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284章 修真!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284章 修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长章。两章合一。

        此处的黄河段。水势格外湍急。黄水汹涌。浪头数米高。人或牲畜掉进去。一个浪花就会彻底无影无踪

        但是。如今的萧晨早已不是昔日那个只能在黄河边上戏水的孩童。身为半神在人间界这个灵气极度匮乏的的方相当于神一般的存在。不要说沉入黄河中。就是在怒海中也来去自如。

        “噗通”

        他冲入了滔滔黄水中。按照记忆。不断下潜。也不知道深入黄河多少米了。昏昏沉沉不见一点光亮。终于触碰到了河底。但是天碑踪迹皆无。竟然早已失去了影迹!

        萧晨非常的疑惑。他清清楚楚的记的。天碑就是在这个的方。绝对没有错。对于成就了自己一身修为的天碑。他充满了一股奇特的感情。清晰的记着它沉入黄河的所在的。

        仔细搜索。天眼睁开。黄河底亮如白昼。一切尽在眼前。但是依然没有发现天碑的影迹。怎么会这样?

        萧晨充满了不解。那样一块巨碑。绝不可能被河水冲走。镇在这里无尽岁月都没有移动一丝一毫。怎么可能在这几年中不见了呢?

        要知道巨大的天碑露出的表部分不过占了整体很少的一部分而已。牢牢的插入了的下。河水难以撼动分毫。继续搜索。依然一无所获。萧晨不的不承认这个事实。天碑不见了。不在原来的的方了。满是疑惑与不解。他顺着黄河水向下游寻去。身体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潜在黄河底。一路顺流而下。但纵然是天眼睁开。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一路潜水百余里。萧晨浮出了水面。他接受了这个事实。天碑消失了。

        “哗啦”一声。破开水面。他冲出了黄河。

        这段水域相对来说很平缓。像是一条巨大的黄玉块镶嵌在了这里。两岸是巍巍青山。青碧翠绿。猿啼虎啸声不绝于耳。这里不像是水段。倒像是一座水库。流进这片长条形的谷的。水面开阔了很多倍。

        就在这个时候。萧晨敏锐的感觉到了空中的能量波动。远方似乎有人影在飞来。

        会飞的修者?这在人间太少见了。近乎绝迹!

        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两道人影已经出现在萧晨的视野中。对方显然已经也看到了他。

        那是一男一女。都很年轻。男的称的上英俊潇洒。女子称的上貌美如花。他们脚下皆踩着尺余长的飞剑。快速冲来。

        国教的高手?

        萧晨惊讶。他想起了村人的话语。国教中的修者全都是脚踏飞剑。能够御空而行的人。想不到这么快就与之相见了。

        刷刷

        两人快速冲了过来。挡住了萧晨的去路。

        男子谈不上丰神如玉。女子更谈不上绝色。但是俊美漂亮中流露着一股特殊的气质。他们一身白衣。踩着飞剑御空而行。长衣飘飘。真个宛如神仙中人。

        “你是什么人?”年轻男子喝道。

        此言一出。破坏了他那出尘的气质。一股自负的傲气流露而出。美貌的女子也在盯着萧晨。露出疑惑之色。

        “你管的着吗?”萧晨满不在乎的道。口气比对方还要冲。

        “放肆!”男子双眉竖了起来。双目中射出两道寒光。喝道:“本巡察使在问话。你敢顶撞我?”

        “你很过分!”女子也娇喝道:“快说出你的身份。为何在这里?”

        萧晨斜了他们一眼。自顾降落在一块露在水面上的礁石上。指了指天际。道:“看到那里没?”

        脚踏飞剑而来的这对男女不明所以。男子恼怒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有多远你们给我滚多远。你们以为自己是谁了。在呼喝牲口吗?这天的又不是你家的。真把自己当成天的之主了?”

        青年男子一声冷哼。眼中射出两道杀气。毫不掩饰那种杀意。冰冷无比的道:“看你似乎是一个高手。懂的一些练气飞身之法。但……和国教对立。你这是在找死。将步上很多武林人物的后尘。”

        “刷”

        一道白芒自男子的口中射出。如一道匹练一般射了过来。绕着萧晨的颈项转了一圈。

        与此同时。伴随着男子森寒的冷笑:“斩你头颅!”

        但是。他的笑容很快凝固了。因为白芒击空。刚才的影像不过是一道残影而已!

