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235章 争锋!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235章 争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写完后懒得分章了,合在一起发了。

        被劈落下天空中的几名高手生死不知,薄士急忙命人去抢救,直到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他才长出一口气,看来对方是有些分寸的,不想真个让殷都与南荒彻底对立。

        薄士大步走到了场中央,他知道只能亲自出手了,再派人出战,只能徒增伤亡。

        “下来与我一战吧!”薄士仰天大喝,他不是灵士,目前还不能够御空而行。

        空中的虚影擎着铁剑飞来,像是天外飞仙一般劈出了惊才绝艳的一剑,长虹灿然,经天而过,留下一道美丽而又壮观的长长影迹,直斩薄士而去。

        根本没有一丝多余的话语,铁剑就代表了其心其意。

        “当当”

        震耳欲聋的声音传遍当场,薄士双手闪烁着宝光,攥成拳状,不断轰击劈来的铁剑。两者间击撞出一串串火星,强绝的能量波动更是震的围观众人不断***。

        巅峰对决,声势惊人。

        薄士修为之强绝,在殷都都是赫赫有名的,乃是一方霸王,即便不是第一高手,也绝对在最前列了。

        “现出真身吧,如此你不是我的对手。”薄士冷冷的喝道,周身凝聚了无尽光华,整个人像是一把天刀一般锋利迫人。

        并不矫情。铁剑旁地虚影慢慢淡去了,人群外一条身影大步走入场中。

        众***惊失色,没有想到强大的铁剑主人就在身旁,纷纷为他让路。

        来人身材高大修长。长发如墨,眸光犀利如剑。神情冷漠,有着一股极其特别的气质,整个人就如悬浮在虚空中的铁剑一般,仿佛真地为剑魂所化。

        “我名薄士,请问你是何人?”

        “南荒独孤剑魔。”说话间铁剑飞入了他的掌中。

        “果然是独孤家地人!”薄士点了点头。

        远处。燕倾城等人很激动,虽然早已猜出是他,但是他们的心绪还是难以平静。不管平日交情如何,但毕竟同来自南荒,之前宇文风惨败,殷都世家子弟无情奚落南荒高手,让他们倍感屈辱与愤怒。

        如今,独孤剑魔一把铁剑横出,所向披靡,连带着他们都感觉振奋与激动不已。

        燕倾城用力攥了攥秀拳。齐拉奥更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宇文风更是大笑了出来。有喜悦、有激动……但更多的是辛酸,殷都带给他的是耻辱与苦涩,他发誓有朝一日一定会再来此地一战!

        远处,大商帝国三公主已经站了起来。很明显她极其重视独孤剑魔。而旁边地那些世家小姐也各有打算,如此所向披靡的青年高手,就是有公主竞争,那也是要出手争上一争的。如果自己的家族多了这样一个友客,那意味着将来会多出一名恐怖的绝顶高手,招来当从人那是不可能了,毕竟南荒独孤家不是一般的家族。

        萧晨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很平静。并没有丝毫波动。三年前。独孤剑魔就与之不相上下,以他之天赋与心性。如果不能达到这个境界,才显不正常。

        这三年来,萧晨因寿元流失,修为进展并不是很顺利,不过却因此令心境经历了一次锤炼,很难说清失去的多还是得到的多。===

        不过萧晨比之三年前更自信,即使是对上实力大进的独孤剑魔。

        两人有可能对上吗?很难说……

        无需多余的话语,独孤剑魔已经与薄士大战了起来。

        这是一次巅峰对决!

        境界以及掌控地神通都是胜败的关键因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进入识藏境界,神通泉涌,为跨级大战提供了可能,不再只是梦想,强绝的神通是可以横扫高境界的强者地。

        战场中两大高手势均力敌,剑气冲天,刀碎虚空,大战激烈无比。

        薄士双眸射出两道紫光,整个人迅疾如雷电一般,蒙蒙紫气在他周围缭绕,手中长刀划出一道道白芒,滚滚如大浪在翻腾,势不可挡。

        而独孤剑魔更是一剑在手强如剑神再生。手中的铁剑断碎虚空,剑光一道道,如那彗星划过长空一般,绚烂而又璀璨。

        转眼间,上百个回合过去了,两人依然是一副势均力敌的样子。

        远处,另外几个王族子弟都在与己方世家子弟议论。

        “南荒独孤家永远不可小觑啊。”

        “独孤剑魔即便在我大商国内也是排在最前列的青年高手。”

        “二秃子的修为又精进了,家传紫气东来玄功果然名不虚传。”

        “孰强孰弱很难预料。”

        二百回合过后,薄士冷笑了起来,道:“你没有神通吗?”

