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167章 与众不同的道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167章 与众不同的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地间突然间彻底黑暗了下来,仿佛幽冥之域将要重临大地,方圆百米内漆黑一片,可怖的“场域”笼罩了这里。

        就在这刹那间,凡是陷入这片“场域”中的人都失聪失明,耳朵与眼睛已经听不到看不到,仿佛成了聋盲之人。

        被困在这里的普通修者都非常惶恐,这种感觉对于***之人来说,最为不妥,他们被生生剥夺了听觉与视觉。

        这完全是由几位绝顶青年高手造成的,虽然他们每一个人都还不能外放“场域”,但是数人聚在一起,彼此敌视,外放出最强的神识与力量,就造成了眼前的这种可怕景象。

        要知道他们都是各地的杰出人物,在同代中难逢抗手,未来都将是名动一方的风云人物,潜能可谓无限。现在出现的场域乃是他们体内蛰伏的潜能,是将来所拥有的神通的提前表现,是被生生激发出来的潜在神通的雏形。

        场域剧烈的涌动起来,像是波涛起伏的大海一般,而后猛的动荡了几下,将一般的修者全部抛了出来。紧接着,漆黑的场域内数条人影在飞快的移动着,宛如鬼魅一般迅疾。

        “当”

        萧晨举起断刀格挡,整个人如遭雷击,对手也是身形一阵颤动,而后留下一道残影退去。

        独孤剑魔!

        铁剑遮天。势猛力沉,威压南荒,同代难寻抗手。

        方才是他手持铁剑与萧晨拼了一记,周围地空间都扭曲了,模模糊糊,像是被人生生挤压的变形了一般。

        “轰”

        像是山摇地动一般,有人向萧晨冲来,脚步落地之后,大地崩裂。宛如一个钢铁铸造成的魔人一般,生猛的让人不由得惊骇。

        那条人影修长挺拔,当却仿佛重逾万万钧,像是一座山一般冲撞而来!

        “铿”

        空间仿佛被撕裂了,气流高速流转,发出无比刺耳的声音。

        来人一拳猛轰萧晨头颅,说不出的嚣张与霸道,仿佛根本为将天下人放在眼里。当然也包括萧晨,可谓睥睨天下,随意出手。

        竟然是宇文风,那个充满野性与魔性的南荒青年!将一切都不放在眼中,这个天下仿佛只有他自己,为他而尊一般。

        萧晨握刀的手按住了躁动的珂珂,另一只手从容出拳,以力撼力,以强击强!身乃宝体。拳为护体宝具,一拳砸出。罡风浩荡十方,一股璀璨地光芒仿佛撕裂黑暗的场域。剧烈的能量令地表不断崩裂!

        “当”

        两拳想撞在一起,竟然发出了金属撞击般的声音,如惊雷一般震耳欲聋,让许多修者耳鼓嗡嗡作响,短暂失聪。宇文风一击远退,并不多做耽搁,冲向了下一个对手。

        萧晨巍然不动。立身在场中。准备迎接下一个人的最强一击。

        这些顶峰青年强者聚在一起,那是非常难得的!现在。身处这片黑暗的邪异场域中,所有人都在寻找机会出手,想要试一下未来大敌的修为到底如何。

        他们既然身为各地地最强者,那么接下来他们肯定要放眼天下下,这些人之间注定要交锋。

        “哧”

        一道刺目的光芒撕破黑暗,向着萧晨扫来,这是一个强大的灵士,这是非常少见的异能-------毁灭之光,专门剥夺人的生命之能,可怕的光芒像是死神的镰刀一般。

        不过,他不可能一击就收割走萧晨的生命,乌黑的断刀横扫向前,璀璨地刀芒宛如滔滔大河一般激滚而出,与刺目的毁灭之光碰撞在一起,像是冰雪消融了一般,两股力量瞬间崩溃在空中。

        “呼”

        又是一道可怕地光束席卷向萧晨,另一个方向冲来一道杀戮之光,又是一个可怕的青年高手。萧晨怡然不惧,从容应对,以不变应万变,对抗八方来袭地人。

        幽森的黑暗场域,到底有几个青年高手,没有人真正知道,此刻里面人影腾跃,快如闪电,可怕的灵术,璀璨的剑芒,不时撕裂黑暗。

        短暂的刹那间,里面的各地翘楚已经进行了一场最为惊险的大碰撞。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不动,但又在刹那间仿佛突然加速。

        “轰”

        一声巨响过后,黑暗场域崩溃了,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冲出来,紧接着人影飞跃,向着八方冲去。