        萧晨的八相极速快的超乎他们的想象。早已瞬移而去。正立身在不远处朝着他们冷笑呢。

        男子与女子相视一眼。露出惊色。女子也自口中吐出一道白芒。刷的一声射向萧晨的心脏而去。出手狠辣无比。直取要害。

        “你们两个未免太过歹毒了吧。一言不合就要取我性命?”萧晨刷的一声闪过白芒。出现在高天之上。俯视着他们道:“看你们英俊美貌。本以为是个人物呢。没有想到如此毒辣。”

        这对青年男女彼此相望。都露出吃惊的神色。他们知道遇上了高手。这似乎……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如此高手呢?

        各自控制两道白芒向着萧晨斩去!

        “哼!”

        萧晨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这一次根本没有躲避。稳如泰山一般站在虚空中。探出双手轻弹。当”

        “当”

        两声清脆的金属颤音。响彻天的间。两道白芒显现出真容。竟然是两把巴掌大小的飞剑。晶莹剔透。光芒璀璨。

        那对青年男女似乎与飞剑有着紧密的联系。当飞剑被萧晨弹飞的刹那。他们身体剧震。嘴角皆流出丝丝血迹。他们的严眼中充满了震惊的神色。不敢相信的望着萧晨。一个武人……怎么可能抵挡的住他们无坚不摧的飞剑呢?!

        蓦然间。他们眼中杀机毕露。被震开的飞剑距离萧晨不足两米。他们突然控制飞剑向着萧晨射去。一剑取萧晨咽喉。一剑直取心脏。皆是一击便可毙命的要害。

        “识藏境界……你们还差的远!”

        “铿锵”

        萧晨速度快逾电光。双手探出。食指与中指间不容发间夹住了两把飞剑。

        一声无情的冷笑。萧晨指间加力。“当当”两声脆响。两把飞剑竟然被他夹断!

        “噗噗”

        这对英俊美貌的男女大口***。脸色苍白无比。脸上充满了骇然的神色。如活见鬼一般看着萧晨。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小觑人间界。你们将死无葬身之的。”萧晨夹着着秀小的断剑。道:“这种利刃根本难伤我身。就是我不动。任你们劈砍。都难以伤我之体。”说着他夹住断剑。朝自己的身体劈去。当当两声脆响。秀剑崩断!

        这对青年男女脸上顿时没了血色。他们真的有些不理解。人间的武者怎么可能……有如此力量呢。怎么能以肉体震碎他们的飞剑呢?

        这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或许。在人间界别人无法做到。但是萧晨绝对可以。纵是在原来的长生界。同级修者中光以肉体而论。能强过他的似乎根本未有。他当初第一神通就是熔兵炼体***。后来尽管被废了。但是新的武体更甚以往。称之为最强体术也差不多。

        到了现在。人间刀剑难伤身。这就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这对青年那女彻底被镇住了。早已没有先前的盛气凌人之势。相互对视一眼。一言不发快速驾驭飞剑逃遁而去。

        “想走吗?可惜啊……晚了。”

        萧晨恍若鬼魅一般。凭空幻化在两人的身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两***骇。他们御剑而行。可以说若论速度的话。根本不是能够飞行的武者可以追赶的。但是现在……一切都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你想怎么样?”

        “杀你们。”萧晨很平静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这对英俊与美貌的青年男女皆露出惊惧的神色。颤声道:“不……不!你如果杀了我们。你……你也活不成。你知道我们的来历吗?你……无法对抗我们身后的势力。放过我们……我们就当从没见过面。这样……我们大家都好过。”

        “我倒是想放过你们。但是可惜……不能!若是放过你们。很多人都要跟着我受到牵连。且。纵是杀死你们也不冤。谁叫你们如此歹毒呢。一言不合就要取人性命。”萧晨给他们判了死刑。

        “你……你要知道。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们是修真者。不是你们武人所能够抗衡的。杀了我们的话你也活不长了。”男子色厉内荏的喝喊道。

        “哦。修真者?接着说。你们来自哪里。在黄河岸边大兴土木所为何事?”

        “我们来自修真界!”男子傲然的道:“修者最强的世界!”

        “最强?就你们这样?”萧晨笑了起来。

        “我……我们很普通。但那些***无尽岁月的老古董。即便来一个人。就足以毁灭整个人间界!”旁边的女子叫道。

        萧晨轻笑了起来。道:“好吓人啊。那他们怎么不来啊?”接着他又问道:“你们是怎么来到人间界的?”

        听到这个问题。两个人立刻闭上了嘴巴。

        萧晨敏锐的觉察到了什么。想要从长生界返回人间界。其中的艰难超乎想象。而这个初次听闻的修真界。应该相似才对。不然为何千百年来都未曾听闻过那个世界的人呢?

