔不过是自寻死路。唯有鲜血和生命,才能奠定新朝根基。”

    高正阳淡然道:“你去下请柬,把六国使者都叫过来。还有几个不听宣的大臣,一并叫过来。”

    朱景宏不禁露出喜色,急忙应是。他虽下定了决心,但有高正阳出头,情况又完全不同了。

    当天下午,月天信就收到了请柬。

    “陈师,高正阳这是想干什么?”月天信有些心虚,他在背后可以高正阳坏话。可让他见高正阳,他就真的怕了。

    这位可是一个不高兴,就能当众杀皇帝。而且,为了自己一句话,就敢把火国皇族都斩尽杀绝,另立一位皇帝。

    什么国家大事,亿万黎民生死存亡,什么帝皇之尊,在高正阳眼里都不值一钱。像这种宴会,高正阳没准就会来个血腥大***。想想就胆寒。

    “不知道,高正阳的脑子和别人完全不同。”

    陈鹤玄摇头道:“按照常理来,他应该是为了便宜徒弟朱景宏出头。”

    起这个,月天信就很不满:“当初高正阳可是和我父皇过,要六国一起分割火国。现在却扶持了个傀儡皇帝,话不算话,真让人齿冷……”

    陈鹤玄冷静的分析道:“因为高正阳对你们失望了。三年的时间,你们六国也没能把火国分割掉。他索性就扶持了一个皇帝。”

    月天信辩解道:“朱雀刀坐镇火焰岛,谁敢轻动。火国万年统治,又岂是几年时间能够动摇的。”

    “问题是高正阳不这么看。”陈鹤玄想了下道:“这件事我要通知宗主。”

    “高正阳胡作非为,陆真人就该出面制止他,否则这天下都让高正阳搞成了一锅烂粥。不等魔族大举进犯,他先把人族都搞死了。”

    月天信忿忿的道:“有时候我真怀疑他是魔族派来的……”

    “这种话可不能乱。”陈鹤玄警告的看月天信一眼,“高正阳的脾气你也知道,不要激怒他。”

    “是,我失言了。”月天信也是想服陈鹤玄,的有些过了,话一出口他自己都后悔了。

    陈鹤玄回到自己房间,在原始圣帝神像前焚香默诵法咒。通过万里通灵咒术,联系了龙虎山总庭。

    这门法术必须以原始圣帝神像为根基,建立起足够巨大的法阵。还需要九阶法师才能进行远距离通话。也是道门根基极深,在火焰岛布下许多大阵。陈鹤玄才能施展此法。

    没过一会,缭绕的青烟一转,化作一片淡淡光幕。云九天的面容出现在光幕上。

    “见过云师兄。”陈鹤玄稽首问好。

    这几年的时间,云九天已经重塑身躯。道门庞大资源支持下,他的新身躯却比以前的身体还要强大几分。也更有活力!

    现在的云九天看上去,就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丰神俊秀,朝气勃勃。宁静深幽的眼神,才让他显得有些深沉。

    他对陈鹤玄头道:“陈长老,高正阳有什么动静了?”

    这座法阵消耗极大,没有重要事情陈鹤玄不会开启。火焰岛的重要事情,肯定和高正阳有关。对于差杀死自己的仇人,云九天现在到是能心平气和的面对了。

    至少,不会咬牙切齿的去高正阳这个名字。

    “高正阳邀请六国使者,还有几位不听宣的火国重臣,去他那做客。”

    陈鹤玄有些担忧的道:“我觉得高正阳有些不耐烦了,他可能要动手。”

    高正阳要是发怒,火焰岛必定血流成河。从道门角度来,陈鹤玄不希望火国大乱。一个有序稳定的火国,才对道门有益。至于谁是皇帝,反而不重要。

    要不是有高正阳在,道门就会选择一个皇族去扶植。朱景宏对道门来,不过是跳梁丑,举手可灭。可高正阳站在这里,谁也不敢妄动。

    就算是六国,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没人敢把手***来。

    现在的局势很紧张,陈鹤玄也拿不准主意,必须和总庭请示才行。

    云九天沉吟不语,老实,接连败给高正阳两次,他心里已经有了很大阴影。也失去了战胜高正阳的必胜信念。遇到和高正阳有关的事情,他也很难冷静思考。

    “算了,这件事的我们不要插手,静观其变。”

    陆九渊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在旁边道。

    “宗主,您不和高正阳谈谈么?”

