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287章 进军无上武道!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287章 进军无上武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生若只如初见……”

        萧晨站在窗前。透过窗口默默的望着群山。

        当年。他自昆仑红尘峰绝尘而去。进入了长生界。很多事情因此而偏离原来的轨迹。

        当看到木床上也有一行刻字时。萧晨如遭雷击。

        “一切……从新开始!”

        韶华易逝。红颜易老。缘聚缘散。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不如意。每个人都有着很多的无奈。却无法改变。

        萧晨默默站立良久。而后平静的走了出来。最后望了一眼茅屋。他毅然远去。

        有些事情注定无法改变。无需多想。他来此地是为了让那分失落彻底得到释放。他想要以大毅力要求自己彻底挥别过去。

        离去的终究已经离去。无法改变。也无需改变。

        萧晨决定拔挥剑斩尘缘。

        “我的心已经冷硬了吗?”萧晨在心中问自己。为何显得有些绝情呢?竟然要彻底斩掉过去的一切。

        如果时间***八年。如果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也许他已经心伤无比。但是此刻他除了一丝酸楚外。连双眼中的那分湿润竟然都快速消失了。

        不经意回首。望向从前的自己。他觉得现在与往昔大不相同了。也许是更加的坚毅了。也许是真的变的有些无情了。

        风轻轻的吹来。凋落的花瓣在纷舞。挡住了萧晨地双眼。他猛的腾空而起。冲上了一座高峰。

        峨眉山风景秀丽。极目远眺。峰青谷翠。云雾飘动。如诗如画。

        峨眉山多剑仙传说。虽然那已经是无尽岁月以前的事情了。萧晨明白那所谓的剑仙定然是修真者无疑。现在他们已经退出人间界。进入了传说中的修真界。

        突然。萧晨看到远处有人影在御空而行。那是……修真者。独特的御剑术。很好分辨出来。

        他们来峨眉山作甚?蓦然间萧晨想到了某种可能。无声无息的在山峦间潜行了过去。

        “轰隆隆”

        前方的一座巨山被轰开了!

        声势非常地骇人。上千米高的大山。竟然被一道剑光生生劈去百余米高的一截山头。

        好强的飞剑!

        萧晨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在这一刻他真正开始重视起修真者。

        山峰被劈断。里面竟然是中空的。黑洞洞一眼望不到底。像是一座死火山一般。

        “传说是真的。那帮自人间界进入修真界的人没有说谎。他们的长眉祖师当年确实在此坐镇。就是不知道里面是否封印着最后地武者传人。”

        “当时那个武者传人已经被杀死了。封印的只是尸体而已。现如今恐怕连骨头都化了个干干净净。”

        说话间。十几名修真者不断催动飞剑。在中空的山体上横劈竖斩。

        “隆隆”声不绝于耳。一座山峰竟然被他们以强大的力量生生的劈碎了。

        最终。在山体的中下部露出一个封印之门。这时他们才停止动作。

        “没错。是我修真者的封印!没有想到过去这么多年了。封印的能量波动还是如此强烈。如果不是我们得到***封印的方法。恐怕很难打开封印。”

        十几名强大地修真者一起行动起来。一会儿***五行、一会儿***八卦、一会儿又***九宫……足足耗费去一个时辰。他们才长出了一口气。道:“当年地长眉就如此厉害了。还真是个人物!”

        “希望我们没有白来。别仅仅挖出一堆烂骨头而已。”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那残碎的山体彻底崩碎了。连带着周围地群山都剧烈摇动起来。很长时间后才彻底平静下来。

        十几名修真者灰头土脸的从远处飞回。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破碎。方才他们受到了很强的冲击。皆露出了惊异的神色。

        “好强大的力量啊。”

        “长眉真是个强人。而那个被封印的武者传人看来也是个极其厉害的角色。幸亏当年就死透了。”

        烟尘渐渐散去。山体消失。露出一个巨大的石台。像是上古的祭台一般。高足有三十丈。上面摆放着一口水晶棺。在阳光地照射下发出一道道柔和地光彩。

        让人吃惊与感到邪异的是。水晶棺上竟然钉着一把飞剑。鲜红地血水正在自那水晶棺上的缝隙间滴落而出。

        十几名修真者倒吸冷气。眼前所见实在太邪异了。那个人不是早已被杀死了吗。尸体经过这么多年的封印。恐怕也早已划化掉了。但是为何……会有鲜红的血水自水晶棺间滴出呢?

