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六百六十一章 不容放肆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六十一章 不容放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摩诃城,金刚寺。

    一间干净的静室内,紧那罗一袭白色法衣,赤足盘坐在***上。她双眸微闭,呼吸绵长,如白玉般无暇的面容上神色恬淡安雅。

    在她面前的小巧三足铜炉上,一缕焚香袅袅飘散,散发的幽香遍布整座静室。

    这间静室内,最珍贵的就是这一柱洗心香了。这可是乾达婆亲手炼制,能驱邪除秽,安神洗心,直见本性。是入定***的圣品。

    就算是佛门八大尊者,手上也没有几柱洗心香。紧那罗和乾达婆感情最深,这才能近乎不***的使用洗心香***。

    在摩诃城这两年的时间,紧那罗从没离开过金刚寺,甚至极少离开这间静室。两年来更是只饮甘露,不吃任何食物。

    通过两年的静心***,气血纯净,精神上也洗练如新,虽然没能突破,却已经触摸到了圣阶的门槛。

    紧那罗虽有勇猛精进的意志,心却宁若止水。并没有任何急躁烦恼。对她来说,这样安静***,没有烦恼忧愁,没有喜怒悲欢,心神无比宁静平和。这种淡然安适,正是她最喜欢的状态。

    但在今天,紧那罗心里隐隐有种预感,似乎有着事情要发生。

    由静入定,由定生慧,由慧通灵。故能心若明镜,映照过去未来。

    紧那罗现在的层次,说是预知未来有些太夸张了。但两年静修,她现在就像平静无波的水面。任何关于她的一点波动,都会引发她的感应。

    换做***强者,哪怕是圣阶强者,心思时时刻刻在变化,更有强大气血如江河运转,神意如日月行天。几乎不可能察觉到这样一点细微的变化。

    紧那罗此时心思明净无污,其中的道理一想就通。她也不由生出一分喜悦,入定到了这种层次,已经勉强可以称作领悟般若智慧了。

    “两年不见,你修为大有进境,可喜可贺。”

    不知何时出现的高正阳,随意坐在紧那罗对面,深邃而明净双眸中流露出几分笑意,对紧那罗的进步大为赞赏。

    高正阳到不是客套,修为达到九阶巅峰,再进步一分一毫都异常艰难。紧那罗心神通明,隐隐间已经有了要突破圣阶的气象。这进步可谓神速。

    紧那罗的资质自然是极好,否则也当不上八部众。但和真正的天才相比,却逊色不少。能有如此巨大进步,就更是难能可贵。

    紧那罗慢慢睁开的眼眸,在幽暗中闪着如水般纯净明亮的光泽,又充满的安静平和的勃勃生气。

    她现在心神通灵,已经能看到高正阳几分力量本质。

    幽暗中的高正阳,就像是透明的金色琉璃所铸,血肉筋骨脏腑甚至隐隐透出神妙毫光,内外明澈,净无瑕秽,直若神人。

    高正阳身体里藏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可他坐在那里,偏偏无比和谐,和整个天地似乎完全一体。但在用神看去,高正阳又如天宽广,如海深邃,力量似乎如宇宙天地,广阔无尽,无法测度。

    “摩诃无量……”

    在紧那罗心中突然冒出了这四个字,力量达到高正阳这个层次,似乎只有这四个字能够形容了。

    她犹豫了下道:“高宗主,您炼成摩诃印了?”

