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六百三十七章 香气撩人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三十七章 香气撩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僧的问话看似客气,实际上却有种咄咄逼人的意味。本站新域名可小(k1xsw)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言情中文站,吧。似乎不回答都不行的样子。

    高正阳有些好笑:你是什么人?

    老僧很不悦的皱眉,对方杀了他的***,还敢如此嚣张。他正想发怒,被高正阳深邃眼神一扫,人就像突然失足掉进了深渊一般,瞬间怒气尽去,只剩下满心的惊惧。

    他甚至本能的回答了高正阳的问题:贫僧白象,欢喜宗法王。

    高正阳指了指地上昏迷的女人问道:你认识她么?

    老僧白象正想答话,目光扫过那女人身上,却凛然一惊,猛然清醒过来。他心里又是震惊又是羞愧,他刚才一时不察,竟然为对方气势所慑,本能的服从了对方。

    他恼怒的瞪着高正阳:你就是那个东神州来的悟空吧?

    高正阳一笑:是又如何?

    白象脸色慢慢变得一片赤红,似乎体内的鲜血要从皮肤中透出来一般。他沉声道:当年圣僧玄藏东渡,传法东土,立下法门。虽然远隔亿万里,我们却送同宗同源。你远来是客,贫僧本应礼待,可你杀我宗门真传***,却要给贫僧一个交代?

    高正阳纠正道:是你的***想杀我,你要搞清楚了因果才行。

    但结果是贫僧的真传***死了。你却安然无恙。

    白象道:念在你是客人,贫僧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去欢喜宗赔罪道歉,获得原谅。第二,贫僧押着你去总坛,请戒律院审判你的罪行。

    高正阳摸摸光溜溜的下巴,做出沉思状:听起来都不是什么好选择啊。

    你要是执意不从,贫僧就不客气了。

    白象双手结成智慧拳印,身上气势瞬间暴涨。他自然知道高正阳很厉害,但他有欢喜宗至宝明王降魔杵在手,只要在欢喜宗境内,哪怕遇到圣阶也不怕。

    高正阳虽气息深沉难测,但他神魂纯净鲜活,年纪至多不超过四十岁。能有九阶的修为,已经是绝世天才。白象法王自忖神器在手,必然能擒住对方。

    来到西佛州有几天了,还没见识过你们的武学。

    高正阳招了招手道:就让我领教一下欢喜宗绝学。

    无知之徒,就让你见识一下佛门正宗的无上秘法!

    白象大喝一声,就直接催发智慧拳印。这一门明王法印招式简单,真正奥妙在神意间无穷变化。

    他一拳当胸直击高正阳,体内数百穴窍吐纳运转元气,激发出巨大武魂投影:一个丈许高的明王法相。

    漂浮在白象身后的明王法相,盘坐半空中,手结明王法印。无穷无尽的元气汇聚到明王法相身上,再转化为纯粹明王法印之力,从白象拳印中释放出去。

    佛门虽然有诸多流派,武功千变万化,但其根源却都源自一处。从武道最高层面来看,其核心要义也只有那么几种。

    高正阳在佛诞大典上,就和西方总坛的强者交过手。罗等人都是修为绝顶。从武功层面而言,远胜这个白象。

    简单的横向比较一下,白象在东神州的天榜勉强能排进前百。不过,他身怀神器,武功虽然差了点,力量却是雄浑无尽。

    一招智慧拳印,虽没有直指人心的智慧之力,却胜在元气浩然如海。甚至只凭武魂投影就能凝成法相。这就有点厉害的出奇了!

    九阶强者外放武魂凝聚力量,这很常见。可武魂深藏神宫,只凭一丝投影就能凝聚元气化身成法相,高正阳在东神州还没见过。他总觉白象的神识力量也异常强大又很驳杂。

    正常来说,法师才更注重神识。但法师的神识一定要纯净。因为神识驳杂,就无法对元气进行精微的控制。武者却能通过身体和武魂,用最简单的身体动作和***心法去操控元气。

    从这一点来说,法师的确比武者的层次更高。陆九渊那种法武双修能成就圣阶,真的很了不起。虽然是取巧了一点,可要从层次而论,胜过白象千百倍。

    白象自以为展现的绝学,却如此粗糙,让高正阳颇为不屑。看的出来,双方虽然同出一门,东神州的武学却更进一步。其精妙深奥,和西方总坛的路子的确不同。

    但是,对方运用神识的方法还真是别有巧妙,是高正阳从没见过的。

    高正阳分析着白象的武学奥妙,表情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直到白象拳印快碰到他胸口了,他才横掌一挡。

    这一掌就如同须弥山从天而落,横亘在白象面前。任凭他智慧拳印如何磅礴浩然,都被这一掌稳稳挡在外面。

    白象不敢相信,对方随便一抬手就挡住他的绝学。他连续催发力量,强大神识不断抽取元气推动拳印。可旁边元气就像巨浪拍击山崖,任凭千万重的力量绵绵无尽,却始终无法再向前推进一寸。

    不断崩溃的元气,冲击的白象也站不住脚了。他很不甘心的连退几步,才稳住退势。

    这就是西方佛门的绝学么?

