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三卷 第582章 摆弄遁去的一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卷 第582章 摆弄遁去的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太阳星宫深处,钟声悠悠。预示着已经有人到达了藏有逆天战宝的重地,就在这一刻石尸与砺石兽的声音响起,天界两大巨头的对话震动了整片太阳星宫。

        老山羊顿时皱起了眉头,自语道:“这几个人怎么都来了……”

        石尸、莲王、砺石兽几大天界巨头都先后在此显化,这让他***人如何争夺?有他们震慑在此,别人恐怕没有一点机会。

        萧晨感觉很无奈,几大天界巨头现身,他根本没有力量争夺,很难想象这逆天战宝到底是何物。

        “真是好人不长久,祸害亿万年,这些人早该化成粪土了,还死皮赖脸的活在世上,真是恬不知耻……”

        听到老山羊这样叽叽咕咕,萧晨真是彻底服气了,这老家伙也太另类了,这种话都能说的出口,敢这样诋毁几大巨头需要非凡的勇气。

        “无需打退堂鼓,逆天战宝有德者居之,我觉得我老人家比那几个人的德性高尚一百倍,非我莫属,我们也进去看一看。说不定那战宝就会投怀送抱,自主飞来。”

        萧晨直接无视他,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这么过分的,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而是继续向里走去。因为战宝肯定来历非同寻常,竟惹得闭关沉寂无尽岁月的几大王者争抢,错过的话太可惜了。

        当然,这要冒着极大的风险,萧晨不想过于接近,只是要远远观望。

        “当……”

        钟声悠悠,涤荡人的灵魂,让所有烦躁的人都平静了下来,在这一刻但凡进入太阳星宫的人都朝着中心方向走去。

        “聒噪,死去这么久了,还想号令天下不成,当年王者,如今粪土,你该安息了!”这是石尸的森冷声音,接着钟声大作,整片太阳星宫都在摇动。

        很显然石尸在出手,破灭那中心处的巨钟,此刻他尽显威势,惟我独尊,在向所有人都传达着某种信息。

        “当……”最后一声巨响,中心区域传来一声破碎的钟响,神钟被石尸打碎,钟声就此止住。

        “这老尸看来修为又精进了。居然在向***巨头主动***,与他以前阴沉的性格不太像啊……”老山羊皱起了眉头。

        “你有什么办法在他们的手底下讨到便宜吗?”萧晨觉得这个老家伙太神秘了,明知天界巨头在前,还想去掺和,自然有保命之道。

        “把你那张图还有那张古卷借我用两天,我估计差不多就能把那逆天战宝拘来,而不用像他们那样去争夺。”

        萧晨有灭了他的冲动,这老家伙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窥视到了古卷,又琢磨到了神图,掌握的秘密太多了。

        “年轻人别冲动,杀人灭口已经过时落伍了,现在和谐压倒一切,我们联手互惠互利,将所向无敌……”老山羊的嘴巴又贫又贱,磨叽个没完没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前行了很远,渐渐接近到了中心地域。

        但就在这时,他们同时回头,因为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笼罩了两人,久未现身的异派神秘强者在后方的通道拐角处无声无息的浮现了出来。简直就像个幽灵一般,没有点滴声音与能量波动。

        一股压抑的气息快速弥漫而来,让人有窒息的感觉。

        这个人给人整体的感觉就是极度危险。一头乌黑的长发自然披散在胸前背后,遮挡住了大半部分容颜,仅仅露出的半张脸像是带着面具一般,非常的木讷,没有一点情绪波动,简直就像是泥塑的一般。而那只独目更是像是一口深潭,迷蒙而不可测,对视后让人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要深陷入他的那只独目中。

        六名异派强者,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人,萧晨却知道,他一人足比***五人加起来还要可怕,直觉告诉他纵然掌握有几宗大杀器,恐怕也很难杀死眼前这个人。

        “你们两人杀了我们五人……”这名神秘强者的话语也显得如此的木讷,说话时都没有任何语气波动,与他如同泥塑的面孔一般呆板。

        “泥人兄弟你说错了,我可没有杀你们的人……”老山羊非常的不仗义,退到一边,指向萧晨,道:“五人全都是被一个人干掉的……”