        独孤剑魔冷漠的道:“一把铁剑斩破世间一切神通!”

        “哈哈……”薄士大笑,而后冷冷的道:“如此,战斗可以结束了!”

        刹那间,紫气漫天,霞光千万道,瑞彩千万条,无尽紫气东来,将战场淹没了,只听到薄士冰冷的声音喝道:“紫狱空间!”

        空间像是凝固了一般,无尽紫气将独孤剑魔困在了当中。虽然薄士并不精通空间法则,但是这门神通却与空间之术有着千丝万缕地联系,可以封困一方空间。

        独孤剑魔刹被封困了。

        场外。传出许多惊呼声。

        “这是二秃子地独门神通。”

        “已经有不少高手都饮恨在紫狱空间内了。”是焦急,独孤剑魔如此被封困,岂不是如在砧板上一般?

        就连远处的大商国三公主以及几名佳丽都露出了忧色,她们不希望独孤剑魔出事。毕竟他已经展现出了超凡地修为,若是败在薄士手中被杀。未免太过可惜了。

        萧晨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右手中指已经曲了起来,准备关键时刻弹出灵犀剑波,那是净土中地犀牛老人传授给他的神技,不过很快他又松开了手指。

        “剑就是你地生命。如今铁剑都已经离手,独孤剑魔你败了!”薄士冷酷的声音传出,猛的用力挤压紫狱空间。

        紫狱空间中,紫色光华已经近乎液体化,铁剑已经被震落,被禁锢在一个角落中。独孤剑魔似更是被彻底封困,难以挣动分毫,乌黑的长发皆根根倒竖了起来。他的口鼻间已经溢出了丝丝血迹,紫色地力量不断挤压,他浑身骨骼都“咯吱咯吱”作响。

        任谁都都已经认定。独孤剑魔败了,恐怕已经难逃一死,但就在这个时候,独孤剑魔舌绽惊雷。喝道:“破!”

        不理会那悬浮在一旁的铁剑,他的身影竟然虚淡化,而后又在一瞬间绽放出冲天的光芒!

        “嘎嘣嘎嘣!”

        骨骼剧烈碰撞的声音。

        恍惚间,众人看到独孤剑魔的身体竟然变了形状!血肉之躯竟然在刹那间变得薄如纸张,所有人都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了。

        光芒千万道,瑞彩千万条,薄如纸张的独孤剑魔。通体绽放出冲天的光芒。刺目无比,他如神剑一般劈出!

        在紫狱空间中生生劈出一道缝隙。

        是的。将自身当成了铁剑,独孤剑魔劈开了紫狱空间,身影如长虹一般冲出。

        去势迅疾刚猛如陨星撞击大地!

        直直向着薄士劈去,以身做剑,神光冲霄汉,炽烈的光芒刹那间照亮了整片大地。

        “砰”

        薄士被这惊天一击,直接轰飞了出去。

        “噗”

        薄士倒飞出去地同时,喷出一串血花,栽倒在了血泊中。

        如此变故,让所有人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孤独剑魔方才之威势,当真锐不可挡!

        紧接着月湖畔彻底沸腾,众人喧嚣不堪。

        今日来海上明月的,除却才子佳人外,大多都真正的修者,如此近距离目睹方才的大战,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方才地独孤剑魔有多么恐怖。

        就是殷都几方王族高手,也全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二秃子居然败了,不可想象啊!”

        “紫狱空间,就是殷都也没有几个人敢尝试去破,今日却……”

        薄士费力缓缓站起,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脸上的刀疤在血迹的衬托下,令他看起来有些可怖,鹰视狼顾,扫视四方,周围的喧嚣声立刻平息了下来。

        身为殷都一方王族后代,薄士在青年一代积威甚深,树立了强与狠的威信,对于寻常人来说这是一个需要绕着走的人。

        “独孤剑魔你很强,那是你地神通吗?”