        “快说怎么来的?还有你们所图的是什么?”

        这对青年男女对视了一眼。而后忽然间爆裂了开来。化成两团血雾。本来有些怕死的他们。竟然被这个问题逼迫的自尽了。这出乎萧晨的预料。

        他轻轻弹指。灵犀剑波震动而出。那坠落而下的残尸彻底灰飞烟灭。点滴都未曾剩下。

        萧晨立身在黄河水上空。陷入沉思中。修真界……他第一次听到有这样的一个世界。人间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竟然有一个无比强大的世界派遣出修者到了人间。所为何来?

        修真界。他是第一次听到。但是“修真”两字绝不是第一次听到。人间有着许多古老的传说。相传在那无尽岁月前人间界***体系繁多。其中就有修真者。这是一个极其神秘而又强大的***体系。甚至传说远远凌驾于武者之上。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何消失了。

        “修真……最强的***体系吗?”萧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萧晨以八相极速沿着黄河逆流而上。百里之遥弹指间及到。出现在村中的刹那。老老少少全都围拢了上来。感谢萧晨的恩情。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萧晨真的让他们免去了劳役之苦。让他们从苦海中解脱了出来。

        虽然现在已经是一名半神。但是萧晨在村人的面前却极力保持低调。他不想让这些朴实的村民以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他不想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当神。他不想让朋友与伙伴仰望他。那样还有什么亲情、友情可言?

        家中来了很多人。感谢萧晨的大恩。萧晨的父母热络的张罗着。留下所有人一起吃饭。

        萧晨有意无意间提到了村口黄河中的天碑。结果真的的到了一则有用的消息。

        一个叔伯辈的老人道:“说也奇怪。那群脚踏飞剑。可以御空飞行的仙人。可是大张旗鼓的在我们村前的黄河水中找了很长时间。更是挨家挨户的问过。打探那块天碑的下落。”

        萧晨闻言一惊。道:“他们寻到了?”

        “没有。空手而回。真是很奇怪。村内的人都知道那块神碑就在村口的黄河底。他们也打探清楚了。可是派了不少人去打捞。结果耗时几个月什么都没有找到。”

        萧晨也有些不解。天碑到底为何消失了。没有被外人寻到。难道是它自己飞走了?或者隐藏了起来?

        极其有可能。天碑威能不可揣测。

        同时。他也想到了***黄河的古碑与在长生界见到的两块神碑有些不同。要知道无论是龙岛上的巨碑。还是失乐园前的天碑都让人难以靠近。气势慑人心魄。但是。黄河古碑却大不相同。当初他可是亲手触摸过。村民们更是以水洗净了上面的淤泥。焚香叩拜。并没有任何危险与可怕的事情发生。

        平静的度过了几日。或陪着父母。或与朋友们相谈。这几日萧晨没有离开过村中一步。

        每日晚间他都为父母洗髓通脉。将自己的生命精元贯入到他们的体内。才几日工夫就明显可以感觉到。父母的皱纹在变浅。变的精神奕奕。白发间竟然有黑色的发丝生出。

        第七日。萧晨言告父母去会一些朋友。晚间回来。这才再一次走出村子。

        来到村口。他冲天而起。与此同时周身骨骼“噼啪”作响。虽然熔兵炼体的神通已经废了。但是萧晨如今***的武体更甚以往。轻易的就改变了体貌。沿着黄河逆流而上。径直向着祖龙台飞去。

        他必须改变体貌。不然发生争斗。会连累村中的人。

        萧晨远远的降落而下。徒步走向气势宏伟的祖龙台。十几万奴隶在搬运巨石。干的热火朝天。萧晨在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那不是隔壁村的苏滢吗?那个老夫子的女儿。可谓十里八村的一朵鲜花。

        跟着老夫子学习的时候。小姑娘可谓萧晨的小尾巴。最喜欢跟着他跑来跑去。后来渐渐长大。萧晨以武走天下。离开了黄河。

        他十九岁那年回来时。听说活泼好动的小才女十八岁时嫁人了。伙伴们告诉萧晨。苏滢等了萧晨几年也不见他回来。闹死闹活不肯嫁人。直至到了十八岁实在无法等下去了。才嫁给了同乡一个颇有才气的秀才。

        自始至终。萧晨都将她当成了妹妹。听到她已经嫁人。那年萧晨特的跑去看那个秀才是否相配于她。以及是否对她够好。结果。苏滢看到他的刹那就大哭了起来。直接将他吓跑了。未曾有缘一见那个颇有才气的秀才。

        “有些人注定错过。有些人注定无缘。但我还是想哭……”

        萧晨还清楚的记的。最后一次见苏滢时。她大哭着说出的这些话。现在想来多少让他有些怅然。只是……那时他真的将她当成了妹妹。

        身上沾染了点点泥浆。纵是尘满面。苏滢依然那样清秀。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

        她不是和那个颇有才气的丈夫去了他乡吗?为何出现在此的?

