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680章 天狮血战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80章 天狮血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值盛夏,山林中各种生命都异常活跃。  巨大树木上枝叶茂盛如盖。树干上裹着一层层的碧绿藤蔓。地下各色花草繁密。

    湿热的温度,又孕育出了无数的飞虫。它们在林间肆意的嗡嗡乱飞。禽鸟不时在林间清鸣。树林中充满了勃勃生机。

    鹤飞羽依靠一颗大树树干上,目光梭巡着四周,小脸神情严肃,显得极其警惕。碧绿色的紧身衣,赤红的头也被染成淡绿色,整个人完全融入了这片树林。

    她的气息也异常深沉低缓,身上只有草木的清新的味道。心跳、血液、体温也都极好的控制起来。

    除非是那种特殊的九阶强者,否则,极少有人能在远距离外把察觉到鹤飞羽的存在。

    自从魔族大举进军人界,天狮山脉也成了蛮族和魔族最重要的战场之一。***于复杂的地形,双方始终没有进行大规模会战。却保持着高烈度小规模的厮杀战斗。

    两年的时间,狮族至少死了几百万的精锐战士。如狼族、狗族、兔族、羊族等附属的蛮族,死伤了几千万。其中,白猿族、鹤族两个后搬迁过来的上阶蛮族,也不可避免的加入了战斗。两年了也死伤惨重。

    魔族则在天狮山脉扔下尸体过十亿之巨。当然,其中真正的精锐魔族战士不过两千万。绝大多数都是最低阶的魔族炮灰。

    这些魔族炮灰甚至还不如普通的成年人,几乎没有什么战力。唯一有的就是无穷无尽的数量。魔族又极其穷困,低阶魔族没有任何护甲,甚至没有武器。一般来说就是拿着一根削尖的木棍。

    低阶魔族的智慧也很低,没有组织能力。也无法组成战阵。几万的低阶魔族出动时,就像一盘散沙。他们还没有任何后勤补给,就像蝗虫一样走到哪就吃到哪。

    一个普通的狮族武士,自己就能轻易斩杀一百个低阶魔族。一个百人队的狮族战士,就能把数万低阶魔族打的溃散四逃。

    所以双方的战损比例一直很高。但是,低阶魔族数量据说有几万亿。这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就算他们没有战斗力,可只要全部涌入人界,只靠繁衍的优势就能占据人界。

    狮族也明白这一点。他们虽然还勉强占据着一点优势。可宝贵的战斗力却都被低阶魔族消耗了。这样拖延下去,等魔族的精锐大军开到,狮驼山很可能连抵抗能力都没有了。

    但是,低阶魔族不清理又不行。而且,为了保持战场的纵深,要尽力占据更多的区域。

    蛮族和魔族就在数千万平方里的天狮山脉中,展开全面大战。双方势力犬牙交错,在每一座山峰,每一片树林中,时刻不停的战斗。

    两年的血战,也让蛮族的战士迅成长起来。包括鹤飞羽,以前她虽也参加过一些比试,却从没参加过真正的血战。这两年的时间,让她迅成熟,不论是武功还是性格,都从一个女孩蜕变成了强大的战士。

    鸟鸣虫飞,树林中反而显得愈安静。一阵枝叶踩踏声,在这个时候就显得异常刺耳了。

    鹤飞羽眯着漂亮的碧绿眼眸,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鹤族的目光本就以锐利见长,她晋级天阶后,目光更是异常敏锐。

    透过茂密树叶的一道道空隙,鹤飞羽看到了,一队猥琐的绿皮快步向这面走过来。

    绿魔人是最低阶的魔族炮灰。不过,两年的战斗下来,真正弱小早就被淘汰光了。这一队绿魔足有百余人,手里都拿着铁制武器,一些人身上还披着甲。

    武器和盔甲都显得破破烂烂,也不知是他们从拿捡来的。一群矮小丑陋的绿皮人,却配上乱七八糟的武器、盔甲,看上去有些可惜。但在天狮山脉,这却意味着这是绿魔中的精锐战士。

