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元气少年 > 第371章 第三个头衔

元气少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71章 第三个头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哦?豪华游轮?还有这等好处?”老家伙们一个个眼睛瞪得老大。

    杜隐廊说:“月季号游轮正在举办酒会,我算是半个主人,希望叔叔伯伯能赏面参加。”

    宋世贤这便解释道:“他是老杜的儿子,杜隐廊。”

    “哦哦!原来是杜团长的儿子,都这么大了,也是一般的丰神俊朗,难得难得!”老家伙们大多知道宋世贤和杜元镛的恩怨,不便多说什么,跟着夸赞了几句。

    “小杜啊,我们都知道杜总司令官大事多人忙,这次聚会没好意思请他,还望多多见谅。”

    “既然是杜团长的儿子相请,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哈哈,哈哈!”

    宋世贤冷冷的说:“阿廊虽是老杜的儿子,可也是我的亲外甥。”

    那人只好随口应道:“是是,既然是小宋的外甥,我们必须叨扰一番。”

    还有那个想和宋世贤结亲家的老战友,名字叫做梅均卓,拦住宋保军说:“贤侄,还没交女朋友吧?我有件美事,想跟你提提。”

    宋保军硬着头皮道:“什、什么事呢?”

    宋世贤说:“老梅,依我之见,还是让孩子们自由恋的好。”他在家里虽然对儿子嫌弃得紧,实则非常关心,知道老梅的女儿已经快三十岁了,是个妥妥的老姑娘,怕不好说话。

    梅均卓哪肯善罢甘休,笑道:“小宋啊,你这不太懂了吧?正因为现在的年轻人沉迷络电脑手机,对自由恋不上心,我们做父母的才应该操心起来,指导指导他们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取向。你看贤侄也有二十三了,至今还没谈过恋,还不够说明问题么?”

    “这个,这个嘛……”宋世贤偷偷朝宋保军使了个眼色。

    不料宋保军搞错了意思,以为父亲让自己先答应下来,不得不说道:“那好啊,还请梅伯伯多多指教。”

    梅均卓说:“这是你答应了的,我女儿呢,她八七年的,今年二十九了,我看和你正好合适……”

    宋世贤惊叫道:“八七年的?那不是已经三十了吗?”

    “呃,呃……这个嘛,虚岁、虚岁,你别嚷嚷那么大声。”梅均卓道:“当年你新入伍,还是我教你怎么开***的,忘了?八八年那时节你孤身陷入猴子的包围圈,是我围魏救赵救你出来的,忘了?十二月那阵你发了高烧,我是独自穿行八十公里猴子阵地,为你拿的药,忘了?”

    宋世贤显然被他一番话勾起了燃情岁月的情绪,不由说道:“那个年代的一点一滴,我从没忘过。是我欠你的。”

    梅均卓一拍宋世贤肩头:“下个礼拜天,我家小杉单位放假正好有空,你说应该在哪里约会比较好?”

    宋世贤苦笑道:“行,小军,你说呢?”

    “那由梅伯伯来定吧?”

    梅均卓对他的态度表示满意:“好说好说,我回去和小杉商量商量,到时候给你们打***。”

    剩下也没什么大事,由警卫队长带着十名士兵留下,通知本地警方过来接管餐馆,犯案的严肃处理,,该餐馆也要遭到查封。

    老战友们由杜隐廊带队,分别上了军用吉普,往新港方向前进。

    临行前,宋保军把杜隐廊拉到角落,悄声说:“表哥,那个老板,嗯,我不想让他还活着。”

    杜隐廊眼中寒光闪烁:“那是自然,这种人***危害性太大,必须严惩不贷。对了,我刚听说你带人去月季号游轮的死亡竞技场打比赛,怎么不叫我一起?”

    “我是被人拉进月季号游轮游玩,临时遇上事情的。”

    杜隐廊点点头:“那时我正在和宝元集团的柳总会面,也不是什么合适时候。听说高见被你灭了,你小子可真行啊!”