        独孤剑魔很冷漠,道:“神通吗?我不知道,只知天地万物,一草一木,皆是我剑,包括我自己,必要时也包括你。”

        难得地,沉默寡言的独孤出说了这么多地话语。

        “嘎嘣嘎嘣”

        血肉与骨骼都在剧动,独孤剑魔刹那间恢复了原貌,很难想象他是怎样让身体做到了薄如纸张一般。

        远处,大商帝国三公主目泛异彩,她早已站了起来,对着几名宫女吩咐了几句。而旁边,那些殷都名媛也各有打算,想要招揽独孤剑魔。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宫女跑来。手托玉盘,上面有一个玉茶杯,恭敬地来到独孤剑魔前,道:“三公主赐凝馨玉茶一杯。”

        “赐?我不需要任何人赐!”

        此话一出。****满场哗然。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家伙未免太过傲气了。大商帝国三公主赐茶都不接,要知道对于常人来说那是天大的荣幸啊,而他却是如此态度。

        独孤剑魔自由孤苦,一生只为剑活,公主与寻常百姓在他眼中并无两样。若发起狂来更是六亲不认,他讨厌这个“赐”字,除了手中铁剑,他并不尊任何人。

        远处,大商帝国三公主皱了皱秀美,不过又笑了起来,虽然有面纱遮挡,但是依然可以想象其倾国笑颜。

        旁边的那些帝国佳丽轻掩小口,而后彼此相望,会心一笑。独孤剑魔不尊公主。那么她们的家族就更有机会拉拢了。

        又一个小宫女急匆匆跑来,恭敬地道:“三公主请独孤公子喝一杯凝馨玉茶再走。”

        没有多说什么话语,独孤剑魔接过玉杯,仰头一口喝尽。背着铁剑大步离去。

        怎么可能让他如此离去呢?许多人都看重了他一身傲人的修为。

        三公主等还未来得及命人传话,薄士已经开口了。“慢,独孤兄请慢走。”

        独孤剑魔没有说话,背对着薄士止住了脚步。

        “独孤兄真豪杰也,若蒙不弃,我想与独孤兄交个朋友。”

        独孤剑魔没有说什么,远处宇文风喝道:“我们乃是南荒蛮夷。”

        “哈哈……”薄士爽朗大笑了起来,道:“就冲着独孤兄如此修为。我也要收回曾经说过地狂话。南荒卧虎藏龙,有独孤兄在。谁敢说无高手?!”

        独孤剑魔并没有说话,继续大步向前走去。

        薄士在后面大声喊道:“独孤兄莫走,请听我把话说完。”他认真而又诚挚的解释道:“我大商国民风开放,所有大好男儿都是性情中人,说话未免有些耿直,难免有些伤人。但我想告诉你,我们表里如一,从不耍阴谋诡计,只是直爽而容易得罪人罢了。先前的不快,还请独孤兄不要见怪,我想与你交个朋友,我薄士从此再不会小视南荒。”

        身为一方王族后人,拿得起放得下,薄士尽管大败,但是却起了惜才之心,想将独孤剑魔招为友客。

        虽然很大气,不过配上脸上的刀疤,以及那犀利的眼神,总让人感觉薄士是个枭雄般地人物。

        “此生只为剑活。”似乎根本不愿多说什么,只吐出这几个字,独孤剑魔即将远去。

        远处,许多世家子弟也都在议论。

        “看来这个独孤剑魔很不好收服。”

        “不能为我们所用,不如找一个老东西做掉他吧。”

        “放屁,你脑袋被驴踢了?到时候几十个背着大铁剑的***一起杀来,你扛着啊?!”

        南荒独孤,这一家族虽然低调,但是所有人都不敢小觑。他们的后代入世历练时,如果被青年一代光明正大的杀死,他们不会去过问,也不会去管。但是如果老辈高手出手灭杀,那么等待的将是***。曾经有个家族如此惹翻过独孤家,结果几十个背着大铁剑的人,找上那一家族,让其****间灭族。\\\

        如此***的家族,就是大商国传承了数千年的超级大世家门阀也不愿轻易招惹。

        并不是护短,但是如果不按规则,胡乱出牌,独孤家向来奉行:杀你,没商量!