        域场内所有人都在刹那间退走了,当黑暗地域场彻底消失时,场内只剩下了萧晨以及两头小兽。

        微风轻轻拂动,萧晨静静立在场中,挺拔地身姿一动不动,唯有黑发随风而舞。

        嘴角溢出丝丝血迹,萧晨静立良久,才擦去血痕,而后身体猛的爆发出一阵夺目地光芒,轻微的伤势刹那间痊愈,这就是宝体之能,每一次遭创身体都会变得更加强韧。

        他知道那些人也都受伤了,各自展开最强凌厉攻击后,没有一人安然无恙。

        “希望没有人能够在短时间内破入识藏境界……”萧晨自语,这些人已经达到了蜕凡境界九重天,与他一般一脚临门,之差最后一步就将进入一片无比广阔的新天地。

        但是这些人都知道,想要冲过去很难很难,前方有一个巨大的屏障在阻挡着他们,想要突破不仅需要时间,更需要莫大的机遇。

        “走!”

        萧晨展开不死天翼。带着珂珂与小倔龙冲天而起,向着自己地居所飞去。

        直到这时,观战的许多修者才惊呼。

        “龙王,那是一头龙王!”

        “一头从来没有见过的龙

        “难道并不是只有十一头龙王,而是十二头?!”

        萧晨不想再委屈小倔龙,龙就是龙!不应该装马扮虎。应该恢复它的本来面貌,不能自掩其锐气!想要打小倔龙的注意?先去问问南荒最深处那个大魔王吧!

        他相信消息已经在小范围内流传了,已经有些够分量的人得到了南荒中三头小龙王与小倔龙并行的消息,如果自认为能够对抗南荒深处那位存在。可以打些歪主意,不然只能闷着吧,装作不知。

        距离斗兽大赛开始已经不足两个月了,该来人差不多都已经到了,现在的天帝城内云集了众多高手,各路的修者齐汇南荒,一场巨大地风暴即将冲天而起。

        萧晨闭门三天了,几日间都在***。想要一举迈入识藏境界。里根家族四位高手折磨他的景象,时时在***着他,萧晨想尽早破入那片更加广阔的领域内。

        他知道那些九重天的翘楚,与他一般心思,都想第一个破入识藏境界,威压年轻一代!

        “萧晨你疯了?”海云天惊疑的看着他,道:“你这样做等于自掘坟墓!”

        海云天是一名修者,对于***一途的种种禁忌非常明了。当听到萧晨竟然要服用天地灵粹冲关之时,他立刻激烈反对。

        “我很正常。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萧晨很平静。

        “你……真不知还是假不知?”海云天不解的看着萧晨,道:“***一途最忌捷径。但凡想要有大成就的修者,无不从己身突破。刻苦修行,皆不仰仗外力。这是前人地智慧结晶。”

        海云天道:“我不信你不知道这些道理。天材地宝也许能够在短时间内让一个人得到强大的力量,但有得必有失,在他得到那一阶段梦寐以求的力量时,也意味着他永远失去了问鼎最强者的资格。自外界得来的力量桎梏着他自身力量的发展,是他永远无法冲破的枷锁。这样做等若封闭了自己的前路。你真的不了解这些前人地智慧结晶吗?”

        “我当然听说过。”萧晨很镇定的回答道:“但是我地道与众不同!”

        “你的修行***很特别吗?你认为你超越了所有前人吗?”

        “不是因为修行***地原因。”萧晨似乎并不想多说什么。

        看到萧晨一副执迷不悟的样子,海云天摇了摇头。道:“如果是旁人。我根本不劝解他。你非凡俗之辈,这样一意孤行。等若玩火***。强者除了要拥有超绝的体质之外,还要有一颗永不屈服的心,如果有朝一***的修为再也不能寸进,你如何能够忍受永远没有希望的煎熬,最终必会自毁!”

        海云天叹了一口气,道:“***界的经验之谈皆是智慧地结晶,有些话比真理还要真!强者不怕寂寞,就怕在追寻力量地道路上永远停滞不前。如果你真的要一意孤行地话,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的。”

        “我只是想走一条前人不敢走的道路而已,为什么一定要沿着前人走过的道路前进呢?”萧晨望向云端,道:“你所说的话我都听说过,我知道那样走下去没有错。但我想说,我的修行之道也没有错。我是在用事实说话,我也曾经服用过一些天地灵粹,的确,短时间内我的修行之路确实被封闭了。但是,我并不认为那是绝路,继续一往如前的刻苦修行冲击,结果呢?修为如决堤的河水一般,势不可阻挡。一路冲关,打破所谓的枷锁,冲破所谓的牢笼,迈上一个新的顶点。”

        “你太过执迷不悟了。”海云天感觉很无奈,尝试最后的劝解,道:“以你的修为来说,同辈中已经少有对手了,按部就班的走下去,前途不可***,何必如此着急冲关呢?”

