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三卷 第540章 老龟说天碑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卷 第540章 老龟说天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果真如老石龟所说的那般。第七面天碑承载了太多的秘密,需要前六面天碑认可、留下天痕烙印,才能够一窥碑文所录的无上要义。

        在这一刻,深渊震动,当中光芒刺目,黑暗被彻底驱散了,下方一面璀璨夺目。地表上的修者吃惊的注视着下方,不过除了感觉到一股让他们灵魂都要颤栗的恐怖波动外,什么也无法发现。

        因为,深渊虽然绚烂夺目,但是神辉太炽烈了,将那里淹没,根本无法窥探分毫。

        到了最后,神辉更是在深渊内结下一个巨大的结界,笼罩了下方地域,阻挡住了所有人的神识。

        深渊下,古老的祭祀音响彻天地,似跨越千古,从那遥远的古老年代传荡而来。

        圣祭在继续,萧晨的本体化作“外界他物”,盘坐在虚空中。越来越明亮了,简直就像是一团腾腾跳动的神焰。

        而无比强大的祖神肉壳,此刻则慢慢暗淡了下去,周身的皮肤也不再光亮,甚至在干瘪,内蕴的无限潜能快速流逝。

        萧晨的肉壳经过上一次的圣祭,已经接近祖神肉体,因此这一次可以更加快速的汲取黑色祖神血肉中的无尽神华。

        他虽然还不能够迈入祖神境界,但是他却可以将自己的肉体淬炼到万古不朽的地步,甚至推向武祖的肉体那般的巅峰境界,肉体与世同存,永恒不灭,强大到一个让祖神都头痛的境界。

        神识不够强大,是困扰萧晨的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这次他下定决心淬炼出无上神体,他想要祭出一具可以锁住自己神识的无上宝体,有效的防住异界祖神的神识攻击。

        在这个过程中,两面巨大的天碑在不断震动,纷繁玄奥的图纹,不断向着萧晨的神源中印去。

        那些小祖龙似的文字像是有生命一般,在他神源中凝聚成无上要义,在这之前根本不懂得那种文字的含义,但是此刻他却因天痕的存在明了了其意,被他所知所感。

        在这一刻,在旁观看的老石龟都动容了,圣祭实在可怕,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生生祭出一具恐怖的神体。

        萧晨的自己的肉壳,在这一刻近乎透明了,每一寸血肉中蕴含着神辉,越发的坚固,神兵都难以撼动。

        光华闪耀,这具肉身,犹如七彩琉璃般闪耀光芒,像是世间最为瑰美的艺术品,没有一丝杂质。

        百般淬炼,萧晨的肉身在升华,在重新塑造。

        莫名而又神秘的声音,不断从黑色巨人的肉壳内传出,这是古老的***,这是玄奥莫测的圣祭祀古音。

        声震千古,震动过去,撼动未来。

        最终,黑色的巨人彻底的失去了光泽,潜藏于肉身内的无限神华被祭出了八成。

        至此,那祭祀音才慢慢杳逝。

        “轰”

        就在这一刻,黑色的巨人头盖骨内,冲出一团明亮刺目的光芒。那是萧晨原本的生命精华裹带着神识冲了出来。

        而后在刹那间,冲进了自己的肉壳内,在这一刻萧晨的躯体像是一轮太阳一般,神光照耀十方,让人无***视。

        在这一刻,他的肉身真正的到了祖神境界,成就了战祖般的肉体,而不再是无限接近,打破了那一桎梏。

        强大的肉体内流淌着无以伦比的力量,徒手就可以轻易打碎世界!

        战祖具有最为恐怖的肉身,以及祖神级的强大神识,唯一不如祖神的地方就是没有领悟宇宙本源及万界神则。

        萧晨的神识已经达到了半祖七重天的巅峰,距离战祖不过三个台阶而已。

        这三个台阶也许需要十年,也许需要百年,也许需要上万年才能够跨越而上。他必须想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弥补自己的弱点。

