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长生界 > 第三卷 第601章 我是你们的祖宗

长生界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卷 第601章 我是你们的祖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燕都永乐宫会所。金碧辉煌的包厢内,短暂的寂静过后,中年男子沉声道:“你确信地层深处有生命波动?”

        “我确信!因为我曾经亲临现场观测过,绝对不会有错。”精明强干的青年男子,无比肯定,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眼神中充满了狂热的神色。

        中年男子站起身来,来回走动,而后双目射出两道同样火热的光芒,道:“一定要***息,决不能走漏风声。”

        “吴总请放心,那只考古队早已被我们收买,各种最先进的探测仪也都是我们提供的,他们离不开我们。”

        “好,***。”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轻轻的拍了拍青年人的肩头,而后坐了下来,露出沉思的神色。

        直至过了很久他才再次开口道:“不过想是弄出一些文物而已,没有想到会探出这样神秘莫测的遗迹。一定要做好相关的准备,做好防范工作,这件事情非同寻常。万一被他人知道,我们恐怕难以插手了,趁着现在能得到多少好处就得到多少好处。”

        “真是匪夷所思,现在想来还有些梦幻的感觉,这处遗迹太邪门了!”看起来很精明的青年男子,发出如此感慨。

        “这个世界总会有我们想不到事情,不可能被我们全部了解,好好干吧,你的努力我一直看在眼中。”

        “谢吴总赏识,我不会让您失望的。”说到这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将随身带的一个皮箱打开,道:“吴总我将最新挖掘到的铁衣碎片带来了,请您过目。”

        那是十几片古朴无华的金属碎片,呈暗红色,虽然在地下埋藏多年,尽管它们看起来很陈旧,但是却没有半点锈迹,且硬度极高,以各种手段都难以打穿出一个小孔。

        “这就是你说的那些铁衣碎片?”被称作吴总的中年人细细打量,抓起两片相互比对,而后掂量了几下,道:“竟如此沉重,不过橘子瓣大小,每片都足有半斤重。”

        就在这时,年轻人打开了笔记本电脑,道:“这是相关专家给出的还原图。应该是一件铁衣,或者说古代金属战甲。”

        屏幕上显示的铁衣古朴无华,看似非常普通,但越看越深深地吸引人的眼眸,上面像是蕴集了某种说不清的玄秘,尤其是那些被复原的金属纹络,被拼凑在一起后玄而又玄。

        就在这时***响起,青年接通后顿时变色,不久他挂断***,道:“吴总,发生了一点意外,鉴定金属成分的现场发生了爆炸,相关人与设施全部碎裂,但那片铁衣碎片却完好无损。”

        “哦,这么玄奇?!”吴总双目中顿时射出两道精光,道:“我们去现场看看。”

        郊外的一座别墅中,轻烟袅袅,这幢独栋别墅破碎大半,周围草木伏倒,看得出爆炸时力量有多么强大。

        “到底怎么回事?”

        守护现场的几名很魁梧的保镖,当中一人答道:“有一名幸存者。不过生命也已经垂危,恐怕已经抢救不过来了。”

        “问出什么情况了吗?”那名精明强干的青年问道。

        “他说在分析金属碎片时,那枚金属突然发出了炽烈的光芒,接着现场便发生了爆炸,他离的较远,因此暂时没有断气。”

        详细了解这一切后,中年人吴总露出沉思,道:“真有超自然的力量吗?安排一下,我们马上去挖掘遗迹的现场,同时做好应对准备,我想这件事情最终恐怕会超出我们的掌控。”

        “吴总的意思是……”

        “眼下这个大环境,个人的力量真的很渺小,做好向国家相关部门汇报的准备,以免吃不到羊肉弄一身腥。”

        一天后,他们来到了敦煌,这里风沙很大,尤其是无人区地带,沙尘暴像是洪流一般漫天坠落,甚至可以完全将太阳遮挡住。

        但是在一处遗中,这里一切都很安静,沙尘暴似乎都不愿光顾这里,像是充斥着一股邪异的力量。

        “吴总,重大发现,我们又从废墟中挖到了部分铁衣碎片,且竟然……”

