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241章 至尊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241章 至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平凡中品味淡然,在淡然中体悟空灵,坐在一间露天茶馆中,看大街上人来人往,听商贩叫卖叫卖,萧晨忽然感觉一切是那样的真实生动。

        这个世上有多少总在追求不凡,总是不甘于平淡,但是在身心皆疲后他们又得到了什么呢?

        也许自然平淡才是真,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萧晨品味着缭绕淡淡清香的茶水,觉得平凡普通的人的生活真的很充实。

        一个中等身材、从容貌上来说还算俊朗、但从气质上来说极度猥琐的家伙,穿着绫罗绸缎,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眼睛像是带钩一般不时瞟着大街上路过的***。来到萧晨的桌前,一***坐在了旁边,结结巴巴的道:“哥哥哥们……挺挺挺……悠悠闲自得啊。”

        萧晨笑了笑,道:“你是?”

        “我我我啊,人人人……人称称称……屠夫,不不不不不,人称屠虎……专专……专业户。”

        萧晨心中顿时一动,没有说话,笑吟吟的看着他。

        这个容貌还说的过去,但是极其猥琐的家伙,东瞟西看,一双色迷迷的眼睛追逐着大街上的年轻女子的身影,不客气的自顾倒了一大杯茶水一饮而尽。

        “好好好好茶……这这……这绝对是极品红红……红红……红颜茶啊,据据据说是少女……清清清……清晨晨迎着朝……朝朝……朝霞……采采采集的一……一一一一抹…抹抹抹……抹抹抹……”

        “一抹嫩芽!”旁边一个大汉,雷霆般一声大吼,愤愤的道:“我替你说出来吧,我快被你憋死了!”

        极其猥琐,且结结巴巴的家伙,点点了头道:“对对……对对……对对,就就就……就就是……是是是是是……这个说说说说法!”

        “晦晦晦……晦气!”大汉都跟着结巴了,而后气的一抖袍袖站起身来,道:“再听你说两句。我不是憋死,就是急死!”性急的大汉直接走人。

        “这个人不不不不……不不……不讲究,修修修……修养养……太太太太……太差!”自称屠虎专业户的家伙。反倒露出了鄙视的神色,愤愤的看着大汉离去地背影,不过配上他那副猥琐的样子。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是是是是是……是吧?”说着,他还转头问了问四旁的人。

        结果,四周地人都是快速饮完茶水离去。听着他说话实在是一种折磨,感觉一口气别在心中始终出不来。

        “怎怎怎怎……怎么……都都都都……跑跑……跑路了?”猥琐的家伙站起身来。想挽留人家。

        “快快快……被你憋死了!”最后一个员外郎模样的人气呼呼地甩开袍袖离去。

        “太太太……太太太……不不不……不讲究了!”猥琐的家伙,愤愤的拍着桌子,道:“没没没……没修养,没没没……没涵养,没没没……没道德!”

        “咕咚咕咚”

        这个家伙直接抓起茶壶。向着口中狂倒,如鲸吸牛饮一般,哪里是品茶,分明是在灌水,擦净嘴角流淌下地茶水,他转头对萧晨,道:“你你你……说说……对吧?哥哥哥哥……”

        萧晨真被这个家伙逗乐了,一点也不着急,听到最后那个字他似乎实在吐不出来了。笑道:“别叫我哥。保不准没你大呢。”

        “嘿!嘿!嘿!”结结巴巴的家伙喘着粗气,愤愤地道:“哥哥哥……哥哥哥……”

        “别叫了。”

        “我我我……我没叫!我我我……我是说说说……说说说。哥哥哥……哥哥哥……哥们!”猥琐的结巴啪啪的拍着桌子,总算说出来了“哥们”两字。

        “兄弟找我有事吗?”萧晨再次叫来一壶茶水,给结巴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我我……都都……都说了,我我我是……是是是屠虎……专专专……专业户!”猥琐的结巴说完这些,老神在在,居然不说话了,似乎在等着萧晨发问,一双桃花眼色迷迷的在大街上东瞟西看。

        萧晨觉得这个家伙很有意思,他正无事可做,根本找着急,悠闲地品着茶水,看大街上人来人往。

        两人就这样干饮茶,耗了一个时辰,上了三壶茶水,谁也不说话。

        等到一个半时辰时,猥琐的结巴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道:“你你……你这人太太太……太无聊了,半半半……半天都不说一句话,太太太……太闷了!”

