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六百八十章 你准备酒了么?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百八十章 你准备酒了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飘扬飞洒的热血如雾如雨,给霜白月色渡上一层凄厉暗红。

    魔象重甲战士组成的万***阵,也在飘扬血雾中乱成了一团。大多数战士只看到了强横决绝神光闪耀而过,却不知生了什么。

    战阵的统帅万夫长和一众法师、巫师,则在高正阳那一击下尽数全灭。

    兵无头不行,雁无头不飞。

    失去了带兵的万夫长,魔象战士们虽然悍勇,却都茫然无措。按照正常的规矩,万夫长战死,第一千夫长可以顶替位置指挥大军。

    但是,所有战士都被凶猛无比的雷霆一击震懵了。仓促之间,谁都反应不过来。

    中军大帐土玄灵虽然能通过水镜纵观全局,却不可能随意调动每个将领。

    强大的战阵中,只有己方的一些特定法术才能挥威力。***的法术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压制。如果万夫长没死,土玄灵到是可以直接传令。

    但魔象战阵已经被突破,再强行指挥也没多少意义。

    让土玄灵意外的是,高正阳突破了战阵之后,竟然不趁机突进,反而像散步似的慢悠悠的行进。

    土玄灵也猜不透,高正阳到底是在借机回气,还是真的信心十足才摆出这副姿态。刚才那一击虽然凶猛绝伦,却也还没到圣阶层次。

    为了看个清楚,土玄灵还把水镜记录的画面重新看了一遍。高正阳的度还是太快了,哪怕重新再看,也无法通过水镜看清楚。只能勉强看到他抡着长戟直进的虚影。

    正常情况下,九阶巅峰也不可能一招就杀穿魔象战士大阵。高正阳能做到这一步,分明是手里的龙皇戟凶残无匹。

    强大的魔象战士,厚重盔甲、盾牌,在长戟下都如同气泡般一戳既碎。包括各种法术,也被长戟轻易捅破。

    真是绝世凶器!

    土玄灵再次感叹,龙皇戟的沉重凶残太适合战场了。圣族之中,大概也只有天痕剑等寥寥几件神器才能稳稳胜过龙皇戟。

    可天痕剑高达十二阶,只是剑灵就有斩杀神之威。现在皇族中也没人有资格驾驭。最多也只能得到剑灵赐下的一缕剑意。

    土玄灵虽是强大圣阶,可拜见天痕剑的资格都没有,更不可能得到剑意。他几百年的积累,身上到也有几件神器。但和龙皇戟相比,又都算不上什么好东西了!

    土玄灵见识了龙皇戟的真正威力,对高正阳更多了几分小心。他命令所有精锐都向中军大帐集结,一定要拦住高正阳。

    百万大军想要在石城内重重布阵,显然有些不太可能。好在石城修建的足够宽敞,中军大帐前又有巨大演兵场。

    各支万人队密密麻麻排开,只是练兵场上就摆出了十个万***阵。前方的主路上,又有十余支万***阵前后排列,把主路完全封死。

    最初的时候,所有军队都是平均分布在石城各处。也是防止高正阳从别的方向冲进来。没想到的是,高正阳就沿着主路慢悠悠前进,似乎认准了这一条路。

    慢悠悠的高正阳,也给了石城大军调动的时间。

    高正阳没走多远,就遇到了第二个巨大战阵。

    这里本来不够宽敞,为了把战阵排列开,周围房子都被推平了。倒塌房屋散的尘烟还在空中飘舞。

    粗长的牛角,高壮的身躯,全都披着重甲手持长刀。挡在高正阳面前的牛魔族战士。他在黑河平原杀了不知有多少,对牛魔族很熟悉了。

    正常情况下,牛魔族应该都骑着火牛战骑。但战在这里的,却是一支重甲步兵。想来不是地方施展不开,就是限于资源养不起火牛战骑。

    高正阳觉得应该是后一种。魔族人多不假,可魔界穷苦,一个个都活的异常艰难。所以才拼命的想要抢夺人界。以这里庞大军队的数量,后勤压力不知有多大,哪有粮食去养火牛战骑。