        “竟然什么?”吴总早已失去从容,在他遗迹坑中,一把抓住了那名胡子拉碴的探测人员。

        “棺椁中流出了鲜血……”那名探测人员似乎非常的亢奋,不断的解释着:“鲜红鲜红的血液,我们的人员正在提取。太不可思议了,真是无法想象,不知道古墓中的血液为何没有凝固……”

        吴总闻言,先是震惊,而后是激动,最后又神色大变,皱起了眉头。

        “事情闹大了,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掌握的了……”

        “啊……”就在这时,遗迹下传来惨叫声。

        所有人都变色,不由自主向后退去,在这无人区,在这神秘的遗迹中,众人不由自主向坏联想。

        “不好了,有人死了,非常凄惨,化成了白骨,浑身血肉都溃烂了。”遗迹下方传来惊恐的叫声。

        “那是尸毒,千万注意,不要触碰。”有人喊道。

        “不是这样的,是血液在绽放光华,没有触碰到,那人就血肉消融,化成了白骨……”

        上方众人皆倒吸冷气。此地太邪门了,让人感觉脊背冒凉气。

        而周围,沙尘漫天,风声呜呜作响,唯有遗迹当中风平浪静,一片寂静,更加突出了这里的妖邪。

        “继续挖!”

        精明强干的青年,在吴总的身边代为发号施令,逼迫下面的人继续。

        “可是,一旦靠近那个区域,鲜血就会绽放光芒。这样下去,所有人都要死啊!”下面的人抗争,不愿继续。

        “你们想办法,以***手段挖掘,如果不真正掘开此处的秘密,你们都不要上来了,都埋葬在此地吧。”青年大声斥道,声音很寒冷,冷漠无情。

        挖掘继续,不久下方又传来让人振奋的消息。

        “挖到一把古代的兵刃,虽然都折断了,但是并没有锈迹,很锋锐,可以轻易割裂我们的各种仪器。”

        “好,继续挖掘!”青年人攥紧了拳头。

        但是,旁边的吴总却更加的皱起了眉头。

        “吴总您怎么了?”青年小心的问道。

        “恐怕事情……真的彻底的超出了我们的掌控,这里大有玄秘啊,或许我们该向国家有关部门报告了,不然事情闹大,我们根本没法收拾。”

        “凭我们的财力,还不能……”青年很不甘。

        “你不知道超自然力的事情,曾经有人告诫过我,遇到这种事情,凶多吉少。我们不是跨国巨头,没有那么大的运作力量,如果隐瞒不报,被人知晓后效果很不妙。”

        “超自然的力量?”

        “不错,虽然我们的科技日新月异,但是还是有很多玄秘的事情发生,不过大众不知罢了,我也是无疑中知道了那一领域的点滴秘闻,当时并不在意,以为不过以讹传讹而已,现在看来似乎……”

        说到这里,吴总不说了。

        “砰”

        就在这时,遗迹深处传出一声巨响,接着一道血光冲起。像是一把巨大的利刃,从地下竖立了起来,插入天空中。

        血光炽烈,这道光束长达数百米,破入天空中后,让周围的尘沙风暴全都远离而去。

        几声惨叫传出,下面的人似乎非常的惊恐,惊叫着。

        “不好了,处在血光中的人,全都粉碎了,化成了血雾!”

        “这里是魔鬼住的地方,不能再挖掘了……”

        很显然下面的人全都吓坏了,亲眼目睹数名同伴在血色光华中,粉身碎骨,没有比这冲击性更强烈的事情了。

        遗迹上方,吴总脸色惨白,用力握紧了拳头。

        “吴总……您没事吧?”青年在旁搀扶住了他。

        “完了,果然是彻底超出了我们的掌控,超自然力,快向有关部门报告吧,不能掺和进去了。”在说完这句话后,他像是虚脱了一般,有不甘不愿,也有后怕。

        “可是吴总……”

        “不要说了,按照我说的去做。”吴总挥了挥手。

        “好吧。”

        青年转身开始拨打出几个***,而后眼神中绽放光华,走到了一旁,又打出了一个神秘的***,轻声道:“约翰先生,你们一向致力于古代玄学研究,我想向您出卖一个消息,我知道你们背后的财团实力非常强大……”

        “砰”

        遗迹下传来震动,下方又有人发出了惊悚的叫声。

        “探测出绽放血光的物体……太可怕了,这里是魔鬼居住的地狱!”