        一名修真者仗着胆子。扔出一件法宝。一个乌金锤快速放大。如小山般向着水晶棺砸去。

        “轰”

        水晶棺崩碎。并没有任何可怕的事情发生。露出了里面一具白森森的骸骨。

        “虚惊一场。看来这个武者当年确实很可怕。被封印无尽岁月了。白骨依然在。血液也没有完全化掉。非常可怕啊。”

        “当然了。据说当年可是折损了不少修真高手。才将他杀死。封印在此地。”

        “晦气。除了插在水晶棺上的飞剑外。竟然没有一件宝贝。”

        “知足吧。本就是冲着这把飞剑来的。能够被我们得到算是运气了。”

        说话间。他们走了过去。取走了那柄光华夺目、流动着强大能量波动的飞剑。其中一人用力踹了一脚那具白骨。当就在这个时候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白色骸骨蓦然坐起。“砰”地一声。一双骨掌结结实实击在了那人的双腿上。当场将那名修真者的双腿击的粉碎。

        “啊……”

        惨叫发出。那名修真者的上半身刹那间冲天而起。整个人的面孔都扭曲了。悲惨的叫着。而***人更是在第一时间远退。各展飞剑劈向白骨。

        “当当当”

        火星四射。能够将巨山劈断的飞剑。斩到白骨上竟然发出了阵阵颤音。根本难以损伤其丝毫。这个现象当场镇住了十几名修真者。

        “难道说……过去地武者真的很厉害?!”

        “这怎么可能?如果他还活着。那将恐怖到何等地步?”

        “还好。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纯粹的武者了。”

        十几名修真者感觉此地很邪门。费尽力气也难以摧毁那具白骨。他们认为它之所以突然坐起。多半是武者的一丝怨念还没有散去。发生了刚才的事情。

        最终。十几人削下一座山头。将白骨压在了下面。他们匆匆离去。

        直至十几人彻底远去。萧晨才远处显现出身影。他不得不承认。方才的十几人不是他所能够对抗的。真的非常的强大。

        萧晨挥动黄金神戟。劈开那座压在白骨上地山头。清理走碎石。再一次露出了那具白骨。以及点点血迹。

        最后的武者传人啊。竟然也殒落了。萧晨纵是掌握有神通。也一向以武者自居。看到眼前的这具白骨。他心中泛起阵阵波澜。替武者感到悲哀。

        “刷”

        白骨突然间直挺挺的坐了起来。点点微弱的精神波动荡漾而出。地面的鲜红血水全部漂浮而起。***向白骨。

        “你……来了……传承武之印记的人终于来了……”

        萧晨起初非常吃惊。但快速平静了下来。静静的立身在白骨前。

        “武永不灭……武者……才是最强的。他们费尽心力灭绝我们。那是因为……害怕我们!”微弱地精神波动仿似随时会中断。

        “他们是指修真者么?”在这种境地下。萧晨表现地很冷静。没有丝毫惧怕与惊悚。

        “不是……他们包括修真者在内……所有***体系的人……联手灭绝了武者。”

        萧晨平静的问道:“他们说武者最弱。是被历史淘汰地……”

        “胡说!污蔑……历史总是掌握在胜利者手中……他们尽可篡改……”微弱的精神波动一度中断。好长时间后才道:“武。前期确实处于劣势。但是一旦有所成就。对抗同级修者时那便是无敌的!所谓的修真法宝如同破铜烂铁一般。不堪一击。我们的身体超越世间一切至宝。我一个半祖。灭了各种***体系七个半祖……”

        萧晨静静他倾听。并没有插嘴。

        “我们之所以被灭……那是因为我们的祖神意外殒落了……所有***体系一起攻击我们。”说到这里。白骨的眼窝中竟然有泪水滚落而下。这实在太邪异了。明明只是白骨而已。泪水来自哪里?

        萧晨感觉到了那种绝望般的悲伤。心绪都随之波动起来。仿佛将有泪水滚落而下。

        绝望、失落、悲恸……交织在一起。

        “没有时间了……不能多说了。我只是一缕不散的怨念而已。坚持到现在……只为了亲手点燃武之印记传承者地战血……”

        说到这里。***到白骨上地鲜血蓦然爆散了开来。全部冲击到了萧晨的身体上。

        在这一刻。萧晨忽然感觉热血澎湃。心中豪情万丈。沉睡地武者血脉被激活了。战血在沸腾。他有一股仰天长啸的冲动。在这一刻他感觉天地万物尽在手掌间。有了一股气吞山河的气势!