    很显然,这个绿魔的一支狩猎队。他们就是负责外出狩猎猎物,为部族寻找到足够的食物。对他们来说,任何肉都是好的。哪怕是同族的尸体。蛮族对他们来说,更是美食。

    鹤飞羽极其厌恶这种***肉的绿魔,他们完全没有任何下限,也没有任何道德,只有着最简单的秩序。

    她没急着动手,这样的狩猎队也许有着巫师,甚至是法师。她目光慢慢转动,打量着这群绿魔身上的各种细节。

    一个满身皱皮的绿魔人引起了鹤飞羽的注意,这个绿魔虽然拿着把短剑,腰后面却别着根黑乎乎的短木杖。腰间还系着三四个黑色皮袋子。

    以鹤飞羽丰富的战斗经验来看,这家伙无疑是个巫师。腰间的皮袋子不知装的什么有毒东西。

    她犹豫了一下,从肋下的箭囊中抽出了一根三棱翎羽箭。对于低阶魔族,她一般就是把树枝简单削一下当做木箭。但对方好歹是个巫师,值得用一根三棱翎羽箭了。

    鹤飞羽身经百战,开弓搭箭的时候心如止水,没有任何杀气,平静的就像射箭靶一样。

    “嗤……”

    绿色短弓虽然小,却是鹤族的传家宝,一件八阶的武器。鹤飞羽虽没用太多的力气,射出的箭矢却比声音快了几分。

    绿魔人们才听到箭矢尖锐的破空声,三棱箭矢就已经斜着贯入那名绿魔巫师的太阳穴。箭矢上附带的强大力量,把他的脑袋轰碎了大半,炸开了一***血浆。

    “敌袭……”

    一个绿魔战士急忙出警报,但他话还没说完,一支粗糙的木箭就钉在了的眼睛上。

    绿魔战士足有五阶,生命力极其强悍。可刺入他脑袋的木箭炸裂开来,把他脑子都搅成一团。这样的重创,也是他无法忍受的,却偏偏无法立即死掉。他捂着脸躺在地上,抽、搐着疯狂嘶吼。

    绿魔战士凄惨的样子,也让周围的绿魔人紧张起来。不少胆子下的当即趴在了地上,还有机灵的连滚带爬,窜到了旁边的茂密灌木中。

    也有胆子大的绿魔战士,拔出兵刃指着箭矢射来的放下道:“那有个弓箭手,去干掉、”

    又一支木箭呼啸而来,这个绿魔战士急忙挥动长刀想要格挡,却差了一步,被木箭射入了右眼。

    “啊……”这个绿魔战士也凄惨嚎叫起来。

    剩下的绿魔战士没人出声了,他们都闷头向着鹤飞羽方向冲过去。很明显,对方只有一个弓箭手,只要拉近距离,就能灭了他。

    绿魔人虽然很弱小,但经历两年血战,能站在这里都称得上是精锐。也都建立了极其朴素简单的战斗意识。

    看到绿魔人冲过来,鹤飞羽好整以暇从脚下抽出一支木箭,开弓射箭。对天阶弓箭手而言,绿魔人就是一个个肉靶。没了巫师什么花样都玩不出来。至于弓箭,这群绿皮可没那个能耐玩这东西!

    “噗噗噗噗……”

    粗糙的木箭贯入绿魔血肉之躯,出的沉闷声响连成一片。一百多丈的距离,还没冲到一半的时候,绿魔人就只剩下了十几个。

    意识到对方弓箭手的可怕,剩下的绿魔人一哄而散,转头就跑。

    鹤飞羽也不着急,有着节奏的逐一开弓射箭,把十几个绿魔人全部射杀。

    从战斗开始到结束,还不到五十个呼吸。一百多精锐绿魔战士就被鹤飞羽全歼。这样的杀戮效率可谓惊人。

    但鹤飞羽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战斗,对这样杀戮已经失去了感觉。哪怕还有些没有当场死亡的绿魔人在惨叫,也影响不了她的情绪。

    只是连环开弓射箭一百多次,以她的天阶力量也觉得有些疲惫,手指泛酸,呼吸也多了两分急促。

    绿魔人毕竟不是真正的靶子,而是一群四阶五阶的战士。要想用粗糙的木箭射杀他们,也需要寻找破绽把握机会。

    换做***的天阶弓箭手,很难像鹤飞羽这样轻松的射杀所有绿魔。

    鹤飞羽正有些搓着手指活动气血,却突然生出警兆,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恶意。出于本能,她不假思索的闪身。