        “怎么回事?”吴总问道,到了现在,他心中渐渐坦然了,没有了后顾之忧,好奇心反倒被勾了起来。

        “下面……地层深处似乎有很多的尸骨……而发出血光的物体,也就是有生命波动的物体,竟是一团破烂的血肉……在那些尸骨间分外醒目!”

        遗迹下的人似乎被吓坏了,说话都很不连贯,结结巴巴。

        “天啊,太美丽了!”

        就在这时,遗迹下方又传来惊叫声。

        “又发现了什么?”

        “绝世瑰宝!”

        下方的人,似乎无比的惊叹,暂时忘记了恐惧,道:“探测到一株宝树,绽放九彩光华,有蒙蒙雾气在缭绕,但是却难以掩盖九片叶子,射出的九种神虹太让人迷醉了……”

        “宝树?在尸骸间吗?”吴总眼放神光,急促问道。

        “不是,它扎根在远处,挨着一条地下暗河,出尘绝世,我不是在做梦吧,一定是天堂坠落地狱的圣物。”

        吴总与青年想派人将宝树挖掘上来,但是根本无法下探到那片区域,九彩神虹流转,将所有器物挡在外面。

        如果萧晨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是昔日的七彩圣树,不过目前已经有九片叶子了,已经由巴掌大,长到了一尺多高。

        昔日,萧晨将圣树还给珂珂后,便不再掌握小树,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小树要重新现世了。

        不久,这里天空中传来隆隆响声,不断有大型飞行器降落。

        国家古生物研究所,古玄学研究所,超自然研究所……七八个研究所,大量的研究人员,在重兵保护下来到了这里,很快这处遗迹便被封锁了。

        但消息并没有完全的封住,有国外集团正在密谋,想要分上一杯残羹。

        当然,寻常的公民是不会知道这一切的。

        萧晨在哪里?

        山东境内一个被称作东营的小城郊外,一个新打下的油井发生了问题,围了很多人。

        “怎么回事?”

        “怪事,打井的钻杆与钻头碎裂了。”

        “以前不是没有折断过钻杆与钻头,但是这次透着邪门,你们看,弄上来的碎裂钻头上,竟挂着几根长发,真是见鬼了!”

        几名工人指点着那碎裂的钻头。

        “你们该不会是想告诉我,这几根长发是从地下数千米处带上来的吧?”一个老总样子的人,带着安全帽,阴沉着脸,看着现场的工人以及几位技术人员,道:“不要拿这种荒唐理由搪塞我,别让我怀疑你们的脑子是否出了问题!”

        “张总这是真的!”旁边的一名技术人员作证道。

        “是的,李工说的对,确实如此,我们亲眼所见啊。”另几位工人说道。

        “荒谬!”张总愤愤的瞪着现场几人。

        “张总你的背后……”就在这时,一名工***叫了起来。

        “我背后怎么了,你看看你们,成什么样子,钻井出了问题,与你们这样毛躁的性格分不开!”张总非常的不满意。

        周围的人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全都在后退,那名被称作李工的工程师吃惊的叫了起来,道:“张总你的背后,钻井口出现了很多头发……”

        张总愤怒的瞪眼,而后回头看了一眼,顿时脸色煞白,连滚带爬,向前逃去,接连摔了几个大跟头,跑到足够远处才与众人一起停下来。他体若筛糠,颤抖着问众人道:“方才,看到的……是真的?!”

        此刻,他们距离油井有一把五十多米,众人惊疑不定的回头观望。

        “是是是……是真的!”有人结结巴巴的答道:“快快快……快看井口!”

        就在油井的井口处,冒出很多长发,接着一颗蓬头垢面的头颅露了出来。

        众人顿时感觉脊背冒凉气。

        张总仗着胆子斥责众人,道:“你们胡闹什么,怎么让人进入了井下?!”

