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209章 凝华珠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209章 凝华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星光暗淡,明月躲在一朵乌云中,只能透露出点点光晕。在高天向下俯视,天帝城中***通明,像是一座光芒璀璨的仙府。

        萧晨快如神光,早已脱离了众人的视线,展开不死天翼不断向上飞升,远离大地,越来越高,最后竟然飞上了云端。

        躲在云朵间,静静的调息了片刻,萧晨开始默默思索,是否真的就此逃出此城?

        龙腾曾经说过,只要他出离此城,虎奴与虎侍就会立刻下死手。萧晨并不太相信,天帝城如此之大,天空如此广阔,虎家的人真有那么大的神通,可以封困四方吗?

        萧晨站在云端,揽着如同画卷中走出的丽人,看着那轮清冷的明月,心思百转,如何安全的逃离此地呢?

        海云雪在皎洁月光的下,如雪的肌肤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像是玉石雕琢出来的一般辉光点点,说不出的动人。

        只是此刻如此绝代佳人在萧晨眼中好像似木偶一般,完全被忽视了,他的眸光似刀锋一般犀利,凝望着满天星斗不断思索。

        “萧晨你放开我,我帮你争得活命的机会……”海云雪吐气如兰,语气平缓,并未因被被俘而有丝毫惊慌,冷静而又从容无比。

        “是想救你自己吧。”萧晨紧了紧环在那海云雪柳腰上的大手,嗤笑道:“本是洞房花烛时。你我夫妻却立身云端,虽然有些另类,但星月洒辉。夜色朦胧,也是算是良辰美景,倒也别有一番情致。”

        “你想杀我?”海云雪回眸凝视萧晨。

        “为何这样说呢,你如此国色天香,我又怎忍心下手。”萧晨嘴角微翘,笑地很灿烂,在月光下雪白的牙齿闪烁着晶莹的光泽。但眸子中却没有半点笑意,一点冷酷地寒光一闪而没。

        “因为你知道自己无法逃走!”

        “笑话。天地如此之大,谁能阻我离去?”

        “虎奴与虎侍已经在你身上留下精神烙印,天地之大,你无论逃到何方,他们都能够寻到你?”海云雪非常平静的说出了让萧晨心惊的话语。

        “怎么可能呢?”

        海云雪嫣然一笑,让满天星光都黯然失色,如玉的容颜透发着异样的***,道:“我可以告诉你如何***,但你需放我一条生路。”似是在妥协,似是在在交换。但是萧晨却对她防备甚深。这个女人心机深沉,很难让人相信。

        “我如何相信你?”

        海云雪浅笑,红唇分外诱人,樱唇微启,道:“现在的问题是,我该担心你如何才能够真正放过我,你把握了主动权,无需担心。”

        萧晨笑了,点头道:“好吧,你请说。”

        “你用心去感应。神识海中是否有一缕迷雾般的白光。”

        萧晨静下心来仔细去感应,果然发现了一点异常,点头道:“不错。”

        “这就对了,这是虎家特有的手段。将精神烙印打入你体内,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能够被他们寻到。想要***除非你有强绝地力量,将之冲散击溃,外人是无法帮上忙的。很明显你现在的力量不可能强过虎奴与虎侍。还有另一个办法,那就是以神珠定住那缕精神烙印,使之与虎奴失去感应。而我手中就有这样一颗宝珠,名为凝华。不仅可以定住精神烙印波动,还可以让你躲避过任何强者的神识搜索。为你平安逃走提供了可能。”

        “你想的可真周到。”

        海云雪平静而又认真的道:“因为我想活下去。我知道你一旦有危险。会毫不留情的杀死我。”

        夜深人静,海家府邸中。宾客早已离去,但是海家人却难以入眠,就在这个时候几个老人刹那间睁开了眼睛,感应到了萧晨的气息。

        刷刷

        几道人影飞出,将萧晨包围在当中。

        “别紧张,我将一些东西忘在了这里。”萧晨将长刀横在海云雪的脖子上,对着几个老人道:“我知道你们功参造化,甚至能够禁锢一片领域,但是我想让你们明白,我的灵觉超常,如果感觉到丝毫能量波动,我会立刻挥刀斩了海云雪地头颅!”

        无声无息间,几名老人都退走了。

        萧晨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刹那间冲向海云雪的闺房。

        “这个小子真该凌迟处死!”

        “先让他猖狂一时吧。”

        “早晚要刮了他!”

