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六百四十六章 摩诃印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四十六章 摩诃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高正阳眼神空茫悠远,出神不语。

    旁边的乾达婆一脸莫名,她也不知高正阳是什么意思,又不好出声打扰。只觉得高正阳行事神秘莫测,明明是杀伐绝情的绝世枭雄,这会却好像在深情回忆着情人,绝情又深情,这种强烈的矛盾让人完全无法理解。

    乾达婆对紧那罗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继续和高正阳攀谈。很明显,高正阳对紧那罗观感比较好,甚至是带着几分欣赏。由紧那罗来说话,可以最大限度获得高正阳的好感。

    紧那罗却没在意乾达婆的眼神,她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高正阳身上。对乾达婆来说,高正阳表现出的性格矛盾而诡异。可紧那罗却能欣赏这种矛盾性格中的独特魅力。

    作为一个音乐大师,紧那罗感性又知性,她深知人都是复杂的。但有些人复杂的丑陋,是胡乱堆砌的垃圾堆,纵然再如何复杂也没有价值。高正阳的强大,神秘、无情又深情,让他的性格呈现出多个层面,真实又有魅力。

    紧那罗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她被高正阳深深的吸引,想要去探索这个人的内心深处。这不是简单的男女之情,更像是小孩子看到新奇玩具,单纯的好奇又单纯的喜欢。

    紧那罗也知道,她这样的情绪十分危险。一个不好,就有可能被高正阳魅力折服,进而在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甚至有可能因此臣服于高正阳脚下。但这种探索实在是太有趣了,也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紧那罗***灵音菩提,最重灵机。她有一种强烈预感,如果她能读懂高正阳,理解他所思所想,也许就能借此突破最后一层关卡,成就圣阶。

    所以,不论如何危险,紧那罗都要试试。

    紧那罗那副着迷的样子,看起来像是被高正阳迷住了。这更让乾达婆心里着急。她知道紧那罗虽然极有智慧,可性子中却有着极其纯洁简单的一面。

    一直以来,紧那罗都看不上任何人,洁身自好。就算是八部众之主帝释,她也并不喜欢。到是帝释特别喜欢她,准备着要娶她。

    高正阳现在是西方佛门的敌人,以后也许会变成生死大敌。紧那罗要是爱上高正阳,那她的处境就会变得异常尴尬。总坛上下没人能容忍这种事情,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尤其是帝释,更不可能忍下这口气。

    高正阳强横无匹,也许能在冲突中全身而退。但是,紧那罗却绝难幸免。更可怕的是,要是高正阳察觉到了紧那罗的心思,生出歹意,紧那罗就更惨了。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乾达婆也急了,她不动声色的先前迈了一步,挡住了紧那罗看向高正阳的视线。一只手拉起紧那罗的胳膊,用元气轻轻刺了她一下。

    紧那罗被刺痛惊醒,满脸茫然的看着乾达婆:“怎么了?”

    “别花痴了!高正阳可不是你能碰的!”

    情况紧急,乾达婆也顾不得别的,直接用佛门梵语和紧那罗说道。

    佛门梵语是佛祖领悟的神语,梵语的每一个字都对应着不同的力量。只有真正的佛门嫡传,才能学到梵语。

    佛法东传,梵语却一直没有外传,成为西方佛门最重要的秘密之一。

    乾达婆的梵语说出来,元气海中自然就有无尽元气随之呼应。神妙的变化,也惊醒了高正阳。他好奇的道:“你说的是梵语吧?”

    “是。”乾达婆恭敬的应道。

    “久闻佛门梵语神妙,果然不凡。”

    高正阳颇为赞叹,梵语每一个字的音,就能带动元气。这其实相当于法术符文。天地间有无数的法术符文,佛门的梵语却能自成体系,还可以用来住书写***。佛祖说他正等正觉,到也不是胡吹。

    乾达婆目光一转,微笑道:“阁下若是有兴趣,可以和我们一起去总坛。梵语也并非是不传之秘,迦叶大尊者等尊者一定愿意和阁下探讨交流。”

    高正阳嘿笑了声,就当乾达婆以为他不敢答应的时候,才道:“我先把手上事情了解,就去总坛拜访佛门诸位大德。”

    乾达婆有些意外,高正阳还真是胆大包天,听他话里的意思还真想去总坛!总坛只是圣阶强者就有好几位,更别说总坛万年来修建重重法阵。哪怕神降临,总坛也有能轰杀。

    乾达婆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却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宝贵机会。如果高正阳敢来总坛,那就是自投罗网,不知能省去多少麻烦。

    她道:“高先生还有什么事情要办啊?若有需要,我们都可以帮忙。”

    “不用了,都是些小事。”高正阳客气的道。

    乾达婆却异常热情:“西佛州到处都是佛门***,不论您有什么事,相信我们都能帮的上忙。”

    高正阳想了下道:“算了,像屠灭妖狼族全族这种事情,终究不好麻烦你们。还是我自己来的好。”

    事关几亿妖狼族生死,高正阳却说的轻描淡写,好像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

    乾达婆却笑容一僵,再说不出话来。她虽是九阶强者,也杀了许多敌人。可几亿人的数量,还是压的她心头沉,喘不过气来。

    紧那罗有些不解的道:“惹你的血月狼王已经被灭,何必还对妖狼族赶尽杀绝呢?”