    天狮山脉都是丛山峻岭,树木繁茂。也不适合骑兵。严格来说,其实也不太适合重甲步兵。但这群牛魔战士显然都是精锐,各个都有五阶的修为。

    充血的巨大牛眼中,都是毫不掩饰的凶残和勇猛。

    看到高正阳接近后,万夫长在后面大喝一声,就有巫师催了牛魔图腾。

    一个长着牛角的巨大黑色牛魔,从虚空中浮现出来。他嘴里默默诵念着什么,然后猛然扑到了战阵中。

    整个战阵的气势陡然暴涨,牛魔战士的身上都渡上了一层黑红的光芒,他们的身体也跟着膨胀变大了两尺还多。

    这个图腾术正是牛魔族祖传的蛮牛术,施展之后,力量暴增一倍还多,而且身体变得异常坚韧感觉不动疼痛。脑子里只有无尽的战意。要么斩杀敌人,要么被敌人斩杀!

    能够加持万人战阵的群体蛮牛术,把巫师团的所有力量都压榨干净。接下来的战斗,不论胜负,巫师们都没办法再出手了。

    “杀!”

    万夫长举起双刃巨斧,狂喝了一声出号令。

    牛魔族的战士早就迫不及待了,听到命令后都像疯的疯牛般,一起结阵向着高正阳冲过去。

    众多牛魔战士一起冲锋,沉重而整齐的脚步声,踏的大地都震鸣起伏,那气势极其惊人。

    高正阳却不受任何影响,一步步稳稳向前走去。加持了蛮牛术的牛魔族,力量不比魔象族差,却更勇猛也更灵活更无畏。

    从战斗力上说,居然还过魔象族。和魔族的精锐相比,蛮族和人族的确没有什么优势。甚至还落在了下风。

    “不过,今天就让送这些魔族精锐去死好了!”

    高正阳放慢度,就是要彻底摧毁这座石城,摧毁所有魔族的斗志。而不是简单的杀掉土玄灵!

