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233章 八相世界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233章 八相世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商,南北边境连线四万里,东西边境间连线五万里,领土之广阔不可想象。如此幅员浩瀚无边的霸主国,其都城自然雄伟壮阔,这里不仅***了大商国大半的财富,更是云集了大商国半数超级世家门阀。

        殷都乃是天下十大名城之一,城内城外人口足有数百万之巨,称得上宏伟巨城。

        萧晨已经来到殷都半个月了,但是还没有将这座巨城逛遍,繁华的殷都名胜多不胜数,更有神祗遗址等许多神秘的古迹。

        至于城内的繁华之所,更是数不过来,销金窟、***地、角斗场、美食宫殿……往往一个行业云集在一起,占据几条大街。

        且这些都可谓是最***的,如:

        逝水斗兽宫名震天下,大商开国之际便已建宫,传承了数千年,传说第逝水斗兽宫的第一代宫主乃是一名兽神。

        流云赌城,同样传承数千年了,也是殷都不可不去的一处繁华之所,据说这里的赌注极大,曾经引得长生高手都去赌过本命法宝。

        沉鱼落雁宫与闭月羞花殿的本部就在殷都,天帝城的两座宫殿不过是分宫分殿而已,艳冠天下的花帝与花皇就在殷都,当初她们不过在天帝城的分宫分殿稍稍露了一面,就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海上明月园林,秀美与壮丽并存……

        还有更多更多……

        悠扬的钟声在传荡,黄龙寺内佛音轻扬,这座千年古刹就位于殷都内,平日间香火鼎盛,烟云缭绕,如极乐佛国一般。

        萧晨来这里并不是为了烧香拜佛,绕过前面连绵成片的佛寺,他来到了后山。

        后山。鸟语花香,景色秀丽,但这在巨城殷都并不算稀奇。不少古迹都是山水相依,恍若仙境。萧晨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相传此地有祖神伏羲氏刻下的一幅八卦图。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凡殷都的修者都知道,而古往今来更是有不少修者曾在这里有所收获。

        登临上三百余米高的石山,平顶之上一方青石巍然而立,古拙中漾着一丝灵气,越是凝望越发觉得不凡。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竟然变得模糊起来。

        青色巨石,似乎已经融入了这片天地中,恍惚间已经化归为“道”,有着一股说不清的灵韵。

        这让萧晨暗暗称奇,暗叹果然是非凡之物。

        并不为此情此景所动,萧晨径直大步上前,来到青色巨石前方。腾空而起,跃上巨石,以平常之心视之,并为因其上有祖神刻印,而对其仰视。

        古拙地刻痕,虽然历经无尽岁月了,但是依然清晰可见。通天彻地,八卦算尽天下,从这些印痕中能够想象,当年伏羲盘膝于此的景象。

        八卦。乾代表天,坤代表地,坎代表水,离代表火,震代表雷。艮代表山,巽代表风,兑代表泽。

        萧晨坐在青石之上。手指摩挲着那些刻痕,描摹伏羲当日的指尖拂动过的轨迹。

        很多人都在此有收获,当然因人而异,每个人的感悟都不同。

        萧晨悠然神往,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八卦刻痕,渐渐的感觉眼前的一切景象都模糊了,浩如瀚海般的空旷虚空,一望无际,他仿似来到的了另一片空间。