        中青代非常的气愤,但也无可奈何。

        海云雪的闺房中,清香阵阵,如兰似麝,不过里面一片漆黑,萧晨押着海云雪走了进来,但又在刹那间停住了身形,因为黑暗中有一个人正站在那里。

        “你们来了,我已经等候多时了。”

        竟然是海云天,他的眼中有无奈、有伤感,静静的看着萧晨,道:“我就知道姐姐会带你来这里取凝华珠。”

        说罢他摊开手掌,一颗明珠自掌心绽放出柔和的光辉,将那只苍白的手掌映衬的近乎透明。

        萧晨默默无语,海云天毕竟是他在这个城市的朋友之一,此情此境没有什么好多说地。

        径直走过来,海运天将明珠递给了萧晨,道:“如此,虎家就不会捕捉到你的行踪了,希望你不要伤害我的姐姐。”说到这里,海云天转过身,背对萧晨道:“不管以后如何,我都会记得曾经有过你这样一个朋友。”

        “我也会记……”说到这里。萧晨身形暴退,一道血光从前方传来,海云天竟然以一把长剑洞穿了自己地软肋。刺向萧晨,如此掩饰,且没有任何能量波动,确实够狠辣凌厉。

        刷

        长刀光芒闪现,萧晨在海云雪地脖颈上划出一道血痕,顿时让几个暗中将要展开场域,从而禁锢萧晨的老人生生止住了。

        “我说过我地灵觉超常,你们千万不要妄展神通。那样只能加快海云雪死亡。海云天你很好,掩藏的很深,到底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萧晨将凝华珠收起,押着海云雪飞上高天,刹那间远去。

        “吼……”

        震天的虎啸声响彻天地,前方浩荡来一股极其强大的能量波动。而后方也传来一声长啸,有高手破空而来。

        “为什么偏偏这么巧?怎么像是在等我一般!”萧晨变色,挟持着海云雪向地面俯冲而去,如浮光掠影一般,冲进了复杂的居民区中。

        凝华珠刚刚到手。虎奴与虎侍就杀到了。两道身影快如电光,几乎刹那间就冲到了海家上空。

        “怎么突然消失了?”老妪虎奴性格暴烈,立身在高空中冷冷地扫视着四方。另一名六七十岁地老人,双目中也是精光闪闪,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冷电。

        “萧晨拿到了凝华珠,可以定住你们地精神烙印,使之不能波动。”海云天地伤口处理后,已经无大碍,仰望着天空中的两大强者,道:“不过。凝华珠被我们做了手脚,我们海家可以寻觅到他,你们不要莽撞,他逃不了。”

        无声无息间。海家四名老人出现在高空中。

        “嘿嘿,好,就按先前说的,我们知道该怎么做。该死的的龙腾,如果不是他阻我们,哪有这些事情发生。不过,他已经说了,萧晨是生是死都与他再无关系。他觉得这样陪你们几大家族玩没意思。”

        “这个***!”海家家主海翻云恨恨的道。

        四方出击。海家的人向着西面八方而去,不惊动萧晨。但却要将他围困住。这一夜天帝城不可能平静,许多大家族都密切的注视着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好戏才刚刚开始。

        一片平民区内,萧晨冷冷的以刀锋对着海云雪,道:“你们地家族的人为何能够感知到我们的行踪,你们在凝华珠上做了手脚?”

        鲜血自那雪白的脖颈上再次流了下来,海云雪静静的道:“凝聚力量,向着凝华珠注入,粉碎里面的光团,可切断与外界的联系。”

        萧晨依言而动,但在刹那间身体内的力量像是决堤的河水一般,疯狂向着凝华珠冲去,想阻挡都不可能。那里像是有一个黑洞一般,疯狂吞噬他的力量,萧晨仿似泥塑木雕一般被定在当场。

        海云雪没有任何犹豫,像是一缕光影一般,脱离了萧晨地掌控。

        “哼!凝华珠的功用大着呢,等你力量干涸,我要让你尝遍百种酷刑!”海云雪擦干脖颈上的血迹,艳冠天下的容颜冷地像是冰雪一般,眸光更是寒冷无比。

        “哼!”萧晨发出了一声冷哼,生生震开了凝华珠。

        “怎么可能,你修习的是何种***?”海云雪吃惊无比,快速后退,不过她并不担心,因为家族中的高手已经赶到了,一名老人护在了她的身前。

        “连恶龙我都可以炼化,何况区区一枚珠子。”

        海云雪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道:“重要的是它为我争取到了时间,萧晨你死定了!”

        “海云雪你真的很可怕,果然好算计!”萧晨并不惊慌,事已至此,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海云雪平静而又冷酷地道:“你是个难得地人才,如果不是因为得罪了虎家,到也能够为我所用,可惜了……”

        “哈哈……”萧晨大笑道:“看来今夜你要弑夫了,难道你不怕天下人耻笑你恶毒吗?”

