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七百零二章 强者如云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百零二章 强者如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绝杀谷,南山山顶。

    一排排宽大座位沿着山势梯形排列,最上面三排座位,每一排都有极大距离的间隔。***的座位,又和前三排隔着极远的距离。

    万妖阁的飞鲲就坐在第一排的座位,狭长双眸中幽光流转。映在他眼眸中高正阳身影,也随着幽光旋转分解成一层层。

    这也是飞鲲的***的特殊瞳术,目光就如神刀一般能层层剖析对方力量,直指力量核心。

    但他也只能勉强看穿高正阳的战甲,却无法穿透高正阳的龙皇不灭体。任凭他神通如何运转也没用。

    这般大喇喇用瞳术打量别人,很无礼也很嚣张。对于陌生强者来说,此举更是如同挑衅。

    事实上,高正阳一现身,就有不少人通过秘法观测他。但只有飞鲲毫不掩饰,还一脸倨傲,一副打量你是看得起你的架势。

    高正阳瞥了飞鲲一眼,就看出他身上浓郁的妖族气息。从气息感应上判断,这个家伙和他几个便宜徒弟差相仿佛。

    所以,高正阳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没兴趣再关注了。东极天来观战的强者水准,让他略有些失望。

    “那个是飞鲲,万妖阁的十大天妖战将之一。”

    花非花在东极天游历过一段时间,对这里颇为熟悉。她注意到高正阳的目光,就帮他介绍了一下。

    “万妖阁?”

    高正阳生出几分兴趣:“和太极天的万妖阁有关系么?”

    “当然有关系。万妖阁的势力遍及三十六天,太极天的万妖阁就是分会之一,东极天的万妖阁也是分会。万妖阁的所有分会都隶属于总会,分会彼此之间没有统属关系。但他们会互相合作……”

    敖贞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又道:“万妖阁历史悠久,据说从第二***开始就存在了。应该有神主级别的伟大存在坐镇。诸天万界的强大妖族,要么是万妖阁成员,要么和万妖阁是朋友,这群妖怪厉害的很!”

    高正阳哈哈一笑:“放心,我不会因为别人看我一眼,就要冲上去弄死他。”

    “按照你的脾气,应该眼睛一横,说‘你瞅啥?’才对……”

    花非花笑嘻嘻的插话道。

    “这笑话可有点冷。”高正阳评价道。

    花非花满脸无辜:“我这还不是想哄你开心。”

    高正阳道:“你保持安静我就很开心了。”

    花非花一脸郁闷,她好心好意想活跃气氛,却被高正阳一句话怼的想掐死他。

    “哈哈,逗你玩……”

    高正阳拍拍花非花肩膀亲热的道:“你不会生气了吧!”

    花非花翻了个白眼,没理高正阳。不过,被高正阳一气,她到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敖贞拉过花非花小手道:“别理他。一会我们进场参战,你就在观战台等我们,提放剑凌云。”

    按照规则,会划分出一块单独观战台给交战双方亲友。观战台也受法则保护,不允许动武。

    敖贞不想花非花出什么意外,提前提醒了她一句。

    花非花却有些发懵:“剑凌云?”

    “他应该有问题。”

    昨天开过会后,高正阳就私下和敖贞说了剑凌云有问题。敖贞也没时间去调查。只要赢下决战,剑凌云的问题随时都可以处理。但为了防止意外,还是要提醒花非花一句。

    剑凌云感应到花非花看他的目光,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脸上微笑道:“怎么?”

    花非花看着幼稚单纯,可那也只是对高正阳和敖贞而言。她能一直和剑凌云斗个旗鼓相当,心思哪会真的简单幼稚。

    她笑了笑道:“你对东极天更熟悉,南山观战台上那几位你都认识么?”

    花非花话题转移的很自然,刚才高正阳就和她在说飞鲲。剑凌云也觉得自己可能太敏感了。

    他嘴上道:“坐在前三排的那几位我还真都听说过。那个白衣剑客是无量剑宗的白万象,号称剑化万象,是圣阶剑客中声名最响亮的之一。那个穿着金色长袍背负烈焰日轮的是天魔会***天王:向九阳。青衣女子是金玉阁的青鸾,还有天罡会、长春谷、百花楼等组织的强者……”

    顿了下他又道:“其中,万妖阁、无量剑宗、天魔会、金玉阁都是东极天最***的强大组织,也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坐第一排。天罡会、长春谷这些,就差了一级,只能算是第二流。”

    剑凌云的确十分了解东极天的情况,对各大势力的情况了如指掌,甚至还知道飞鲲、青鸾强者的一些传闻。

    东极天比太极天还广阔庞大,有许多神阶强者都在此常驻。这也导致了东极天的秩序森严,没有神阶强者保护的组织,很难成长起来。

    只有敖阴这样的背靠强大势力的强者,才能在东极天稳稳立足,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听了剑凌云的介绍,高正阳也是觉得大开了眼界,对东极天的格局也有了简单的认识。

    他突然问道:“北玄山又算是什么等阶?”