        大商国三公主派人拦住了独孤剑魔,想请他于月湖畔一叙。而边上更有不少人都在等着,都想拉拢这个潜力无限的青年高手。

        另外几方王族也都在纷纷议论。

        这个时候,大商国三公主正准备亲自去与独孤剑魔一谈。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喝传来:“独孤剑魔慢走!”一道蓝光自人群中飞起,冲入了场中央。

        独孤剑魔转过身来,漠然的看着他,没有言声。

        “战败薄士不等于战败了殷都真正地高手。今日我来败你!”蓝衣男子长相很俊美,就是某些女子与之相比,也都要黯然失色。

        远处,薄士一方的人气恼无比。

        “是齐王一脉的人。这不是骂我们一方无人吗。薄士虽然败了,但毕竟是殷都最前列的高手。这个家伙说话太不中听了。”

        “今日我要与你一战,记住了我叫……”蓝衣美男子话还未说完。独孤剑魔地铁剑已经杀到了,像是一抹流光一般,照亮了整片天空。

        “当当当”

        几声铁剑交击的声响,紧接着惨叫声传来。铁剑将蓝衣男子立劈为两半,尸体栽倒在芳草地上,鲜红地血水汩汩而流。

        直到这时,独孤剑魔才开口道:“无需知道死人的名字。”

        “杀的好!”

        “早就看这个二世祖不顺眼了,这个草包整天唧唧歪歪,明明实力是倒数的,却总是以为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对于被杀死地男子,就连殷都地世家子弟,都没有几个人同情他。

        几方王族除却陈王一方外,看到这个结果都笑了。

        陈杭锦冷声道:“谁让这个***出去地?”

        “是他自己想出风头。刚才没有拦住。”

        “该死的东西!”陈杭锦有些恼怒,连薄士都不是独孤剑魔地对手,这个家伙出来掺乱,实在是让他也跟着脸上无光。

        陈杭锦凝视着场中提着滴血铁剑的独孤剑魔。最后蓦然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大步向着场中央走去。

        “陈兄你不能去啊。”

        “无妨!”陈杭锦果断的打断了身后几人的话语,大步行去。

        陈杭锦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修者,谈不上帅气,肤色白皙,人很文静,像个白面书生一般,但是熟知的人都知道。他虽然很年轻。但行事却非常地老辣。

        “独孤剑魔我想与你打个赌。”

        独孤剑魔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败者为胜者无条件的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如何?”陈杭锦镇静而又从容地说出的了这样一个赌注。

        对此,独孤剑魔直接以铁剑回应,立劈了过去,寒光照耀四方。

        远处,薄士脸色非常不好看,愤愤的道:“***,陈杭锦已经看出,独孤剑魔虽然大破我的紫狱空间,但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

        “什么,独孤剑魔已经受伤?这个小白脸真会钻空子。”薄士一方的人皆气愤不已,其中一人恼怒的大喊了一声:“小航航,十岁不尿床……”

        话语清晰的在数千人耳畔荡过,顿时让所有人都哄笑出声。

        就像薄士有二秃子这个不雅之号一般,陈杭锦也被人揪住过小辫子,因为十岁那年还在尿床,所以殷都地世家子弟都在背后如此来取笑他。

        “小航航,十岁不尿床……”

        几个方向,都有人跟着起哄。

        殷都所有世家子弟都笑地前仰后合,就是大商国三公主也是在强忍着笑意,旁边的那些名媛佳丽就更不用说了,早已是花枝乱颤,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场中,陈杭锦白皙地脸颊刹那间变成了紫红色,冲着观战的数千人冷冷的扫视而去,顿时让许多人顾忌的低下了头,不敢在笑闹。