        “你还是不信我所言。但是你要明白我地比喻并没有错。”萧晨耐解释道:“所谓的桎梏与枷锁犹如一道无法冲开的拦河堤坝,是一道无法毁灭的固若金汤的大坝,截断了河流,挡住了河流的去路。最可能造成的后果便是,河流改道,冲毁上游的堤岸,掘开豁口,乱流而去。这就是你所说的地自毁了。但是,如果能够守住己身。凭借滔滔不灭之大河,一意冲击那牢不可破的拦河大坝,冲破坚固的阻挡不是不可能。这个时候,如果积攒住的滔天大水滚滚而下,不仅冲破大坝阻挡,还将冲开下游的一些河内“自身”的关卡,可谓一日千里,顺流而下!”

        海天云彻底的无言了。当然这并不是被说服了,而是感觉很无奈,知道再劝也没有结果,道:“你这是歪门邪道。”

        “没有所谓的邪道,大道三千,何必沿着一条独路前行,如果一切都沿着前人地轨迹而行,最终很难超越第一个走出道路的人。当然,我现在修行的道肯定也不是今后唯一的道。它是不断变化的,因为我相信已经有不少人修行过这种道了。我现阶段要做的便是。敢于走不同的路,修不同的道。”

        “你到底还是修歪门邪道。”

        “我要修行的道。并不是一人一己地小道,我要修行的道是涵盖天地万物地大道。不局限于个人的小世界,要抓住整片大天地。”萧晨说地很随意:“小如一草、一木,大如长河、巨山、瀚海,皆生在大天地内,任何一个人都是这个大天地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从大天地着眼来看。何分彼此?何分外物与内己?前人的道是一条路冲出去。冲出天地大道而去,而我的道则是涵盖整片大天地。包容一切,广纳一切……所谓的道,最终应该是,天地万物皆融一体……”

        海云天懒得多说什么了。

        “放心,我不可能一下子就筑起巨坝,我会如从前那般,一道道小坝慢慢砌起,慢慢的冲,慢慢的破。”

        让诸葛胖子收购天地灵粹没有丝毫问题,以他地人脉来说肯定能够淘到一些好东西。萧晨手中有十几万金币,全都交给了胖子。

        对这件事情,就是全世界都反对,萧晨也有一个坚定地同盟者,那就是珂珂,小兽欢快的举着四只小兽爪赞成。

        不得不说,胖子地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送来了一批天地灵粹。当然,花费是非常惊人的,一次就去了八万金币,一半的金币已经被花光。

        如此可以看出,想这样修行,没钱是不通的!

        这批天地灵粹中,最昂贵的一棵紫金老参王,据估测年代非常久远,整整花了五万金币。

        “太离谱了,诸葛亮你不是被人坑了吧?”

        “少一个金币人家都不卖,据说这棵老参很邪门,当初收购上来时那个挖到山参的老土著对这次的卖家说,老参王与一只白龟同时出土的。你要知道,挖参的人最讲究这些,如果能够挖出守护老参的活物,拿怕是一条蛇、一只老鼠,都足以说明老参是罕见的灵物。更何况是罕见的长寿白龟呢?那是灵龟祥兽啊!可惜的是,那老土著不懂这些,将白龟分开卖给别人了。不然,现在那个卖家说了,如果白龟还在的话,少十万金币都不会卖的。”

        萧晨有些发呆,而后心绪一阵波澜起伏,哪里是白龟在守护老参啊,那分明是一头龙!这样说来,这棵老参岂非是罕世珍品?

        不光萧晨明白,小倔龙也听出是怎么回事了,不再似往昔那般酷酷的,一双龙眼已经柔和了起来,与萧晨一起望向那堆天地灵粹。

        只是却发现老参王消失了,猛的回头发现雪白小兽珂珂无比的陶醉,死死的抱着老参王咽口水呢,充满了幸福与满足的神色,似乎都快高兴的晕过去了。

        萧晨赶紧喊道:“等下!”

        雪白小兽已经准备下口了,听到这句话时狐疑的回头看了一眼,但还是忍不住***,“磕哧”一口咬下了一小块。

        刹那间,一道彩光冲天而起,满院子都是让人迷醉的芬芳香气。

        当然,小兽是不会吃独食的。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