    高正阳嘿笑道:我还真长见识了!

    白象惊怒交加,可这会体内元气澎湃鼓荡,他需要全神运转,根本没有余力开口辩驳。他站在那连续吐了三口气,这才勉强平复体内的元气波荡。

    你的武功是很强,可你不该太过猖狂。

    白象双眸中神光猛然大盛,背后的明王法相也开口低颂起***。一时间,天地间尽是明王诵经的宏大威严声音。

    随着元气不断汇聚,明王每念出一个字,元气就自发感应化成金色字符。一个个金色字符在空中飘散飞舞,很快就化作***金光。

    高正阳想看看白象要耍什么招式,很耐心的等在一旁。

    白象的明王法相,明显是通过一个个法术符文布下法阵。虽说布阵的速度有点慢,可从效果上看却比较酷炫,颇为拉风。

    高正阳其实学过法相宗绝学《金刚明王咒。这门奇异法咒,实际上是一门绝顶法术。其核心是以神识为中心吸收元气化成法相。神识所至,法相就能如人一般御敌。

    高正阳得到了《金刚明王咒真传,其凝炼法相也有八阶之力。只是这门法咒究其根本还是法术。他后来一心***武道,这门法咒也就扔在了一旁。

    成就三圣,高正阳也终究没能炼成圣级阳神。在法术上也懒得多费力气。但白象施展明王法相却让他看到了一条道路:一条能成就圣神道路。

    若真能成功,四圣合体,那何止是***,简直是***坏了!

    高正阳对别的兴趣都不大,但一想到有机会成就圣级阳神,他就兴奋了。

    白象在那嘀嘀咕咕好一会,终于,以明王法相为核心,布下了一个复杂法阵。

    这是什么法阵?高正阳很好奇的问道。

    明王降魔阵。白象得意的笑道。他也是看准了高正阳很骄傲狂妄,才慢悠悠的布下法阵。正常情况下,他必须要通过明王降魔杵,才能迅速布阵。高正阳的狂妄,让他节省了极大精力。也能更好的把降魔杵威力发挥出来。

    白象胜券在握,好整以暇的道:悟空,你现在悔悟还来得及!

    高正阳摇头:你要能***我,随便怎么样都行。

    冥顽不灵。白象冷哼一声,手结法印一指,一个三尺多长的降魔杵就出现在他手中。

    白象口中低颂法咒,伸手在降魔杵上一拂,紫铜的降魔杵上闪过无数微光,那是一个个金色符文再闪耀。

    佛门逆徒,身陷魔障,贫僧替你降服魔心!

    白象高举降魔杵,口中喝声犹如九天雷鸣,轰然作响。无尽元气加持下,他身躯也似乎膨胀变大,同时也多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强大气息。

    这一刻,他就如同化身佛祖,呵斥邪魔,降服外道。其宏大神圣,直透人心。

    高正阳是心圣,白象神意再强大百倍千倍,也不可能撼动他心神。他的注意点都在白象的神识力量上。

    还是那么驳杂。却还是那么磅礴浩然。那种感觉就像汇聚了亿万人的力量,凝聚到他一个人身上。但白象的心神力量却并没有提升。只是被外来力量层层包裹,才会显得如此强大。

    高正阳突然灵机一动,这是汇聚信徒的力量,把虔诚信念转化为神识。不对,其根本还是那根明王降魔杵。这件神器,不知被信徒祭典供奉了多少年,这才能吸收如此磅礴力量。

    从根本上说,汇聚信徒力量为己用,这是外力。也是邪道。不过,明王降魔杵却能让白象力量暴涨,足以和圣阶媲美。却是要比血神旗好用多了。

    高正阳有心试试明王降魔杵的威力,伸出手指轻轻点在降魔杵上。

    白象觉得高正阳简直是疯了,降魔杵虽是借助外力而成,其根本却在于降妖伏魔,是佛门中第一等的杀器。他全力催发下,就是圣阶强者硬接也要吃亏。

    眼看高正阳不知死活凑过来,白象已经考虑着要减少几分力量,免得真把高正阳打死了。

    一个死人,显然没有任何价值。

    高正阳修长食指才碰到降魔杵,无坚不摧又刚猛无匹的剑意直透过去,降魔杵当即扭曲变形,无数细微符文炸碎成片片灵光。

    白象只觉武魂一震,那道剑意已经直透神宫,在武魂上留下一条深深剑痕。漂浮在白象身后的明王法相,眉心上也出现一条深深剑痕。

    漫天的梵唱诵经声,戛然而止。一片片围着八方的金光,也被遍及八方剑意所摧毁。

    白象不能置信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眉心,那里没有剑痕,却有一滴透出了的赤色精血。

    他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高正阳有些无奈的道:是你太弱了。

    你怎么敢杀我!我是欢喜宗长老,总坛一定会灭你宗门!

