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一卷 第312章 心境蜕变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卷 第312章 心境蜕变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珂珂吃力的定住通天死桥一端。令青莲天女不能运展此桥。

        原始、通天、准提、蚩尤等一起向前逼近。青莲天女到了现在终于变了颜色。她知道这些人想灭掉她。

        单挑。她已经败了。现在是***的时候。身处半祖境界。每个人都很果断。当出手就出手。杀人根本不会皱下眉头。

        “我想留下若水的身体……”这是萧晨最后的愿望了。若水的灵识已经被彻底碾碎。他不再抱过多的幻想。

        “一具躯壳而已。留下有何用处。”通天教主冷哼了一声。

        原始也点头道:“若留肉身。无法杀死青莲。”

        事已至此。半祖们根本不可能放青莲逃走。纵然是为了通天死桥。众人也不可能就此收手。

        准提持七色凶剑对准青莲。却面向萧晨。平静的问道:“杀还是不杀?”

        通天教主四剑并起。也指向了青莲天女。剑锋冰冷无比。寒光四射。静等他开口决定。

        杀还是不杀?

        这对萧晨来说很残忍。青莲天女绝对不能留。放走她祸患无穷。但是……若水的身体怎么办?难道要因此而毁掉吗?那真的是点滴痕迹都不留世间了。

        怎么办?

        向曾经的恋人身体挥动屠刀吗?

        这是一个难题“哈哈……”青莲天女大笑了起来。

        萧晨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难以抉择。这是一个痛苦而又艰难的抉择。他变的沉默无比。静静的想了很长时间。

        若水已经不在了。空留肉壳在此。留下何用呢?杀死青莲。才能够给若水一个交代。以青莲之命祭祀若水!

        沉默了很长时间。他有了这样的计较。

        让她的肉体就如此化去吧。留下来为青莲所用。是一种侮辱。是一种亵渎。

        “杀……”萧晨大吼了一声。痛苦的做出了决定。乱发飞扬。他闭上了眼睛。眼角湿润了。脸上有泪滴滑淌而过。

        喊出的刹那。他感觉自己虚脱了。无情的人吗?竟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他感觉肝肠寸断。心中难受无比。

        凶名震四界的通天教主第一个动手。四把凶剑并起。同时向前劈去。准提道人紧随其后。七色凶剑光芒绽放。立劈而下。原始持古杖。撕裂空间。横扫而至。

        半祖齐动手。

        “你好狠的心……”青莲天女盯着萧晨。如此说道。

        萧晨蓦的睁开了双眼。他看到了青莲绝望的神色。但是那种神态为何像极了若水呢?已经没有天女的强势姿态。失望、落寞、凄绝、迷离……交织在一起。那绝美的容颜是如此的让人心碎。他的心一下子绞痛了起来。为什么会这样?

        “杀!”

        半祖齐声喝喊。杀气粉碎了天空。让天外的星辰都摇动了起来。

        在这一刻。整片人间界都开始大动荡。

        半祖们真的没有任何留情。全都尽全力出手了。

        萧晨眼睁睁的看着通天死桥上的人影崩碎了。而后他的双眼模糊了。晶莹的液体不断滚落而下。

        曾经的一个梦。为了她而在长生界苦修。终于回到人间。但灵魂残碎。以无情之法强行自心间斩去那道身影。到如今刹那忆起往事。虽无悲歌。心却大恸。

        他有一股想痛哭的感觉。泪水无声滑落而下。

        终究是梦幻空花一场。到头来依然是一场空。

        模糊……那道身影渐渐在心间模糊了。萧晨惊恐的发觉。刹那的忆起。又将快速的消失了。想重新感受过去的一切都不可能了。

        纵是是陈放曾经对他说起的那些往事。都在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生生碾碎。将不复存在了。

