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283章 威势还在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283章 威势还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村的夜晚格外的安谧。窗外月光点点。阵阵草香混合着泥土的气息。随风而来。再加上那悦耳的虫鸣声。无华但却真实的乡村夜晚显得格外的祥和。

        父母已经入睡了。这也许是八年来他们睡的最踏实的夜晚吧。萧晨心中感触很多。最多的是觉得愧对父母。八年未曾尽孝。流浪在另一个世界。让一对老人饱受了多少辛酸?

        看他们白发苍苍。萧晨心中感觉阵阵酸楚。岁月最是无情。任谁也无法阻挡。年迈的父母还有多少时间?

        如今的萧晨。身处御空境界。是真正名副其实的半神。如果没有意外。在人间界不说打遍天下无敌手也快差不多了。他轻推开房门。无声无息的进入了父母的房间中。两道柔和的光芒透指而出。让父母陷入更深的睡眠。

        萧晨坐在床边。双手不断划动。自体内逼迫出一道道生命精气。***白色的光芒像是水波一般。柔和而又圣洁。被萧晨导入父母的体内。而后他连续拍打父母周身穴脉。让精气运转开来。让那些生命元气流淌过穴脉。进入血肉与骨骼。均匀的遍布全身。彻底融入他们的身体中。

        做完这些。萧晨轻轻的关上房门退了出去。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始终无法入睡。最终又推门而出。轻飘飘的飞上房脊。看着夜月下的小村。八年过去了。村内没有丝毫的变化。还如过去那般朴实。

        萧晨有一股不真实感。就这样回来了?长生界……曾经的一切。恍若一梦!

        能忘记那场梦吗?

        八年的梦……

        如何忘记?

        怎能忘记?

        尤其是有一点。让他很担心。在空间大裂缝前。清清是否也被卷入了空间海眼中?他不知道……

        萧晨在虚空中迈步。环顾小村。静听夜虫的鸣叫。

        后半夜时。他如一个幽灵一般。独自在月夜下徘徊。在附近的山地出没。最后腾空而起。向着黄河上游飞去。

        十几里外地黄河岸边。一座巨大的高台气势恢宏。占地数里。还没有完工。就已经高足有二百米。透发出一股莫大的威压。凭着感觉萧晨知道高台绝对不简单。

        这不仅仅是劳民伤财地宏伟建筑物。恐怕也是一座可怕无比的祭台。内里恐怕雕刻了不少阵法。

        人间界果然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不然怎会如此呢?萧晨绕着巨台飞行了一圈。而后继续御空而行。沿着黄河逆流而上。

        几乎每隔数百里就有一片巨型土木工程。有高耸的巨台。有宏伟的宫殿。有直通高天的巨桥。九州的国教真是大手笔。如此大兴土木。最终必要倾尽天下之力。而修建所谓的祖龙台、通天死桥。定然将要有大图谋。

        萧晨没有继续追溯到最上游。因为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快亮了。他以八相极速回到了家中。

        大清早。再一次享受到了母亲做的早餐。虽然很简单。但是却让他感觉满口芳香。胜似一切人间美味。

        而此刻外面已经传来了喊话声。催促村内的众人上路。每日早晨都会有人到各个村落点名。若有不准时者。必然会受到惩罚。

        父母无奈的看了看他。道:“你在家中躲着。不要被人看到。”两个老人就要推门而出。

        “我与你们一起去。去黄河上游看看。最迟不过明日。彻底解决村人地困扰。”

        “不行!”萧晨的母亲拦住了他。刚刚团聚。怎能再生出事端?虽然萧晨没有说这些年去了哪里。但是两个老人还是明显感觉到了他的不同。眼神似乎更凌厉了。怕他的冲劲上来惹大祸。

        “放心吧。我知道轻重。”萧晨微笑着安慰两个老人。

        最终。一家人一起走了出去。两个老人之所以同意他去。是怕被人告密家中还有一个壮劳力。怕会如此害了萧晨。

        村口。村人都已经***完毕。就等着上路了。一个痞里痞气的青年满不耐烦的瞪眼。道:“萧老头你们活的不耐烦了吧?居然这么磨磨蹭蹭。晚到了足足半刻钟。想死地话今天扔你们到黄河里去!”

        痞气十足的青年。乃是附近村落的泼皮。他负责这个村子。每日都要来催促、点名。他瞪着眼睛。拎着鞭子就想过来抽上几记。

        萧晨的眼睛当时就立了起来。两道寒光射出。半神的神识力量相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无法想象。一股慑人心魄的压力直袭泼皮心间。当时就让他的灵魂颤抖了起来。“扑通”一声软倒在了地上。

        萧晨收回目光。看也不看他一眼。带着父母走了过去。村中人啧啧称奇。

        泼皮根本不知道为何会这样。羞怒之下跳了起来。喝喊道:“你……你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萧晨回过头来。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泼皮这次真正感觉到了。眼前的人太可怕了。那双眼睛似乎有一股可怕的力量。重重地在他的灵魂上撞了一下。当时他就感觉受不了了。不自觉的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村民全都惊奇无比。国教大兴土木。招揽了不少泼皮痞子。镇管附近的村民。这些人平日最是可恨。无法无天。欺凌乡邻。今日竟然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跪倒在萧晨地身前。实在是奇事。

        也未见萧晨动手?怎么就让这个小痞子如此服服帖帖了呢?