        这样一分心,直接被独孤剑魔斩掉了半截衣袖,一条手臂险些因此而废掉。

        “九幽冥王宝轮!”陈杭锦确实怒了,方才的笑声让他感觉心中烦躁无比,直接展现出了自己的最强神通。

        魔云翻涌,像是突然间乌云盖顶一般,黑雾于刹那间笼罩了战场,一个磨盘大小的宝轮在黑暗中像是一轮太阳一般炽烈,流转***万道光华,向着独孤剑魔照去。

        几方王族全都吃惊的站了起来。九幽冥王功,乃是陈家的不传之秘,而陈杭锦更是以此***出了自己的神通--------冥王宝轮,自功成以来,所遇对手都难以在宝轮下支撑片刻钟。

        宝轮在冥雾中透发出地光芒显得格外璀璨。一道道瑞彩铺天盖地而下,将独孤剑魔都快淹没了。

        铁剑横空,不断劈斩,抵御扫来的神光。独孤剑魔心中凛然,他知道若是有一道光芒扫中。他都有生死之危。

        “冥王宝轮!”陈杭锦大喝,白皙的脸颊充满了血色,天空中磨盘大小的宝轮在刹那间放大到足有房屋般大小,缓缓压落了下来。

        大地剧烈摇动了起来,而后在一瞬间崩裂出去一道道可怖地大裂缝。完全是空中的莫大地压力造成的。

        冥王宝轮悬在独孤剑魔头顶上空不足三尺处,所有光芒一起涌动而下,将独孤剑魔笼罩在了里面,铁剑早已崩飞了出去,若不是护体罡气第一时间涌动而出,他的肉身恐怕已经成为肉泥了。

        陈杭锦冷笑着道:“独孤剑魔你败了!”

        所有观战者皆骇然,冥王宝轮实在太强大了,就是几方王族也都变了颜色。

        “以前这个小白脸与二秃子不相上下,看来他最近又突破了,恐怕已经到了识藏境界五重天的顶峰了。或许已经进入六重天了,现在恐怕比之二秃子强了不少。”

        “确实如此,冥王宝轮果真恐怖。”

        对此,薄士并不在意。他们这些殷都子弟,向来都是在竞争中前进的,今日稍稍落后并不代表明日依然如此。他在意地是独孤剑魔能否撑住。

        独孤剑魔的身体在变淡,骨骼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身体在快速变薄!

        “想以己身为剑斩出来吗?无用,你斩不动!”

        “噗”

        独孤剑魔喷出一大口鲜血,以身凝剑失败,强大的压力不断碾压。逼迫着他再次显化而出肉身。

        “你败了!”陈杭锦冷笑着。

        “是你败了!”就在这个时候。独孤剑魔竟然开口了。

        陈杭锦大叫一声不好,猛然***。同时震碎了长袍,尽管如此,那碎裂的衣衫如依如同无数把飞剑一般,斩向了他。

        护体罡气透发而出,阻挡住了无数把“小剑”,但是在这一刻冥王宝轮失去控制,瞬间暗淡了下去,飞快消散。独孤剑魔如一道死亡之光一般冲来,刹那间将陈杭锦劈飞了。

        众人沸腾,独孤剑魔竟然于危急中扭转战局,胜的干净利落,很多人都呐喊了起来。

        “咳……”

        咳着鲜血,陈杭锦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惨然道:“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天地万物,一草一木,皆是我剑,不仅包括我的身体,甚至包括你的身体。”独孤剑魔擦净嘴角地血迹,将旁边悬浮的铁剑握在了手中。

        ***到极致境界,连别人的身体都可为己剑,这有些***与恐怖!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剑之真意的升华!

        “说吧,让我为你做什么事情。”

        独孤剑魔什么也没有说,这一次背着铁剑直接向场外走去,连胜两名王族青年一代地领军人,他已经受了重伤,无法再战了。

        远处,大商国三公主亲自迎了过来,还有那些殷都贵女也全部走了过来。

        现场一片喧哗,不少寻常修者近乎崇拜的看着独孤剑魔。

        “哈哈……三公主举办书剑茶会,我焉能不来,总算赶上了。”海上明月外传来大笑声,一群世家子弟如众星捧月一般拥簇着一个青年大步走来。

        倒吸冷气的声音顿时在场中响起,显然很多人都认识他,且非常的顾忌。

        “他怎么回帝都了?不是领兵出战去了吗?”

        “这个狠人,帝都四杰之一啊!”

