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291章 屠戮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291章 屠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晨干净利落斩灭七名修真者。无论男女老少都大声欢呼起来。华山之巅一片沸腾。

        但在这嘈杂的沸腾声中。陈放那焦急而又惶恐的声音依然清晰的传到了萧晨而耳畔。可以清晰的看到陈放脸上的惊慌。有着无比的担忧与害怕之色。

        “我当年亲手送给若水的玉镯……”萧晨转头望去。就在距离他不远处。一个白衣胜雪、看起来风流倜傥的年轻人。立身在为首的那名年老的修真者身旁。身姿挺拔。颇有一股飘逸的气质。

        在他的左手腕上。一个紫玉手镯光华灿灿。像是有一道道紫色的水波在他的手臂上流动。尽管被衣袖半遮半掩。但是紫色光华依然荡漾而出。半边洁白的衣衫都被染上了一层醉人的梦幻色彩。仿佛有一小片神幻的世界笼罩了那里。

        任谁一看都知道是异宝。绝对是最完美的玉髓雕琢而成的。且肯定是最精华的部分。

        男性修真者带手镯、戒指并不稀奇。因为这绝非女性化的饰物。这些都可能是极品法宝。像是玉镯就经常被祭炼成空间手镯。可以存放器物。这乃是让人间修者极其羡慕的炼器法门。拥有这样的法宝。就像拥有一座移动的空间一般。

        “想起来了。那是我家祖传的东西……”萧晨虽然自心间斩灭了若水。但是并不是忘了所有与之相关的东西。他对这件玉镯有着深刻的印象。父母曾经对他讲过。一定只能给未来地儿媳。不得遗失。这是他们的传家之宝。

        现在还能够想起。紫狱手镯已经送人了。但是究竟送给了谁。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刷

        萧晨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冲了过去。立身在那名姿容与气质极其出尘的年轻修真者面前。静静的看着他。道:“我想知道你手中的玉镯来自哪里。”

        天外天、人外人、山外山全都飞了过来。怕萧晨有闪失。毕竟那名年老的修真者就在前方。如果他突施***。灭了眼前这个能够复原古武战技的好苗子。那就让他们追悔莫及了。

        天外天与人外人两大巨头的临近。顿时让场面有些紧张。

        白衣胜雪的年轻人看了看萧晨。又看了看自己身旁地年老修真者。而后轻笑了起来。道:“你管的未免太多了吧。我自己地法宝有必要向你交代吗?”

        “因为……那曾经是我的。”萧晨望着他。道:“后来我送给了一个朋友。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得到的。以及我那位朋友现在怎样了?”

        “哈哈……现在它是我的了。我有权不回答。”说到这里。白衣修真者轻佻的笑了起来。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这是情人送的。”

        萧晨并没有任何表示。但是华山绝巅上地陈放已经大怒。点指着白衣修真者道:“你……***!”

        “何来***一说?”白衣修真者冷冷的看着下方的陈放。他从心底里看不起那些低级武者。冷声道:“乱说话会死人的。最好向我道歉。不然……”

        “不然你怎样?”萧晨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却给人一股极其强大的压迫感。这就是武人特有的“势”。与修真者的飘逸出尘截然不同。极道武者总是给人以气吞山河般的磅礴压迫感。

        方才修真者一方被斩杀了七名年轻高手。他们心中憋了一肚子火。此刻正好是一个宣泄口。白衣修真者道:“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你们不是想知道详情吗。我偏不说。”说到这里他轻蔑的看了一眼萧晨。道:“难道你们想蛮横地动武吗?你的确很强。现场的年轻一代似乎都不是你对手。但是若论整体实力。你们还差地远。修真界不是你们人间能比的。”

        如此话语。让旁边的一些修真者感觉大大出了一口恶气。

        下方陈放焦急而又惶恐。可以看得出他非常的在乎若水。生怕听到晴天霹雳。难以接受意外的噩耗。喝道:“你胡说。若水决不可能送人。她自己平日都从来不轻易带在手腕上。空中萧晨并不动怒。平静的看向那名年老的修真者。道:“我并不是有意挑衅。玉镯确实是我家地祖传宝物。我只想问个明白而已。因为这关乎我一个朋友地安危与去向。”

        年老的修真者点了点头。他偌大地年纪。不可能意气用事。转头问身旁的年轻人。道:“到底怎么得到的?”