        “我不是在等你说吗?”

        “平平平……平日都是……别别……别人被我憋憋憋……憋死!今天,我我我……我我我……我快被你憋死了!”

        萧晨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猥琐的结巴竟然是***第一***组织“赏金三亿”的成员。

        “你是一个***,竟然敢暴露在阳光下,就不怕***生涯终结吗?”

        “那那那……那是……一般的***!我我我……我是谁?我是是是……是未来的***至至至……至尊!”眼前这个结巴非常的自负,大言不惭的道:“我我我……我是阳光下的……杀杀杀……***!可以有有有……寻常一般人地生活,我我我……是独一无二地!”

        一个名为金三亿的奇特***,自负地以***组织“赏金三亿”当中的三个字为名,结结巴巴,看不出实力深浅,只能看出极度猥琐,且没有任何杀气。蓦然间,萧晨想起来了,两年前不就是有一个叫金三亿的***,在南荒将虎家家主的第七子,也就是海云雪那刚刚拜完天地的第二任丈夫给宰了吗?

        “是你。”萧晨笑了起来。

        赏金三亿这个***组织,已经存在无尽岁月了,与中土虎家可谓恩怨甚深。相传,初代***至尊就曾经刺杀过虎家那个老祖宗,那头老白虎圣皇当初险些挂掉。此后。双方的恩怨一直纠缠不清。

        金三亿直勾勾的盯着一个穿着暴露,从大街上袅袅娜娜而过的女子,魂都快被勾去了。但是依然心不在焉的,结结巴巴的道:“哥哥哥……哥们,想想想……想起本尊是谁了?未未……未来地***至尊啊!”

        萧晨想笑却笑不出。这个猥琐的家伙居然想成为***至尊……不过细想想也不好说啊,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金三亿似乎真地很不简单。

        “行了。赶紧找来纸笔,你这样说话。两个时辰也说不清。”

        非常熟练,金三亿利索的从背后的包裹中取出一个石板。

        “我们联手杀掉那头大老虎吧。”金三亿快速在石板上刻下一行字迹。

        看得出他常这样与人交流,熟练地不能在熟练了。

        “早该将石板拿出来。”萧晨腹诽,而后笑着看向他,道:“凭我们两人能够对付的了一个半神吗?”

        刷

        用手一抹。石板的上地字迹化成粉尘落了下去,另一行字迹出现:“我们两个差不多了,如果再加上那个独孤剑魔,三人足可以斩他头颅。半神算什么?我们各自展开神通,那不过是只大病猫而已。”

        “此事需要仔细考虑。不过……”说到这里,萧晨看着这个猥琐的家伙,道:“我怎么相信你是金三亿呢?”

        刹那间,一股死亡气息爆发而出,冰冷地杀气顿时让卖茶水的老汉昏死了过去。

        “行了!”

        不用多试探。这绝对是是***独有的气息。

        “哥哥哥……哥们说定了。咱咱咱……咱一一一……一起杀老虎!”

        “好,一言为定!”

        正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大街上一阵***,很多行人都向那里跑去,更有一些妇女儿童慌张的向回跑。

        萧晨将一个孩童叫进茶馆,给了他两枚金币,问道:“小兄弟发生了什么事情?”

        “牛……牛魔王来了,奶奶说那是牛头马面中地牛头来拘人魂魄来了。”

        “胡胡胡……胡说,光光光……光天化日怎么会有牛头马面?”金三亿瞪起了桃花眼。“真的,那个牛魔王很厉害,将不少修者都给打败了,更是想要拘禁一个叫萧逝水的魂魄呢。”

        萧晨放走了这个孩子,对赏金三亿道:“去看看吧。”

        一个繁华的十字路口,一个看起来非常憨厚的小胖子,头生两只巨大的牛角,看起来真如善良版牛魔王再生一般,旁边竖着一杆大旗,上书一行大字:挑战萧逝水。

        “这个家伙……”萧晨没有想到牛仁竟然来到了殷都,居然用这种办法来寻他。

        数日前的大战定然已经被他知晓了,灵犀剑波、***宝瓶印等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小胖子,许多神技他同样精通,肯定已经猜出萧逝水就是萧晨。

        “怎么,宿敌?”金三亿笑道:“我我我……帮你解决掉吧。”

        “不用。”

        但是,说话间已晚,看起来极其猥琐的金三亿,竟然在刹那间凭空消失,如此速度让萧晨也大吃一惊。

        前方,大旗下牛仁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刹那间腾空而起,一只巨大的魔牛在他身后显化而出,如小山般地黑色牛体让人胆寒,有着一股说不出地魔力。

        一声牛吼,巨大的魔牛,俯冲而下,让下方地大街都崩裂了。

        “砰”

        金三亿身形显化而出,而后***而去,巨大的魔牛也一击而退,回到了牛仁的身后。

        “天啊,真是牛魔王啊!”