        “对!真正的武者就是要有这种气势。傲视寰宇。睥睨天下。武……永不灭。真正的斗战圣者是我们!”微弱的精神波动。彻底中断。那具白骨于一瞬间灰飞烟灭。

        很长时间萧晨才平静下来。亲手劈落下无数巨石。将这无名半祖葬在了这里。

        武的悲哀。武地悲歌。武的悲凉……最后的武者的结局如此落幕。

        萧晨觉得也许要真正***武之印记了!

        通过武之印记。萧晨知道。想成为那无上武者。必须要有一颗坚毅的心。

        也许。眼下就是一个机会。

        斩掉过去的情缘。忘掉往昔的一切。这也许是对他的第一道考验。从心中强行抹去一个人地身影!

        三天后。萧晨出现在金陵。秦淮河畔夫子庙前曾经留下过他的与若水的笑语。来到这里。为了缅怀。为了和过去说再见。

        既然已经无法从头再来。他果断的选择让自己忘记。而这最后的回忆将是他斩断过去的利剑!唯有真正面对过去。才可以真正斩断往昔的一切。

        夫子庙前。人流熙熙攘攘。萧晨感觉恍若隔世。曾经的欢声笑语。曾经的点点滴滴。仿似就在眼前。漫无目地地的走着。直至脸上的迷茫之色渐渐退去。双目中坚定的光芒越来越盛。他斩掉了金陵的一切。

        三日后。萧晨来到了北地燕京。在热闹繁华的小吃一条街。他点了一大桌特色小吃。有的是他喜欢吃的。有的是若水喜欢吃地。独坐这里整整一日。心中地那道影迹渐渐淡去。萧晨忘记了燕京的一切。

        是的。真正地抹去了这里的一切。这并不是欺骗自己。而是以难以想象的大毅力自心间斩灭!

        数日后。萧晨来到了最北面的大草原。骑着一匹自野马群降服的马王。萧晨驰骋在茫茫无际的大草原上回忆着在这里曾经的往事。

        在即将要斩灭草原往事的刹那。他心中一痛。闪过一丝念头:难道我已经变得很无情了吗?曾经的恋人竟然成为了我进军无上武道地鼎炉。无情地斩掉她。来考验自己。会有后悔的一日吗?

        骑龙马。纵横天地间。萧晨仰天长啸。最终毅然斩灭了这里地一切。永远的自心间抹除了。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中。九州很多地方都出现了萧晨的影迹。重走了与若水共同去过的地域。面对过去。斩灭过去!

        今***即将去最后一站-------黄鹤楼。彻底斩断过去的一

        心中的影迹已经近乎彻底抹除了。萧晨似乎完成了一次蜕变。步履从容的走上了黄鹤楼。

        “萧晨……”五楼临窗的一桌。几名年轻男女当中一人惊的站了起来。看向萧晨时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萧晨回眸望去。认出了那个人。乃是他曾经的故友“一字剑门”的陈放。

        萧晨大步走了过去。与他们相见。

        “真的是你。萧晨……八年来你去了哪里?若水等了你整整七年啊!”

        “若水是谁?”

        “你……”陈放指着萧晨说不出话来了。最后愤怒的吼道:“你怎么能这样?”

        旁边的一个女子拦住了暴怒的陈放。她竟然生有第三只竖眼。虽然不算多么漂亮。但是整个人却有一股极其特别的气质。仿佛能够净化人的心灵。让人感觉心中宁静无比。

        第三竖眼开合间。点点柔和的光辉洒出。她叹了一口气。道:“这是一个无情的男人。是一个让人心痛的男人。刚才我恍惚看到了一个画面。他挥剑自斩……可惜他强大了。我无法看到***。”

        在这一刻。萧晨近乎无情的完成了最后的蜕变。挥剑彻底斩掉了若水的身影。

        当最后一点影迹被萧晨彻底抹除。他仿似万丈高空跌落下来了一般。心中空虚到了极点。觉得人生中一件很珍贵的东西被他彻底抛却了。

        但紧接着他的双目中又射出两道湛湛神光。充满了强大的自信。挥动慧剑。斩灭了心中的羁绊。不是忘记。而是彻底斩却。斩掉了曾经的恋人。这需要常人难以想象的大毅力。而他……真的成功了。

        武!

        心中浮现出这个字。他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他要进军无上武道!

        他扫向面前的几人。平静无波的问道:“若水是谁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