        海云雪并不动怒,身影似站立在云端的仙人那般飘渺,静静回应道:“本来想将让虎家地人带你走的。但是我越来越觉得你很可怕,必须要亲眼看到你死去,不然……以你的天资来说。数十年后说不定真地可以名震天下,我可不想这种事情发生,更不愿意被无聊的人说我没眼光。”

        海家的四名老人全到了,四方已经被封困,萧晨根本无法逃走。

        大笑传来,虎奴与虎侍也飞临到了高空,老妪恶狠狠的道:“虽然无法抓到那个小东西,但是拿你为小白虎祭奠也够了!”

        “你们算是什么东西。”萧晨冷哼道:“如此辈分对我这样一个后辈出手。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虎家名震中土大地,有你们这样的人真是将脸丢尽了。”

        老妪虎奴顿时翻脸,阴森森的道:“小子你少要逞口舌之利,虎家做事一向如此,谁敢说什么?!”

        “原来***已经成为一种传统!”萧晨充满了不屑。

        被一个后辈如此蔑视与羞辱,顿时让虎家的人愤恨的想要立刻刮了萧晨。

        “还有你们海家,一个虚伪地家族,搏名逐利,到头来闹出这样一个天大的笑话。嘿,明天你们海家的南荒明珠弑杀亲夫定然会传遍南荒。***几大家族可都是等着看你们的笑话呢。”

        海翻云闻听此言。冷声道:“萧晨你少要逞口舌之利,你挑拨羞辱我们能够改变你必死的命运吗?”

        萧晨狂放大笑道:“我明知不死,但我并不怕死!可惜,不能斩你们于刀下,始终觉得有些遗憾。”

        虎奴与海家的许多人纷纷冷喝。

        “就凭你也敢如此叫嚣杀我们?”

        “你不过才入识藏境界而已,想杀我们下辈子再说吧。”

        萧晨长刀向天,冰冷的声音在回荡着:“如果时光***三十年,你们在场的这些老不死,有哪个人敢与我这样说话?!如果我们是同代人,我一只手可以横扫你们所有人!”

        “狂妄!”

        “不知死活的小子!”

        虎奴等人虽然愤恨。但是不得不承认,如果时光***三十年,他们真不见得敢与萧晨动手,这也更加让他们誓要诛灭萧晨。不能给这个小子任何机会。不然,将来会非常麻烦。

        “哈哈……”萧晨大笑,蔑视着所有人,道:“如果你们***三十年,我杀你们如杀鸡一般。现在,你们的后代中可有能与我争锋之人?”

        “识藏有什么了不起?我虎家一样有这样地青年高手。”虎奴愤恨的凝视着萧晨,道:“多说无益,现在我就杀了你!”

        “慢。***杀了他!”这个时候。人群之外一个青年***喝,大步向着场内走来。冷冷的面对着萧晨。道:“我是中土虎家青年一代的虎风,如你所愿,同代人来杀你!”

        刷

        剑芒崩现,上百道光芒像是星辰坠落大地,划出一道道夺目的绚烂光芒,铺天盖地而下,瞬间就萧晨所在的地方淹没了。

        众人无不惊讶,竟然出现这样一个青年高手,恐怕将要、或者已经破入识藏境界了吧。

        但是,众人的赞叹声还未来得及发出,惊变就发生了,萧晨逆着上百道剑芒冲了过去,所有剑光全都被其熔炼了,无法伤其身,长刀所向,不可阻挡!刀芒像是惊天长虹一般,一破百破,斩断千百道剑芒,血浪冲天,一颗人头就此飞了出去。

        虎风的无头尸体静立片刻,而后摔倒在血泊中,鲜血像是喷泉一般涌动。

        这一切实在太快了,非常的干净利落,根本让人无法相信一个潜力无限的青年高手始一上来就这样被萧晨给斩了!

        “我说过,如果***三十年你们所有人都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萧晨静立风中,长发随风而动,但心中却异常平静,长刀向天,凝视着众人。

        “虎风……”虎奴大叫了一声,她没有想到家族青年一代地潜力高手就这样给人杀了,都未让她来得及援救。她可不是虎家的嫡系,只是一个老奴而已,现在虎家的直系后代在此死了一位,这一切罪责都将会落到她的身上。再加上小白虎惨死地事情,她真的恨透了萧晨。

        虎侍双眸也冰寒无比,冷声道:“此子绝不能留,他竟然已经感悟出了神通,方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是熔兵炼体的罕世神通,如果修为够深可以熔炼

        海家的人都警惕的看着萧晨,许多人都在思量,眼前这个青年未能招揽进家族确实是一种损失,竟然刚刚破入识藏境界就领悟了如此可怕的神通,对***一途真的非常有天分。

        也许数十年后真地可以名动天下,越是想到这种可能,就越发让这些人坚定要马上除去萧晨,决不允许任何意外发生!

        远处,各大家族地高手都在观望,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