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223章 九幽台辰东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223章 九幽台辰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石人手托石钻盘膝而坐,与萧晨和谐的融为一体,在他的心腹中宛若在静静的修行,这让萧晨紧张中又有着一丝期待。

        抬望眼,魔云深锁,九幽台高如山岳,气势巍然,在昏暗的地狱中这样的高峰巨山并不少见,甚至有些白骨山都有千丈高,但是若论气势与威压,很少有能够跟眼前这千长高的九幽台相比的。

        九幽台形状像是一座火山矗立在那里,仿似有灵魂一般,甚至能够感觉它的脉动,山体呈暗红色,似凝聚了千万魂魄的鲜血,有着有一股难以说出的狰狞与压抑。

        “我怎么感觉这是一个活着的大妖魔啊?”牛仁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不是善地,我们多加小心吧。”萧晨他们已经来到了九幽台的脚下,一点也没有看出因何被叫做“台”,怎么看都像是一座被人以通天法力斩断的巨山。

        刷

        展开不死天翼,萧晨就要冲天而起。

        “等等,把我们也带上去。”牛仁也想到九幽台上去看看。

        萧晨带着牛仁与黑龙王升腾而起,顶着煞气,穿越过带状魔雾,出现在黑云缭绕的山顶之上。

        到了上面萧晨与牛仁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巨山竟然是空的,像是火山口一般黑洞洞,不过要比火山阴森的很多,滚滚黑云正是从里面冒出来的。

        “连通着地狱的大门吗?不对,这里本来就是地狱。”胖子牛仁感觉阴森森的寒气将他包围了,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萧晨也是眉头深锁,楚江王让他来这里。能有什么发现呢?仔细凝望深不见底地黑狱,阵阵阴惨惨的啸声自下方传来,像是有恶鬼在呜咽与哀嚎。

        “咳……咳……”

        阴森森的苍老咳嗽声。突兀地在萧晨他们背后响起,在这阴雾缭绕的环形巨山顶上,是那样的森然与恐怖。

        “我X……”小胖子牛仁当时就惊的跳了起来,转过身连连后退了几步,险些掉进深不见底的黑狱中。

        “铿锵”

        黑龙王脊背中藏的龙族圣剑更是跳了出来,炽烈的圣光照亮了阴雾缭绕的山顶。

        萧晨也谨慎的戒备着,敏锐地灵觉竟然在地狱中屡屡失效,说明这里藏匿的高手非常强大。(

        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妪,像是一根稻草一般瘦弱。身上套着一件破旧的寿衣,惨***地皮肤没有一点血色,像是多年的老僵尸刚从坟地中走出一般。灰白的长发稀稀疏疏,如杂草一般随风而动。一双眸子如两点鬼火一般,自深陷的眼窝中发出惨碧色的光芒。鼻梁几乎塌陷,嘴唇干瘪,脸上的皱纹宛如千年老松的树皮一般,干裂褶皱,没有一点水分。

        怎么看都像是一具干尸!

        尤其是在地狱中看到这样一个老妪,就更不可能让人向好的地方联想了。最让人惊惧的是,老人手中拿着一根哭丧棒,颤颤巍巍的走过来时,哭丧棒竟然缠绕着几条阴魂。发出若有若无地哀嚎声。

        “你……是谁?”小胖子牛仁有些发毛。底气显得不是很足。

        “嘎嘎……我是你地祖宗啊。”

        小胖子虽然有些发毛,但是胆色却不差,闻言气的咒骂,道:“我#@%#@¥……敢占你牛爷的便宜,我是你大爷。”

        “呜……”

        哭丧棒划出,在昏暗的空间中留下一道惨白的光影,狠狠的抽在了小胖子牛仁的身上,顿时间让他飞了出去,险些坠落进无尽深渊中。强如小胖子牛仁根本没有来得及躲闪。

        黑龙王一声咆哮。悬浮在头上的圣剑。化成一道光束,刷的一声向前劈斩而去。剑芒之犀利让人心胆为之颤动。

        虽然年幼地龙王远不能真正发挥出这把圣剑地威力,但毕竟这是龙族的圣器,老妪没有撄其锋,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消失了。圣剑劈空,刹那间回到了黑龙王头顶上空,洒落下一道道瑞彩,将牛仁他们包容在了里面。