        眼前,祖神肉壳一具具,这是他弥补自身弱点的巨大宝藏。

        他早已明确,就是要将神体祭到一个恐怖的境界,可以强行锁住神识,以强大肉身保护住自己的灵魂,不给祖神级强者可乘之机。

        暂时,以强大的肉壳为盾,保护自己。

        在这个过称中,两面天碑始终在绽放光芒,图纹不断向着萧晨神源中烙印而去。

        直至过了很久,这一切才停下来,曾经***在黄河中的天碑慢慢虚淡,而后消失不见。

        在这一刻,萧晨神源内那第一道天痕。越发的清晰起来,简直就是一块缩小的天碑,随着心念一动,那道天痕浮现在他手掌间,犹如***黄河的天碑握在了手中。

        他一下子悟通了很多东西,以往修习天碑玄法时,根本不曾注意到的真义,在这一刻浮上了他的心间。

        静静站立了很久,萧晨才醒转过来,他真正意识到了第七面天碑的可贵,不说上面本就刻有新的要义,单说起到的融会贯通的作用,就是一笔巨大的宝藏。

        此刻,不能长时间的去消化,他需要继续圣祭,而后以第二道天痕沟通龙岛天碑与第七面天碑。

        就在这时,萧晨忽然有了一股惊悚的感觉,似有莫大的危险降临。

        显然,老石龟也感应到了,它非常没有义气,再不似方才那般慢慢吞吞,在这一刻它嗖的一声一下子窜回到了天碑根基下。

        萧晨极速后退,守护在了正在蜕变的珂珂近前。

        无声无息。一个黑色的漩涡将他方才立身处笼罩,虚空缩小,化为一点混沌,而后消失不见。

        萧晨心中凛然,那黑色的朦胧漩涡真是可怕,纵然是祖神的躯体被笼罩,恐怕也要遭受创伤。

        死湖恢复平寂静,像是什么也没有发过一般,湖面没有一丝的涟漪,安静的可怕,死一般的沉寂。

        高大的天碑耸立在前方。无边的黑色死湖堵在后面,这里有充满了妖异的气氛。

        萧晨从岛屿上托起一块万钧巨石,像那黑色的死湖中掷去。

        “砰”

        黑色的浪涛冲天而起,像是数十道巨大的瀑布在倒流,气势滔天,一股死亡气息在深渊中浩荡,慑人心魄,让人胆寒。

        “轰隆隆”

        像是有巨型生物在水中翻腾,若隐若无间,萧晨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快速冲向巨岛,在水中划开一条足有五十丈宽的水道,黑色的浪涛翻卷向两旁,冲起千余丈高!

        水道两侧的浪涛,像是两片大瀑布倒挂在天空中。

        “那是……”

        萧晨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凝神戒备,几面天碑浮现在他的周围,冥铁祖神战衣也浮现在古铜色的宝体上。

        黑色的死湖中,分开的巨大水道内,那黑影极其妖邪,冲击而至的过程中,造成了惊涛千重的可怕景象。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只有一只巨大的黑色的独角露在水面,长达十几丈,幽光森森,忘而让人感觉极其不舒服。

        若隐若无间能够看到,一双森然的眸子巨大如房屋,狰狞的凝视着萧晨,锋锐的独角爆发出一道混沌光芒,向着萧晨洞穿而来。

        “砰”

        凝聚成型的六面天碑全部被洞穿,混沌光芒威力无匹,萧晨心中震撼,极速冲天而起,躲避过那恐怖一击。

        竟然射出混沌神力,这是什么怪物?

        那根锋锐的独角爆发出的无穷无尽的混沌,都无声无息的被石头骨吸收掉了,鸽卵大的头骨像是无底洞一般,可以吞噬世间一切力量。

        怪物自始至终都没有浮现出死湖。这片黑色的湖水像是有一股妖邪的魔力,强大如此刻的萧晨也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

        “哧”

        黑色死湖中的那只独角暴涨起来,突然长达千丈再次向萧晨洞穿而来。

        这一次萧晨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要检验方才圣祭后的成果。这一次只有一面天碑浮现而出,是那所谓的“第一道天痕”,沟通天碑后,它仿佛有了灵魂。

        化形在萧晨的手掌间,不过巴掌大小,与实体并无二致,萧晨有一种感觉,似乎这是真的天碑,而非光芒凝聚而成。

        暴涨上来的混沌独角,洞穿虚空,长达千丈,一下子就到了萧晨的跟前。

        “砰”

        萧晨以石头骨护身,以掌间那巴掌大的天碑拍下。

        虽然是一块小小的天碑,但是却砸的天摇地动,混沌光芒四溢,那根千丈长的混沌独角被生生砸去了尖端。

        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低沉咆哮自死湖中发出,湖水剧烈震动,千丈的独角损伤部位刹那快速复原,刹那退入了黑色的湖水中。

        萧晨心中剧震,天痕化形而出,成为真正的天碑,虽然并不巨大,但是威力实在可怕,似乎并不神图弱!