        “结果是一样的,五人都死了。”木讷的真如泥人一般的神秘强者,依然面无表情,道:“你们两人也死吧。”他说话的语气非常的平淡,但却更加显得可怕。

        “还等什么,亮大杀器,活祭了他!”老山羊向萧晨催促,同时自己已经抢先一步退后,随时准备逃之夭夭。

        这老东西真是太讨人嫌了。萧晨有先活祭了他的冲动,两人一路前来,这老家伙几乎没出过任何力气,遇事全靠他来应付。

        就在这时,有一股可怖的煞气从远处的通道铺天盖地而来,根本是不加掩饰的,同时伴随着浓重的血腥味。

        “失魂者,是他来了……”这时,老山羊不急着准备逃生了,皱了皱眉头,停了下来。

        正是那披头散发的怪人,他从另一条通道走出,显现在此地,在他的手中正抓着一条手臂啃咬,上面的血肉都快被吃光了,只剩下了满是齿痕的臂骨,以及丝丝的血迹,场面有些血腥与吓人。

        “是他的手臂。”神秘强者“泥人”木讷的自语,他认出了那条手臂,正是白发祖神的血肉残肢。

        在这一刻,老山羊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向着那怪人传音,抑扬顿挫。高低起伏,非常的古怪。

        怪人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似乎在认真的倾听。

        而异派那名神秘强者“泥人”木讷的半张脸颊则第一次露出一丝波动,道:“消逝的天界神语……”

        就在这时老山羊已经终止了那种神秘而又古怪的语言,披头散发的怪人转身面向异派的神秘强者,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扔下了手中的白惨惨的臂骨,提着那把充满裂痕的石剑向前逼去。

        “嗡”

        一阵可怕的颤音发出,神秘强者泥人手中出现一把石刀,尽显古朴与大气,划出一道玄秘莫测的轨迹。迎向石剑。

        “当”

        朦胧的***光华闪烁,周围的宫殿如雪花般消融,粉碎了一***,几条通道也被摧毁了。

        但是,并并没有可怕的能量波动震出,完全是无声无息间倒塌的。

        这是进入太阳星宫后,第一次有修士摧毁星宫建筑物,可以想象两者的毁灭力有多么强大。

        老山羊拉着萧晨飞奔,道:“别指望杀那个泥人了,那个家伙不简单,手中的石刀虽然不是不过是残次品,不是真正蜕变成功的石兵,但能够拥有这种利器的家伙也不是等闲之辈。”

        “方才你对那个怪人到底说了什么?”萧晨问道。

        “我对怪人说,那个泥人倾国倾城,我见犹怜,不过带了张面具而已,如果揭开面具,他会心动的,结果他就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

        萧晨有拍死他的冲动,这个老东西还真是满嘴跑蛮龙,说话没把门的,简直是胡说八道。

        “你的嘴巴太贫太贱了,上辈子准是乌鸦……”

        “这你就说错了,上辈子我是天界的巨头,跺一跺脚,整个天界都摇三摇晃三晃,各方势力都要看我脸色行事,什么异派的无上王者,陨落文明的第一始祖,那些人在我眼中都是白菜……”

        “你就胡喷吧,呆会见到莲王与砺石兽,希望你也能这样说话,早点让他们把你灭了,我耳根子也跟着清净。”

        “他们想杀我?估计很难。我是逆天的战者,再次归来了,不久的将来,整片天界又将在我的脚下颤栗……”这个老家伙越说越激动。一副指点江山,睥睨天下,惟我独尊的神态,恨不得在这里大喊,他是天界至尊无敌的第一人。

        此刻,他们已经无限接近中心地域,走出脚下的通道后,前方顿时开阔了起来,再也不是蛛网般的通道连接成的密闭迷宫,更没有太阳星中的火焰涌动,眼前所见景象,一片祥和宁静。

