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230章 坐井观天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230章 坐井观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近两年萧晨的修为进展很特别,精神领域已达到了识藏境界五重天,但是肉体力量方面却始终停滞在识藏境界三重天不前。

        似乎是因为吸纳了大地血脉精华,而导致提升速度过快,从而停滞了下来。但小胖子牛仁却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净土中的老人们深入探究他的身体发现,那不是真正原因,主要是缘起他寿元锐减,体质大不如从前所致。

        萧晨***成的宝体,也险些因此而崩溃,好在最终稳固了下来。

        老人们以及萧晨都没有太过担心,因为在萧晨体内神化的穴道中,隐藏着无比巨大的精元宝藏,一旦有朝一日引动出来,肉体力量方面的境界会瞬间赶上精神领域。

        今日,他连破三道关卡,肉体力量与精神领域同时进入识藏境界六重天,寿元恢复,体质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这是一次真正的蜕变。

        身体以肉眼能够看到的速速不断变化着。

        那曾经老化的器官,再现活力,内视可以发现,五脏六腑像是再生了一般,闪烁出阵光辉,像是水晶玉雕琢而成的一般。骨骼则像是钻石一般,疏松的骨质渐渐凝实,密度越来越大。而略有松弛的皮肤,也渐渐平展开来,最后如新生的一般滑嫩,闪烁着晶莹的光泽……

        体质急骤提升,这不仅仅是恢复那般简单,而是真正的发生了质的变化,超越以往多多,宝体再上数重楼。

        这是一次真正的宝体蜕变。

        乌黑的长发像是瀑布一般自然披散开来,虽然经过清清每日送黑芝麻粥细心调养,早已乌黑,但终究缺少了一些光泽与活力,现如今一切都从本源上改变了。

        萧晨感觉每一寸肌肤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仿佛挥挥手。就可以撑起一片天地。

        “修行也是修心,看来我真的要走遍天下。”

        这一次的明悟,让萧晨体会到了很多。“道”之一字玄而又玄,他“道路”还很漫长。

        庄周,这个精神层次无限逼近祖神的人。给萧晨上了最好地一课。

        当萧晨自玄境中醒转过来时。发现天空中激战的修者全都消失不见了,而大草原上也早已空空荡荡,数万人都退走了,此地只剩下了他自己。

        有巢天宫已经彻底崩碎,坠落下高空。(空余一地废墟,异宝已被强者取走了。让人稍有遗憾的是,传说中的邪王、张三丰等高手并没有出手。

        仰望虚无的天空,萧晨默默沉思,慢说与孔宣相比,就是那堕落天使、睚眦、狻猊相比,他也都不知道差了多少。一大境界九重天,如果他们早已达到长生之境。那么最起码相差了十几重天,甚至几十重天。

        不过。这并没有让他气馁,高手都是从苦修中走过来地。弱小是一个必经地过程。

        没有任何留恋。萧晨展开不死天翼,向着遥远的大商帝国飞去。

        南荒天帝城。如今显得有些冷清,青年一代不少人都已经北上中土了。过去只在传说中出现的人物,在近两年来不断现世,这让无数青年人心生向往,说是追梦或许天真,说是追逐理想,或许稍显狂大,但不少人确实如此,两年来相继踏上了北上的征程。

        三年来不死门掌教一直坐镇天帝城,三年前那一晚,是他劈出了那惊才绝艳的一剑,解了萧晨之困。两年前也是这个老人,再次劈出了一剑,斩断了燕倾城体内碎魔种神之印记,以绝世剑气强行帮她度过了难关。

        燕倾城地师傅柳清风,神色凝重的看着不死掌教,颤声道:“师兄多谢了,你真的……”

        “我无事,我想再上一个境界,也顺道帮了倾城一把。”不死掌教神色淡然,根本看不出他的剑光曾经那样绝世无匹,很难想象这个老人到底达到了和何等境界。

        柳清风有些失神,自己的师兄竟然间接***起碎魔种神***,将燕倾城的神种接续了过来,很难想象一旦突破,将会达到何等境界,或许会是第二个邪王吧。

        当然,不死掌教接续碎魔种神***,已经与原本的魔功大不相同了,此法无需外在鼎炉,以自身为鼎,以己心为炉,等若神根再种,是碎魔种神***更进一步的法门。

        史上,只有两个人***过,一个是***教祖,另一个是不死邪王,为了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们选择了这比碎魔种神更加可怕而又艰险地***之旅。

        不死掌教,整个身影看起来朦朦胧胧,他仰望着星空,道:“倾城临去中土时,似乎……也选择了神根再种之法。(”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柳清风气骂道。

        闭月羞花殿,笛音幽幽,再次响起,一个老妇人神色悲伤,放下手中玉笛,神色忧伤地道:“那重伤的青龙王已经送走了,想必已经复原了,而我地孙儿柳暮……”