    高正阳哈哈一笑:“理由有许多,但真正的理由只有一条,杀鸡儆猴。”

    “杀鸡儆猴?”

    紧那罗有些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万界虽然都用同样语言文字,但不同风俗习惯文化积累,让她无法理解高正阳所说的这个成语。

    “简单的说,主人为了吓唬不听话的猴子,就在猴子面前杀了一只鸡……”

    高正阳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又道:“我只身西来,许多人一定会欺我势单力薄。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我需要给大家一个警示。”

    说完,高正阳呲牙一笑。细密整齐的漂亮白牙,看的乾达婆和紧那罗都有些眼晕。

    只是两人关注点并不一样,乾达婆是觉得高正阳牙齿似乎有四十颗,正是佛祖三十二法相之一。这要是真的,意味着高正阳已经炼成了金刚不坏之身。那就太恐怖了。

    紧那罗却觉得高正阳的笑容迷人,森然杀意深深收敛,反而让人觉得特别温和可亲。

    “吼吼吼……”

    这个时候,远方传来了的一声声狼族凄厉狂野的嚎叫。

    血月大寨被灭后,其余的妖狼族终于做出了反应。他们在出的威慑的吼叫,对不知哪来的敌人展示力量。

    “他们已经等不及了……”

    高正阳一拂袖,人瞬间破开而去,只留下一句话在两女耳中回荡:“摩罗城再见……”

    乾达婆看着紧那罗道:“我们也先走吧。”

    紧那罗道:“我们不看热闹了么?”

    “还看什么,狼妖族虽然实力雄厚,可连他们的图腾柱都破了,***部落更不行了。”

    乾达婆道:“高正阳说的也很清楚,他要杀鸡儆猴的立威。这个时候,谁敢管闲事。就算那几个老妖怪也不太可能出手。我们还是先去摩罗城,找摩诃尊者会合。”

    紧那罗本想着多看会热闹,但还是大事重要,她只能先跟着乾达婆离开。

    两人驾驭着着菩提灵舟,一直向南飞去。才飞了没多久,就感应到后方元气如潮般震荡。一团强大的生命气息迅消散。

    她们互相对视一眼,至少有五六位九阶强者在刚才被杀。还不知有多少妖狼族战士同时被灭杀。

    高正阳说到做到的冷酷手段,也再次让乾达婆震惊。她更有些佩服高正阳,能用这样血腥无情手段立威。

    经此一战,西佛州再没人敢和高正阳挑衅。就算是佛门总坛,也要为他手段所慑。没有十足把握之前,绝不敢再招惹高正阳。

    菩提灵舟的度并不是很快,乾达婆和紧那罗也都不着急。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两人才到了摩罗城外。

    摩罗城周围群山环绕,高厚的青色城墙把群山连接在一起,组成了规模巨大的摩罗城。

    巨大的法阵禁制,在摩罗城上空散朦朦黄光,如同一个巨大半透明蛋壳罩在摩罗城上方。这是十方法阵的禁制,没有多少威力。但被强行破开后,会出巨大震鸣。可以起到警示的作用。

    乾达婆伸出手指在空中虚画了几下,弥漫在指尖的幽香勾勒出几个奇异的符文。淡淡闪耀了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了没一会,一个黄衣老僧从摩罗城中飞天而起。他长袖飘逸,步履从容。每一步似乎都能跨越千百丈的距离。转眼之间,就已经到了乾达婆她们两人身前。

    老僧方脸高额,面容古拙,肤色暗黄如铜,看着很像寺院中常见的罗汉铜像。正是总坛八大尊者中的摩诃尊者。

    尊者的名号,就像官***号一样,只要在那个位置,会得到相应称号。天龙八部众也是如此。不过,天龙八部众虽由帝释掌管,却比八大尊者低了一个位阶。

    乾达婆和紧那罗都合十施礼问候:“属下见过摩诃尊者。”

    “你们平安回来就好。”摩诃尊者打量了下乾达婆和紧那罗,见她们气定神闲,也松了口气。

    之前天狼峰那面传来剧烈元气动荡,摩诃城都感觉到了轻微的震感。摩诃尊者知道乾达婆和紧那罗就在那个方向,一直颇为担心。

    “天狼山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摩诃尊者有些急切的问道。

    天狼山距离摩诃山最近,也是势力最强的妖族。一直以来,双方的关系都很微妙。摩诃尊者厌恶妖狼族的愚蠢和残暴,可为了人族在此立足,却只能耐着性子和他们打交道。

    这一百多年来,摩诃尊者几乎每年都要来摩罗城待一段时间。在他的努力下,摩罗城也和狼妖族建立了一种默认的秩序。

    如果血月大寨出了意外,很可能会破坏这种脆弱的秩序。偏偏天狼峰那面元气反应过于强烈,摩诃能感应到天狼峰消失了,却不知到底生了什么。

    “血月狼王被高正阳杀了,妖狼族的图腾柱也被打碎了。”

    紧那罗言简意赅的说道。

    摩诃尊者却被有些惊讶,他迟疑的道:“血月狼王有图腾柱在手,战力足以比肩圣阶。算上千万妖狼族人,战力就更强大了。高正阳怎么杀的血月?”