        “活见鬼了,牛头马面中的牛头大白天出世了。”

        许多妇女儿童哭喊着逃向远处,而胆子大的人以及一些***者则好奇的在不远处观望。

        金三亿无声的退到了萧晨的身边,道:“这这这……这个牛头人非非非……非常……不简单。”

        “你才是牛头人呢,你们家才是牛头人呢!”牛仁已经降落在地,巨大的魔牛隐入了他的身体中,他一掌震碎大旗。大步走了过来。

        看到萧晨,小胖子立刻呵呵地笑了起来。不过看到金三亿时,却立刻又崩起了胖嘟嘟的脸

        “都是自己人。换个地方说话。”萧晨急忙拉着两人挤出人群,离开了这里。

        直到远离那里,萧晨才道:“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出来了。黑龙呢?”

        “在殷都外的深山中呢。我不得不早点出来。”说到这里,小胖子无比沮丧,懊恼地道:“头上的牛角。越长越快,到了现在……呜呜……拿刀砍都砍不掉了。那帮老爷爷老奶奶们。说这是好事,不管给我弄掉,我出来转转,试试看有什么办法,让它变小点。”

        牛仁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真地砍不动?”猥琐的结巴。难得说的很顺畅,满眼放光,一只手伸向牛角,嘿嘿地笑了起来,道:“真是打造阴刺***的上佳材料啊。”

        “一边呆着去,你这猥琐地结巴。”牛仁一把推开了他,极其懊恼的拍了拍一对两尺多长的黑色牛角。

        “顺其自然吧。”萧晨出言安慰。

        小胖子是个乐天派,很快就忘记了牛角的问题,兴奋的对萧晨。道:“逝水兄知道我为什来殷都吗?这里有我们地老熟人。还记得柳如烟吗?她就在沉鱼落雁宫,据说与那里的花帝交情莫逆。”

        牛仁不能在金三亿面前揭破萧晨的身份。但是却可以毫无麻烦的传递消息。

        “沉沉沉……沉鱼……落落落落……落雁宫?”闻听此言,金三亿一双桃花眼立刻绽放出两道夺目的光芒。

        “沉沉沉,沉你个头,话都说不利索,那是男人去的地方,是你这个猥琐的家伙去的地方吗?”牛仁怎么看金三亿都不顺眼。

        “牛牛牛……牛头人……你你你……别别别别……别不服,不不不信的话,咱咱咱试试看?”

        “就你这小模样,老爷不亲,舅舅不爱地猥琐样子,还试试看,去了也让人拿扫帚打出来,那里可不光是有钱就能去地地方。”

        “鄙鄙鄙……鄙视你!我我我……”说到这里,金三亿急得直接将石板取了出来,快速刻字,不然快被自己憋死了。

        “咱不动手,去比比谁是真正的男人,就去沉鱼落雁宫,我三亿大尊怎么说也是一夜十三次郎……”

        “我呸,你个***地家伙,叫十三秒还差不多。”小胖子牛仁虽然看起来憨憨的,但是嘴巴却很厉害。

        萧晨哈哈的大笑,任由他们斗嘴,道:“走,就去沉鱼落雁宫。”

        沉鱼落雁宫,真如皇家宫苑一般,占地极广,远望犹如一片连绵的天宫一般,可以想象他们手眼通天,不然怎么被允许在殷都建这样一片宫阙呢?