    陈鹤玄劝道:“高正阳对您还有几分忌惮。您的话他也会考虑一下。”

    “这可难啊……”

    陆九渊悠悠的叹了口气:“这次高正阳轻破朱雀诛魔阵,甚至连镇国神器都强夺了去。这份本事太可怕了。天下已经没人能压制他了。至少东神州内没人能做到这一。现在对他敬而远之吧……”

    关闭了法阵,陈鹤玄也不由深深叹气。他能感觉的到,陆九渊言语中那种无奈。堂堂道门,势力遍布七国,信徒数百亿,高手如云。却必须要给个孩子让路。真是越想越不甘心,这口气简直能把人憋死。

    月满中天,紫金峰上竹叶婆娑摇曳,泉水叮咚作响。

    一间竹屋门前,旁站着的十余个人,各个屏息凝气如同木偶泥塑,大气都不喘一声。更没人敢话打破这个宁静的夜色。众人彼此间甚至连眼神都不交流。

    这样等了许久,竹屋的门才吱呀一声拉开,高正阳从里面大步走出来。他看了眼众人,笑着坐在竹椅上,道:“抱歉,此处简陋,就不请诸位喝茶了。”

    高正阳把人叫过来,却晾在这里连茶水都不给,当然是很无礼。可站在这里的众人都知道高正阳的性子,又有哪个敢多一个字。

    “今天找大家过来,主要是想几件事。”

    高正阳也不废话,上来就直接正事。他目光扫过月天信、陈鹤玄等人,最后停留在站在旁边的三个老者身上。

    赵炳元,***峰,郑国哲,这三位都是火国外姓重臣,一个是左丞相,一个朱雀阁大学士,另一个是吏部尚书。他们位高权重,执掌火国朝政数十年,嫡系众多,势力强大。

    三个重臣虽不敢明着反对朱景宏,却都拒不接受官职。

    朱景宏亲自再三邀请,都无功而返。

    高正阳也不清楚三个人的性格,更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他也没兴趣知道。

    从相貌上看,三个人年纪都不了,赵炳元红脸白须,气度恢弘。在他目光下,还能保持从容淡定。***两个人就差了一层,神色都有些惊慌。

    高正阳道:“火国皇族勾结魔族,意图颠覆人族,是人族毒瘤,百死难赎其过。朱景宏受命于天,建立新朝,气象为之一变。我心甚慰。你们几位都是旧朝重臣,但过去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此后,还要用心辅佐新帝,治国安邦,才不负各位的才干。”

    赵炳元微微皱眉道:“阁下,我年老体衰,无力再辅佐新帝,还请见谅。”

    高正阳神色一冷:“你追随逆贼火天烈,做过不知多少错事。如今给你改过自新的赎罪机会,你还不愿意?”

    “先帝对我信任无比,我不会再为别人效力。”

    赵炳元声音不高,态度却异常坚决。

    高正阳微微摇头:“愚不可及。”

    站在最前面的朱景宏神色阴沉的走到赵炳元身前,轻轻叹气道:“赵公,朕一向敬重你的人品。但你顽固不化,意图帮助魔族,罪不可恕。”

    赵炳元大怒,气的白胡子都在颤抖:“朱景宏,你别信口雌黄,这里是火焰岛,这里是火国,轮不到你胡作非为。”

    朱景宏不理会赵炳元,他高声道:“传旨,前朝逆臣赵炳元勾结魔族,顽固不化,拉出去斩首示众。诛其九族。”

    “贼子你敢!”

    赵炳元目眦欲裂,狂怒之下他举掌就向朱景宏拍过去。能做丞相,他武功也是八阶巅峰。虽然远不及朱景宏,可情急拼命,声势也不。

    血红刀光一闪,赵炳元白发苍苍的人头直飞起数丈高。他的身体也被纯阳真火烧成了一团飞灰。

    朱景宏一刀杀了赵炳元,但脚下的青草却还郁郁葱葱,丝毫不受影响。显示出对朱雀刀精妙的控制。众人都是眼神一凝,被朱景宏的刀法吓了一跳。

    朱景宏到是神色淡然,他优雅的收刀入鞘,对***峰和郑国哲道:“两位,不知可愿助朕一臂之力?”

    ***峰和郑国哲都是脸色煞白,两人也不是什么忠心不二的忠臣。只是不看好朱景宏,这才不愿意露头。但眼看着不同意就要被杀,两人哪敢拒绝。都是急忙跪拜叩首,口呼万岁。当场表达了为朱景宏拼死效命的决心。

    六国使者都脸色不太好,这一幕怎么看都像杀鸡儆猴。

    一个皇帝当众拔刀杀大臣,也完全是江湖混混做派。太粗糙,太简单!

    高正阳不管众人怎么想,他对六国使者道:“你们六国皇族勾结魔族的事情,我这次就原谅你们了。但是,再有下一次,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

    这话一出来,六国使者人人神色大变。

    和朱景宏相比,高正阳更加霸道粗暴。但没人敢轻视他的警告。火国的下场就摆在这呢,哪国都不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记住了,我的耐心有限。”

    高正阳道:“你们六国协调一下,尽快帮助他把明国的局势控制住。没有问题吧?”

    面对高正阳的逼问,六国使者连连头。

    “既然都明白了,你们可以走了……”高正阳一摆手,把所有人都打发走了。

    众人离开紫金峰后,都把朱景宏围住了。高正阳交代的简单,但具体怎么实施还要和朱景宏商量。

    当夜,火焰城多家大臣被满门杀绝。第二天,朱景宏连续颁布圣旨,任命了几位重臣。

    此后,六国各自派出强者率领大军,帮助朱景宏剿灭了各地起义。

    不到半年的时间,火国皇族就彻底销声匿迹。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新建立的明国,却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

    高正阳看大局已定,悄然离开了火焰岛,来到了灵台山。

    (未完待续。)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