        “不不不……不是啊,谁敢冒险,张总你自己快看!”

        就在这时,众人吓得脸色惨白,再次向远处奔逃。

        井口中一个披头散发的怪人,缓缓攀了上来,穿着怪异的古代服饰,眸子像是两道冷电一般,慑人心魄,险些令众人软倒在地。

        张总也跟着众人跑出去很远,才停下来,他心惊胆颤,仗着胆子大声喊道:“你你你是谁?怎么……跑到了我们的钻井平台下,为什么……下到了油井中?”

        他很惊慌,说话都磕磕巴巴。

        “我在沉睡,是你们这些人将我扰醒的吗?”那个披头散发的青年,容颜被乱发遮挡住了大半,发出的声音很冷漠,再加上他身体上那些破破烂烂,异常古怪的服饰,纵然是在正午的阳光下,也让人感觉脊背一阵冒寒气。

        “你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张总听到对方说的话,既害怕又吃惊,道:“你你你……怎么可能在地下,怎么可能跑到我们的钻井下方睡觉,你你你……你到底是谁?”

        那披头散发的青年非常镇静,语气沉稳,但却很冷冽,道:“我在两千五百米的地下沉睡,你们为何用铁钻来钻我的头颅,将我扰醒?”

        “你你你……你荒唐透顶,你在胡说什么?!”张总感觉很气愤,他严重怀疑有人恶作剧,在胆大包天的戏弄他,道:“钻头在两千五百米的地下将你扰醒了?亏你想的出来!你以为你是谁,你还真以为自己的脑袋是金刚石?我们用钻头来钻的头颅,你都完好无损?还将我们的钻头崩碎了?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报警,一定要将这个捣乱的家伙抓起来……”

        “你说完了没有?”那披头散发的青年,静静的看着前方的那些人,道:“将我扰醒,你们还有理了,明明是你们钻我的头颅,打扰了我的沉睡……”

        “真是岂有此理,你是哪来的,在此风言风语,你到底是谁,竟跑到这里破坏我们的油井?”

        那披头散发的怪人沉思了片刻,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你们的祖宗。”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目瞪口呆,这怪人也忒不是东西了,竟敢如此占众人的便宜。

        就连张总也忍不住说了脏话,道:“***,这主谁啊,太不是东西了,这样戏弄我们。妈的,恶作剧也不能这样搞啊,跑我们油井来闹,赶紧报警,顺便给我看看周围有没有电视台的人在***。他**的,如果让我知道是哪个无聊的频道跑这里取材来了,我不让他破产才怪!现在的电视台太不像话了,为了编排节目,什么事情都敢做,竟敢跑到我们油老虎的地盘来撒野,我跟他们没完。”

        “就是啊,就说油价一个劲的上涨,但也不能这样整我们啊,太不像话了,应该继续向总公司建议,持续调高油价!”旁边,也有人缓过神来,认为这绝对是有人在恶作剧,不再害怕,如此说道。

        就在这时,油井前那个披头散发青年没有再解释什么,而是直接拿起钻头在自己的头颅上钻了几下。

        “喀嚓”

        那钻头顿时四分五裂,坠落在地,那种声响分外的刺耳。

        而在众人目瞪口呆中,那个青年又轻易的拎起了以“吨”为单位重的七八根钻杆,在自己身上敲打。

        结果让所有人吓掉了半条魂,所有钻杆全部断裂,噗噗坠落在地上!

        “我的妈啊!”

        “鬼啊!”

        “真是地下的老尸鬼!”

        ……

        众人脸色苍白,连滚带爬,想要逃离这里,奈何双腿颤抖,腿肚子转筋,难以跑动,差不多全都软倒在了那里。

        且,就在这时,让他们感觉头皮发麻的是,那个披头散发的青年,竟然脚不沾地,轻飘飘如鹅毛般飘了过来,像是一只幽灵一般来到了众人的眼前。

        “别怕,我不是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真的是你们的祖宗。”

        那披头散发的青年飘到近前,蹲下身来,长发遮挡住了大半的容颜,凝望着他们。当场就有几人直接翻白眼,吓昏了过去。


长生界》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