    宋保军向着凌安琪的方向努努嘴:“是我的贴身保镖出手的。”

    “那是凌安琪?呵呵,你知道龙虎拳场的董老板给她安上什么头衔了吗?世界第一的女人,格斗女皇,宋保军的守护者,天下无敌的女武神,十年仅见的超级强者,地下拳场的统治者……”

    宋保军说:“我最喜欢第三个头衔。”

    “我看她对你态度不一般,有空把她收了做二房,免得夜长梦多。”杜隐廊挤挤眼睛,促狭的笑道。

    杜隐廊作为豪门巨阀的孩子,虽说吃过一定的苦头,但眼界和心路历程毕竟与常人不同。他想方设法提携表弟参与茶州新港事务,自然希望表弟有着超越同龄人的远见学识,现在看到宋保军笼络了所谓天下无敌的女武神,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值得大惊小怪。

    “这事我理会得。”宋保军不便多说什么,只好含糊略过。

    “行了,我先招待舅舅和各位叔叔伯伯去月季号好好玩玩,你们自便。”杜隐廊摆摆手,走过去拉开车门,又想起一事,叫道:“还有,那个许舒欣一直找你,有空见见她!省得老是打***烦我。”

    宋保军无言以对,招呼凌安琪一起出门,上了悍马。没想到杜隐廊这话唠车还没开,又从车窗探出头来说:“几时买了新车啊?怎么不请我喝酒庆祝庆祝?”

    宋保军不耐烦的摆手:“你这么大一个领导,望着我这餐酒不成?”

    “哈哈,必须的。”杜隐廊让舅舅绑好安全带,领着车队绝尘而去。

    ……

    第二天,宋保军特地打***给梁泊华,请他帮忙安排凌安琪的父母。前面说过,凌安琪的父亲是建筑公司测量员,母亲是体委篮球队教练,因为前些年遭遇******,多年积蓄一扫而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导致傻妹子在艺术学院也颇为艰难。

    这种生活上的琐事不应拖累天下第一女武神的后腿,得有人帮忙操持。

    好在鹭鸶市离茶州市也不太远,高速路车程不过三小时左右,梁泊华便邀宋保军一起去看看。

    为了稳妥起见,梁泊华还利用关系给鹭鸶市当地***一位要员打了招呼。

    宋保军不打算告诉凌安琪——有些事总得有惊喜不是吗?

    梁泊华换了一辆新车,奥迪a6l017运动款高配版,外观中规中矩,开起来还挺带劲的。

    两人一早出发,来到鹭鸶市地界不过上午十一点而已。

    鹭鸶市属于县级市,全市人口九十二万,地处茶州西北两百八十公里的象江中游,因城里的著名历史文化景点鹭鸶山而得名,八十年代由煤矿而繁荣,近几年也因为市场经济与环境保护的政策调整而逐渐衰落。

    汽车驶入市府大院,副市长钟天成早已等候多时。这是个身材高大精神饱满的中年人,对梁泊华的到来充满热情。

    “梁主任,好些年没见,您倒是越来越年轻了。二少最近还好吧?去年***茶州开会,二少还说得空来鹭鸶市视察情况,我等到现在还没见着影子呢!”钟天成抓住梁泊华的手不住来回摇晃。

    梁泊华笑道:“有劳钟市长牵挂,只是二少管理茶州新港大小事务,实在分身乏术,他托我向您带个好。”

    “谢谢二少这么忙还记得我,小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钟天成赶紧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态势——他实际比梁泊华还大十岁——又问:“梁主任,这位是?”

    梁泊华说:“宋保军,二少的表弟,也是新任的茶州新港安全委员。你我都是自家人,叫一声三少即可。”

    钟天成吓了一跳,忙凑上前点头哈腰个不停,说:“三少您好您好,有失远迎,还望多多见谅。”

    “不用客气。”宋保军知道这位副市长一定是杜家的嫡系,说:“我私人有事来鹭鸶市一趟,不是专程来检查工作的,你用不着紧张。”

    杜家在国内政坛影响力不容忽视,杜隐廊的一位叔公目前身居帝国七大长老的高位,父亲杜元镛是象京军区总司令,哥哥是朱蟹委员会秘书长,自己在茶州新港主持工作,可想而知有多少门生故吏。

    杜元镛的两位公子,杜隐桥是大少,杜隐廊是二少,宋保军理所当然成为三少。杜元镛还有个和宋保军同龄的女儿,为他第三任妻子所生,原是打算“补偿性”的向宋家提亲,结果宋世贤强烈反对,此事不了了之。

    钟天成忙说:“三少远道而来,在下实在不胜惶恐,这鹭鸶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正有几处好玩的场所,由在下临时充作导游……”

    钟市长原本想自称卑职,觉得过于狗腿了,想自称我,又不够恭敬,自称小弟嘛,年岁差得太多,最后想到个武侠小说里常用的“在下”,倒也没什么不妥。

    梁泊华打断他的话,说:“钟市长,三少是来办事的。”

    钟天成终于明白对方不是个专门来游山玩水的纨绔,立即端正态度,严肃的说:“三少的事,是整个鹭鸶市的事。三少但有所命,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再强调一下,只是办私事而已。”宋保军说:“不必搞得沸沸扬扬的,好像我专程来骚扰乡里似的。”

    ( www..net)
元气少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