        前方,竟是一个秀丽的世界,清风徐徐,山清水秀,在那里神泉汩汩,仙鹤飞舞,白猿欢跳,草木繁盛,充满了生命气息。

        在这炽热的太阳星宫尽头,竟是这样一幅生动的画面,反差非常大,让人疑似进入了另一片世界中。

        在前方那瑰丽的净土尽头有一片宏伟的建筑物矗立,而几座仙山洞府更有光雾流转,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不去凑热闹。”萧晨如此说道,他不想真正卷入激烈的搏杀中去。

        “不错,与我想的一样。”老山羊双目中贼光四射,道:“静等逆天战宝来投怀送抱。”

        他们找了隐秘的地方,躲藏了起来,在暗中窥视净土中的一切。

        不多时人影不断闪现,纷纷进入净土,当然也有很多人在外围地域止步,隐藏了起来。

        萧晨怎么看都觉得老山羊不顺眼,这个老东西嘀嘀咕咕,不知道在磨叽什么,而后蹲下身来开始在两人藏身的地方胡乱划刻,犹如鬼画符一般,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与珂珂写的字有的一拼。

        “你在干吗?”

        “我老人家正在刻画古往今来天下第一禁阵。”

        “倒数第一,还有人相信,你看那根线条歪成了二十三道弯,这也能算是一个阵法的部分刻图?”

        “这你就不懂了,这叫道法自然,神阵本天成,本逆天战者偶得之,一切都保留原汁原味,第一禁阵天生就是这样,我不过是非常自然的描绘出来了而已。”

        “少得瑟,本是天成,你为什么还改?”萧晨越看这个老东西越不靠谱。

        “这你就不懂了,天成的东西都不是最完美的,这个世上要想达到完美,就要毁灭,因此我毁掉了你说的那部分,然后再以我逆天的手段,创造出完美。”

        “什么乱七八糟的,胡说八道什么呢?!”到了现在,萧晨已经几乎可以确定,这老东西可能确实有点料,但是究竟有多么强的“底蕴”很难说。

        “完美是不存在的,我现在创造了完美,阵法是不能长久的,必须还要毁掉一点,残缺的才是瑰丽的。”这个老东西煞有其事的说着,而后随随便便向着那片被修改过的鬼画符中丢了一粒石子,道:“如此才能长久与威力强盛不衰。”

        “你丢个石子,就真的以为逆天了?”萧晨对他快没脾气了,这老东西太能忽悠了,说的跟真的似的。

        “别不相信,这可是大有讲究的,第一禁阵,如此为残缺,实则是最完满。”这个老东西意味深长的道:“不要小看那粒小石子,知道它是什么吗,那是遁去的一,是我逆天手段的结晶体现,它破坏了完美,一粒石留下,石下的神韵逝去,超脱世界外,不在宇宙间……”

        老山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似乎在讲天地大道,且似乎很有玄理。

        看着他滔滔不绝,满嘴喷吐沫星子飞溅,萧晨怎么看,他都是一副欠扁的样子,想捶他一顿。

        “砰”

        最终,萧晨一巴掌盖下,拍在了他的头上,让他住口。

        “我说小子,你这样做很容易遭天谴,我老人家逆天归来,已经地表了天地本源,对我老人家不敬,就是对万界不敬。”

        “少得瑟,赶紧把你的鬼画符弄好,少喷点唾沫,这里都跟下雨似的了,你看看一地口水……”

        “这里五行缺水,我是在完善古往今来第一禁阵。”老山羊振振有词,继续鬼画符。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他才彻底的布置好,周围无论是山石,还是草木,都被他刻上了种种神秘的图纹,光看着就让人眼晕,如果真是阵势的话,确实是一个庞大无比的神秘大阵。

        “万事大吉,收工。”老家伙非常有成就感,看着自己的成果,一副自恋的样子,道:“唉,果然是鬼斧神工,逆天绝作,世上最伟大的大阵完成了。前五百万年不见古人,后五百万年间注定见不到来者,没有人可以有如此手段,我真是古今第一天才啊。”

        萧晨:“……”

        世间怎么会有这么脸皮厚的人,萧晨又有捶他的冲动了。

        “小子我告诉你,别乱碰我,不然将来你真的要遭天谴的,我是万道之源,万流归宗的大道……”看到萧晨的大巴掌又要盖下来,老山羊赶紧转移话题,道:“赶紧将你那张神图弄出来,现在万事俱备,就差你那张残图了。”

        “说,你到底怎么知道我有神图的?”萧晨逼视他。

        “一不小心推测出来的,别紧张,那破图刻在了你的身上,一般情况下来说别人想图谋的话,短时间是难以弄下来的,你放心我来人家现在绝对不会谋夺……”

        这个家伙就像是滚刀肉,不可能问出什么。

        “别浪费时间了,你的图是阵旗,只有它才能与这古往今来第一禁阵完美结合。”

        “你不是连遁去的一都能摆弄出来吗,还需要这神图做甚?”