        这真是一个讽刺而又残酷的结局。连回忆往事都不可能。成了一种奢望。

        曾经的点点滴滴自心间彻底消失了。

        也许。他今后都不知道曾经有一个叫若水的女孩曾经出现在他的生命记忆中。

        想到这里。他放声悲歌。

        越来越模糊了。真的要重新忘记了。那道身影在心间渐行渐远。即将磨灭。

        无言的悲哀。连回忆的权利都将不复存在。

        无言的结局……破空而去亦难忘。几番寒暑生死劫。终迎来了回归日。到头来却梦一场。支离破碎。一切化为虚无。

        萧晨心中一片枯寂。面色枯槁。仿似在刹那间苍老了百年。

        没有了伊人的记忆。苦涩。一个无言的终点。最是无情的落幕。但是那种苦寂的感觉却永远的烙印在了他的心头。

        连回忆都没有了。但是那种失落悲伤的感觉却永远的印在了心间。这是一种可怕的折磨。

        通天死桥上的诀别。今生今世萧晨都会感觉悲恸。

        涟漪点点。青莲天女的身影消散。所有半祖团团将石桥包围。这能够打开通往洪荒天界的石桥没有人不在乎。

        “咦……”

        有人发出了惊声。在那通天死桥上。一株莲花石刻惟妙惟肖。仿佛真实的生长在那里一般。

        通天死桥上本无图案。但是此刻却多了一株莲花刻图。

        “这是……青莲天女的本体?!”

        “他是通天死桥上的一面石刻纵然是半祖。也都变了颜色。通天死桥上的一面刻图经过无尽岁月后都成了气候。那么此桥真是了不的!

        古老的石桥上。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上面刀、剑、戟的划痕清晰而又真实。可以想象曾经在无尽岁月以前有盖代强者站在桥上决战。那应该……不是半祖层次的人。

        因为几位半祖们的法宝在石桥上难以留下如此重的印记。

        三把战剑插入石桥之上。一动不动。几位半祖都没有去拔。飞上石桥后全都陷入沉默中。

        “那是……”

        萧晨心中一颤。他看到在那莲花刻图的旁边。还有一道朦胧的身影。凄绝、无助、伤感、绝望、落寞、迷离……那是若水的肉身图。让人心碎的刻图。

        为什么会这样?她的身影怎会印在通天死桥上?天意如此。不想他忘记吗?萧晨心中发颤。他一把抓住了定在失乐园中的战剑。颤抖着来到那刻图前。静心凝神。将那女子的石刻挖了下来。

        周围的半祖眼神凌厉无比。见他没有损坏石桥主体。才什么也没有说。

        萧晨将若水的刻图放入失乐园。面对那哀怨、绝望的眼神。他竟然阵阵心颤。难以正视。

        在刻图旁他立上了一面石碑。刻下若水二字。纵然不久后记忆不复存在。也会知道这个女子的名字。

        做完这些。萧晨将战剑打入失乐园。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疲惫的一天。无力的对珂珂道:“放下石桥。我们走。”

        小兽也有些吃不住了。尽管失乐园非凡。但是它这个主人这几年来荒废了太多的时间。修为并没有提高。难以将石桥收进去。

        “轰”

        珂珂放开通天死桥的刹那。此桥爆发出一股滔天的能量波动。竟然将十一位半祖都震退了出去。但紧接着他们又冲了过去。团团将之包围。

        萧晨不想去争夺此桥。一是无力去争。二是无心去争。悲恸永远的留下了。他感觉整片天的都一片灰暗。根本不想在此的多停留片刻。

        飞到太昊老人的身边。最后看了一眼还在恬静沉睡的清清。萧晨带着珂珂化成一道光芒冲向远方。

        蚩尤传音道:“有事去常羊山找我。不久我将去那里救一位朋友脱困。”

        太昊与玄武老祖也同时传音。他们将合力传授清清法诀。有事可来海外寻找。

        原始则冷声传音道:“青莲天女的门人若来寻仇。自有我等抵挡。此后两不相欠。因果就此结了。”

        通天教主与准提道人等也都点头称是。

        萧晨没有回应。一路向着九州飞去。

        若水的身影终于在他心间彻底消失了。但是他依然感觉到了难言的悲恸。到了后来他只知道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却将要忘记那是谁了。

        “咿呀……”小兽轻轻的抓着萧晨的一绺长发。有些担忧的望着他。

        回家。在这一刻萧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回到自己家乡。回到那个温暖的家。

        山外山在村口看到萧晨后傻呵呵的笑了。

        萧晨的父母看到他回来。高兴无比。游子在外。老人最是担心。况且萧晨曾经失踪了八载。

        在接下来的整整三个月中。萧晨没有去寻柳暮、一真等人。一步也没有走出家门。他变的茫然了。感觉现在失去了方向。似乎没有了奋斗的目标。像是那大海中的一叶孤舟。

        今后将何去何从?