        由此也足以说明,方才那只未明蛮兽有多么的强大,要知道神图是可以粉碎祖神肉身的,而与阵图威力相差不多的天痕,竟只打断了它独角的尖端而已,细想来实在可怕。

        “好,板砖威武!”就在这时,那老石龟忽然扯着嗓子这样喊了一声。

        这个评价顿时让萧晨的喜悦的心情消失。

        板砖?!这个评价真是太糟糕了。

        “那到底是什么蛮兽?”萧晨降落在天碑前,惊疑不定的问道。

        黑色的死湖已经恢复了宁静,真如巨刀劈开的黑色魔石般,死寂一片,没有一点涟漪与声音,方才那一切仿佛只是幻觉。

        “一个半死不活的石像养的战宠,不用理会它,它不敢真正靠近天碑。”老石龟慢吞吞的答道。

        石像?!萧晨心中凛然。

        “不用担心,到目前为止,天下没有一个人真正成功,那具石像离死只差一步了。”老石龟漫不经心的说道。

        直到这时,萧晨才发现忽略了一个事实,老龟似乎也近乎石质化。

        “你……你该不会……真是个石龟吧?!”在这一刻,萧晨感觉自己有点口齿不利索了。

        “你才发现啊?!”老龟似乎很郁闷,感觉被人忽视了。

        晕倒!

        萧晨目瞪口呆,这王老爷子还真是真龟不漏相,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实在是怪他自己太疏忽了。

        “王老爷子……你真是……石***?!”

        老石龟像个冲动的小青年一般,瞪眼道:“我X!小子你怎么说话呢,表达时请注意言辞。”

        “真是……石***?!”萧晨怎么都觉得有点不真实。

        “小子你有完没完?!”老石龟感觉有点憋屈。

        “真是不可思议!”

        “什么不可思议,成心气我是不?”老石龟瞪了他一眼,道:“没听我说过吗,到目前为止,天下没有一个人真正成功。”

        “那你……”萧晨疑惑。

        “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我早在无尽岁月前就形神俱灭了。现在你看到的不过是我无尽岁月前穿越时空留下的一缕残碎意念显化而成。”

        萧晨有些无语,既有些失望,又有些期待。

        “小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也许你会从中受到启发。”老龟突然悠悠开口道。

        萧晨心中顿时一震,道:“好,前辈请讲。”

        “从前啊,有个龟,这个龟,它养了一个人。”

        “说错了吧,是人养龟吧。”

        老龟瞥了他一眼,语重心长,道:“年轻人,不要随随便便就怀疑别人。思维不要那么僵硬……龟,就不能养人吗?”

        “好好好,您接着说。后来呢?”

        “后来,那个人死了,龟也死了。完了。”老龟就此收口。

        “完了?!”萧晨真有想捶它一顿的冲动。

        老龟斜了他一眼,老神在在,不慌不忙的开口,道:“龟虽然只是一只老龟,但是人却不是一般的人。知道这天碑是怎么来的吗?”

        闻听此话,萧晨顿时一惊,天碑太过神秘莫测了,他非常想知道其来历,认真请教道:“怎么来的?”

        “唉……”老龟摇了摇头,连叹了几口气,而后不紧不慢转头,望向死湖,的,道:“这湖水可真黑啊。”

        萧晨顿时有***的冲动。正静心凝神等待下文呢,这老乌龟居然轻松的转移到湖水上去了。

        真是可恼可恨可气!

        “小子你眼瞪那么圆干吗,抓牙签干吗,想砍我吗?来呀,来呀,砍吧。”老石龟晃晃悠悠向前挪了两步,十足一副欠扁的样子。

        萧晨真是“败”给它了,用力抓着战剑瞪着老龟。

        “天碑到底怎么来的?”

        “唉……”老龟又开始叹气,摇摇晃晃,向黑色的死湖走了两步,凝望出神。就在萧晨满脑门子黑线,以为它要讨论湖水时,老石龟悠悠出神,道:“长出来的。”

        萧晨一惊,道:“你是说天碑是长出来的,怎么长出来的?!”(!)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