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霸皇纪 > 第831章 秘剑堂

霸皇纪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31章 秘剑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九月的太和山,燥热闷湿。知了在树上狂躁的叫个不停。

    如伞的巨大树冠下,十几名个道童正在练剑。在为首的道童带领下,众人的招式整齐划一,宛如一人。

    每个道童的神色严肃,哪怕胸口背心早就被汗水打的湿透了,也恍若不觉。举止之间,隐隐透出一股难以动摇的坚忍。

    事实上,作为玄天宗秘剑堂的***,这里的道童都是经过严格选拔,可以说是千中选一的精锐。

    他们看着年纪不大,却都参加过实战。每个人都杀过人,都是合格的剑士。

    “停。”

    端坐在树下的高正阳,看了眼香炉中燃尽的香,低声喊停。

    众多道童一起整齐收剑入鞘,笔直站立在原地,等候下一个命令。

    高正阳点了点头,对众人的严整姿态表示了满意。他慢慢的道:“剑客,就要像手中剑一般,平时收纳入鞘,隐藏锋芒。需要的时候,出手拔剑,斩杀强敌。一收一放,就是阴阳,就是刚柔……”

    众多道童都凝神倾听,不敢疏漏任何一个字。高正阳是秘剑堂首座,换句话说,就是秘剑堂第一剑客。

    玄天宗有七峰三十六堂,秘剑堂战力第一。高正阳是秘剑堂第一,差不多也可以称得上是玄天宗第一剑客了。

    不过,秘剑堂最重要的在一个秘字。

    对于***武林宗门来说,高正阳这个名字默默无闻。只有玄天宗高层和秘剑堂内部,才知道高正阳这位第一剑客。

    秘剑堂这些***,生死都掌握在高正阳手里。自然不敢有任何失礼。

    何况,高正阳讲的都是剑士之道,这是万金不传的绝学。也只有在秘剑堂,才有机会学到。众人都异常珍惜这个机会。

    “剑士不但要会用剑,还要懂得调整。行卧坐立,要时刻用呼吸调整身体,保持放松休息的同时又要有足够警觉。江湖险恶而复杂,任何疏忽,都可能会丧命。”

    高正阳可不只是嘴头说说,他就以身作则的做出了最好示范。

    炎热闷热的九月,他却穿着深蓝剑衣,上身还套着一件黑色皮甲,肘部、腿都缝制有护甲。背后插着双剑。

    要知道,这可是玄天宗内门,也是最重要最安全的地方。可高正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是这样打扮。似乎随时随刻都准备和敌人搏杀。

    也正是高正阳的这种严谨冷厉,所有人都对他极其敬畏。哪怕是各堂首座,也绝对没人敢在高正阳面前大声说话。

    在玄天宗中,大概只有宗主等寥寥几人不怕高正阳。

    高正阳指着最前方一个***道:“弘通做的就很好,呼吸以龟蛇之法调节,精神内敛,静而不怠,停而不僵……”

    得到赞许的弘通,小脸板的紧紧的,一副严肃的样子。但眼睛中还是抑制不住露出得意光芒。

    ******也都免不了露出艳羡之色。高正阳首座为人冷肃严厉,想得到他的夸奖太难了。

    高正阳才讲完,山顶的钟声就响起来。他一摆手道:“都散了吧。”

    众多***一起对高正阳稽首施礼后,才整齐的排着队列有序离开。

    等众多***背影在蜿蜒山路中消失,高正阳才轻叹了口气。

    他总觉得哪里有些问题,却不知哪里有问题。

    事实上他的人生很简单,自幼是孤儿,三岁被玄天宗道士报上山。七岁就展现出练剑天赋,进入秘剑堂。

    此后的三十年,一直深居秘剑堂。期间虽然屡次出山斩杀敌人,却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东西。