    剑凌云摇头道:“论起真实力量,北玄山和我们神龙殿其实差不多,甚至还有所不如。他们在东极天也只能排在第三流。但有敖阴和敖青锋兄弟,总要被人高看一眼。而且,都说敖阴快要晋级神阶。他若能成就神阶,北玄山立即能跻身第二流的巅峰……”

    “神阶?”

    高正阳抬头看了的眼天上漂浮着的北玄神山,由衷的道:“希望他能在战斗中爆种,来个临战突破,成就神阶。我还没杀过神阶呢!”

    剑凌云觉得这话很刺耳,却不好多说。只能在心里暗骂:“让你先猖狂,等会你就知道厉害!”

    花非花却喜笑颜开,拍手叫好:“豪气,佩服!”

    敖贞摇头,高正阳就想着收服对方神魂做器魂,才有这么期盼。可敖阴晋级神阶,力量将会有本质上的突破。

    一位神阶龙族,比普通的神阶强者强大十倍。这也是龙族纵横诸天的资本。

    她没好气的道:“你别想的太美好不好!”

    高正阳无所谓的道:“我就说说开心还不行,你那么认真干什么。好吧,待会见面我就灭了他,总行了吧……”

    “那样最好!”敖贞可不想节外生枝。对手有宇宙锋在手,全力争胜还未必能稳赢,绝不能有任何一丝疏忽大意。

    生死决战之际,几个还在闲扯斗嘴,也让剑凌云很无语。

    几个人肆无忌惮的讨论,没有丝毫遮掩。这也让北玄神山上的敖阴听个清清楚楚。

    敖阴本没兴趣斗嘴,却不能容忍被别人视若无物随意讨论。他冷笑扬声道:“敖贞,你现在俯首认输,我还可以饶过你。”

    敖阴故意要羞辱敖贞,他宏大的声音,在群山间回荡不休,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敖贞没有回应这种无聊的话,她沉声道:“生死台上等你。”

    说着,当下穿过生死台的屏障。花非花和剑凌云也跟着一起进去了。

    高正阳却没急着进去,他对上面的神山竖起中指,大笑道:“敖阴,哥的大戟已经饥渴难耐,就是不知你的菊花准备好了没有!”

    敖阴沉着脸,没有回应高正阳的话。他是自忖身份,可不想像泼妇一样当众骂街。

    周围山峰上看热闹的,都瞪大了眼睛,满脸惊奇。他们都不认识高正阳,更想不到高正阳居然有勇气当众侮辱敖阴。

    而且那副架势,老练中又带着几分***。一看就是个骂人的老手。

    西山上众人也都议论起来。

    “这家伙还敢骂人!”

    “也不知哪来的家伙,不知天高地厚!”

    “在东极天的生死台上乱骂,谁给他的胆子!”

    “看他就是愚鲁无知,才敢和敖阴这样的强者为敌……”

    “自大无知,无怪会自寻死路!”

    “应该是下界的***,跑来东极天丢人来了!”

    狼飞也禁不住啧啧称叹:“这个叫高正阳的,胆子还真大,脸皮也厚!不过,他应该也是自知必死,临死前过过嘴瘾!”

    “他不是过嘴瘾,他就是这么强势张扬,敢作敢为!”

    云九天听到高正阳骂人,不知怎么的,竟然觉得有些亲切。心里甚至生出了几分期盼,希高正阳能赢!

    主要是敖阴那副高高在上主宰众生的姿态,太过让人生厌。东极天这群家伙的那种言论,也更让同为人族的云九天很生气。

    可惜,云九天就算想支持高正阳,也没有任何手段能帮的上忙。不说别的,只是高高在上的北玄神山就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坐在南山观战的众多强者,更是一个比一个强大。随便挑出来一个,云九天也没有获胜的把握。

    他心里虽然极其不爽,也不得不承认,东极天强者如云,不是人界能比拟的。

    云九天心意一动,却引起了高正阳的注意。虽然距离遥远,高正阳也一眼就看到了云九天。

    “云天师,哈哈,你也在这里啊?”

    高正阳看到人界的熟人,心情也很好,热情的招呼了一句。

    云九天却吓了一跳,双方距离这么远,他又改变了容貌气息,高正阳怎么能一眼就看到他。

    他苦笑道:“听说高宗主要和人决战,就留下来观战。高宗主勿怪。”

    “我在南山看台上还有位置,云天师可以去那里观战,不知意下如何?”

    高正阳也不管云九天有什么企图,他也不在意。只要他能赢,就能手握大势。他要是输了,一切成灰。云九天看和不看,又能有什么区别。

    云九天不想和高正阳扯上关系,他急忙推辞:“不用了,我在这里就好。”

    “你在那可什么都看不到。”

    高正阳道:“南面的看台能看到一部分影像,只是无法感应其中气息变化。”

    云九天还想拒绝,高正阳却一步走到他身边,挽起云九天的手道:“云天师何必客气,东极天虽大,也只有你一个人界强者。来来来……”