    一支乌沉铁箭无声破开而至,穿透了鹤飞羽留下的残影后,直接贯入她身后的粗壮树干。

    云乔一向以树干坚实细密著称,是最好的木材之一。鹤飞羽靠着这株云乔树干比人的腰还粗数倍,但被箭矢贯穿后轰然炸碎,树干当即从中断裂、飞落。

    巨大如伞的树冠倾落,出轰然巨响。

    鹤飞羽却没心情关注这些,她趁着树干断裂之际,人就退到了树干后面。有着粗大树干足以阻挡对方的目光。

    血战的经验告诉她,这时候站在地面才是最安全的。绝不能仗着有翅膀就乱飞。飞起来那就真成了箭靶了!

    “能避开我一箭,本事不错。”

    远方传来魔族嚣张的说道:“给你个机会,站出来我们公平对决。”

    鹤飞羽不为所动,血战的磨炼早就让她成熟起来。战场上只有胜负生死,什么名誉、道德都是胡扯。她只需要想办法干掉对方,而不需要考虑什么手段。

    站出去公平对决,对方要么是真的无脑,要么别有居心。不过,只看对方先派出绿魔人做诱饵就知道,绝对是个心机阴险的玩意。

    这个魔族声音尖细,又擅长弓箭,没猜错的话应该的蛇魔族。这种魔族长着一身蛇样鳞皮,身体柔若无骨却力气极大。而且,他们天生的目光锐利。

    蛇魔族也是魔族中罕见会用弓箭的种族。从地位上说,绝对是上阶魔族。整座天狮山脉,蛇魔族大概也就只有几千人。

    鹤飞羽猜测,对方至少是个七阶高手。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对方应该只有一个天阶弓箭手。否则,刚才只要同时开弓她就危险了。但对方明显是冲她来的,必然早有准备。

    简单分析了一下敌人情况,鹤飞羽不想对方硬拼,绕着树干向后退去。她脚下轻盈,所过处悄无声息。退避的路线又很巧妙,不给对方开弓的机会。

    树林中巨大树木太多了,各种花草灌木也异常繁密。只要跑的够快,对方很难追上她。

    鹤飞羽绕圈退走了数十丈后,却突然感到了一股强大神识如寒潮般横扫过来。她虽提前收敛气息,也没能避开那股冰冷透骨的神识,身体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天阶法师!”

    鹤飞羽一惊,对方居然派出了天阶法师来搜捕她。天阶法师几乎不可能单独行动,身旁必然还有高手护卫。这下真的有些麻烦了。

    “这次你可跑不掉了。”

    魔族天阶法师的神识传入了鹤飞羽识海中,那股阴冷恶毒的气息,就像是毒蛇吐信子,让鹤飞羽头皮有些麻。

    只是天阶法师,鹤飞羽还有信心逃走,甚至有机会反杀。可对方还有天阶弓箭手,这个组合就不是她能应付的了。何况对方肯定还有***高手。

    鹤飞羽知道她被对方法师锁定了位置,索性放开度向远方飞遁。她就像一道绿色幻影,在山林间飞舞跳跃,难以捉摸。

    后面的蛇魔族弓箭手虽现了鹤飞羽位置,可她度太快了,又在不断转折变化方位,他也没把握能射到对方。

    要想射杀鹤飞羽,必须竭尽全力。蛇魔族高手虽然厉害,真要用尽全力也只能射五箭,之前就一箭无功,当然不能再随意乱射。

    站在一旁天阶法师也是蛇魔族高手,地位也远比弓箭手要高。他这次亲自动手,也是因为最近这几个月魔族损失惨重。其中有许多精锐都不明不白的就被射杀。作为这片区域的负责人,蛇轻语自然无法容忍这种状况。

    这次行动经过周密布置,就是要彻底解决那个弓箭手。眼见对方要逃了,蛇轻语也不能再坐视不理。

    她拿着金蛇法杖,催天阶阳神出窍飞空,阳神上流光一闪,下一刻就化作光箭穿透重重障碍,横跨了数百丈的距离,飞到鹤飞羽身后。

    “寒冰箭雨。”