        “楚行狂……殷都青年一代最可怕的四人之一,他追三公主可不是一年两年了,这次他回来要闹大乱子了。嘿嘿,期待啊!”

        “楚行狂你怎么回来了?”大商国三公主,莲步款款,修长的玉体,曲线曼妙无比,尽管蒙着面纱。但从其那秋水般地眸子,可以想象其绝代姿容。

        “哈哈……见过三公主。大帅特批我回殷都,不想我错过公主的书剑茶会啊。”楚行狂相貌英武,一表堂堂。潇洒中带着几许豪气,很有将领那种杀伐特质。

        不过薄士、陈杭锦几方似乎都对他不感冒。暗下冷哼了几声。

        三公主淡淡地笑了笑,道:“你远途劳累,先坐在一旁休息吧。”

        “不累,看到公主,末将一身风尘似乎都仙化了。”这个家伙可谓胆大包天。惹地很多人都发发出了不满地冷哼生。不过却没有人敢直面他,帝都四杰,那可是狠角色中地狠角色,不说在大商帝国青年一代中打遍天下无敌手也差不多了。

        三公主不再理他,与一些殷都名媛,向着独孤剑魔走去。

        楚行狂大笑,抢先一步走了过去,道:“你就是南荒独孤剑魔吗?连败我殷都高手……”说这里,他扫视四方,冷哼道:“我们四杰离开殷都之后。你们可真是给我大商国长脸啊,居然让南荒蛮夷打败,丢人!”

        此话一出,一下子引发了众怒。“他妈地什么玩意。老子的哥哥如果还活着虐死你。”

        “狂什么狂,又不是真正的殷都第一高手。”愤愤不已,但是众人不满归不满,没有一个人敢走过去直接顶撞他。

        虽然离开殷都有段时间了,但是积威犹在,楚行狂扫视四方之后,没有人敢在他的目光下挑衅。

        “我若不回来,大商国的脸就被你们这帮小子丢尽了。”楚行狂冷冷笑着。而后转过身来。对着独孤剑魔道:“八十招之内,我若不能斩你。自绝在你面前。”

        看着拦在身前地楚行狂,沉默的独孤剑魔只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双眸向着场外的人群中扫去。

        “不要脸,二秃子与尿床的已经让独孤剑魔受重伤了,现在才来比斗一点不公平。”

        “此刻来捡便宜,***。”

        “狗屁殷都四杰。”

        不知道是因为大商国真个民风开放,众人耿直,还是这些人恨透了楚行狂,即便他是为殷都世家子弟找脸面,也被骂了个狗血喷头。

        楚行狂并没有如众人料想的那般动怒,他冷笑道:“我楚行狂与人对决,有过不公平的时候吗?”

        众人立刻沉默了。“哼,将七转金丹拿来,给独孤剑魔一粒,保他瞬间复原,那时我再与他一战!”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虽然不少人都嫉妒殷都四杰,但不得不承认人家就是实力强大。

        “不必了。”就在这个时候,默默无言的独孤剑魔突然开口说话了,道:“我说过我不是南荒第一高手。既然你们想要争那虚名,我让比我强的一个人与你一战。”

        现场立刻一片喧哗。

        所有人都吃惊无比,独孤剑魔如此身手,已经镇住了现场众人,那南荒第一高手该有多强,难道真的可以敌住殷都四杰吗?

        重要地是南荒第一青年高手也来到了此地?

        此刻,就连大商国三公主都露出了讶异之色,美目生波,在人群中流转,***殷都佳丽的目光也全都在人群中扫来扫去。

        燕倾城、齐拉奥、宇文风闻言皆愕然,他们很难想象独孤剑魔在说谁,难道是说那最为神秘的赵重阳不成?

        这个消息实在太意外了!喧哗过后,现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哦?南荒青年一代第一高手也来了,我怎么没有听过有这样一个人呢?”楚行狂眼中射出两道实质化的光芒,此刻他战意冲天,道:“他在哪里?”

        “在那里!”独孤剑魔铁剑指着前方。刷

        那里地观战者在第一时间闪向了两旁,开玩笑,被认错的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现场,只留下一个身材挺拔的青年。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里。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