    高正阳自知性格冷酷,就是养大他的道士练功走火而死,他也不觉得伤心。对于玄天宗,他其实也不怎么在意。

    只是在这里待的久了,一切都已经习惯。他不太想离开。对他而言,天地虽广,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唯有战斗和杀戮,才能激发他的一点热情。但也就是仅此而已。

    高正阳整理了下自己回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他很奇怪,自己这样过了半生,为什么突然会冒出这么怪异的想法。

    “不对,不对……”

    高正阳站起身,抚摸着大树上一道十字交错剑痕。这是他在十岁时候,练成两仪无相剑第一重后留下的痕迹。

    那时候他年幼,修为也低,手中剑器更差。但试剑的时候锐气十足,这才能在大树上留下数寸深的长长剑痕。

    大树早已经老朽,这道快三十年的剑痕一直都没能愈合,近乎完整的保留在这里。

    对于高正阳来说,这就是他生命的印记,是他在时光长河中留下的坐标。

    可是,为什么他还是觉的一切都有些虚幻,如同一场漫长的梦境,却怎么都醒不过来。

    高正阳也不知自己的怎么了,但他就好像被困在牢笼内的猛兽,异常烦躁。恨不能拔剑杀光所有人。

    “难道是所谓的魔障?”

    高正阳也会想,是不是练剑太过用力,走火入魔生出幻觉。但他又不信这些,剑法就是剑法,一招一式,用力用心,却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神叨叨东西。

    玄天宗是道门,所有秘籍道典都少不了鬼啊神啊。高正阳一概不信。

    命运也许无常难测。可若是有高高在上的神魔主宰你的人生,控制你的所思所行,那你活着有什么意思?神魔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

    高正阳拒绝权威,也拒绝任何在他之上的存在。所以,他对自己突然冒出了的想法很迷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从小到大,高正阳一直以他的冷静理智自豪,没想到自己也会有神叨叨的一天。

    烦躁的高正阳,习惯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一张木床。

    按照高正阳的级别,应该有几个道童服侍他。但他不喜欢和任何人接近。

    事实上,高正阳住的这间木屋远离***建筑。周围草木都被他清扫干净。任何人想要进入这里,都躲不开他的耳目。

    高正阳坐在床上,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有些太紧张了,活的如此严谨无趣。

    还没等他反思明白,外面已经有人来了。

    “正阳,你在房间吧。”

    正丰满脸笑容的轻轻敲了门,得到了高正阳的许可后,才慢慢走进来。

    正丰是高正阳的师兄,年纪比他大三十岁,可看着鹤发童颜,一派仙风道骨。尤其是那对眼眸,纯黑透亮,充满了的生气,就如同十六七少年一般。

    作为玄天宗的掌门,正丰真君的名号,可是天下皆知。

    楚国皇帝对正丰异常的崇拜,下了诏书赐封真君。又花费数百万两白银,为玄天宗修建道观。

    正丰执掌玄天宗的这三十年,玄天宗一跃成为楚国境内最大宗门。其风头之盛,一时无两。

    对于正丰的手段心机,高正阳当然是佩服的。但对于这个人,他也是异常提放的。

    秘剑堂是玄天宗最锋锐的剑,三十年来,也不知为玄天宗斩杀多少强敌,灭掉多少宗门。

    高正阳心里很清楚,秘剑堂说穿了就是宗门的***组织。正丰对秘剑堂特别重视,但也很提放。

    同理,高正阳也对正丰很戒备。虽说两人利益一致,但人心隔着肚皮,谁知道对方想干什么。

    高正阳对于所有能威胁到他的力量,都保持着戒备姿态。

    正丰几乎是看着高正阳长大的,对他再熟悉不过,也早习惯了他的冷漠。

    “正阳,师兄这次找你可有大事。”

    正丰满脸讨好的笑容,却很有分寸的站在一丈以外,和高正阳保持着足够距离。

    高正阳正烦躁,本能的就想要拒绝,但看正丰的样子又生出了一些好奇:“什么事?”

