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239章 心境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239章 心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逝水大败殷都四杰之一楚行狂,消息像是一阵狂风一般,一夜间席卷了整座大商帝国都城,这无疑是轰动性的消息。

        殷都四杰在年轻一代近乎无敌,名震大商帝国都城数载,所向披靡,根本遇不到对手,就是高他们半辈的三十几岁的强者,都不见得能够与之争锋。

        斗兽宫、赌城、沉鱼落雁宫、闭月羞花殿……所有修者都在谈论这件事情,海外散修萧逝水一夜名动殷都。

        尤其是各大世家的中青代,得到消息后都对这件事格外关注,楚行狂那可是青年一代的杰出人物,如此败了,实乃重大事件。

        “命运双生子号称不灭,冥王至宝与天佛宝轮齐出,足以傲视青年一代,有几人能够与之争锋?但,却败在了一位横空出世的海外散修手中,要找到那名散修。”

        “看看能不能拉拢萧逝水为我们所用。”

        不少家族得到禀报后,都已经下达出了意思相近的命令,如此青年强者,数十年上百年后绝对会是震慑一方的绝顶高手,培养得力的话就是横扫天下同辈强者也极有可能。各大世家怎能不招揽呢?

        八相神通世界,第一次展现在世人眼前,就立刻名动一方了。

        再加上萧晨精通无畏狮子印、不动明王印、神韵拈花印、***宝瓶印、空灵永恒印,让他的来历显得格外神秘,五大印法有着神鬼莫测之能,曾经名震天下。

        还有那杀伤力极其恐怖的灵犀剑波。更是曾经在某个时代震慑天下。再加上阴阳十重封神技,这一切似乎都在预示着……萧晨的来历很不简单,身后应该有数名不世强者,不然怎么可能学到了这些失传已久地绝技呢?

        这个夜晚,整座殷都都沸沸扬扬,无论是赌城还是***场所。许多修者都在议论纷纷。

        而也就是在这一晚,众人还知道了一件事情,殷都四杰之一地燕凌空三日内将回殷都,楚行狂在大战时接到的急信就是燕凌空送来的。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万分期待,四杰之一的楚行狂大败,燕凌空会不会为他出头呢?不是为其报复,但应该为其找回一些颜面吧。

        毕竟,四杰同气连枝。本就是好友,如今燕凌空回来,怎么会袖手旁观呢?如此一来,殷都接下来的日子定然非常精彩。

        此外,还有一则消息,只有世家子弟这一小范围内的人知道,中土强势家族虎家地一头“壮老虎”正在大商帝国都城,得知两头“小老虎”被灭的消息,相信一向以护短闻名于世的虎家“壮老虎”恐怕坐不住了吧……

        这一夜。注定让许多人失眠,因为接下来的日子会更加让人期待。

        月湖畔,已安静了下来,众人早已多时。此刻是已经是深夜时分。

        皎洁的月光洒落而下,澄净如宝石般的月湖,流转出道道柔和的光辉,它像是一块会发光的巨大宝石一般,再加上如水波般地月辉相映,这里似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烟,美的如同仙境一般。

        一叶小舟在月湖中缓缓而行,荡漾出一缕缕涟漪,将水中的明月破碎成一片片玉璧。

        萧晨独坐小舟船头。对月饮酒。没有大战胜利的喜悦,有的只是深深的空虚。外面喧哗沸腾之际,他独自孤寂的在月湖上漂泊。

        大战时确曾***澎湃,在那一刻他意气风发,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生命之火熊熊燃烧地***对决中,让生命之花绚烂怒放,在那生与死的巅峰对决中他品味到了生死的真意,感受到了热血沸腾的***。

        但是极尽繁华之后,当***渐渐消退,当热血渐渐冷却,他却感觉到了无限地倦意与空虚。

        外界一片喧嚣沸腾,而他此刻却形单影孤。

        就是全世界都在为他喝彩,也挡不住此时一人的孤寂。

        名,他早已有了。利,他唾手可得。

        但是……

        众生喧沸,一心独孤,这就是他此时的心境。

        背靠小舟船舷,手持青铜酒器,对月而饮,萧晨的脸上满是落寞与孤寂。

        他已经有些醉意,面对那朦胧的月辉,他感觉迷失了自我。

        长生,到底有何意义?不死不灭,永生在这个世间,也许并不是幸事,在漫长的不死岁月中,面对的可能是无尽的苦寒寂寞。

        也许,四十余岁前,达到长生,“回家”看看,是他唯一能够不断前进的动力吧。

        可是细想一想,白发生根地父母,身体并不是很好,二十年后纵是回到人间,还能够看到他们吗?

        还有人间曾经地女孩,二十年后她又属于谁?

        我用青春来修行,但是却看不到未来、看不到结果……这值得吗?