    高正阳到也不隐瞒,微笑道:“摩诃印神妙无穷,若说炼成就有些自大了。我算是领悟了几分奥义。”

    “高宗主真是有无上大智慧,短短的两年时间,就领悟了摩诃印。”

    紧那罗由衷赞叹道。

    摩诃印是佛祖所传无上秘法,万年以来,不知有多少智者天才潜心***,可真正领悟摩诃印的却屈指可数。

    到了现在,佛门总坛强者如林,却至今还没人能炼成摩诃印。高正阳不过的是东神州的佛门旁支,却在这两年时间里就领悟摩诃印,武功也更进一层。这份天资智慧,当真可敬可畏。

    佛门总坛的强者天才虽多,在这一点上却无人能和高正阳相比。

    紧那罗不由的想到了最为心高气傲的帝释,他以武力称雄西佛州,其声势甚至隐隐盖过了八大尊者,说起来也是绝世强者。可和高正阳一比,却似乎差了许多。

    这种差距,又不是简单的力量差距。紧那罗也说不清楚,差距到底在哪里。可她就是有这种明悟,双方现在并不在一个层次,一同比较对帝释来说太残忍了,对高正阳却是侮辱。

    紧那罗心思起伏,情绪变化,再无法保持那种定静通灵的状态。她不由轻轻叹口气,果然,尘世才是最大泥潭,也是修行者最可怕的深渊。

    哪怕只是心思一动,就会引发无尽纠葛。身在其中,强如高正阳这样的绝世强者,也不免为命运所牵引,奔波忙碌,难以自己。

    可这纷扰尘世又是一切根基,譬如莲花,若如泥潭植根,如何盛开不污之花。任何智慧生命,若不经过尘世洗练,又如何知道本心,见得本性。

    佛祖这般无上神灵,也要入世后出世,再传播自己的道,改变世界。

    紧那罗想到这里,不由叹息,她心灵终究太过弱小,还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的道。所以,稍有打扰,心就乱了。

    她想了下道:“高宗主,你这次专程过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高正阳哈哈一笑:“从天妖境出来,感觉到故人气息,就过来看看。”

    到了他现在的层次,怎么想就怎么做,无需有任何顾忌。更没必要对紧那罗说谎。

    正因为如此,高正阳愈发显得光明正大、从容洒然,不羁于物也不羁于人。自由往来,心动则行,心定则止。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尽随本心,超然于世间。

    紧那罗感受到了高正阳的气度,更不禁为他的姿态所倾倒。这到不是男女之爱,而是对于超脱无拘的自由向往,对于强大无尽的力量向往。

    “高宗主,我很羡慕你。”紧那罗明眸闪着倾佩的光芒,诚恳的说道。

    “那你要更努力才行啊……”

    高正阳鼓励道:“只有走到巅峰,才能从容看尽世间的风景。我现在也不过是在山腰,距离巅峰还远着呢。”

    紧那罗心有戚戚的点点头,她虽没有高正阳的无双天资,却在他身上看到了前进的路,不禁大受鼓舞,满心喜悦。

    “不过,还有件事情要麻烦你。”

    高正阳话锋一转,又道:“我要去佛门总坛,还要你引路才行。”

    紧那罗明眸一转,露出几分少女天真狡黠的意味:“让我帮忙,不知有什么好处?”

    以紧那罗的年纪,这么做本来有装嫩的嫌疑。但她本性纯洁,如此姿态都由本心而发,没有任何做作的意味,到有极其动人的风情。

    高正阳大方的道:“我可以以身相许,哈哈……”

    紧那罗如玉的脸颊上露出一抹微红,她虽然欣赏甚至崇拜高正阳,这不是男女之情,却也是有着难以言明的情愫。突然被高正阳调戏,她的也有点措手不及,心也有些乱。

    她突然觉得静室的房间有些太小了,光线也有些太暗了。

    摩诃尊者已经回总坛了,她是金刚寺中武功最强者。要是高正阳突然想对她做点什么,她居然没什么抵抗的办法。更可怕的是,她也没什么抵抗的心思。

    紧那**笑了一声道:“我们是朋友,帮忙是应该的。金刚寺有大日慧刀,可以送我们直接去总坛。”

    意识到情况可能有些不妙,紧那罗可不敢再调戏高正阳,说着起身就要领着高正阳去正殿。

    高正阳却一伸手按住紧那罗肩膀,左手轻抚她柔嫩脸颊,嘴角带着几分邪魅笑容:“如此佳夜,正适合卧而论道,深入交流……”