        石山、青石、花草、黄龙寺、晚霞在他眼前都消失了。萧晨静静地端坐在那里。近乎石化。

        夜晚降临,星光洒辉。

        萧晨依然一动不动。他茫然无知的沉浸在一片虚无的幻境中,只知不断的前进再前进,但始终寻不到出路。

        直至,一抹流光划破虚空,八卦刻痕浮现在浩瀚天宇之上,他才如梦方醒,在这广阔无边的虚空中抬头仰望。

        乾、坤、坎、离、震、艮、巽、兑八符,竟然连通了八扇门户,诡异的浮现在天空中。

        萧晨心中惊讶无比,感觉八扇门背后连通着八个世界,他并没有冲上去,而是静静的在这里仰望。八卦变得模糊起来,回归原始,而后从最初始状态开始运转,直至清晰。

        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如此演化,萧晨一动不动,静静观看。

        这一切,只能用博大精深来形容,越是观看,萧晨越发觉得复杂玄奥,八卦蕴含了天地至理,那是祖神伏羲氏的道之凝华。

        直至东方破晓,萧晨才从幻境中退出。

        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青石还是那青石。

        不同地是萧晨此刻的精神状态,他感觉神识愈发凝练了,他从八卦的演化中看到了一缕祖神的道之印记,这一晚对于他来说意义重大无比。

        传说,许多修者都曾经在这里大有收获,萧晨现在深以为然,他在这里深受启发。跃下青石,站在石山上,双手划动,演化八卦轨迹,这是他的感悟所得,与原本意义上的八卦大不相同。

        天、地、水、火、雷、山、风、泽八相纷呈,不断在萧晨周围浮现而出,到了最后仿佛有八个虚幻的世界缭绕在萧晨的周围。

        越是演练,萧晨心中明悟越多,到了最后整座石山之巅都笼罩上了蒙蒙光辉。

        神通!

        萧晨惊讶的发现,八卦之八相竟然有演化成神通的趋势,有可能让他再添一大神通。

        日升日落,萧晨静静地在石山上盘坐了三天,天、地、水、火、雷、山、风、泽八相,真的如同八个不同的世界,渐渐由虚变实,呈现在他的八方。

        到了第三日晚间,萧晨睁开了双眼,八卦刻痕彻底从他心间抹去了,剩下的只是八相世界。

        似浮光掠影一般,萧晨刹那自石山消失了。而后又突兀地出现在繁华的殷都大街上,“八相世界”神通初成,威力还不可知,但是速度却提升了难以想象的一大截。

        八相世界,似乎可以贯通真实地空间,他只需在八个虚幻的世界中迈步,就宛如在真实的天空中腾跃飞行一般,可谓极速!

        此不可想象的神通,与伏羲之道大相径**,完全不同于八卦真意。这是萧晨刹那间的灵光感悟,最终演化成了自己的“道”,成就了一门威力不可揣测的新神通。

        到了现在无需不死天翼,他就可以腾跃于虚空之上了。

        萧晨轻缓迈步,极速腾跃于虚空中。

        八相世界,神通威能不可想象,如今不过是初成,先天之上已经属于罕世的专属神通!

        夜晚的殷都***绚烂。@@流云赌城、沉鱼落雁宫、闭月羞花殿……正是纸醉金迷之时,莺声燕语之际。

        萧晨回到客栈,继续参悟,陷入了空灵之境。

        传说,有一种神通名曰六道轮回,***到极致威能不可想象,萧晨有一种野望,想让将八相世界超越六道轮回。

        清晨,一缕霞光照进殷都,新地一天开始了。今日不同于往昔,大街上年轻人明显多了不少。许多才子佳人都向着海上明月赶去,怕稍晚一步就没有座位了。

        海上明月,是一片充满诗情画意地园林,当中的月湖名扬天下。来殷都如果不去月湖赏月,等若空来一趟。

        今日,大商国美艳天下地三公主将在海上明月主持书剑茶会。遍邀殷都才俊,更有不少世家贵女出席,让这茶会格外引人瞩目。

        任谁都知道,倾城倾国的三公主亲自出面,是在为大商国招揽人才。无论是想出人头地的,还是想人前显圣傲里得尊的,都趋之若鹜。

        大清早,海上明月园林就已经人山人海,好在园林浩大。景点众多。足够容纳这些人。

        殷都***了大商国半数超级大世家门阀,这些世家子弟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除了那在外的青年将领外,凡在都城地年轻世家子差不多都来了。

        殷风几人一边热络的和一些世家子弟打着招呼,一般在人群中寻找萧晨的身影,但是日头已经很高了,眼看书剑茶会即将开始,依然无法寻觅到萧晨的踪影。

        “殷兄眼顾四方,你的手下也一个个贼眉鼠眼,獐头鼠目,难道在寻找什么人吗?用不用我借一头神犬给你,哈哈……”