        进出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随便走入一座贵宾宫殿,都可能会看到殷都的一个风云人物。

        沿着汉白玉的阶梯,走进正中那座宏伟的大殿,入目可谓极尽奢华,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此时,已近傍晚,水晶灯摇曳出梦幻般的光彩,将这琼楼玉宇映衬的更加如梦似幻。

        高大的屏风前一对翡翠玉瓶足有两米高,通体闪烁着绿光,且晶莹剔透,一看就知道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而一面墙壁上,更是高挂着绝代剑仙李白亲手题的诗句,绝非赝品可比,字体铁钩银划,苍劲有力,吟诗一绝,御剑更是一绝,诗中蕴剑意,剑意蕴诗菁。

        一名在前厅负责招待的花相,蒙着面纱袅袅娜娜而来,身后跟着几个青春靓丽的女子,种族各不相同。

        西方族的女子,肤色雪白,如凝滞一般滑嫩,婀娜高挑,金色的长发像是一抹永恒的阳光一般亮丽。东方族的女子,黑发如瀑。明眸皓齿,颈项纤秀,娇艳动人。曲线曼妙无比。蛮族的狐女妩媚动人,一双媚眼轻轻一瞟,就让金三亿的桃花眼发直了。毛茸茸地狐尾轻轻一卷……

        八名少女,种族各不相同,都极具魅惑之态。露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呵呵……几位贵客这边请。”花相娇笑着,带着八名少女迎来。

        牛仁小声嘀咕:“怎么还蒙面啊。不给人瞧吗?”

        金三亿拿出石板,“刷刷刷”快速刻好字迹:“鄙视你,这都不懂,原来是个雏啊,这叫半遮半掩。欲语还休,要的就是这个风情……”

        牛仁被嗤笑道:“牛爷混地时候,你这猥琐男还不知道在哪偷看女人洗澡呢,省省力气吧,不用你介绍。”说到这里,小胖子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听说独孤剑魔也在殷都,如果让个冷冰冰的家伙来这里一定很有意思。”

        听到他这样说,萧晨轻笑了起来。道:“正好有事要和他商量呢。你这主意不错。”他转过头来对那名花相,道:“你们这里能否帮上忙?”

        “当然没问题。来这里的贵宾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祖神。”花相巧笑言兮。

        牛仁见萧晨真地去请独孤剑魔,想象着那个冷漠无情的家伙来这种地方,他顿时嘿嘿的笑了起来。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听说燕小妞也来殷都了,那可是人间绝色啊,不如逝水兄也把她请来算了。”

        花相掩嘴失笑,她身后地那八名妩媚多姿的少女,也全都娇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小胖子太混账了,来这种地方还想带女人。

        就在这个时候,牛仁发现猥琐男金三亿正在嘿嘿冲他冷笑呢,同时感觉身后地大街上有道道冷芒向他射来。

        扭头观看,那不是燕倾城是谁?

        燕倾城、阿冰、三公主殷莹三女,正好路过此地,由于沉鱼落雁宫太过出名了,路径这里时,三公主免不得介绍一番。

        燕倾城看到小胖子的正容时,吃惊的用手掩住了嘴巴,愤愤之色暂时收敛,自语道:“牛头……怎么变成牛头了?”

        她对这个可恶的小胖子记得很清楚,当初在龙岛之上这个憨憨的家伙可不是省油地灯。

        “燕小妞……哦,不对,燕妹妹你好啊,数载未见,你的风采更胜往昔啊,真是风华绝代,妩媚无双,天仙下凡,广寒临尘,我见犹怜,让天上的日月都黯然失……”牛仁自以为是的赞美着。

        “嗖”一道金簪飞来,打断了他的话语,燕倾城满脸通红,愤愤的看着几人。

        “燕燕……燕燕……燕燕……你真是太美了!”猥琐男金三亿也不甘落后,开口赞美,奈何“燕姑娘”三字中的“姑娘”两字怎么也吐不出来,被他直接忽略而过,好在后面的话还算顺畅。

        只是,这样一来,意思却不大相同了,不是叫燕姑娘,仿似在亲密的叫昵称“燕燕”。这气地燕倾城双颊通红,恨不得揪住这个猥琐地家伙暴打一顿。

        她站在大街上咬牙切齿,居然被三个逛***场所的家伙调戏,实在让人恼恨。

        “啊……”想叫阿冰,结果猥琐男又结巴上了:“冰冰……冰冰……冰冰,你也很美!”

        又像是在亲密地喊昵称一般,气的阿冰也变了颜色。

        “公公……公公……公公……”金三亿脸都急红了,但是公“主”的“主”字就是吐不出来,指着三公主,最后咬牙切齿的道:“公公……你也很美!”

        三公主大怒的同时又醒悟了过来,只能哭笑不得。路径这里的人全部大笑,大殿中,花相与八名少女早已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萧晨心中大笑的同时,感叹:人才!

        牛仁晃着牛头,已经笑的蹲在地上开始捶地了。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