    紧那罗更慌了,再这样下去不知会发生什么。她噌的站起来,急匆匆向外走去,一面道:“大日慧刀是金刚寺的镇寺神器,也不知多久没用过了,我要去检查一下。还要通知***人做些准备……”

    紧那罗很快就走远了,高正阳好笑的闻了闻指尖一抹幽香,紧那罗身上的香气自然远不如乾达婆神妙,却有着独属于她的气息:纯净、灵动充满生气。

    不过,要是刚才是乾达婆,她应该不介意和他一起愉快的滚滚床单。想到乾达婆身上变化无穷的香气,高正阳竟然生出了几分怀念。

    睡了也好,擦肩而过也好,和两个***结识的经历,这也是人生乐趣。他日回想起来,静室里的轻轻抚摸,也必然别有意趣。

    高正阳明悟摩诃印,四圣之力融合为一,世间的种种法则规矩,对他的约束也越来越小。可以说,快到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地步。

    不过,并不是为所欲为就是快乐。当约束越来越少时,反而愈发要恪守自己的道。这才不会因为放纵而堕落腐朽。

    正如他说的那样,巅峰还遥不可及,他现在只是在山腰而已。

    高正阳慢悠悠的起身出了静室,在安静的夜色中信步而行。

    摩诃城的金刚寺不过几百年的历史,底蕴也不够深厚。建筑多用巨石,木梁也都是原木无漆,整体风格也结实而粗糙,隐隐有种堡垒般的战斗气息。

    作为佛门寺院,不免有些古怪。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却是有着独属于摩诃城味道。

    高正阳饶有兴趣的在金刚寺转了一圈,最后才到了正殿。

    正殿足有三重,高十余丈,香案上供奉是大日如来忿怒化身,三头六臂,手中拿着金刚杵、剑、棍、铃等法器,也就是降魔金刚明王。

    紧那罗正跪在金刚明王佛像前,低声颂咒。高正阳虽不知她念的什么,却能看的出来,紧那罗正和远方建立联系,通报情况。

    高正阳也不在意,西佛总坛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他想要的东西就必须要拿到。如果对方不识时务,他也不会客气。

    事实上,西方总坛肯定是把他当做敌人。紧那罗和乾达婆跑过来,还不是为了迷惑他。包括天妖境,也只是把他当***来用。

    可惜,总坛计算的再精,终究只是阴谋诡计。面对高正阳绝世无匹武功,所有计算阴谋都成了笑话,反而把摩诃印和七妖圣平白便宜了他。

    西方总坛还不知道这个消息,要是知道了,又不知该是什么嘴脸。

    高正阳当然还没有天下无敌,但他自忖横扫西方总坛却没任何问题。紧那罗想干什么,就随便她好了。

    紧那罗也知道高正阳来了,但事关重大,她也不能隐瞒,必须把事情说清楚。

    此刻,总坛那面和她对话的正是摩诃尊者,也是摩诃城的主人。他用计把高正阳送进天妖境后,本想召集强者随后杀进去,把高正阳和天妖一网打尽。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高正阳前脚才进天妖境,总坛那里就出事了。摩诃尊者无奈,只能先回总坛,只把紧那罗留在金刚寺。

    这两年的时间,一直没有高正阳的动静。总坛大部分人都觉得高正阳已经死了,摩诃尊者却不这么看。每隔数月,总要问一下这里的情况。

    所以,紧那罗通过金刚明王法像发来消息后,摩诃尊者第一个做出反应。

    “高正阳出来了,他还要来总坛?”

    摩诃尊者有些震惊,高正阳还活着到不稀奇,奇怪的是他怎么敢来总坛。真以为他们都是吃素的不成!