        一个身材魁伟、脸上有刀疤痕迹的年轻人一边走来一边放肆的大笑着。在他的身后,同样跟着几个世家子弟,显然这伙人与殷风等人不睦。

        “薄士你少要挑衅,早晚要你好看!”殷风身后一人恼怒的回应道。

        “哈哈……凭你们?在***几年吧。”被称作薄士的青年,可谓鹰视狼顾,眼眸锐利无比,在脸上地刀疤的衬托下,让他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凌厉气质。

        看着薄士领着几人远去,殷风用力攥了攥拳头,他身后的几个世家子弟也愤愤不已,其中一人咒骂道:“这个狂妄的二秃子!”

        薄士在殷都中算得上绝顶青年高手,在世家子弟中少有人敢惹,乃是殷都一霸。他有一个长他一岁地哥哥,出生不久便被一个佛门高僧抱走了。而他也因此落下了个绰号--------二和尚。久而久之,恨他的人就在背后称呼他为二秃子。

        等到最后也未见萧晨赶来,殷风几人失望无比,他们真的有些不明白,这个青年竟然如此淡泊吗,竟然连这等盛会都无法吸引他,难道这就是高手地性格?

        他们到是见到燕倾城、齐拉奥、宇文风、阿水、阿冰、火袅等人进去了,但是此刻两大***在他们眼中却还不如萧晨吸引人。

        “唉,走吧,今日多半又要看到二秃子以及另外几个家伙耀武扬威了。”

        几人失望的走进了海上明

        萧晨确实几乎将今日的书剑茶会忘掉了,对于他说这是无所谓的事情,他从净土出来,想遍游天下,在红尘中炼心,根本没有报效某一国家的念头。

        对八相世界参悟了****。到日上三竿时他才悠闲的走出客栈,吃了一些东西,随意的在大街上走着。

        直至临近晌午,才想起殷风说过的话,今日将有一场盛会,殷都杰出青年将在海上明月聚会。

        想看看大商国都地青年强者到底有有多么高深地修为,萧晨这才不急不缓地向着海上明月走去。

        并没有人阻拦,今日海上明月对所有人开放,走过一片玫瑰苑,穿行过一片石林。翻过两座矮山,通过一道峡谷,进入一片芳草园,最后又前行了两里地,萧晨终于来到了月湖之畔。

        海上月明月占地极广,这可不是寻常的地方,在殷都城内可谓寸土寸金,这让萧晨也不禁暗暗咂舌。

        月湖之畔。***了足有数千人,众人皆席地而坐。萧晨没有向前挤去,远远地在后方坐了下来,这里根本无法看清里面的景象,更不要说看到那位倾城倾国的三公主了。

        才子佳人吟诗作画,他有兴趣欣赏,却无兴趣比试。修者对决,他同样愿意观战,不愿意出手。今日完全是为看热闹而来。

        正在这个时候,萧晨看到一条熟悉的影迹。一条金色的身影在月湖畔跑来跳去,虽然离人群这里很远,但是萧晨还是一眼认出了,竟然是在南荒斗兽大赛中出席过决赛的天神后代金子!

        三年过去了,它并没有长高多少。但是它地周围却出现了十几道金影,那不是九命不死身吗?它不仅重修回来了,而且让不死身的数量更多了。

        随后。萧晨又发现了一头五彩孔雀王在不远处翩然飞舞。

        “它们怎么会在这里?”萧晨心有疑惑。

        两头圣兽王像是心有感应,齐刷刷向着萧晨望来,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正在这个时候,人群前方传来骚动,接着萧晨听到了宇文风愤怒的声音。

        “你们辱我南荒……”

        里面早已打起来了,萧晨赶紧站起,向里走去。

        远远望到,宇文风浑身都是血迹,身躯颤抖着指着前方的一群青年。道:“人无贵贱。你们自命不凡,小觑南荒。他日南荒英杰必然会败尽你们殷都所有青年高手!真正坐井观天的不是我们,而是你们,必然自食其果。”