    高正阳突然出现在西山山顶,还在议论他的众人都吓了一跳,急忙把嘴闭上。待在云九天身边的狼飞,更是吓的腿软筋麻,差点昏过去。

    不是狼飞胆子小,实在是高正阳气势迫人。他站在西山山顶,一个人的强横杀意就覆盖整座西山。山顶上数千人,都为杀意所慑,噤若寒蝉。

    被高正阳拉着的云九天,自知无力抗拒,铝只能点头应允。

    眼看高正阳拉着云九天要走,狼飞突然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他鼓起最大勇气道:“云先生,我熟悉情况,可以的帮你介绍……”

    云九天并不想带着狼飞,高正阳却很大气一拂血神旗:“也好,你就当个解说好了。”

    炽烈浓艳如火的血色神光飘舞闪耀中,狼飞就觉得脚下一虚,正心惊之际,却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西山顶,到了另一处地方。

    他面前是一个宽大的白色石椅,环顾四周,就能看到上下都有着同样的石椅。一排排-座椅上,坐着一个个气势各异的强者。

    众多强者虽然的没有刻意释放气息,但强大气息汇聚在一起,就像是一座座巨峰压下来,狼飞觉得周身骨骼都要被碾碎了。

    巨大的恐惧,也让他失去了思考能力。狼飞嘴歪眼斜,浑身颤抖,眼看着就要被众多强者;力量活生生压死。

    高正阳屈指一弹,一道锋锐剑意就贯入狼飞识海。剑意铮铮清鸣,把压在狼飞心神上的重重气息尽数斩破。

    狼飞这才猛的吐了口气,清醒过来。他浑身大汗,湿透了衣襟。那狼狈样子,就像才从水里爬出来的落水狗。

    他呼呼的喘了一会粗气,心里一阵后怕。刚才要不是高正阳出手,他就活生生被压死了。听说过南山的恐怖,可亲身体会才知道,这里果然不是谁都能来的。

    “多谢大人救命。”狼飞也不傻,急忙给高正阳致谢。

    高正阳摆摆手,这种小事不算什么。

    云九天诚心赞道:“一剑破万法,高宗主剑道已入化境,我远远不及。”

    他到不是吹捧,而是高正阳这一剑锋锐无匹,威力绝伦。却偏偏连破各位强者气息后,还能不伤狼飞。而且,他只是随手而发,更见其剑意精纯。

    云九天一看就知道,只是剑意层面他就远远不及高正阳。以他的骄傲,也是心悦诚服,自愧不如。

    高正阳突然来到南山观战台,已经引起众多强者的注意。弹指间***众多强者的气息,更引发了强者们的兴趣。

    能坐在南山观战台上,众人都是东极天赫赫有名的强者,他们也只会关注东极天的强者,自然不可能知道高正阳的来历。

    传闻中敖阴很快要突破神阶,众多强者都对他真正修为很好奇。听说敖阴大张旗鼓的决战,他们才都跑来看个热闹。

    等到高正阳出现后,才吸引了一些强者的注目。毕竟他的卖相很吸引人,那张扬霸道气势更让人过目难忘。

    但在众多强者看来,高正阳终究是敖贞的随从。这位传说中的龙王***,才是最强者。

    可也不是所有强者都这么想。万妖阁和天魔会的强者,就都联系过太极天分会,知道高正阳是肉身成圣。

    所以,万妖阁的战将飞鲲会对高正阳特别有兴趣。高正阳主动跑到南山观战台上,又露了一手,更让一些强者刮目相看。

    坐在最上方第一排位置的飞鲲就道:“你叫高正阳,听说你是肉身成圣,是么?”

    飞鲲的语气很不客气,有着居高临下审问的强势意味,似乎不回答都不行。

    高正阳不太喜欢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他斜睨了一眼飞鲲:“你哪位?”

    飞鲲出身万妖阁,一贯强势,在东极天几乎是横着走,还从没有人敢不给面子。当然,他也不敢和真正的强者摆出这副姿态。

    他又长又宽的大脸一沉:“小子,你太猖狂了。”

    顿了下又傲然道:“要不是你和敖阴约好,只凭你如此无礼,我先要毙了你!”

    “你要想死,只管过来。”

    高正阳勾勾手指,一脸不屑的说道。

    飞鲲老脸涨的发黑,真想就地翻脸。可在南山观战台上是不允许动手的,他也只能摆个姿态。

    “哼,且容你嚣张。”

    飞鲲沉声道:“若你侥幸活下来,我再来收拾你。”

    “凭你?”

    高正阳哈哈大笑:“够胆就留在这别跑。”

    说完,他没兴趣再理会飞鲲,迈步走入了生死台。

    等高正阳离开,飞鲲狠狠瞪了眼云九天,把他也恨上了。打定主意想出去给云九天一个好看。

    云九天苦笑,这真是无妄之灾。但事已至此,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花非花凑过来道:“你是高正阳的朋友?”

    云九天急忙摇头:“就是熟人。”

    花非花安慰道:“没事的,高正阳会保护你。万妖阁虽强,也欺负不到我们头上。”

    云九天再次苦笑,又不好多说。

    剑凌云也走了过来,满脸疑惑的打量着云九天:“你究竟是谁?”

    没等云九天说话,花非花就不干了:“他是高正阳带来的,你还问什么,信不过高正阳么!”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