    高正阳只身一人灭杀天狼部亿万生命,又独闯天妖境,安然归来。这份本事,摩诃尊者也要自叹不如。

    但是,总坛强者如云,更有万年来不断加强的法阵。神降临总坛,也难以活着离开。区区一个高正阳,更不在话下。

    摩诃尊者虽然觉得高正阳不足为患,却也不敢太过小觑。他立即联系了迦叶大尊者。

    迦叶大尊者也没大意,他肉呼呼圆敦敦的身影,很快就到了大日如来殿。

    “高正阳已经从天妖境出来了,还要来总坛,紧那罗说,高正阳武功似乎更强了几分。”

    摩诃尊者有些担忧的道:“他不会真领悟了是摩诃印吧?”

    迦叶大尊者看了眼摩诃尊者,满是肥肉的圆脸上一片淡定:“不用胡乱猜测,他不是要来么,有什么问题可以当面问清楚。”

    摩诃尊者慎重的道:“高正阳行事霸道冷酷,却是有大智慧的人。他要来总坛,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以己度人,摩诃尊者觉得自己要是高正阳,绝不会靠近总坛半步。高正阳却大张旗鼓的要过来,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迦叶大尊者圆脸神色一冷:“能有什么阴谋,我佛门强者无数,还怕一个高正阳不成,简直是笑话!”

    “师兄教训的是,到是我多虑了。”

    摩诃尊者有些惭愧,他也觉得自己太多虑了。这里又不是摩诃城,就算是十个高正阳,也翻不起浪来。

    迦叶大尊者神色一缓道:“这事情的确反常,你去召集人,也让他们都见识见识东土神州的宗主气派。”

    这话说的就带着几分戏谑,颇有些不符大尊者气度。但迦叶大尊者生性如此,摩诃尊者到也习惯了。

    八大尊者除了三个尊者外游,***几个尊者都在总坛。还有八部众的首领帝释,以及几位***明王。

    听到摩诃尊者的心钟敲响,众多佛门强者很快齐聚大日如来正殿。

    “帝释的圣阶力量日益圆熟,金刚明王也愈发强横,一二三四五六七,这可是七位圣阶啊……”

    摩诃尊者看了一下,到场的强者**有七位圣阶。这是足以横扫西佛州的强横力量!他更是心中大定,觉得自己刚才想的太多了,得意笑起来。

    “大尊者,叫我们过来,不知有什么事?”

    帝释当先发问。他统领天龙八部众,负责统管总坛巡视、战斗等事务。总坛有事情,一般都是先报到他那里。突然被召集过来,他觉得很意外。

    ***佛门强者也都一脸疑问,他们各有事务,都极其繁忙。除了一年一度佛法大典,他们才会齐聚一堂。现在这个时候把他们叫来,也不知出了什么大事?

    迦叶大尊者环顾一周,微笑道:“大家不必惊疑,这次是有贵客来访,所以请大家来见识一下。”

    众人更是莫名,要真是贵宾,自然要摆出相应的接待礼仪。可迦叶大尊者语带调侃,好像不怎么欢迎来客。

    但这里是西方总坛,佛门祖庭,西佛州的圣地。有哪个不受欢迎的家伙敢来这里放肆!

    摩诃尊者急忙在一旁解释,把高正阳要来总坛的事情说了一遍。

    众多强者听后,都是满脸惊奇。他们各个见多识广,却从没见过这种事。

    “他是疯了么?”***金刚明王忍不住大声问道。

    这句话,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他肯定没疯。”摩诃尊者保证道。他虽然没见过高正阳,却近距离感受过高正阳的气势,深知他的厉害。

    “那他是来挑衅的?”帝释不可思议的问道。

    他五官端正,身材高大,穿华美金色龙袍,头戴金龙法冠,说话时声音浑厚有力,颇有几分帝皇般的威严气势。

    “不知道。”摩诃尊者老老实实的答道。

    “不管他来干什么,这里可不是他放肆的地方,等他来了就先擒下再说!”

    金刚明王大声说道。

    ***佛门强者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