        “确实是一名女子送我的……”白衣修真者回答道:“这似乎是一件防御性的宝物。方才我想参战。故此带在了手上。”说着他抬起左手腕。但就在这个时候。阳光直射而下。紫色的玉镯中忽然闪现出一点黄光。被年老的修真者敏锐的捕捉到了。

        “拿来。给我看看。”

        年轻人飞到他身前。举起手腕。向年老的修真者展示。

        “收好。”

        年老的修真者露出一丝动容之色。而后面向萧晨道:“你已经知道了。玉镯乃是他人所送。”很显然。紫玉手镯引起了老人的注意。他想立刻揭过这件事情。

        “等等。拿来给我看看。”混混般的天外天一步上前。吊儿郎当的样子没有丝毫前辈风范。

        白白胖胖的孩童人外人也凑上前去。道:“既然这是萧晨的家传宝物。就还给他吧。君子有***之美。”

        任谁也没有想到。华山论剑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对决之后竟然由一件小小的玉手镯引起了纷争。

        “哼”年老的修真和冷哼。道:“不管以前这个玉手镯是属于何人地。但现在他确实在我们手里。已经是有主之物。难道你们想强抢不成?”

        “笑话!”小屁孩人外人老气横秋。道:“这明明是人家的祖传之物。怎么会属于你们呢?难道说握在谁手中就属于谁吗?那好。我现在就抢过来。握在手中。”

        刷刷刷

        天空中人影翻飞。像是有成百上千条闪电狂劈而过一般。就在这一瞬间天空中的光芒刺目无比。小屁孩人外人与那年老的修真者似乎碰撞了千百次。而后两人分开。

        人外人气定神闲。道:“别看你们人多。但是不顶用。今天这玉镯我们留定了。”

        另一边混混般的人物天外天也张着哈欠。懒洋洋在虚空中踱步逼上前来。道:“让你们的人都过来吧。别缩头缩脑的藏着了。你们这批老东西一起上吧。”

        远空传来破空之响。人影连续闪动。又有八名老人齐现。由最开始出现的那名老人运展千米长的巨剑可以想象这八人地实力。

        九名老人将人外人、天外天以及冲过来的山外山困在了当中。

        “人多就以为了不起啊。修真者算个毛。”天外天地痞子习气又犯了。满不在乎的嘟囔道:“把你们的破铜烂铁都扔出来吧。今日老子准备大开杀戒了!”

        说到这里。他狂啸一声。整个人气质大变样。双目中竟然射出两道闪电。正面斩向他的一把飞剑瞬间被崩碎了。身形一动如狂风席卷过天空。整片天际都剧烈摇颤起来。

        他狂猛的冲向一名年老的修真者。喝道:“老子当年叱咤天地间时。你们地祖宗都还在吃奶呢!今日。就算不解除封印。杀你们也如探囊取物一般。”

        说到做到!

        他的速度的快的不可思议。笔直的冲向了那名对他劈出飞剑的年老修真者。在这个过程中连碎那名老人十三件修真法宝。冲至近前。右手探出。血光崩现。

        “噗”

        血水喷洒!

        天外天直接撕裂了一名年老的修真者。

        如噩梦般的景象出现在众多修真者眼前。更是惊的华山上的众多修者大事失色。他们目睹了什么叫凌厉无匹。什么势不可当!

        看起来像是小混混般天外天。发起狂来可怕地近乎邪异。给人以极其恐怖的感觉。

        “呼……”

        瞬间击杀一名年老的修真者。天外天喘着粗气。嘀咕道:“他妈地……该死的九州封印!”

        如山似岳般的狂霸气势瞬间如潮水般退去。他似乎由某种巅峰状态由消退回了原来的样子。又像是一个年轻的小痞子了。

        但这一手镇住了所有人。鸦雀无声很久之后华山之巅才沸腾。

        而所有修真者则面如土色。就是那些年老的修真者脸色也是极其难看。

        “怎么地。还不服?那我就要大开杀戒了。”天外天流里流气的斜了那些年老地修真者一眼。

        “封!”其中一名年老地修真者冷静的喝道:“他也只是这一板斧而已。列阵镇封他们!”

        天空中乌云翻滚。墨浪滔天。原本晴朗地天空瞬间变了颜色。随着八杆大旗立在天空中。整片天地似乎都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淹没了。

        天外天、人外人、山外山全部被困在了里面。

        “铁血大旗虽然可怖。但是凭你们还困封不住我们。你们的祖宗来了还差不多!”里面传出小屁孩人外人老气横秋的声音。

        “少要吹大气。你们完了。”

        滚滚乌云压落而下。完全将三大高手吞没在里面。

        惊雷阵阵。血色闪电狂乱劈舞。大旗所封困的空间中。可以看到虚空不断碎裂。可怕的力量随着八杆大旗的摇动而在疯狂的汹涌。里面仿佛将要湮灭一般!