        “哎呦,你个死老太婆竟敢偷袭我!”小胖子呲牙咧嘴,浑身疼痛无比,费力地站了起来,好在并没有真正受到伤害。

        “嘎嘎……”老妪笑声如夜枭在啼哭一般难听。

        萧晨拦住了黑龙王,拉住了小胖子牛仁,他看出老妪并没有杀意,不然方才牛仁恐怕就危险了。

        “小子你不要不服气,我可没有占你便宜,你虽非真正的蛮族,但却是他们的后裔,我在你的体内感觉到了与我同源的血液气息,你必然是我这一脉的后代。****”

        “我……”小胖子有一股想骂人的冲动,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郁闷的道:“你谁啊?别想占我便宜。”

        “我现在只是一名鬼妪,协助楚江王管理一些事情,生前曾经是蛮族人。”

        “哦”小胖子牛仁郁闷的点了点头,说不定这老妪真是他的祖先。

        “九幽台由我负责看护,这里发生的事情是由我禀告给楚江王的,你们的事情我自然也早已从楚江王那里知道了。”

        萧晨一步上前,深施一礼道:“还请老婆婆告知,紫钻阴木传书的详情。”

        “你可知此地为何叫九幽台?”老妪问道。

        “不知。”

        “此地当年曾经连通了黑暗领域,贯通了九幽十八狱。虽然通路早已被赌上了,但依然有点点缝隙未封死。强大的凶魂很难穿透而过,但是传送些消息还是可以的。从此处跳下去,如自万丈高台坠落,进入那无底九幽中。能够看到一个封印之门。祖神燧人氏的理想阴间并未真正出现,但十殿冥王还是在阴间管理了一段时间,就连黑暗领域中也有阴间曾经地官吏。上次的紫钻阴木便是他们传回来的。希望你将一个灵魂印记不可磨灭地小兽带走。”

        “不是珂珂的求救信吗?”萧晨狐疑的问道。

        “从这里跳下去。在封印门前与那边的阴灵沟通,你就会知晓全部了。”

        为了雪白小兽,纵是进地狱、下九幽,萧晨也不会皱下眉头,在认真思索一番后,他觉得老妪没有必要骗害他。

        “好,我现在就下九幽。”

        “等一等,我先你要提醒你,下去容易上来难。这九幽中可是无尽恶魂啊,你可要想好了。”

        “无妨。”萧晨连地狱都进了,还怕恶魂吗,一路上也不知道碰上了多少鬼魂。

        “我陪你去。”牛仁挺身站出。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了。”萧晨知道这次可能会有一定的危险,不想牛仁跟着再冒险。“你不能去。”老妪纵然笑起来也阴森森的,浑身阴雾缭绕,道:“你来蛮族圣山不就是为了寻一条本命兽魂吗,我是你的祖宗,怎么能看着你无功而返呢。他去下九幽,你就留在这里吧,老祖宗我非常喜欢你这个小胖子,准备带你去引最强兽魂入体,成全你。”

        说到这里老妪无声的飘到小胖子的近前。溺爱地捏了捏牛仁胖嘟嘟的脸颊。

        被老妪的鬼爪揉捏着。小胖子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有些郁闷地揣测,这真是自己的祖宗?

        萧晨义无反顾的跳下了九幽台,无尽黑暗很快就将他身影吞没了。

        “诶,等等我。”牛仁想要追下去,但是老妪拦阻在了他的身前,道:“你去了也无用,跟***炼魂吧。”

        牛仁被老妪强行拉着走下九幽台,听闻了那条上古兽魂王的情况后。顿时就急眼了。惊怒的一蹦老高。

        “牛头马面任我选……有没有搞错啊?!”