    冲的最快的一个牛魔战士已经到了高正阳身前,他大吼着举起数十斤重的长刀猛斩下来。

    战场的武技,本就没有什么花样。牛魔战士的斩击凶猛有力,更有着无惧生死的悍勇。长刀在空中呼啸而至,凌厉的刀气犹若实质。

    ***的牛魔战士也围上了,从七柄长刀从各个角度斩过来。巨大沉重的长刀,几乎把空间封死了。

    后面还有三个牛魔战士一跃而起,举刀从上空狂斩落下。

    才一个照面,牛魔战士就毫不客气的展开***。他们身上的强烈战阵煞气,也把无处不在的元气完全压制住。就算是七阶法术,在这里也至多有三阶的威力。

    武者到是勉强可以在体内运转元气,但想要外放就绝对不可能了。九阶强者虽打通了元气海通道,吸纳元气不受***。但战阵恐怖的压力,对于武者神意都有着巨大影响。

    在这种状态下,九阶武者也无法轻易调动元气。

    高正阳没急着动手,他从各个层面体验了一下战阵的力量。的确,如果只是简单用圣核催元气,也会受到极大压制。但他四圣合一,只要结合肉身力量,所有战阵的束缚就成了摆设。

    高正阳手上力握紧龙皇戟,引动全身筋肉微微一跳,无处不在的战阵煞气束缚就层层崩溃。

    在呼啸而至的刀锋斩到他面门前,高正阳挥动龙皇戟逆斩过去。数十斤的重刀,在龙皇戟的戟刃下就像虚影一般,悄无声息被切断。

    龙皇戟顺势横斩,戟刃穿透牛魔战士的重甲后,切开他的筋肉脏腑,从胸口把他斩成了两段。

    十万八千斤的恐怖重量,在挥舞后生出冲击力也是无比恐怖的。牛魔战士的血肉被戟刃划破后,纯粹的冲击力就把他身体大半血肉碾成齑粉,化作一片血雾喷薄而出。

    高正阳推动龙皇戟轻盈的横扫一圈,把周围的牛魔族战士全部斩杀。

    戟刃破空生出的气刃,则化作一个大圆继续向前斩出,斩在周围的牛魔战士身上。

    这道气刃并非是元气生成,纯粹是恐怖力量挤压空间生成一道气状利刃。环形气刃把十余名牛魔族战士斩断后迅消散。

    在高正阳周围数丈内,所有牛魔族战士都被斩杀,清出了一个小小的空缺。

    但悍不畏死的牛魔族战士们,就像黑色的浪潮般,迅填满了这个小小的空缺。

    高正阳也不急着突破,龙皇戟随意挥洒,所过处必然是留在一片片挥洒血浆。沉重的龙皇戟下,只要挨到了就必死无疑,而且没人能留下全尸。

    但在疯狂冲击的牛魔族战士***下,高正阳龙皇戟也无法把所有人立即击杀,总会留下空隙被一些牛魔族战士近身。

    这个时候,高正阳的应对就很简单,或用拳或用肘或腿,他全身上下任何一个部位都变成了凶残无比的武器。

    只要被他碰到,牛魔族战士就会立即炸裂。那个样子就像挥舞铁锤砸鸡蛋,一锤下去必然蛋碎黄飞。

    高正阳一拳一脚都很简单,却异常凌厉凶猛,却又不会浪费一丝力量。被他打死的牛魔族战士,肉身爆碎后都会出沉闷的‘砰砰’声,就好像有人再敲一面破鼓。

    明亮的月色下,高正阳挥舞戟刃在月色中留在一道道纵横神光。他所过之处,血肉横飞乱舞,漫天迸射。

    沉闷的砰砰声连绵不绝,更让周围观战是高阶魔族各个脸色如土。

    不过片刻的功夫,高正阳周围已经变成了一片血色空地。一万精锐牛魔族战士,尽皆战死,无一存活。

    高正阳的堂皇金甲上,也不可避免的沾染上许多血污。在他身后,妖艳的血神旗仿佛更浓烈了几分,在夜风中猎猎飞扬。

    血腥杀场上,高正阳就像无间地狱中魔神。偏偏他神色淡然宁和,似乎只是个踏月游吟的诗人。

    以魔族的好战凶猛,这会也有些懵了。他们都知道高正阳厉害,也知道牛魔族拦不住他。但他能轻易全灭万***战,还是让人心里冷。

    土玄灵看的更真切,高正阳身上虽然迸溅了许多血污,但从始至终,他都没中过一招。

    高正阳所展示的武功都很简单,但一招一式似乎都经过千锤百炼,毫无瑕疵。能把最平凡武功练到出神入化的境地,这等武道修为更让他敬畏。

    “第四大队、第五大队,立即动攻击,不能给对方任何喘息之机!”

    土玄灵毫不迟疑的下达军令:“退后一步者斩杀全族!”

    接到命令的魔族战士不敢迟疑,急忙带着战阵向前冲击。

    飞豹魔族战队,铁鼠战队,魔藤人战队,蛇魔族战队,狂***战队,血鹰战队……

    能在石城中驻扎的战队,魔族大军中最精锐的部队。这些战队各有岂能,有的度如飞,有的能在地下穿行。有的刀***不入,有的能飞天攻击。

    为了击杀高正阳,土玄灵是毫不吝惜的把所有兵力都用上了。只要能把高正阳磨死,就算天狮山脉两千万大军都死光了又如何!