    “楚国和云国联姻,皇帝担心有人破坏婚事,请我们保护公主安全。”

    正丰有些兴奋的道:“正阳,这是我宗大好机会。一,能结好皇帝。二,能扬名天下。三,借此机会可以进入云国传法。可谓一举三得。”

    高正阳冷然道:“我没兴趣。”

    正丰脸顿时垮下来,低声下气的恳求道:“正阳,这事非你不可。全宗上下,都是酒囊饭袋,吹牛拍马他们行,干正事他们都是***。”

    高正阳还是摇头:“没兴趣。”

    换做别人敢这么连续拒绝,正丰早一掌拍过去,让对方知道他四相神掌的厉害。

    但他却不敢对高正阳用强。开玩笑,他要是敢出掌,对方绝对毫不犹豫拔剑就捅,不带有任何犹豫的。

    对于这个冷酷如同冰山一般的师弟,正丰只能好言商量:“这样,你不是喜欢那件金丝软甲,师兄送你了。”

    高正阳眼眸微垂,如同入定。显然,正丰的条件并不能打动他。

    正丰对此到是早有预见,现在高正阳架子大了,想请他出手很难。偏偏这种事情,也只有高正阳靠得住。

    对于高正阳的战斗天赋,正丰是极其佩服。天底下一定有许多人武功胜过高正阳,可要说能在战斗中稳赢他却一个都没有。

    正丰又道:“只要你去,天刑双剑就给你用了。”

    高正阳纠正道:“不是给我用,是归我了。”

    “行,归你了。”

    正丰又叮嘱道:“天刑双剑是宗门至宝,你千万别弄丢了,也不要传给外人。”

    “归我了,你就别操心了。”

    高正阳可不管正丰怎么想,天刑双剑到了他的手,就轮不到别人过问了。

    正丰一阵心痛,天刑双剑可是宗门神剑,里面融合了天外陨铁、海底钢母等特殊材料。不但剑刃锋锐无匹,而且,剑锋受损后还能自行恢复。

    剑器以锋刃攻击杀敌,不论剑刃如何锋锐,运剑手法如何精妙,都免不了剑刃受损。天长日久,剑器必然碎裂。

    只有天刑双剑这样的神剑,采用特殊材料和特殊冶炼技法,才能长久使用,不虞断裂破损。

    天下虽大,天刑双剑这等神剑,绝对不超过十把。

    要知道,几乎所有武者都用剑。一柄名剑价值万金。天刑双剑拿出去,换一座城都绰绰有余。

    不过,剑器终究还是要人驾驭。

    天刑双剑太过珍贵,多年以来,一直留在玄天宗祖师堂。没有大事不得轻动。

    而且,只有宗主才有资格使用。

    高正阳虽功勋卓著,却没资格使用天刑双剑。这次正丰也是急了,这才把天刑双剑送给高正阳。

    当然,也是这次事情太重要了。高正阳就是不说,正丰也要把天刑双剑借给他用。

    虽然高正阳条件有些过分,硬把天刑双剑要过去。但正丰也想的开,剑器就是给人用的。摆在那还不如给高正阳用,更能展现出价值。

    正丰虽然付出巨大代价,但对结果还是很满意。满脸笑容的离开了。

    高正阳也知道正丰打算,但他从小就喜欢天刑剑。为此,特意***了两仪无相剑。

    这门剑法必须要用双剑,才能把威力发挥出来。双剑极其艰难,对于天赋的要求特别高。

    也亏得高正阳天赋超凡,这才把号称宗门最艰深的两仪无相剑练到了第九重。

    但直到高正阳成为秘剑堂首座,他也没机会握住天刑双剑。这一次,终于让他达成了愿望。

    可不知为什么,高正阳又很平静,没有什么兴奋情绪。

    第二天,高正阳如约来到了祖师堂。

    祖师堂上供奉着三位开宗祖师,香案上还摆着历代祖师的牌位。两侧的长明灯,也让有些阴森的祖师堂多了几分神圣。

    高正阳按照规矩,给祖师上香。

    等在一旁的正丰走过来,他今天穿着华丽紫色道袍,头戴天仙莲花宝冠,显得极其郑重。

    旁边还几个须发皆白的长老,也都满脸严肃的盯着高正阳。

    高正阳也暗自警惕,这几个老头看着老朽不堪,身体里却有着强大力量,不容小觑。

    正丰也没废话,从香案上取下天刑双剑,郑重交给高正阳道:“正阳,天刑双剑是宗门神器,万勿乱用。”