        跟萧晨一起玩到大的那些伙伴则高兴无比。议论纷纷。

        “晨子虽然离家多年。威势还在啊。当年他一瞪眼。十里八村的混混们都要老实上十天半个月。这小兔崽子那时候虽然还小。但是肯定还记得晨子。”

        这些人哪里知道小痞子遭受了神识蹂虐。

        泼皮战战兢兢的爬了起来。再也没有任何话语。灰溜溜的向前走去。他知道眼前这个人可怕的邪乎。根本惹不起。

        一行人走了十几里。来到了上游地巨台附近。

        太阳虽然刚刚升起。但是这里已经干地热火朝天。十五万奴隶天没亮就被赶了起来。相比较来说附近地村民还算幸运。

        可谓劳民伤财。国教很可恨。看着那些赤着上身。汗水不断滚落地奴隶。萧晨为这些人感觉悲哀。长叹了一口气。

        小痞子来到这里。哧溜一声跑了。快速来到一个身穿军士服地人面前。道:“大哥有人辱我……把他扔到黄河里为我出气!”

        虽然那个人身穿军士服。但根本难以掩住一身的痞气。他恶声恶语的道:“现在。还有人敢惹我兄弟?找死!哪个刁民?”

        “那个***叫晨子。很邪性。大哥我看他很不好对付。要不要多找点兄弟?”

        “晨子?!”身穿军事服的痞子一把抓住了自己弟弟的衣领。急促的问道:“该不会是萧老头的那个儿子回来了吧?”

        “是……是和萧老头走在一起。你看……他们在那呢!”小痞子有些害怕自己哥哥此时的神态。急忙指点河岸上某处。

        “是他。他真的回来了。”大痞子心里一哆嗦。

        “大哥你认得他。快去收拾他啊。为我出气。一定要活活地淹死他。”

        “淹死你个球!”大痞子狠狠的抽了小痞子一个嘴巴。骂骂咧咧的道:“你知道他是谁吗?竟他妈的给我惹祸。”觉得不解气。他又狠狠的踹了两脚。

        小痞子呲牙咧嘴。敢怒不敢言。

        正在这个时候。萧晨望了过来。大痞子硬着头皮冲着那个方向笑了笑。而后扯着小痞子就走了过去。边走边道:“***的就知道给老子惹祸。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他妈的怎么知道啊?”小痞子非常郁闷。没好气地顶了一句。

        “我***媳妇!”大痞子接连三个大嘴巴抽了过去。打的小痞子晕头转向。道:“咱们县府最狠的主知道是谁吗?就是他。当年一瞪眼。这个地面上的混混、痞子大气都不敢出。***的给***惹他?找死啊。不想活了?他十三四岁的时候就敢……”大痞子突然止住了话语。因为已经来到了萧晨的不远处。他一脚将自己的弟弟踹过去。陪笑道:“萧晨兄弟回来了。我这兄弟不懂事。你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萧晨很无奈。看到当年的痞子都成了监工。就知道这个国教不是什么好东西了。用这种恶势力***附近的村民。可以想象肯定不是什么善类。

        “你是隔壁村那个大秃子吧?”

        “是。是我。这么多年没见。十里八村地兄弟们都很想你。”

        “想我?是盼着我一辈子别回来吧!”

        萧晨当年年轻气盛。十几岁的时候曾经于一夜间将本县十个最大的恶霸给扔到黄河里去喂鱼了。平日间一瞪眼就惊的寻常的混混心惊肉跳。

        “哪里。哪里……”大痞子一边否认。一边“哐哐”踹自己那被放躺在地上地弟弟。痛的小痞子龇牙咧嘴。涕泪长流。心里咒骂:“哥诶。我知道是混混的祖宗回来了还不行吗?***的别踹我了行不行?你***做戏也不要这么真啊。哎呦。痛死我了!”

        消息不知道怎么传开了。很多监工都跑了过来。来见萧晨。这些都是当年的痞子。现在却成了官府的监工。成了国教地爪牙。

        这让萧晨相当地无语。他俨然成了流氓头子了。周围***了一大帮流氓恶霸。他发誓绝对没在这行混过。都是过去年轻气盛所致。

        萧晨他们的村地老老少少。一个个目瞪口呆。晨子他……这让萧晨有口也解释不清。

        总算是和他一起玩到大那些朋友懂得一些内幕。在村人面前解释清楚了。

        威势还在……但是。萧晨却相当的不高兴。怎么整的他好像是混混祖宗似的?看着眼前这些人。他沉声道:“我听说我们村地大壮是被监工打死的?”