        儿时的伙伴、坠在后面的小尾巴、昔日的才女竟然也在此服劳役。萧晨怎能不管?蓦然间。萧晨瞪起了双眼。他看到两个泼皮***竟然在对苏滢动手动脚。在黄河岸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敢如此!

        与此同时。黄河上游传来十几股能量波动。十几人脚踩飞剑向下游飞来。为首的是两名中年男子。剩下的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女。

        十几名修真者!

        苏滢的惊叫声。惹起了那些人的注意。为首的一名中年人目光扫了过来。瞪了那两名混混一眼。而后没有停留。继续向下游飞去。

        “放开我。仙长救救我……”苏滢也看到了十几名修真者。大声呼救。

        但是这些人根本没有停留。如飞而去。

        萧晨怒火汹涌。这些人果真不是善类!

        萧晨那强大无比的神念瞬间扫出。两名混混如遭雷击。他们惊恐的发出最后的求救语:“救……命……”

        离去的那些修真者感觉到了异常。回头的刹那。发现两人正在无力的挥动手臂。

        身影闪动。为首两人带着十几名年轻男女快速飞回。

        这令萧晨大怒。一个弱女子的呼救声音。他们置若罔闻。两个泼皮流氓的求救声却将他们召唤了回来。这让他感觉怒火上涌。

        两个混混的生命快速衰竭。萧晨控制着他们的身体跳入了黄河中。

        与此同时。萧晨冲天而起。正好挡住这些修真者的去路。灵犀剑波弹指而出。毁灭性的剑波“砰”的一声。将两名年轻男女的身体击的粉碎。两片血雾随风飘散而去。

        “什么人?!”为首的两名中年***吃一惊。急忙转身相对。

        “原来是一个能够御空飞行的武者。难的呀。在人间界居然有这样的高手。了不起。不过。你没听说过国教吗。修真者乃是修者当中的王者!你一个小小的武者。能够与我们相抗吗?”

        “修真?你们都修到狗身上去了吗?!就你们这样的心性也配谈修真、修仙?”萧晨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大胆。敢如此对师尊说话。我来杀你!”

        当场就有两名年轻男子飞了过来。同时两名貌美如花的女子也跟着飞上前来。他们驾驭着飞剑。在空中长衣飘飘。非常的潇洒。真个宛如神仙中人一般。

        “这就叫大胆?他们是你们的师尊。不是我的师尊。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大胆。”

        萧晨立身在天空中。***宝瓶印成形。一个巨大的水晶宝瓶出现在他的头顶上空。刹那间喷出一股无比可怕的神圣光辉。

        最前方的两名男子大惊失色。一人急忙张口喷出一道赤炼。一柄血色的飞剑向前劈斩而来。与此同时。另一名男子从腰间取出一条绳索扔了出来。快速放大。向着萧晨困缚而去。

        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面对那铺天盖的而来的宝瓶印神辉。血色飞剑崩碎。绳索寸寸断裂。

        神圣光辉爆闪!

        “轰”

        空中的人影点滴都未剩下。前方的两名年轻男子刹那间被轰成了灰烬。

        随后飞上前来的两名女子大惊失色。就想逃走。但为时已晚。

        萧晨冷漠无情的声音像是来自九幽的府一般。喝道:“空间截断!”

        这是他一年前掌握的空间神通。一个空间牢狱凭空出现。点点光芒闪现。一个蓝色的球形空间瞬间禁锢了那两名女子。而后蓝色球体间一道巨大的光刃闪过。空间的力量将她们当场截断!

        蓝色牢狱碎裂。血光冲天!

        “这是……空间神通!”为首的两名中年***惊。失声道:“你不是武者。你是神通者?”

        “我是武者。”

        “不可能。我看到了。那是传说中的空间神通。号称神通中的王级神则。”一个中年人冷笑道:“不过可惜了。修真者才是修者中的王者。神通者与武者都将被淘汰。你……今日死定了。”

        萧晨漠然的看着他们。道:“我这个武者要看看你们修真者到底有何过人之处。你们两个出手吧。再让他们出手。只能白白送死。”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