        “我说哥哥,里面的是什么人?都是天界的巨头,都是逆天的主!我这等于是在虎口拔牙。”老山羊一副叫屈的样子,道:“要知道,老虎的***可不是那么好调戏的,里面那几个主,随便摸下他们的***,都要做好去转世投胎的准备呀。”

        萧晨依然没有将神图祭出。

        老山羊胡子的一翘一翘的,焦急无比,道:“我说小子你快点,不然来不及了。掌握神图而不用,你这等于是将一个绝世***给供奉了起来,不好好交流交流,有什么用?等于绝世太监!”

        这老东西的话太不中听了,萧晨祭出神图,直接将他压在了下方,道:“你这老家伙,我把你变成太监算了。”

        “别介,赶紧后退,震古烁今,举世无双,无以伦比的古今第一神阵就要开启了。”老东西拉着萧晨后退,而神图则留在了原地,迷蒙了起来。

        萧晨感觉并没有与神图失去联系,因此倒也不担心,两人站到了一片鬼画符相对稀少的地域。

        “好,哈哈哈……”老山羊大笑,道:“刻自己的神阵,夺别人的战宝,让那几个巨头哭去吧。我老人家不亲身去争夺,一样是最终的胜利者,让他们大眼瞪瞪小眼,然后干瞪眼。”

        “你就不怕此阵与神图的气息将那几大巨头引来,惹来天大的麻烦?”萧晨感觉有些不妥。

        “没事,我老人家的禁阵,号称古今第一,如果不能隐匿气息,还算什么前不见人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盖世天才布下的绝品大阵。”

        “我看你够极品的!”萧晨又有捶他的冲动了,没办法,跟这个老家伙在一起,实在让人有不断活动筋骨的***。

        “小子我记着呢,你拍打我老人家三次了,将来我会连本带利收回来的。”说到这里,他开始神神秘秘的叨咕了起来,那种语言与对神秘怪人对话时一样,而后突然大喝道:“开启,夺宝!”

        神秘巨阵顿时光芒一闪,大阵中一下子多了一块“黑咕隆咚”的木板,透发着无比***的气息,更有阵阵刺鼻的尸臭,让人欲呕。

        萧晨捂着鼻子,气道:“别告诉我,这就是那宗逆天战宝。”

        “真是丧气,一不小心居然将那石尸的棺材板给夺来了,这下麻烦了……”老山羊直搓手,道:“他姥爷的,没吃到羊肉,先惹来一股尸臭,我给他扔到天河里去,到时候让他找个千百年去吧……”

        萧晨真的有点目瞪口呆的感觉,这老东西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真的将天界巨头石尸的棺材板给拘来了?有点不可思议。

        “再来!”老山羊先是不停的叨咕,而后低喝道:“开启!”

        刷

        光芒一闪,大阵中多了半截莲花袖衫。

        “别告诉我这是莲王的半只袖子。”

        “我叉,麻烦大了,确实是莲王的,怎么又搞错了,这下大事不妙了,万一让她知道我没法活了。”

        “你到底靠谱不?”

        老山羊不理他,一个劲的搓手,道:“好好的女人,一变成石头,那就是***。红唇多妩媚,贝齿玉晶莹,原来的的shu女啊,一去不返了,我得想想怎么能过这一关。”

        “你个老不正经,赶紧干正事,先把逆天战宝拘来,如果真不靠谱的话,我们趁早逃之夭夭,我可不想跟你一块儿将天界所有巨头都得罪光。”

        “好,继续。”

        刷

        光芒一闪,这一次大阵中直接出现了一个石盒。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