        很显然性格暴躁的宇文风,再一次与殷都的世家子弟大战了一场,依然是惨败,被无情地羞辱了。

        萧晨默然。

        宇文风是个悲情高手,当年的南荒四强之一,结果在九重天大败于萧晨。而后修为大成后来到殷都,在识藏境界五重天却依然惨败在四重天冥火之下。现在,又一次惨败,非是他修为不强,而是他的敌手一个比一个恐怖。

        嚣张的大笑声响起:“哈哈……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好吧,今日我破例饶你一命,给你机会,等你来殷都找我报仇。记住我叫薄士。”

        “他叫二秃子。”也不知道是谁起哄,在人群中大喊了一声。

        “哈哈……”所有人都大笑。

        远处的不少宫娥也不禁掩嘴娇笑,那个地方是商国三公主与殷都佳丽的席位。

        薄士大怒,脸上的刀疤剧烈颤动了起来,一双眸子绽放出可怖的光芒,顿时让在场所有人都止住了笑声,瞬间静了下来。

        “哼,不是我小瞧南荒,青年一代真地没有一个值得我出手的强者。”薄士不理会脸色铁青的宇文风,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燕倾城与齐拉奥上前扶住宇文风,搀着他向座位走去。

        “南荒双珠之一的燕倾城,果然绝色啊……”

        “哈哈……南荒***名不虚传。倾城小姐这边请,我大商男儿多豪杰,一定有你地真命天子。”

        殷都世家子弟肆无忌惮的大笑。

        不管怎样说,燕倾城、齐拉奥与宇文风同来自南荒,此刻可谓同仇敌忾,他们皆愤愤不已。

        “今日之耻我宇文风记下了,我之败在于无合适兽魂与万兽魔诀匹配,他日若是寻得合适兽魂,一定来殷都一雪前耻!”宇文风愤愤不已,他已经在心中发誓,要远走蛮族深山,一定要去那里求得一条上古兽魂。

        尽管他不是蛮族,但是所修万兽魔诀同样需要强大的兽魂为鼎炉。若是能够寻到上古兽王魂作为鼎炉,他地修为比之现在可要恐怖的太多了,毕竟万兽魔诀昔日曾经名震天下。

        “哈哈……薄士兄虽然说不杀你了,但是冲着你方才的狠话,我可不想放过你,还是送你这个南荒蛮夷上路吧。不是怕你报复,而是懒得将来再出手一次。”

        一个殷都的世家子弟,大笑着迈步走出,脸上尽是嘲讽之色。

        只是,他的笑声在刹那间停止了,因为一道剑光闪过,他的头颅斜飞了出去,鲜血喷溅,死尸栽倒在地。

        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引得会场一阵***。

        几名世家子弟腾的站了起来,其中一***步走入场中,喝道:“是谁?出来!竟敢背后伤人,出来一战!”

        “噗”

        血光迸溅,这名世家子弟,也被一道剑光斩去了头颅,死尸栽倒在地。

        “蠢材,我的剑在场中就足够了,如果人至,你更挡不住!”清冷的声音在场中响起,但却只有一把铁剑悬浮在场中央。

        “你是谁?”

        几名殷都世家子弟,皆如临大敌,目光在人群中扫来扫去。

        就连刚刚回到座位上薄士地都难得地收起了笑容,他已经站了起来,感觉到这必然是一个绝顶青年高手。御剑术,竟然达到这等杀人于无形的境界,绝对是劲敌。

        远处,殷风等几名世家子弟也在凝望,不过他们并没有凝重之色,毕竟那人是冲着薄士一伙人地。

        所有人都在寻找铁剑的主人。

        就连大商国的三公主都被惊动了,与几名倾城佳丽在远处观望。

        “你到底是谁,快出来,与我一站。”

        “我是你们口中的南荒蛮夷。不过我想把你们的话还回去,你们坐井观天,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冰冷的声音在月湖之畔回荡着。

        “哈哈……”薄士气的大笑道:“我承认你是个高手,与我也不过在伯仲间,但是我不是殷都的最强青年高手。在我们眼中,南荒确实不行!”

        五一二,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