        “萧晨将他们的徒子徒孙都给我杀干净了!”八杆大旗封困的世界中传出天外天的声音。当然仅仅只有萧晨一个人能够听到。这一种非常高明的传音***。声音在耳畔隆隆作响:“有我们在。这些摇动铁血大旗地老东西腾不开手。去将你的家传宝物抢回来。我极度怀疑那可能是一件与九州封印有关的玉镯。多半被这些帮老家伙发觉了。”

        萧晨没有回应。无声的向前逼去。虽然自心间斩去了若水。但从陈放口中知道了一些往事。若水是一定要保护与帮助的。现在要问明她身在何方。而玉镯也一定要收回。那是他的家传宝物。

        “拦住他!”白衣修真者一挥手。顿时有十几名修真者冲了过来。看的出他有一定的身份。

        “我不想杀人。”萧晨漠然的看着围拢上来地众多修真者。

        “你不想杀。我们想杀!”这些人心生恨意。方才萧晨可是在他们面前连斩七人。现在纵是收起了杀心。也难以让他们宽恕。他们不相信这么多人一起上还杀不了萧晨。要知道当中可是有数名元婴境界的修者呢。

        没有任何言语。萧晨冲了过去。无丝毫惧色。在天空中舒展身体。

        一个飞旋而来地金刚圈。闪烁出刺目的光芒。隐约间在天空中撕裂出一道缝隙。荡漾出极其恐怖的能量波动。击向萧晨的胸膛。蕴含着万钧力量。纵是铁碑都定然会被砸裂。

        但是面对这一切。萧晨气定神闲。左手探出。食指与中指微微分开。准确有力的夹住了金刚圈。“喀嚓”一声脆响。光芒夺目的修真法宝在一瞬间被萧晨地两根指头夹碎了。

        可怕的肉体力量!

        “大家一起上。杀死他。”

        萧晨面无表情。眼中射出两道寒光。面对数十件攻击而来的法宝。身影如电。迅如疾风。崩碎的的声响不断发出。他的身体堪比精铁。手掌像是天刀一般无坚不摧。在刹那间已经截断七八件修真法宝。

        以八相极速冲到一人的近前。掌刀划过。带血的头颅立刻斜飞了出去。死尸坠落下天空。鲜血狂涌。而后萧晨头也不回。倒踢一脚。“噗”的一声。直接洞穿了一人的胸膛。将死尸震裂在虚空中。血花迸溅。

        “杀了他!”所有修真者都红了眼。

        萧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身体想陀螺一般旋转。瞬间冲天而起。逼近高空中地数名修真者。接着右腿横扫而出。“噗噗噗”可怕的声响不断发出。那是骨骼与血肉断裂的声音。三民修真者被他地右腿以横扫千军之势生生自腰间截断。

        刷

        光芒一闪。萧晨以八相极速冲出血雨纷飞的那片空间。凭空幻化在人群密集出。掌刀斜劈。

        “噗噗噗……”

        天空变成了血色。血水喷涌。死亡之音让人灵魂都在战栗。又有四人被他以掌刀斩掉了头颅。

        萧晨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到了让修真者根本无法躲闪的地步。

        八相极速超越极限。且还原出了古武战技中的可怕手势。无物不破。无物可当。真好比上苍那无可匹敌的手掌一般。修真法宝在这血肉手掌下比废铜烂铁都不如。

        “拦住他!”

        白衣修真者面现惊惧之色。因为他发现萧晨已经逼近了。

        “喀嚓”

        飞剑折断的声音发出。萧晨无情地劈开了挡在身前地人影。立劈为两半的残尸坠落下天空。

        “噗噗噗”

        萧晨无情出手。掌刀破碎三颗头颅。白地脑浆、红的血液四处飞溅。死尸崩裂在虚空。血雾弥漫。

        他像是地狱走出的死神。无情的收割着生命。没有任何感情波动。闪电般出手。上苍之手无人能挡!真如主宰者的手掌迫入了世间。

        不想杀人的人在屠戮。言称要杀人的人却在被杀。

        最终。萧晨以八相极速追上了想要逃走的白衣修真者。截断了他的去路。

        “说。玉镯来自哪里。原来的主人怎样了?”

        萧晨的声音像是来自九幽地府一般。寒冷的让人灵魂都要战栗。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