    这些战队也各展其能,天上,地下,从各个层面各个角度,用各种各样的战术不间断的攻击。

    高正阳和魔族也交手多次,但石城的魔族大军还是让他开了眼界。各种作战方式灵活而阴险,攻击上变化多端。

    但不论魔族们有多少花样,最后的攻击终究还是奈何不了高正阳。他就像一座巍然高山,任凭漫天潮水如何席卷,也能傲然稳立。

    高正阳也并非稳立不动,他其实一直在不紧不慢的向前推进,度虽然不快,却从没停下来过。

    对于所有魔族战士来说,这场战斗异常的血腥惨烈。他们用尽一切手段,也无法阻止高正阳,更别说伤害他。

    要不是土玄灵在一旁监督,众多魔族战士早就在惨烈战斗中崩溃了。但在军令的高压下,各种法术巫术加持下,魔族战士还是鼓起勇气去疯狂的送死。

    明亮月色下,魔族战士们用生命书写了一曲绝望的悲歌。

    高正阳却始终不见疲惫,也没有任何迟疑,始终保持着恐怖的杀人效率。

    等到圆月西沉,高正阳也终于来到了中军大帐前。在他身后,留下一片血腥赤红。流淌的鲜血,把道路完全染红。浓烈的血腥气,充斥在石城每个角落。

    踏血而来的高正阳,身上的堂皇金甲都被血完全染红了。但他还是最初那副样子,眼神深邃宁和,不露一丝杀气。

    这种平和的姿态,反而愈衬托出高正阳的冷酷无情。这一幕,也让所有观战的高阶魔族彻底胆寒。

    这里虽被称作中军大帐,却并非是真正的帐篷,而是用石头搭建的金字塔状坚固战堡。

    战堡前只有最后一支完整的编制战队:沙虫战队。

    土***的沙虫族们,手里拿着长***,整齐的排列在战堡前。

    高正阳见过沙虫族,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混沌魔族。不过,沙虫族是混沌魔族中的一个分支,地位相对来说比较低下。

    天狮山脉的大军统帅土玄灵,就个沙虫族圣阶强者。这支沙虫族战队,无疑是他嫡系亲卫。

    但被高正阳的目光扫过,所有沙虫族战士的露出了惧色。虽然还都站得很整齐,却能看出已经没有任何斗志了。

    要不是土玄灵是他们本族圣阶,这会***沙虫族的战士们早就崩溃逃散了。

    高正阳扬声道:“土玄灵,你还不出来么?你的同族都快吓尿了……”

    沙虫族的战士们都闷不吭声,他们虽然没真吓尿,却是真没胆子动手了。他们并不是害怕战斗,也敢于拼命。却不想毫无意义的被碾杀。

    前面二十多万的强大魔族士兵,已经用他们的生命证明了,这种战斗除了送死在没***意义。

    战堡深处的土玄灵却不想出来,直到现在高正阳还是神满气足,并没有露出一丝疲惫。他觉得这很不正常,高强度的战斗,根本不容高正阳有任何喘息的机会。高正阳怎么可能不疲惫!

    就算是圣阶力量没被禁制,和二十万大军正面血战厮杀,圣阶力量也要被消耗空了。

    土玄灵觉得高正阳有些故作高深,但他不愿意冒险。这个时候,总是要谨慎一点才好!

    他觉得不能再拖了,还是先把紫心莲他们叫过来。功劳被抢走,总比丢了老命的好!

    土玄灵打开通讯水镜,正要和对面的紫心莲联系,另一面水镜上的高正阳却动手了。

    龙皇戟一振,化作明耀无匹神光猛然横空闪耀。

    土玄灵觉不妙,急忙要催法阵离开这里,可龙皇戟的神光已经贯穿层层建筑,直刺到土玄灵面前。

    土玄灵大骇,催出黄沙刀横架。他的黄沙刀是炼化了亿万阴河底的毒沙,不但有着剧毒,还能聚散无形,变化无尽。

    黄沙刀配合他沙虫族的天赋,就能化作漫漫无尽的沙漠。

    在战阵加持下,土玄灵的黄沙刀阵威力更能提升两倍。对于圣阶强者来说,这是极其恐怖的增幅。

    黄沙刀一出,就化作亿万飞舞黄沙,把房间变成了无尽沙漠。土玄灵也隐遁在沙漠中,不见踪影。

    土玄灵觉得,高正阳就算的肉身成圣,也不可能在黄沙刀阵中轻易找到他的真身。只要拖延一点时间,紫心莲他们就能到了!

    藏在黄沙中土玄灵正暗自得意,却突然生出警兆。

    与此同时,明耀戟刃从虚空中刺入他的圣核。土玄灵哀嚎一声,身躯在虚空中浮现出来,雪亮的戟刃正好穿透了他胸口圣核。

    “你怎么能找到我?”土玄灵不甘的厉喝问道。

    高正阳却没看土玄灵,他抬头看了眼建筑上方的巨大窟窿:“今晚月色很美,不知你准备酒了没有……”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