        变强。变到最强吗?他突然失去了那种动力。

        他萎靡不振。陷入到一种无力的状态。

        萧晨的父母看在眼中急在心里。他们觉察到了萧晨的失落。尽管他每日都在强颜欢笑。但***连心。父子天性。他们怎会感受不到那种苦涩的笑意。

        他的父母强行将他推出了家门。少年时的玩伴大周、小虎、二冰、秀才、光头等人强行拉着他到县城去逛庙会。整整在家中闭门三个月。突然来到人山人海的闹市区。顿时让萧晨那颗寂静的心震动了几下。由极静到极动。短暂的刹那。萧晨有了一点点突至的感悟。静与动在这一刻是如此的鲜明。由一种环境突至另一种环境。连心态也都在刹那间不同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他时常被一帮儿时的伙伴拉出去。去黄河摸鱼。去荒野狩猎。去遥远的戈壁跋涉。去百草堂听书。

        萧晨那颗迷茫的心。慢慢坚定了起来。他渐渐重新找回了自我。

        他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女人消失了。已经忘了她的样子。但路还要走。为什么让心态停留在“失去”的那一刻呢?消逝了终究消逝了。自责颓废也无用。他还需继续前行。

        也许那股神秘的力量自行帮助他斩去了那个女子的影迹也是为了他继续前进吧。

        萧晨的心境在慢慢发生蜕变。颇有一股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慨。

        “是无情也罢。是坚定也好。路还要走。我决定重新开始。”

        有八相极速。他朝游东海。暮游西疆。走过戈壁。进过草原。在这接下来的短短两个月中。心境发生了真正的蜕变。

        赏惯了春花秋月。步入那杀气冲天的战场。会有一种不同的感受。久居闹市。跋一程戈壁的荒凉。别有一番体验。见惯了小溪潺潺。观看一番大海的咆哮。必的一种感悟。

        几个月来从未修行。但是萧晨的修为却在激增。心境在提升。修为境界也在蜕变。他竟然迈入了御空境界六重天。

        这让萧晨感悟更深了。无知无觉间。他进行了一次炼心之旅。

        “人生谁能一路高歌?”这是他最大的感悟。

        如果没有那阴霾雨云的***。怎会有七彩长虹的绚烂高挂;如果没有晚霞的暗淡落幕。怎会有朝霞的蓬勃再生;如果没有人生的灰暗低谷。怎能衬托出一览众山小的高远心境。

        换一种眼光。换一种心态。重新审视过去。一切都将大不相同。

        看到萧晨重新精神奕奕。最高兴的莫过珂珂。小东西抱着阴木参果吃开心的吃了起来。不再像以往那般呼呼大睡。

        浑身充满了澎湃的力量。萧晨的武体更进一层。虽然九州之上灵气匮乏。但是纯粹的武者完全是在挖掘己身的力量。无需外界灵气。对萧晨无影响。

        他想变的更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是他的目标。

        生命中一个女子已经随风而去。虽有淡淡酸楚。但是已经不再沉湎于过去。他现在感觉心无桎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攀升极道武境的步伐。这是一个大时代。武、咒、魂、气早晚会一齐重现世间。风云际会。他无法躲避。只能进取。

        当萧晨重入***界时。一个又一个的消息向他砸来。

        龙王战四野。血染千里海域。当年龙岛的所有小龙王尽显人间。在各自所属大势力的支持下。大战于人间界。竞争始祖龙之龙气。角逐祖龙之位。

        修真界中的大禹、后裔等半祖降临人间。与准提、原始、通天等人摩擦不断。不过却未真个开战。现正在广招门徒。有在人间界传道统的迹象。

        蚩尤强撼常羊山。将要解救出一位被封印无尽岁月的上古战神。却几次无功而返。

        修真界与长生界年轻一代时时对抗。从九州到到海外不断争锋。有摆下擂台争夺年轻一代第一帝王的迹象。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