        萧晨默默,独望明月,他忽然感觉很累,仿似有一道无形的枷锁,牢牢地将他锁住了。

        不若归去……

        想到二十年后的景象,他忽然有了信念崩塌的感觉,所努力奋斗的一切一场空,期望成为破碎的泡影,面对的将是让人黯然神伤的碎片……到底还要继续吗?

        醉了!

        萧晨确实醉了。

        心神散乱,胡思乱想起来,修者的不动心,在这一刻失守了。

        他竟然开始怀疑自己的***到底有没有意义。

        长生吗?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从此不老不死,俯视众生。

        但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天心难测,仙情如霜。

        清冷与孤寂常伴,这就是最终的结果吗?

        红尘多妩媚,凡俗多生气,如此,追求长生还有意义吗?也许如平凡人一般。简单而快乐的过完这一生,最好不过了。

        哪管得他天界崩碎,地狱大乱,哪管他祖神殒命,逆神祸乱,我自逍遥尘世间,如此多姿多彩一生,足够了。

        月湖中。萧晨独对清月,下半夜这里显得格外的冷清,静到了极点。

        昏昏沉沉,小舟随波而动。

        也不知道何时,萧晨似醒非醒间,忽然听到了阵阵铿锵之音,刀剑相击,声震天地。

        抬望眼,前方水波之上。竟然有一个女子,凌空飞度,虽然姿态优美,但杀伐之气却直冲霄汉。

        “红尘扬。黑发乱,手中长刀动霄汉。眸绽冷电,心比铁坚,刀锋所向万里颤……”

        悦耳但却字字如锤敲心间般地歌声浩荡于天地间,直让萧晨刹那间醒转。不知道为何,他仿佛看到了金戈铁马,江山万万里地景象,长刀恨欲狂,心中那冷却的血液刹那间燃烧了起来。

        “天风起。大地颤。胸藏天兵千百万。气吞山河,志压日月。一怒敢让天地乱……”

        萧晨如遭雷击,瞬间感觉热血沸腾,被歌声所感,刹那间竟然涌起凌云壮志,仿似可以去撼动天地间的祖神。

        断断续续歌声,仿似点燃了萧晨的斗争,令迷惘的他再次找到了自我,这是属于男人的战歌,一时间让他***澎湃。

        歌词并不是很好,但是那种意境已经让他血脉喷张,彻底恢复了神智。

        人生如歌,大丈夫生于世间,怎能彷徨与迷茫,要让生命之花怒放,要充满斗志,昂然立于天地间,要让这一生都充满壮丽地色彩。

        不管将来如何,不问结果,重要的是曾经努力过了。

        萧晨的修者之心,前所未有的坚定了下来,他将继续前进,方向不变,始终如一,一往无前。

        每一个人是如此,不可能简单纯一,所有人的性格都是复杂的,萧晨也是如此,短暂的孤寂落寞后,又会热血澎湃,焕发出更加强大的信心与动力。

        歌声杳逝,那如梦似幻地绝代佳人,已在月湖之上消失不见。

        “清清……是清清吗?”

        萧晨大喊,八相世界浮现而出,速度快到极致,冲向了云烟飘渺的天空,但是这清冷的天空一片空寂,什么也没有,唯有月华与星辉洒落而下。

        “一战过后,竟然魔念丛生,险些自毁道心,好险啊!”萧晨如此感叹。

        独立船头,仰望星空,眸光坚定,心志如铁,萧晨感觉精神饱满,修为直抵识藏六重天巅峰,仿似随时都可能会破入识藏七重天。

        “红尘炼心,果真是一条明路。”

        萧晨感受颇深,决定更加积极的在这红尘中走下去,百态人生在等着他。

        三天,转眼即过,萧晨将恶子的头颅丢入了月湖中,楚行狂的恶身刹那间显化而出,向着萧晨一拱手如飞而去。

        三天虽然很短暂,但是足以让萧晨成了殷都中青代修者人尽皆知的名人。

        楚行狂的恶身真的被封困了三日,众人在吃惊地同时,也不得不佩服萧晨的手段与勇气,敢将一个小王爷***,实在非凡。

        静静在月湖中明悟三日,萧晨的心境再次上了一个台阶,神识已经先于肉体破入了识藏七重天。

        一跃而起,轻舟消失在身后,八相极速,萧晨刹那间出现在了殷都的大街之上,天还是那天,云还是那云,不同地是心境,三日仿似弹指一瞬间。

        某代商王之所将国都迁定在殷,是有着多种考虑的。除了战略与经济上的权衡外,更重要是是因为一些上古秘辛。相传,伏羲氏等几位祖神在遥远的过去,都曾经在殷隐居过一段时间,在此地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遗迹。