        “啥,那就是最强的兽王魂?”

        “别骗我了。打死我也不可能选牛头马面!”

        “啥,牛头最合适我?!”

        看着气急败坏的小胖子,老妪冷笑道:“传说永远是传说,有时相去***十万八千里,你可知道此牛头当年的威势,乃是我蛮族当年的最强战魂之一!几位蛮族圣贤都祭炼融合过这条牛王魂。绝非传说那般,牛头并非阴间地小吏。如果你不是我地后代,我才懒得理你呢,就更不要说将这沉睡的英魂导入你的体内了。”

        在一座深邃的古洞内,传出阵阵令人心悸的灵魂波动,强大的力量让小胖子有一股窒息感。

        “你身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兽魂,正好可以喂给牛王魂。”老妪冷笑着,道:“有朝一日,你如果***有成,一定会天天在阳间祭拜我的。”

        牛头马面中那个牛老大地战魂……小胖子欲哭无泪。

        可怕地阴风在呼啸,萧晨在向着九幽十八狱沉落,黑暗无光的深渊中无尽地魂魄在哀嚎。如果不是有七彩圣树的光芒缭绕,萧晨恐怕已经被让人头皮发麻的无尽魂影淹没、撕碎了。

        也不知道这九幽有多深,竟然坠落了足足有两个时辰,萧晨才降落在地上。最底下阴气极重,让人有无比心悸与压抑的感觉,就连那千万魂魄都没有追下来。

        山腹中的地面到处都是白骨,不知道是如何积聚而成的,死亡的气息是这里的唯一,没有***任何波动。

        萧晨以灵觉代视觉,在无尽黑暗中“打量”,仔细观察了一番,他沿着一条白骨通道向前走去。

        一个时辰之后,前方出现一座封印之门,绽放着血色的光芒,凄艳的红格外的森然与可怕。

        一条淡淡的虚影自阴森的血门前浮现而出,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这恐怖的地底中响起,道:“你来了……”

        “你是谁?”萧晨定住身形,冷静的注视着前方那道朦朦胧胧的鬼影。

        “我……一个沉沦九幽无尽岁月的老鬼而已,是谁并不重要。你来的正好……方才那个灵魂不可磨灭的小兽还在封印门背后说话呢。”

        “什么,你是说珂珂就在门后?”

        “方才还在,你稍等,我来与对面的阴灵沟通。”血雾弥漫开来,老鬼周身血光缭绕,阴森森的血门更是有赤血不断流淌下来,眼前的这一切显得诡异而又可怖。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老鬼在长出一口气,道:“有阴灵将它寻到了。”

        就在刹那间,萧晨透过血门,感知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恍惚间他已经听到了小兽的声音。

        萧晨关心则乱,恨不得立刻见到小兽,精神波动瞬间荡漾了开去,将心中所想所思刹那间自封印之门的丝丝缝隙传了过去。

        “他们在骗你……我在这边生活挺好的……”这是萧晨第一次感应到小兽的精神波动,仿佛它真的在开口说话一般。那种波动柔柔的、懒懒的,非常的稚嫩,仿佛在耳边轻轻呵气一般,让人感觉耳朵痒痒的。

        他有些心酸,又有些想笑,这个小东西此刻一定懒洋洋的,保不准刚从睡梦中迷迷糊糊的醒过来。

        “珂珂快回来。”

        “我想吃紫钻阴木参果,可是他们找了几个月,才寻到八枚而已,我还没吃够呢。”嫩嫩的声音带着遗憾与不满。

        萧晨惊的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似乎……完全不像是想象的那回事啊!小兽在那边不仅没有危险,似乎还生活的很惬意。

        恐怕找遍阴间也没有多少株紫钻阴木,而能够结果的阴木更是如凤毛麟角一般,非十万年以上的紫钻阴木不可结果,那可真不是一般的难寻,紫钻阴木参果恐怕比天神果还要难觅。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