    蛇轻语的阳神手持法杖,一手捏着法印,催一个低阶的法术。

    法术符文在神识催下,汇聚元气凝成数千支透明冰箭,如雨般向鹤飞羽倾落。

    这门法术只有四阶,对天阶高手几乎没什么威胁。好处就是法术范围极大,任凭对方身法再巧妙也不可能全部避开。

    寒冰箭雨一出来,就散出白茫茫的寒气,上下左右把鹤飞羽笼罩在中间。她无奈之下,只能舞动短弓,把周围的冰箭全部绞碎。但她一动手,就不可避免的慢下来。

    蛇轻语满是细碎鳞片的诡异面容上,露出一丝妖异微笑。她手中法印再变:“寒刀环。”

    白茫茫的寒气立即收缩,化作一道道半透明圆环状冰刃,以鹤飞羽为中心收缩。

    鹤飞羽眼神一凝,对方这个法师好烦,这种法术虽然没多强的威力,却足以黏住她。那种透骨的冰冷寒意,更影响了她的武功挥。

    她停住身形,低喝了一声:“破!”

    从四周环绕过来的数十道冰刃,就被鹤飞羽低沉一喝所破,同时粉碎炸裂。

    鹤飞羽却不趁机逃走,反而转过身对着上方的蛇轻语再次低喝:“破!”

    低沉有力的声音,就像一支无形的音箭直刺入蛇轻语阳神。

    天阶法师的阳神无形有质,其根本法师强大神识凝炼成神魂投影,结合元气显化成形。法师阳神可以飞天遁地,变化无穷。但若没有强大神器保护,阳神也很脆弱。也不可能和同阶武者硬拼。

    蛇轻语害怕鹤飞羽的箭术,所以宁肯拉近一些距离,也尽量挥法术优势。她给自己施展了幻影术、水镜术,用来防护鹤飞羽的箭术。

    没想到鹤飞羽突然催狮子吼,两种防***术都无法抵挡这种无形的攻击。她的阳神也不由一阵波动,神识运转也滞涩起来。

    两种防护的法术,也因为阳神被冲击而失去力量。

    鹤飞羽抓住机会,开弓就射。一支刻着破法符文的破法箭,瞬间贯穿了蛇轻语的阳神。

    蛇轻语也知道情况不妙,几乎是同时收回了阳神。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被破法箭伤到了阳神。

    天阶法师的阳神也很脆弱,破法箭又是专门针对阳神而制造的。蛇轻语的阳神虽然只是被擦了一下,也痛的脑子仿佛要裂开了一般,情不自禁出一声厉吼。

    “算你运气……”

    鹤飞羽也知道没能真正伤到蛇轻语,但能逼退对方就达到目的了。没有了天阶法师的纠缠,在茂密复杂的丛林中,后面那群魔族几乎不可能抓到她。

    鹤飞羽正想远遁之际,耳畔却传来了赞赏的声音:“很厉害啊!”

    鹤飞羽不由一顿,这声音她太熟悉了。但她转即收敛心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法术中有许多能够激人的幻觉,蒙蔽人的感知。在战场上可不能分心去想太多。

    她心念一动,催了藏在识海中天刑刀,回身挥刀疾斩。

    天刑刀在空中闪耀出凄厉冷艳的刀光,似乎能斩开一切阻碍。

    这一式拔刀斩,也是鹤飞羽进阶天阶的绝学。刚才她要不是为了保存实力,只凭这一式拔刀斩,以天刑刀的神威,足以斩杀那个得瑟张扬的蛇魔族法师。

    似乎能斩开一切的天刑刀,却被对方有两根手指轻轻夹住。任凭鹤飞羽如何催刀气,天刑刀就像是死蛇一般,全无反应。

    “的确是厉害了许多……”

    高正阳放开手指,对着鹤飞羽笑着赞道。

    鹤飞羽看着熟悉的黑衣身影,霸道英武的浓黑长眉,提着的心也放松下来。能用手指接住她一刀的,肯定是高正阳了。

    “师弟……”

    “你该叫师兄……”

    “你入门晚就是师弟……”

    鹤飞羽顿了下又忍不住道:“我好想你啊。”

    (有许多人嫉妒我的年少英俊……但不能因此不订阅啊……)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