    说实话,摩诃尊者有些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高正阳再如何厉害也只是一个人。如何能在短时间内灭掉血月狼王和血月大寨?这太不现实了。

    乾达婆苦笑道:“战斗很简单,高正阳上去一拳重创了血月也击破了图腾柱,又反掌灭杀了数百万妖狼族。最后一拳彻底灭杀血月和图腾之灵。”

    “妖狼族的图腾都生出灵慧化形了?”摩诃尊者更惊讶了。

    图腾柱积蓄的万年愿力,一旦化形最低也是圣阶层次。那是真正的圣阶层次。因为其特殊形态,其力量还远胜普通圣阶。

    摩诃无法想象,高正阳到底有多强大,才能轻易灭杀血月全族。连图腾之灵也被灭杀!

    “我的水镜记录了一些画面……”

    乾达婆放出一面水镜,把她记录下的战斗画面显示出来。因为元气反应太过强烈,战斗画面时断时续,却足以让摩诃领略到高正阳的强横。

    看过战斗画面后,摩诃凝视着水镜久久无语。按照高正阳在水镜中展示出的力量,他是远远不及。他甚至怀疑自己能否接住高正阳一拳!

    摩诃三百多年坚心忍性,从默默无闻的小沙弥成为名震天下的尊者,其意志心性何等强大。但在这一刻,他感到了深深恐惧和绝望,多少年建立的强大自信都被摧毁殆尽。

    摩诃尊者的沉默,也让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紧那罗和乾达婆目光隐蔽的交流了一下,摩诃尊者这个样子,和她们刚才几乎一模一样。两人既心有戚戚,又都觉得松了口气。

    事实证明,并不是她们无能。强大如摩诃尊者,同样也被高正阳吓到了!

    “尊者,高正阳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下一步该怎么办?”

    乾达婆打破了沉默,她觉得这么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局势变化也过了他们的预料,她在隐晦的提醒摩诃尊者,原本的计划已经失去意义。

    摩诃尊者铜黄的眼眸缓缓转动,沉吟着慢慢道:“高正阳越强大,就越要执行原本的计划。”

    乾达婆有些着急的道:“可我们身份已经暴露了,不可能再把他引入天妖境入口了。”

    摩诃尊者说道:“我看他身上穿的是十方法衣,胸前念珠也是心佛珠,应该是心佛宗宗主。你们只要说天妖境内有心佛宗的无上秘法,他一定会去看个究竟。”

    顿了下又道:“以他张扬霸道的性格,必然会和几个天妖生冲突。***的就不用我们管了。”

    “可是,高正阳要现中计,只怕会和我们翻脸?”

    乾达婆担心的说道。

    见识了高正阳的厉害,她真的不想和高正阳为敌。总坛和高正阳也并没有不能调和的矛盾。妥善处理好双方的关系,也许是一件好事。

    摩诃尊者摇头道:“你们照实说就行了。以他的性格,岂会在意几个天妖。”

    乾达婆想了一下也不禁点头赞叹:“的确如此,我们根本不必骗他,也无需隐瞒什么。”

    紧那罗却是没那么乐观,她道:“高正阳要是拿到了摩诃印怎么办?”

    “他要能拿到是他的本事。但他却不可能长时间待在天妖境。等他一走,摩诃印和天妖境就是我们的了。”

    摩诃尊者得意的笑道:“高正阳再如何厉害,我们不和他斗力,他还不是要任我们驱策……”

    摩诃尊者到不是看不起高正阳,能炼成圣阶,怎么可能是***。但在西佛州,总坛掌握着大势。就像摩诃印这件事,稍加引导,就能让高正阳为其所用。哪怕高正阳知道被利用,也没别的选择。

    等高正阳进了天妖境,再***总坛强者,跟在后面伺机而动。若是高正阳受伤严重,就把他一起灭掉。要是高正阳能轻取几个天妖,那就敬他几分又如何!

    这其中的主动,都由他们掌握!

    摩诃尊者通盘考虑了一遍,觉得整个计划虽然简单,却没什么破绽。只是,这其中的算计不能让乾达婆和紧那罗知道。

    到不是信不过她们,而是两个人要和高正阳打交道。心中生出恶意,肯定会被高正阳感应到。

    而且,两个女人见识了高正阳神威,都为其力量所慑服。言语交流中很容易就出现问题。知道的越少反而越好。

    摩诃尊者道:“你们两个就在摩罗城等高正阳,我就不和他见面了……”

    他话没说话,远方传来了轰隆隆雷鸣。远方群山如水浪般波动起来,那起伏浪潮很快把摩罗城席卷进去。

    幸运的是,强烈元气波动在万里之外。传递到摩罗城的时候,波动已经衰减的大半。摩罗城只是抖动了两下,基本完好无损。

    摩诃尊者看了眼远方,叹气道:“看来妖狼族是真的要被除名了……”

    本书网站请:,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