    高正阳点点头,接过了天刑双剑。

    天刑双剑黑色剑鞘,古铜色装具,剑鄂极窄,剑身修长。

    轻轻拔剑,无声出鞘的剑锋闪耀着清冷锐利寒光。

    剑身上有两道深深血槽,凸起了四道长长棱线。一眼看上去,剑身优雅修长又藏着夺人心魄的凌厉锋锐。

    高正阳掂量一下,一把剑就足有三十斤,双剑是六十斤。这样沉重剑器,可想而知有多大威力。

    什么重甲,在此剑下也和薄纸没有区别。

    高正阳对天刑双剑特别满意,比他想的还要好。当下就解开背部特制的皮带,把双剑固定好,重新背上。

    换做***人,身上多了六十斤肯定会觉得很不舒服。高正阳却天生神力,背着双剑,反而让他觉得很舒服,很有感觉。

    正丰又递过来一件暗***的金丝内甲,对高正阳道:“此事关系到三国国运消长,必然会有无数腥风血雨。成,则宗门更进一步,称雄天下。败,只怕宗门就会灭门。宗门未来百年就全在你身上了。”

    高正阳没吭声,接过金丝内甲,对正丰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等高正阳出去后,一名长老忍不住道:“宗主,这次投注太大了!把宗门运势都交给高正阳,实在不够稳妥。”

    正丰淡淡看了那长老一眼道:“正阳正当盛年,修为又内外合一,剑法无双,人又机警绝伦,遇事冷静。此事,非他不可。但是,宗门***人可不能看热闹。几位长老也请暗中随行,保护接应……”

    几个长老都是脸色微变,他们虽内功精深,可身体气血衰退,又静养多年,哪受得了江湖奔波。

    正丰却不给众人推辞的机会,又道:“楚国皇帝扶持我宗三十年,现在有事相托,我们岂能退避。这一次,全宗上下有力出力,谁也不能落后。”

    顿了下又森然道:“有误事者,宗门法规也不是摆设。”

    几位长老悚然一惊,再不敢多说。都道:“宗主圣明,悉听宗主安排。”

    正丰一笑,这几个长老还算明白人。不过,宗门中总是少不了不知轻重的***。

    平时还可以内斗,以保持宗门活力。但要在这个时候还敢捣乱,就别管他辣手无情。

    高正阳不知道正丰的想法,他也不关心这些。

    回去之后,把金丝软甲贴身穿好。又穿好外甲,背上双剑。

    收拾利索后,高正阳在房间里拔剑练习,一套两仪无相剑练下来,已经慢慢熟悉了双剑的感觉。

    天刑双剑比他平时用的剑要沉一倍多,这也是因为材质的关系。

    高正阳力量虽大,但太长太重的剑却不好运转。对于全新的天刑剑,肯定还要花一些时间来处理。

    但有这一对神剑在,他战力飙升了十倍不止。

    道理很简单,本来双方可以你来我往战斗,他有天刑剑,一剑过去对方连人带武器都会被劈开。

    这一里一外,差距就太大了。

    高正阳甚至有种错觉,他现在已经是天下无敌了。

    他握着双剑想到:“公主结婚,想想还有点期待呢……”

    不过,我这个想法又是哪冒出的?

    高正阳又觉得有些诡异,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真的很想砍人!

    (本章完)

    ( www..net)
霸皇纪》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