        这群痞子、恶霸立刻拍着胸脯。道:“我们虽然不是好人。但也没这么***。绝对没有逼死过本县人。大壮是隔壁县那叫白眼狼的家伙给活活打死地。我们其实想阻止的。但是白眼狼势力大啊。我们这边没人敢惹。”

        “那我们村的小寒、小海是怎么死的。还有十几个村人也死的不明不白。”

        提到名字的三人都是萧晨儿时的伙伴。这次回来没有想到却听到了他们的噩耗。

        “那也是隔壁县的监工干的。没办法啊。他们势力大。经常欺压、逼迫邻县地人。”

        萧晨沉默了一会儿。道:“我问你们。有什么办法让我父母以及朋友免受苦役吗?”

        “这个包在我们身上。伯父伯母以后就不用来了。”痞子们一个个拍着胸脯下保证。“我是说我们整个村子的人。”

        “这……真的为难我们啊。一两个人还好说。但是一个村子的人……我们哪里有那么大的权利。被捅上去的话。我们明天就要集体跳黄河。除非……”

        “除非什么?”萧晨冷冷的扫了一眼这群痞子、恶霸。

        “去上面打点一下。不是没有特例。有些村子就被免了苦役。”

        “哦。”萧晨点了点头。挥了手。让这些流氓头子们退去。

        恶霸与流氓们各自散去。看地附近的几个村的村民目瞪口呆。误以为刚才召开了流氓大会呢。看向萧晨这个混混祖宗的目光都怪怪的。

        被自己的大哥殴打了一顿的小痞子愤愤不已。不住抱怨道:“大哥你也太怕事了吧。他再厉害有什么用?现在已经不是当初了。我们可以找上面的人收拾他啊!”

        大痞子听到这些话气不打一处来。反手抽了小痞子一个大嘴巴。又“哐哐”踹了四脚。骂道:“思想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你没看到刚才所有恶霸都过来见他?除非你能找到那些会玩飞剑的靠山。不然***地给我老实的呆着。要不然我亲自踹***下黄河。”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小声道:“隔壁县的白眼狼那伙人过来了。那伙人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不时用手中地皮鞭狠狠抽打附近的正在出苦力的村民。

        但就在这个时候。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为首的白眼狼像是中邪了一般。一个猛子扎进了黄河中。浪花一翻。消失不见。更加邪异的事情还在后面。后面的恶霸、混混一个接着一个。都像着了魔一般。目光呆滞。全都跳入怒卷浪涛地黄河中。漩涡闪现。眨眼间失去了这些人地影迹。

        当着所有人的面……没有人推他们。没有人胁迫他们。隔壁县地恶霸、痞子们集体跳河。这立时引起一片轰动。所有村民以及奴隶都拍手称快。

        而萧晨这个县府的痞子们则都在倒吸冷气。心里哆嗦个不停。

        那个挨打了的小痞子失声叫道:“是他……一定是他……他是魔鬼!”

        结果被大痞子一个嘴巴将后面的话抽了回去。

        “***的闭嘴!现在知道害怕了?十几年前。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发生过了……”

        就在这个时候。萧晨的声音突兀的在他们的背后响起:“过去我那是除暴安良。现在……我是在看戏。我什么都不知道。乱说话会死人的。”

        小痞子机械的点着头。差点尿裤子。

        “是是是……”大痞子也使劲的点头。

        萧晨看了看大痞子。道:“大秃子你很有眼力见。好好干吧。以后别在欺负乡邻了。”

        “好的。好的!”

        萧晨的父母被送回了家中。不走的话。一群流氓头子都要哭了。哭真喊着跪下叩头。

        至于萧晨村中的人。虽然依然留在了黄河岸边。但是却不用再出苦力了。只要人在这里就可以。

        我们村怎么没有一个混混祖宗呢?这是***村的村民的心声。

        看到这些。萧晨叹了一口气。目前他也只能解救出自己村的人。大环境不可能立刻改变。

        一晃身。萧晨从黄河岸边消失了。速出现在了州府。在州府有名的恶财主府库中飞过。收敛了大量金银珠宝。而后出现在了府衙后宅。

        当萧晨出来的时候。府衙中传出命令。免去武明县祖龙村劳役。

        当消息传回来时。村民欢声雷动。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萧晨回来后。再一次来到黄河边亲眼目睹了祖龙台、通天死桥后。他觉得事情很不简单。心中浮现出一个惊人的猜想。

        难道说……黄河是一条祖龙不成?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疯狂。五千多公里的黄河如果是一条祖龙……简直不可想象!

        人间界似乎没有想象的那般简单!萧晨觉得看似普通的人间界充满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如果黄河是一条祖龙。那么***黄河的那块天碑……萧晨觉得有必要去看看那块沉入河底的天碑。

        正是那块天碑成就了今日的萧晨。如果没有上面的天图古法。他不可能有今日的成就。

        此外。他还有一点疑惑。为何他们的村子叫做祖龙村呢?

        沿着黄河顺流飞下。快速来到了村口前的黄河段。萧晨自天空中冲入滔滔黄水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