    白象意识到自己要死了,再没有任何矜持,他脸色狰狞的厉声大叫,似乎要把他死亡的恐惧也传递给高正阳。

    高正阳伸手拿过明王降魔杵,淡然道:这个东西我就不客气了。

    白象眼睁睁看着敌人夺走宗门至宝,惊怒之下,再压抑不住体内剑意。整个人突然从眉心***开。然后,裂开的身体就在剑气下爆成了一团血雾。

    高正阳血神旗一拂,收起了白象精血神魂。对方实在是太弱了,完全是依赖明王降魔杵。他一记剑气下去,不但重挫了明王降魔杵,还切断了白象和明王降魔杵的所有联系。

    高正阳无极剑典***有成,其无极剑意神妙无匹,剑随心转,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意之所至,能破万物万法。

    无极剑意中的无极两种意境,都堪称至道。高正阳已经正式把此法列入龙皇九变,命名为龙皇无极。

    不过,现在龙皇无极和龙皇九变还无法真正融合,只能算是凑数。毕竟,高正阳对无极剑典也还没完全掌握。更不敢说消化吸收,融合到自身的龙皇九变里面。

    虽说如此,但以龙皇无极杀白象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白象不值一提,有价值的明王降魔杵。

    高正阳研究了一会,发现这神器其实也不太复杂。就是里面有特殊法阵,能吸收信徒的神念力量。经过几千年供奉,自然就汇聚了亿万信徒的力量。

    单纯比较神识力量,明王降魔杵可比高正阳强多了。但力量驳杂,白象又无法驾驭。

    这就像是几十万普通农民,哪怕拿着刀***,也挡不住几千精锐骑兵。何况,白象又难以真正如意驾驭这些力量。岂有不败之理。

    明王降魔杵信念力量,其实很适合血神旗吸收。不过,这件神器就这么喂给血神旗,有些太浪费了。关键是也不可能提升血神旗的威力。

    想了一下,高正阳先把明王降魔杵放在了心佛界。他凝成的金刚明王法相也待在心佛界,先让金刚明王法相拿着玩几天。看能否激发什么***变化。

    处理完一切,高正阳蹲在昏迷女人面前,向着该怎么处置这个女人。

    毫无疑问,这女人肯定有问题。刚才他故意把女人放在后面,就是给她出手的机会。但这女人也沉得住气,始终一动不动。就是白象被杀,她也没反应。

    高正阳到有些佩服她的胆气了。眼见一个九阶强者被杀,还能装模作样躺的这么稳当,这份心机胆量,可是少见的很。

    高正阳很想一拳打死她,然后看看她临死的惊愕表情。但又觉得那样太无趣了一些。就带着她在身边,看看她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也许,这女人能带来什么惊喜。如果能把他吓到,那也算这女人有本事。

    昏迷的女人,从呼吸到体内血液流转,都很平稳。她的元气波动也很细微,只是打通了三处穴窍。

    至于神魂层面,高正阳还无法触及。除非使用心圣之法。不过,这个女人神秘莫测,他可不想轻易暴露心圣的秘密。

    西方佛门也是传承了万年,根基深厚。高正阳虽然自信,可也不会狂妄的无视整个佛门的力量。

    这女人身上的淡淡香气缭绕,和刚才的气味又完全不同。这种清净温柔的香气,就像情人的气息,让他的心情似乎都好了许多。甚至想到了月轻雪红日等女人。

    说实话,高正阳平时极少会想到这些女人。他总是在为了自己奔波,为了更强的力量奔波。但在这个时候,他却想到了女人们的明艳笑容,她们温柔风情。

    高正阳的心神如镜一般,能明照自身的一切情绪变化。他知道这种情绪变化不正常,至少是由外力引发。

    而这个外力,就是这女人身上飘忽不定总在变化的香气。

    高正阳任凭思绪飘飞,等了好一会,他才收敛心神,打了个响指。

    一股冷水从空中倾泻下来,浇在女人的脸上身上。把她浇了个浑身通透。她一个激灵,猛然睁开了眼睛。

    自称灵鱼的女人,一脸迷茫的坐起来,摸着自己的湿乎乎的面纱问道:大师,下雨了么?

    没有,你昏迷在地上,我用了个小法术叫醒你。

    高正阳现在的力量,施展七阶以下的法术易如反掌,甚至比普通的天阶法师还强大。当然,他弄出这么多水来就属于恶作剧了。

    灵鱼穿的都是纱质的一副,本来就薄透。被水浇透后,胸前的两点都吐出来了。她也觉得有些窘迫,双手抱着胸口,再不肯放下。

    高正阳则毫无顾忌的欣赏着女人身材,这女人栗色明眸,长长的栗色卷发,鼻梁高挺,五官立体,肤色犹如琥珀蜜糖一般。身材又好。真是******。

    尤其是那种异域风情,更为动人。更为关键的是,她身上的百变香气。更有种说不出的神秘诱人。

    被冷水一浇后,她身上的香气竟然又变了。变得清新空灵,就像雨后的森林,充满了生命灵动的气息。

    高正阳都有些着迷了,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喜欢香气。

    你要去哪,我可以送你?高正阳说道。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