        海家,海云雪已经进入中土。海云天在***一途上也很有天分,但三年前走火入魔,此后无奈走上了另一条***道路,莲花宝典之魔篇被他牢记脑海中,已经闭关三年了。

        就在今日,朵朵大日金葵光影浮现在他地闭关之所,随着一声轰响,烟尘冲天,葵花朵朵,漫天都是花影,海云天出关了。

        诸葛胖子虽然极富有商业头脑,但终究非家族嫡系,最终远走中土。

        里根家族的二世祖霍夫曼看着同龄人都远去,心有不甘,也在谋划着做出一番大事。

        至于独孤剑魔、宇文风、齐拉奥早已身在中土了,而在他们之前还有一个赵重阳,南荒青年一代唯一还没有与萧晨对战过地绝顶青年高手。

        商,定国都于殷,五大霸主国家之一,亿万平方公里,浩瀚无垠。广阔无边,位于中土西南方。

        一个月后,萧晨来到了繁华无比的殷商都城,在红尘中修行,萧晨感受颇深。心境与往昔大不相同。

        到了识藏境界。不仅有大神通涌现,诸般小术***时时浮现,改变体貌,这是萧晨***宝体后附带的小术法,不过是血肉的移动而已。算不得什么。

        不担心被虎家的人发现,萧晨已经在殷都盘桓了半个月。这一日,他来到了殷都内的望月楼,此楼非常有名,传说绝世剑仙李白曾经在此醉酒提诗百篇,令这里不仅成为了文人墨客来往的宝地,也成了修者***的贵土。

        平日,大商国都内地不少高门大阀子弟经常***在这里。而往来路过殷都的修者更是绝不会错过。

        九层望月楼,是殷都最高的几座建筑物之一。每日间都有贵客光临。

        几名世家子弟在九楼之上,正在高谈阔论。

        “据说通天至尊夺得一件祖神至宝。另一件石匕到底为谁所得了?”

        “传说被武圣收取了。”

        “不见得吧。******与七宝妙树的主人哪一个不具有通天彻地之能,武圣即便魂力逆天。也不可能挡得住两人的***吧。”

        “三人总要有一人得到,被武圣所得有什么稀奇呢。要知道武圣当年马踏十方,横扫天下无敌手,百万兵阵中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最不怕群战。”

        “那些人离我们太遥远了,还是说说近来青年一代有哪些出色人物吧。”

        “中土大地,人杰地灵,近年来出世地高手,大多皆在五大霸主国内,有什么好提地。我们殷都青年一代随便挑出来一个高手,就可以去横扫南荒、西疆、漠北等地的同辈。”

        “哼”

        一声冷哼传来,靠窗的座位上一个青年神色冷峻,显然对几人的话语甚为不满,他冷冷的道:“一帮纨绔也敢妄谈天下青年高手?”

        几名大门阀家族出来地青年高手,并不以为然,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自顾继续说话,并没有理他。

        “也不能那样说,中土之外可是有不少美人啊,哈哈“说的对,南荒可是有大名鼎鼎的双珠啊,艳丽无双。可惜啊,其中一人已经嫁入了虎家,那群老虎可不好惹。”

        “怕什么,反正是寡妇,说不定会再嫁呢。哈哈……对了,听说那个燕倾城也进入中土了,说不定已经进入殷都了呢。嘿嘿。”

        “嗯,漠北与西疆也有绝色啊,说不定就在此楼呢。”

        几名年轻人放荡的大笑了起来,不断向着几个雅间挑眼。

        “漠北孤狼领教!”靠窗的那名青年气不过几人,伸手轻轻一挥,一道刀气破空而去,斩向那几名殷都子弟。

        “米粒之珠也放光芒。”说话间,一名世家子弟轻轻一挥手,冥火燃烧,可怕的灵术刹那间将青年包围了,黑色的火焰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仅仅一瞬间,那名为孤狼的男子像是蒸发了一般,连点滴血肉都未曾剩下,被冥火炼化了。

        望月楼地掌柜似乎早已熟知几人的身份,根本没有派人前来询问,最后只是让两名小伙计匆匆而来,默默无声地将灰烬收走了。

        “哼,这可不怪我,是他先出手地。”那名灵士面不改色,再次与同伴谈笑了起来。

        他的伙伴道:“殷风你地冥火又有长进了,现在应该已经达到识藏境界五重天了吧?呵呵,如此身手横扫南荒、西疆等地青年高手足矣。偏偏那些蛮夷坐井观天,以为在自己那小小的地域中数一数二,就真的以为天下可去了。实乃可笑啊!”

        此人如此一说,顿时让九楼上不少人变色,其中自然也有南荒的高手。燕倾城是与齐拉奥共同上路来到殷都的。

        “他们太狂妄了!”即便燕倾城是女子,也气愤不已。

        蓝发美男子齐拉奥摇了摇头,道:“这几个人确实很强,不必理会他们。”

        而另一座包间内,如野兽般狂野的南荒高手宇文风也在咬牙切齿,冰冷的眸子中射出两道可怕的光芒。

        “我怎么感觉有人在诅咒我们?”其中一个世家子弟望向了宇文风的包间,自语道:“莫要坐井观天,在你们的地方称雄可以,但是到了中土,曾经的骄傲与荣誉会被践踏的点滴不剩。”

        宇文风霍的推开了桌子,大步走了出来,对着几人道:“好,南荒宇文风试试你们的斤两。”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伙计派人送来了一个条子递给了宇文风,上面只有一句话:过来一叙。

        “哼,一会儿再战!”宇文风拂袖而去。

        “呵呵,走好,不送。那是有人在救你,怕你死在我们手下。”一个世家子弟毫不留情的打击道:“南荒……有高手吗?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不,有一个,仅仅有一个。”

        “哦?如今的南荒青年一代有高手?”那名世家子弟放肆的笑着。

        旁边的人解释道:“对,确实只有一个,但多半已经死了。”

        “仅有一个叫萧晨的人,余者不过尔尔。只是那个萧晨似乎是个短命鬼,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恐怕已经死去三年了。”

        “哦哦,我想起来了,三年前天帝城一夜流血啊,这个人还算是个人物,如果还活着的话,也许能与我们殷都的高手一战。除此之外,再无一人,可悲啊,堂堂的南荒天帝城……”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