        据说,这里是一处至尊宝地。也可能是一处神葬之地。上有天龙之气缭绕,下有地龙神脉盘踞。

        短时间内,萧晨不打算离开殷都,他已经访过伏羲遗迹了,他还想去另外几出神藏故地看看。

        不知不觉间,萧晨再次来到了望月楼。哑然失笑,人的惯性果然可怕,不过来了两次而已,在漫无目地地情况下,居然又走到了这里。

        既然到了此地,没有不上去的理由。

        登临九楼地刹那,萧晨醒悟,如今萧逝水也算是个名人了。如此上来,似乎有些不妥。

        但是,为时已晚,齐刷刷地目光已经向他望来,本是高谈阔论的九楼刹那间安静到了极点。

        紧接着,热络地打招呼声响起:

        “萧兄这边请……”

        “逝水兄见过,这里请……”

        一帮世家子弟,刹那间围了过来,不少人正想招他为友客呢。寻找了几日都不见踪影,突然间看到怎能不上前套近乎。

        这可是战败了楚行狂地高手啊,八相世界斩灭命运双生子,可谓潜力无限。值得大家族拉拢。

        人还是那些人,萧晨再次看到了殷风、薄士、陈杭锦等人,也看到了某个包间中的燕倾城、齐拉奥、阿冰、阿水、火袅等人。

        不过今日非比往昔,殷都的世家子弟没有再盛气凌人,没有再针对中土外的强者,三日前的一战,先有独孤剑魔打遍殷都无敌手,后有萧晨大败殷都四杰之一的楚行狂,彻底粉碎了殷都世家子弟那分高傲的心态。

        “萧逝水。这里来。”

        一个包间的门被推开了。独孤剑魔背背铁剑,倚门而立。

        萧晨对着众人笑着拱手。大步向着独孤剑魔那里走去,与他走进包间中。

        九楼一片喧哗,独孤剑魔也是众人正在寻找与拉拢地对象,不想竟然也在这望月楼,一时间薄士、陈锦行、殷风等人各自打起了主意。

        而另一个包间的门,此刻也关上了,殷都四杰之一的燕凌空,向着楚行狂笑着问道:“就是他……可以灭杀你的命运双生子?”

        燕凌空,身材修长,剑眉星目,极其俊朗。不夸张的说,绝对是少女***,属于那种有形有气质的英武男子,军人身上那股特有的杀伐之气,非常的显著,眼神凌厉无匹。

        “是他。”楚行狂点了点头,道:“我想将他拉入军中,你看怎样?”

        “如果他愿意,当然好了。”燕凌空摇着酒杯中的金色佳酿,道:“就怕人家云淡风轻,不想去战场啊。”

        楚行狂摇了摇头道:“不然,我觉得他正在进行修行地历练,拉他去战场有可能会成功。对于他来说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百万大军,对决沙场,那种真正的刀光血影,对于他来说很适合。”

        “要不先让我击败他的傲气吧。”燕凌空眸子中闪烁出一道凌厉地光芒。

        “哈哈……”楚行狂笑了起来,道:“就怕你如我一般,被人斩去头颅。傲气,未从他身上看见,不过傲骨都是有。相迫的话,只会激起他的反感,还是顺着来比较好。”

        燕凌空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我听说有一头壮老虎也在帝都,那头老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吧?”

        另一座包间中,宇文风、独孤剑魔、萧晨无声的对饮了一杯,而后房门被推开了,燕倾城、齐拉奥、阿冰、阿水、火袅走了进来。

        除却西疆三人外,南荒几人再次聚会,萧晨感受大不相同。

        短暂的沉默过后,众人开始聊了起来,就是沉默寡言的独孤剑魔也不再吝啬言语。

        燕倾城问道:“独孤剑魔你将何去何从?”

        “仗剑走天涯,此生只为修剑,***与我无缘。“你呢?”说话间,她又问宇文风。

        “我……一个失败者而已,将远走西南边陲,进入兽族圣山,寻觅上古兽王魂,我会再次回到殷都的。”宇文风像是发着誓言。

        对于宇文风,萧晨多少还是有些同情的,本是一方强者,但却是个悲情人物,连续遭遇更强对手,受了几次打击。对他也只能出言安慰了:“早期遭遇一些失败,并不是坏事,面对阳光,阴影就在你的背后。”

        “谢谢。”宇文风点了点头。

        “不用问我了。”看到燕倾城将要开口,齐拉奥自语道:“长生***如此广阔,百族林立,有堪比神灵地古老战族,有丰姿绝世地丽人族,那些地方都将留下我的足迹,我将踏遍千山万水,游历天下。”

        “萧兄将何去何从呢?”燕倾城问道。

        “我……将在红尘中炼

        阿冰、阿水、火袅也说出了自己将来地打算。

        包间内短时间的陷入了沉默中,一时间非常的安静。

        几人都知道,今日一聚,也许数十年,甚至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相见了,如此可能算是最后一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未来,都将走入远方那属于自己的天地。

        房间内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离别的伤感气氛。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